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纵横》 > 2012年第01期
  • 流动改变中国
  • 近30年来,中国内部的大移民深刻改变了中国的面貌。这种流动,给这个有着悠久的安土重迁传统的民族带来了欣欣向荣的繁盛景象,但与之相伴随,流动撕碎了这个稳定社会的外衣,乃至动摇了它的根基:我们的观念、伦理、制度都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冲突。
  • 移民到中国
  • 1978年以来,中国已成为全球移民秩序的一个关键枢纽。经济发展引发了大规模的国内迁移及向外的国际迁徙。而现在,由于国际移入移民正开始填补劳动力市场的特定空缺,受到更好生活的承诺的吸引,中国也在迅速成为国际移入移民的重要目的地。
  • 被夸大的关于中国崛起的恐惧
  • 不断有出版物把中国描述为美国的对手,即便它们并未把中国当作彻头彻尾的敌国。《新闻周刊》近期发表的一篇文章《与中国的贸易战正在成形》中就流露出这种意识。
  • 阿拉伯之春之后
  • 推翻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独裁者的革命浪潮继续横扫整个中东。而对经历过政治剧变的国家来说,革命之后,将迎来民主巩固的过程。在这个阶段最为重要的,是为国家的未来政治正式立宪。
  • 重塑欧洲的四种可能情形
  • 笼罩在欧元危机背后的乌云是一个更大和更为根本的挑战:欧盟政治体制的濒临崩溃。希腊、意大利债务市场的危险形势现在已迫使两国领导人帕潘德里欧和贝卢斯科尼先后下台,市场对债务国家决策步伐缓慢所表现出的不耐已使危机从欧元区的外围国家转移到了德、法、意这样的核心经济体。
  • “混合政治”与中国当代政党政治学的建立
  • 【文章导读】现代中国党政合一的政治体制,与传统政治的关系究竟为何?谢茂松文章指出,当代中国政治体制不在“名”上,而恰在“实”上继承了传统中国政治体制的精髓。今日中国政治制度恰是政党政治与士大夫政治的混合。学院政治学与中国政治实践之间的脱节.正源于对这一承袭中的制度性因素和德性均认识不足。要证明中国今日政治制度的正当性。正需要学术界树立一种建立在对自身历史深刻自觉上的“政党政治学”。
  • 当代中国的宗教复兴与宗教短缺
  • 【文章导读】过去20年来,中国正经历一场宗教的复兴运动,宗教的多元化发展已成大势所趋。但如杨凤岗所说,囿于思想上的禁锢,中国目前的制度化宗教供给不足,无法满足人民日益高涨的信仰需求,从而造成“宗教不彰,巫术盛行”的状况。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现象,借鉴包括美国模式和印度模式在内的处理政教关系的成功经验,应对将来可能出现的挑战。
  • 走出信徒与公民的认同困境
  • 【文章导读】中国的宗教复兴是近年来最引人注目的社会现象之一。与此相伴,中国历史上是否有成熟的宗教,以及信仰不同宗教的族群如何在一个民族国家中共存等老问题,又再次成为讨论的热点。前一问题实则与基督教等外来宗教的冲击相关,是中国面对西方,重新为自身传统树立合法性这一焦虑感的延续:而后者更涉及到一个大国,如何继承和统合其内部丰富的文化差异性的问题。方文此文,正对关乎这两大问题的种种误解和偏见做出了修正,从任一宗教认同提供的伦理基础中,我们都可发现其通向公民认同的关系模式。
  • 封面选题:流动的中国——流动的族群与族界——从东莞彝人群体看当下城市民族关系
  • 费孝通先生1943年所提出的“乡土中国”,已经无法把握我们当下的生存样态,在这个时代,所有人似乎都被卷裹在一个无力抵抗的浪潮之中,深深嵌在“流动中国”的巨变之中。可以看到,历史上几乎所有规模庞大的流动浪潮,都带来了一个巨大的危机和活力的时代,而近20多年来中国社会的内部大移民,也同样带来了一个泥沙俱下的时代。从更具纵深的历史视角,流动性也是中国一个世纪的意象,
  • 新生代农民工的权利意识
  • 2011年8月,英国伦敦、伯明翰、利物浦、利兹、布里斯托等大城市爆发大规模骚乱。骚乱的导火索是2011年8月4日在伦敦北部的托特纳姆(Tottenham),一名29岁的黑人男性平民马克·达根(Mark Duggan)被伦敦警务人员枪杀。在托特纳姆,聚集了大量的非洲一加勒比、西非、库尔德、
  • 新生代农民工的流动图景
  • 流动是农民工的基本生存状态。不管是第一代还是新生代农民工,他们都像候乌一样在城乡之间往返流动。但流动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将基于近年的相关调查来揭示新生代农民工流动的特征,并就这种流动于其自身的意义做一些初步分析和思考。
  • 海外移民≠人才流失
  • 中国精英的外流现象已经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和坊间议论的热门话题。在许多国人的印象中,大批社会精英正在漂洋过海,远赴他乡,中国宝贵的人力资源面临大规模的流失。中国的人才流失有多么严重?国际迁移给中国带来了哪些变化?移民潮何以备受舆论关注?精英的国际流动能否推动社会进步?这是本文试图探讨的一系列问题。
