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纵横》 > 2013年第04期
  • 中国的世界梦
  • 自2008年创刊以来,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始终是本刊关注的重要主题,我们先后发起了有关“世界的中国焦虑”、“大门口的陌生人”、“走进非洲”等讨论。因为我们清醒地意识到,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正在发生本质性变化。这一变化不是指30年来、或者150年来,而是指自从中国从天下而万国,直到进入民族国家的时代以来;是指我们作为后来者简单地学习、膜拜先进文明的状况发生了变化,
  • 美国学界对“民主大选优越性”的困惑
  • 刚刚过去的2012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大选年.将近20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大选或是领导人换届。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里.美、俄、法都举行了举世瞩目的大选,中国的执政党也进行了换届。在西欧、东北亚、拉美地区举足轻重的西班牙、韩国和墨西哥也完成了政府更替。而中国地区的香港和台湾,
  • 日本东亚外交策略:谨慎的鹰派们
  • 日本的外交政策的核心究竟为何?是美式的区域霸权主导、建立国际秩序、传播民主思维,还是法式的播种文化的种子和散播文明的曙光?答案:都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杰拉德·L·柯蒂斯在最新一期的(《外交事务》上发文,一针见血地指出:日本当下的外交政策的核心,仅仅是保证日本在由超级强国主导的国际政治环境下谋得生存。因为日本并无法主导国际政治形势,只能在给定的外部环境之下,应时而动,不断调整,日本人有时将其称为“识时务的外交策略”。
  • 协商型威权主义在中国的崛起
  • 米德伯里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JessicaC.Teets的最新论文((让公民社会盛放:协商性威权主义在中国的崛起》,通过对中国去中心化的公共福利制度及其提供公共服务的渠道的探讨,展现了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
  • “天堂很远,中国却很近”——中国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地缘政治互动规律和特点
  • 中国“鹰派”战略研究者张文木发表文章讨论中国与陆地邻邦的地缘政治规律,他认为,近现代以来,中国与海陆霸权国家之间的地理“拉锯”式博弈伸缩变化的历史结果表明,西方列强对中国的蚕食在中国的抵抗下有其极限,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中国版图及其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地缘政治互动,
  • 置身邦国,如何安顿我们的身心——从德国历史学家迈内克的“欢欣雀跃”论及邦国情思、政治理性、公民理性与国家理性
  • 德国历史学家迈内克反感国家社会主义,拒绝纳粹的意识形态。但却全力赞颂德国并吞奥地利,“收复斯特拉斯堡”等国家主义扩张行为,并从历史角度将之评价为对德国历史的重大推进。许章润试图以迈内克的思想历程说明,在一个上升期的国家中,知识分子的爱国主义存在着“历史之爱”和“政治之爱”的重大差异,其面对现实的政治理性,和公民理性产生了严重冲突。
  • “中层理论”应用之再检视:一个基于跨学科演变的分析
  • 中国历史学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开始了新的一轮变革,其主要特征是逐步摈弃为论证政治合法性需要而建构起来的单一宏大叙事。但新兴的历史研究,却流于琐碎的考辨史料和场景复原。因此,史学界在连接历史材料和宏大叙事时,向社会学家默顿所提出的“中层理论”汲取资源,意图消解沿袭历史递进演化思路的区域社会史研究即是一例。但由于中层理论本身的概括性,
  • 七十年代中国
  • 20世纪70年代,是中国现代转型的前夜。《开放时代》杂志2013年第1期,刊发了一些人文学者,就70年代的政治转型与社会思想所进行的全方位讨论。讨论分为六个部分,分别从社会思潮、制度遗产、三农问题、经济生活、理论辩论的角度,对70年代的历史意义做了考察。
  • 世界秩序的中国想象中国与世界关系的新阶段
  • 长久以来,中国在世界中的位置。就像是一个小心翼翼的优等生。中国的开发恰巧赶上了一个资本全球流动的黄金时期.和平的国际环境与新通讯技术,让渴求学习与发展的中国成为这一轮全球化中的赢家。然而,正如李君如文章所言,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已经迎来了一个新的阶段。中国曾经靠着兢兢业业、亦步亦趋就可以赢得外界的赞扬。然而,随着中国财富的积累,外界对这一变化的反应甚至比中国得自觉来的更加敏锐。在此起彼伏的“中国威胁论”。“中国是否将统治世界”的争论中,中国所能够应对的,还仅是一个模糊的“和谐世界”的理念。这一理念的眼光与智慧虽根植于厚实的政治传统。却尚未能与当下的时势相结合,形成有发展性的现实政策。
