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纵横》 > 2012年第04期
  • 世界的中国
  • 大国的兴衰,常常牵动整个世界的神经,有时还会引发整个世界秩序的动荡,乃至支撑这种秩序的基本规则也会为之鼎革更新。随着大英帝国和欧洲列强的炮舰,工业文明将与其相适应的现代国际秩序扩及全球。
  • 新共产主义:复苏乌托邦幻想
  • 一个幽灵,"新共产主义"的幽灵,在学界游荡。 新共产主义学派代表学者巴迪乌把共产主义在人类历史上的存在解读为当前正在进行的为了人类解放而进行的斗争,而非一系列灾难性的弯路。从1792年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的成立到1871年巴黎公社的大屠杀,
  • 中印在崛起中是否能保持和平?
  • 中印两个古国在1940年代末成为现代国家后,一直处于旷日持久的对立状态。两国在亚洲影响力的范围有所重叠,包括喜马拉雅地区、东南亚、印度洋地区以及中亚的部分地区。为了将各自的国家打造为亚洲外交的中心,中印两国领导人在1940年代末和1950年代都曾投入过显著的努力。
  • 中国的外交战略
  • 2009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人都提到了"中国往何处去?"这个问题。在哥本哈根举行的第十五届气候变化框架协议缔约方大会上,中国采取了十分坚定的立场,与此同时,2010年9月发生了日本海岸警卫巡逻船与一艘中国拖网渔船之间在钓鱼岛附近的冲撞事故。
  • 利比亚的转型困境
  • 在起义爆发一年多之后,利比亚正处于面临多方挑战的转型阶段。卡扎菲为期42年之久的政权被推翻了,利比亚人正在为启动新宪法的选举奠定基础。
  • 封面选题:反思中国外交哲学——中国外交的形式主义与神秘主义——世界格局视野下的中国外交
  • [文章导读]随着中国对世界格局日益深度的嵌入,我们这一古老的政治文明体究竟将在世界秩序中扮演何种角色,开始引起中国精英的关注与思索。但目前对于此一问题的研究,或囿于国际关系、世界经济等专业领域,或割裂国内问题与国际大势之关联。上海世界观察研究院主办的《大观》丛刊则独树一帜.令人耳目一新。
  • 走出“核心利益”的陷阱
  • 中西政治原则之别 "核心利益"近来成为外交界琅琅上口的时髦话。从周恩来主持外交以来,一向重视的是中国对世界整体的贡献。他所小心翼翼避之唯恐不及的以中国自我为中心的思路,现在竟然如此流行。难到这真的是中国国际地位大幅提升的结果吗?
  • 国家博弈中的中国外交理念与行为策略
  • 外交是维护一国国家利益和国际地位的重要手段,国际舞台既是国家之间进行斗争的场所,也是国家之间进行合作的场所。斗争是一门复杂的艺术、合作也是一门复杂的艺术,良好稳定的合作并不是通过简单的善意和客观存在的利益机会就能实现。一国特别是一个大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行为方式,
  • 儒家的外交原则及其当代意义
  • 在当今世界,占据主流的西方国际关系准则及其背后的价值观,仍然没有摆脱实质上的民族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影响。实际决定国际关系的,仍然是实力。
  • “中国性”与中国的“世界观”
  • 两千多年前,西哲亚里士多德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判断:人是政治的动物;城邦之外,非神即兽。若我们将国家比作人,在"世界"这个大"城邦"中观之,那么亚氏的判断不仅同样适用,且尤为严格:人尚有离群索居的现象(即政治意义之外的人),
  • 作为世界经济宪法的WTO——中国入世之路的回顾与展望
  • 加入WTO或许是中国十年来最重大的历史事件。更重要的是,中国在融入世界体系的进程中,逐渐意识到这不只是外交策略与经济政策的调整,整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正在改变,中国需要重新"睁眼看世界"。作为一种全球经济宪法机制,WTO具有极其强大的秩序扩展能力,它以"规则导向方法"取代了传统的实力政治。全球竞争的较量,正以一种新的合纵连横方式,通过设置议题与议程,通过法律的转移和转化策略呈现出来。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亟须再次"入世"。
  • 如何做到耕者有其田
  • 当前,随着中国经济的巨大变化,农村也正面临全新的格局:农业税取消、外出务工人员增多、农地承包经营情况复杂等等,农村似乎又走到一个面临变革的关口。其间,如何保证在村农民和外出务工农民各自的利益,如何保证农地的经营卓有成效?成为关注的焦点。陈柏峰在梳理湖北京山土地流转的复杂现实的基础上,指出当前的农地政策,实际保护的是占70%的农村"中间阶层",而难以保障村庄贫穷阶层、外出经商失败阶层、举家务工失败阶层的利益。如果一旦放开土地私有化或变相私有化,只会让现在的结构固化。贺雪峰则提出了他的解决方案,即将土地的承包经营权掌握在村集体手中,不分解到具体的户或地块上,把土地分配给依旧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户,外出务工人员则可以获取租金。这样既保证了外出务工人员重返村庄时的利益,也给在村农民进行田连阡陌式大规模经营提供了可能。