  • 漂移的中国——何伟和他的“中国三部曲”
  • 认字癖这件事,恐怕任何一种语言的初学者都一样。1996年,27岁的美国人彼得·海斯勒(Peter Hessler,中文名何伟)初来中国,在当时还隶属四川的涪陵师专“支教”。每天早上,他跑步经过各种刷满汉字的墙壁时,都试图读出那些方形文字背后的神秘寓意,却只能认出寥寥几个简单汉字,比如“人”“文”之类。
  • “阿里去底着?”——当代唐卡艺人的生存状态
  • 青海热贡地区的吾屯,现在成为新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一个热点地区,这里以传承了近千年的佛教唐卡画技艺闻名于世。唐卡是藏传佛教修持以及传播的法门之一:画在布帛之上的神佛,在方寸间蕴含整个佛教的义理。诸神佛的形象、姿态、
  • 人民儒学——人民儒学刍议
  • 近一百多年来,中国几代知识分子论争不断:如何处理传统与现代、中国与西方的文明对抗,其核心在于怎样在我们的世俗与精神生活中重新安置“儒学”。而这一问题的背后,更为深刻恼人的,则是几代中国人的集体焦虑:在一个全新的现代世界格局中,
  • 人民主权与儒学的公共精神
  • 于秩序转换中再造新民当下中国,儒学局缩学院书斋,沦于一装点学问,而人民谋田问舍,依违无定,二者相顾,似乎为两不相干之事。而知识人士,慕西化则邯郸学步,假保守乃抱残守缺,食古不化与食洋不化,汨乱民心之病非一。欲解其惑,须溯其源。
  • 人民儒学发微:开掘儒学的三大传统
  • “人民”是一个政治概念。在儒学的语言里,“人民”就是指“庶人”、“庶民”。李大钊在1918年发表的宣扬苏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演说中,就以《庶民的胜利》为题。儒家所讲的人民,特指区别于特权阶层的普通大众、没有特权的社会基本成员。儒家看待社会政治关系有其眼光独到之处,无论何种制度,何种社会,
  • 儒学复兴与现代国家建设
  • 在儒学异军突起的当下,儒学与民族主义、与西方文化、与儒教、乃至与当代中国政治实践的种种关系问题,一直困扰着思想界。这背后有对儒学阴暗面的警惕,也有文化自信、文化自觉的隐忧,更有发扬儒学政治传统的焦虑。作为第三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本文作者对这些问题都做了高屋建瓴的回答。值得严肃思考中国问题者一读。
  • 国教之争与康有为复兴儒学运动的失败
  • 【文章导读】本文以民国初年康有为的儒学复兴运动为案例,来说明几个问题。首先,将儒学当作“国教”,是重归以道德修养作为建立良治功夫的老路,不但与宪法相违,而且也混淆了道德功能与政治功能:其次,儒学发扬不一定非走统治集团的上层路线,而是可以诉诸社会大众,走社会化道路,其发展空间可能更大;再次,将儒学意识形态化,是在重复康有为的失败,而没有汲取他改革之初意图将儒学与专制剥离的宝贵经验,这种倾向是值得警惕的。文章的针对性很强,对于近来儒学过分张扬的危险有一种警惕。
  • 越南新一代知识分子的历史追寻和当代使命
  • 【文章导读】越南知识界的思想状况,对于国人来说是一片空白。但中国与这个南方邻国之间,始终存在纠缠不清的历史联系。中国的革命与改革,都曾深刻波及到越南。审视越南几代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不仅是理解越南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关键,也将有助于国人回到自己历史的深处,打捞那些曾被遗忘和遮蔽的人与事。
  • 左翼民主的代表观——评王绍光《民主四讲》
  • 发端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自由主义与新左派之争,在经历了几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闹之后,已日渐归于沉寂。这固然与之后中国政经形势和学术资源的变化所导致的进一步思想分化有关。但也必须承认,当时双方的思想论争本身亦存在问题,致使一些重要的论题没有得到充分展开。例如争论双方过于注重主义之争而非问题之争,
  • 民族主义能否成为我们的思想资源?——汪晖《东西之间的“西藏问题”》读后
  • 在当代中国的语境中,“民族主义”似乎正在成为一个负面的词汇,用来表达一种虽来自民间却基于国家立场的情绪化态度,它可能是扩张性的(在种种有关中国“和平崛起”的叙事中),
  • 《文化纵横》2011年总目录
  • 编读往来
  • 当推动文化大繁荣上升至国家战略的高度,新一轮的“文化热”不可避免的蔓延。诚然,中华文化需要在延续中发展、前进并实现自我更新,但是我们在大力倡导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自强的同时,是否也需要文化自省?《文化纵横》2011年10月号讨论欧洲的衰落是个很好的命题,启发精英和民众开始重新审视古老的欧洲文明和资产阶级的自由、民主观念,
  • 《文化纵横》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