  • “反剪刀差”时代的全球战略考量
  • 随着“中国制造”的全球盛行,一个“反剪刀差”的时代已初露端倪。所谓“反剪刀差”,指的是制造品和资源品之间的价格差距不断拉大,但同过去经济旧秩序中的“剪刀差”现象恰恰相反的是,中国出口的工业制成品价格在不断下降,成本已经几乎压至最低,
  • 中国资本的海外战略
  • 中国企业“走出去”不是“该不该”的问题,而是“如何走”的问题。过去我们和其他国家相互适应的国际经贸合作关系,已经无法适应今天中国的角色转换。能否成功构建新的合作模式,主要看中国自己。
  • 全球产业格局转变与中国的战略选择
  • 中国经济崛起来自于承接西方的制造业转移,中国崛起是全球产业大转移过程的一部分。当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国,而曾有“工业发达国家”之称的主要西方国家则由于工业移出而出现了“产业空心化”。这一轮全球经济危机也与西方国家空心化的产业结构无力支撑其日益膨胀的虚拟经济有关。
  • 中美大国关系的前景想象
  • 关于争取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关于中美两国之间的大国关系的基本前景,可以先着重谈论争取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一重大问题,然后谈论与此大相径庭的另一种可能性——其可能程度目前来看显然非同小可。
  • 当政党政治遭遇欧洲一体化
  • 在英国加入欧洲联盟40周年之际,首相卡梅伦在2012月在下议院发表演讲:英国人掌握自己的命运,离开欧盟已经可以想象,尽管他本人不希望如此。为此,英国可能在2013年对是否放弃欧盟成员国的身份进行全民公投。根据YouGov的民意调查显示:高达51%的英国受访者希望英国脱离欧盟,愿意留下的仅30%。与此同时,
  • 新加坡横式的形成与持续
  • 新加坡是个小国,是个城市国家,但新加坡却是一种政治模式的经典。多年来中国人做了不少关于新加坡的研究,有关新加坡模式方方面面大多有所涉及。但新加坡一党执政长盛不衰,经济、社会长期保持发展稳定的奥秘,似乎仍有许多未解之处。
  • 利益冲突时代的权利观念——“异地高考”争论的背后
  • 人口流动带来的高考难题 与中国狂飙突进的GDP和税收水平相伴的,是过去几十年中人口的大规模流动。地区间发展的不平衡让人们从乡村走向城市,从西部走向东部。若按照一幅新自由主义的理想图景,自由的人们应当追随着自由的资本而迁徙。区隔出地域与城乡的户口制度,虽然已在不断改革,但面对高速的人口流动,依然常常显示出它的无奈和笨拙。
  • 新国民的诞生——以“马恒昌小组”为个案
  •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1950年10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出兵朝鲜,抗美援朝开始。但对我们今天重返这一段历史而言,这段“诞生”史已经不再是我们共同经历的那一段真实的历史,而是一个被冷战叙述和简化版的中国革命史叙述所建构和截取的历史。基于这一基本理解,我们尝试重返被遮蔽的、混杂的历史流体,在历史实践中考察新中国劳动国民的形成过程。
  • 皇权的限度——以宋代为例的考察
  • 中国古代有没有“专制皇权”?这是一个需要厘清的问题。在许多人的想象中,既然君主处于权力金字塔之顶尖,那皇权一定是不受任何限制与约束的,皇帝一定是口含天宪、出口为敕的。也许在帝王“独制于天下而无所制”的秦始皇时代,以及“天下大小事务皆朕一人亲理”的清王朝,皇权确实是独裁的。但在其他政治修明之世,特别是在宋代,君主几乎是不可能搞皇权专制的。在展开我们的论述之前,我想先讲述两个小故事。
  • 中国的城市革命 城市的政治化与城市体制改革
  • 1980年代以来。中国开始经历剧烈的“城市化”转型。猛烈地冲击着经济、社会和政治的各个领域。改变整个社会的面貌,重塑整个文化生活。其转型速度之快,作用范围之广。影响之深刻令人瞠目。此种变化并不局限于城市景观的改变,而涉及整个中国的发展模式、社会结构和文化价值,所有领域都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30年来,我们看到无数快速兴起并扩展的城市,无数人逃离土地涌向都市的高楼大厦。中国正在经历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市化过程。
  • 重构市制
  • 不管是用“城市化”还是“城镇化”来描述,中国城市化都在继续扩展,资源将继续向城镇转移。在可见的未来,市制将成为中国政制之核心,重构市制乃是本轮中国城镇化的关键。而市制重构的突破口,在设立“县辖市”。
  • 城市化:市民化还是特权化?