  • 土地流转与农民的阶层分化——以湖北京山为例
  • 在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中,土地占有状况是阶级和阶层分化的重要依据。1930年代,陈翰笙等人就是从土地入手,科学地证明农村阶级关系以封建因素为主导,农村社会性质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 “私有化”还是破除垄断?——国企改革的方向选择
  • 在众多对大型垄断国企合法性的质疑与批评中,对其所有制提出质疑,并进而要求国企进一步私有化以促进垄断行业竞争的舆论一直颇为强势。林晓慧此文从理论出发,结合今日中国国企格局的实际状况,细细检讨了种种"私有化"药方的问题所在。作者更以中国电信业的改革历程为例,展现出所有制问题与有效市场竞争机制的关系。在中国国企改革利益盘根错节的情况下,若要建立起健康有效的市场机制,一味将责任归咎于"所有制"反而遮蔽了真正的问题。
  • 中国创新能力之谜——“举国体制”与中国产业政策的转向
  • 新近完成的“蛟龙”号深潜突破7000米以及神舟九号飞船与天宫一号首次手控交会对接成功,标志着中国在对太空和深海未知领域的探索又取得了重大的科技进步;与此同时,在民用高科技领域,近年来中国在商用大飞机、高铁等领域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毫无疑问,中国的科技创新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 从国家创新体系看世界工业版图
  • 当前中国的创新能力在世界上处在什么位置?可能认为"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的人会比持相反判断的人更多。然而日前世界著名的毕马威(KPMG)咨询公司给出的调查结果却可以说出人意料。
  • 企业创新:大国崛起的微观基础
  • 大国的经济崛起往往引发对其经验的解读,关于中国模式的探讨即是最新的版本。在美国模式论和日本模式论——两大经济体崛起过程中形成的大国经济模式论——之中,企业层面的创新活动都占据了核心位置,但是,在关于中国模式的讨论中,这一问题却基本付诸阙如。
  • 创新的多重来源
  • 科学家的创新和经济学家的创新 在现代汉语语境里,与守旧相对应的创新无疑是个"好词儿"。这一词汇不但意思好,而且朗朗上口,铿锵有力。加上自上而下、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的提倡,言必称创新已经蔚然而成时尚。各行各业都出现了包含创新二字的口号,譬如观念创新、
  • 创新与中国科技体制现状
  • 中国近年在载人航天、探月工程、载人深潜、量子通讯、铁基超导等方面成果显著。英国著名的《新科学家》杂志2010年发表了汤森路透集团乔纳森·亚当斯的评论文章《为中国统治科学做好准备》:"中国以令人敬畏的速度,悄悄成为世界第二大科学知识产出者,
  • “治理问题体制化”的思想误区
  • 将许多公共问题归罪于体制,是当前颇为常见的看法。然而,欧树军在仔细梳理西方政治学脉络的基础上,尖锐地指出:那只不过是一种懒惰而且怯懦的做法而已。作者指出,治理问题和体制问题有其各自独立运行的逻辑,忽略国家治理体系的复杂性,将一切归结为体制,只会导致政治生活更加混乱。文章以一种学理考辨,而非经验阐释的方式展开对问题的剖析,也正因此,或许诸位读者的耐心将是理解本文不可或缺的条件。
  • 重新思考礼乐社会
  • 我们生活在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我们也正在进入一个礼乐重建的大时代。不论政治如何演进,礼乐重建都是未来两三代人应予面对的核心议程。初步完成礼乐重建,社会秩序才能够稳定下来,中国文明才可言复兴,中国人也才能赢得世人尊敬。
  • “宫斗”热与个体化时代的生存竞争
  • "宫斗"乍起 这两年,曾经在电视荧屏上热播的谍战剧、婆媳剧开始被后宫剧所取代。从2011年初穿越剧《宫》(又名《宫锁心玉》)的播出引起社会争议,到年中剧情相似的《步步惊心》再次热映,
  • 编读往来
  • 出于对《文化纵横》的深切关爱,我想谈谈对它的期待。首先,目前刊物在内容上立足于中国文化建设的战略前沿,但是多数囿于书斋论道。如果这种学院化的讨论方式不加以改变,《文化纵横》将在很大程度上会沦落为廉价的宣传手册,沦落为诸如"公共知识分子"的腔调,将中国的所有问题都归结为体制问题,使得当前的体制问题成为亟须推倒的"叹息之墙",这对于当前中国文化建设又有何裨益呢?我们除了在看到问题的同时,更希望看到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数亿怀抱期待的人们的种种尝试和实践,
  • 《文化纵横》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