  • 中国的城市化和美国的高科技产业发展将是深刻影响21世纪人类发展的两大关键因素。……中国的城市化将是区域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并产生最重要的经济收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
  • 八二宪法与中国城市土地的国有化
  • 文革之前的城市土地产权在1949年之前,中国城市土地多为私有土地。1949年,当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即将胜利时,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1949年4月25日)中宣布,“农村中的封建的土地所有权制度,是不合理的,应当废除”,但是“城市的土地房屋,不能和农村土地问题一样处理”。
  • 围观与见证的政治
  • 由于Web2.0表达手段的兴起,网络上逐渐出现一种“围观改变中国”的声音。比如,《南方周末》评论员笑蜀在2010年1月13日发表题为《关注就是力量,围观改变中国》的评论,论述网民的围观具有强大的力量。《新周刊》在当年11月出版的第335期杂志上,以“围观改变中国”为题推出封面报道,声称“围观,可能会改变中国,并注定会改变我们自己”。
  • 我们正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对话萨米尔·阿明
  • 金融危机是资本主义的秋天李北方:我的第一个问题听起来有点像玩笑,不过我是认真问的。今天是2012年12月13号,根据玛雅预言,我们离世界末日只有1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了。如果这个预言是正确的,您现在想对世界说点什么?
  • 网络文学:文学的个人化与民间化
  • 回顾文学艺术发展的历史,我们会发现,每当它揭开新的篇章,总是伴随着媒体的进步,也就是说,文学艺术的变革总是和传播方式的革新密不可分。最近的一次媒体进步当属互联网的出现,它的普及给阅读带来了巨大挑战,
  • 碰撞与民主
  • 走在路上,或在商场中,常常无端地被人撞一下。不仅撞人者没感觉,被撞者一般也没感觉。倘若有位被撞者较真儿:“先生,您留点儿神,别撞我行吗?”撞人者多半儿会讶异道:“我哪儿撞您啦?没挨着您呀!”若再较真儿:“明明撞着了嘛!您怎么就没感觉呐?!”回答往往是:“哟!让我瞅瞅哪儿撞坏了,算算该赔多少!”甚至“您是瓷的还是玻璃的?就这么碰不起呀?”
  • 中国的世界梦
    美国学界对“民主大选优越性”的困惑
    日本东亚外交策略:谨慎的鹰派们
    协商型威权主义在中国的崛起
    “天堂很远,中国却很近”——中国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地缘政治互动规律和特点
    置身邦国,如何安顿我们的身心——从德国历史学家迈内克的“欢欣雀跃”论及邦国情思、政治理性、公民理性与国家理性(许章润)
    “中层理论”应用之再检视:一个基于跨学科演变的分析(杨念群)
    七十年代中国(王绍光 黄万盛 单世联 蔡翔 金大陆 徐俊忠 老田 郭春林 贺照田 罗岗)
    [封面选题:世界秩序的中国想象]
    世界秩序的中国想象中国与世界关系的新阶段(李君如)
    “反剪刀差”时代的全球战略考量(戴志康)
    中国资本的海外战略(张高波)
    全球产业格局转变与中国的战略选择(贾晋京 刘典)
    中美大国关系的前景想象(时殷弘)
    [天下]
    当政党政治遭遇欧洲一体化(钟准)
    新加坡横式的形成与持续(严苍)
    [在民间]
    利益冲突时代的权利观念——“异地高考”争论的背后(周安安)
    [历史观]
    新国民的诞生——以“马恒昌小组”为个案(何浩)
    皇权的限度——以宋代为例的考察(吴钩)
    [笔谈:中国的城市革命]
    中国的城市革命 城市的政治化与城市体制改革(郑永年)
    重构市制(姚中秋)
    城市化:市民化还是特权化?(田方荫)
    [观察·社会]
    八二宪法与中国城市土地的国有化(程雪阳)
    [焦点]
    围观与见证的政治(胡泳)
    [对话]
    我们正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对话萨米尔·阿明(李北方)
    [阅读]
    网络文学:文学的个人化与民间化(马季)
    [阅世]
    碰撞与民主(谢遐龄)
    《文化纵横》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