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饮一口汨罗江
  • 汩罗一水,迤迤逦逦,在中国的诗史中,已经流了两千多年。诗人如我辈,视之为愤世嫉俗之波的,不乏其人;取它一瓢饮者,更是大有人在。当然,饮的不是玉液琼浆,而是在漫长的春秋中浊了又清、清了又浊的苦涩。这苦涩,比秋茶更酽。
  • 屈原:无路可走
  • 屈原不好写。我几次动笔都叹口气放下了。写屈原的困难在于,我们不知道哪些东西是他的,哪些东西不是他的,这不仅指他的作品,也指人们指认给他的那些思想、性情、性格。是的,屈原是一个“箭垛式人物”(胡适语),我们后人附会给他的东西太多,在中国古代人物中,没有一个人像屈原那样,被后人随己意或随时代需要而加进去那么多东西。我们固然可以因此说,屈原是一部大书,每个读者都可以从中读出自己的东西,每个读者都可以按自己的理解与逻辑来认识屈原,但屈原也因此面目全非,或千人干面,如同一千个读者心中的一千个哈姆雷特。
  • 一个人是一条江
  • 我想,如果不是这个春天的约会,如果不是文友的盛情相约,我足不会这样怀揣着教徒般虔诚的情感走近一个人的,也是不会这样以近乎于赤裸的心淌过一条江的。
  • 洪烛:物质时代的活着的诗歌烈士
  • 谁愿意谁就为诗歌死去吧。我不是不热爱诗歌,更不是怕死,我要做活着的烈士。其实这意味着更大的牺牲。你难道不觉得吗?在一种绝望中坚持写诗。绝望似乎比希望更令我感到兴奋。我要在有生之年就成为别人仰叹的雕像:瞧,他居然还会眨眼睛!.
  • 固守医道的老式大夫
  • 当她坐在旧式的木头长椅上,下午的阳光照进来,她就开始昏昏欲睡。可是,只要她一穿上白大褂,就会立刻显得精神焕发。
  • 孝女柳岩:拼命赚钱只为留住绝症妈妈
  • 她是当红美女主播、“光线传媒”当家花旦。2012年,除参演《冰雪11天》等6部电影外,还在电视剧《风雨劈柴院》和《面包树上的女人》中担任重要角色,与著名演员孙红雷、黄宗泽演对手戏,事业如日中天。提起柳岩。很多人马上会把她和时尚、性感联系在一起。因为嫉妒有人甚至造谣说她傍富当“小三”。其实这位草根女孩背后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为给母亲治疗癌症参加主持人比赛、曾孤身跑回湖南要捐肾救母、为了挣钱养家放弃爱情、过度劳累甚至罹患胸部肿瘤……
  • 禽流感并没打破口罩村的平静
  • 4月13日上午,北京确诊第一例H7N9禽流感患者后,600多公里外的山东东南部的一座村庄里,当地一位宣传干部给北京的朋友发了条短信:“给你捎点口罩吧。”之后,他又热心地对身旁从北京来的记者说:“回去时给你也捎点儿,戴了总比不戴强。”
  • 屈原在人间
  • 从香溪对岸的渡口看,万古寺村的房子散落在陡峭的山坡上。像陡坡上吃草的羊,令人诧异于它们如何能保持平衡。屈万军的家可能是其中最高的那只羊。
  • 枪口下的女孩马拉拉:我要拯救国家
  • 一个花季少女却拥有成为政治家的远大理想,小小年纪却已是巴基斯坦首位“国家和平奖”得主,当她一再受到恐怖分子死亡威胁的时候,仍然毫无惧色,不改初衷。她就是遭到塔利班枪击的巴基斯坦15岁女孩马拉拉·优素福扎伊。
  • 一位绝症父亲的如山父爱
  • 连续几次化疗和放疗,肺纵膈上的肿块一再缩小,直至肿块完全消失,癌魔暂时遁逃了。我以胜利者的姿态出了院,虽然虚弱至极,我还是将扑上来迎接我的小雨滴,猛地举上了天空。
  • 爸爸的情诗
  • 姥爷的四个孩子里,只活了妈妈一个。因为妈妈的存在,姥爷才在舅舅死后.没有像他想的那样跟着走了,心肝宝贝的妈妈被姥爷捧在手心里长大。
  • 心头流过
  • 在中国地图上.你或许找不到这条江。她瘦弱,像一声苍老的叹息:她幽远,如一缕漂泊的诗魂。
  • 纯真年代里的纯真人情
  • 我当年能够来到北京的中央音乐学院读书,竟是因为在一个关键环节上,得到了一个和我一样的外地考生的帮助!这个外地考生就是我后来的同班同学王次熠,20多年后,他成为中央音乐学院的现任院长。
  • 宋庆龄:四次哭泣三次与孙中山相关
  • 宋庆龄无法理解自己的父亲为何如此“无情”,而且自己的母亲和大弟宋子文都反对这桩婚事,想到这里,她鼻子一酸,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这是宋庆龄记忆中的第一次哭泣。
  • 铁凝:50年等待,爱情花开
  • “自己从骨子里还是一个相对传统的人。对婚姻的期待比较高,也才总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我宁愿没有,也不要一个凑合的婚姻。婚姻跟人的好坏没关系,好人非常多,但他不适合你,可能你也不适合他,这就是情感的难处。”2007年4月26日,50岁的铁凝做了幸福的新娘,迎来了她美好的爱情和婚姻生活。
  • 千年的水鬼唯你成江神
  • 肉体的、碳水化合物的屈原。公元前278年前就葬身汨罗江。唯有精神的、文化的、人格的屈原不朽!
  • 朱家麟:国共都承认的烈士
  • 一本微微泛黄的《台儿庄大战》、一本精装《抗战将士忠烈录》(台湾出版),以及一份虽已过去了二十多年却光洁如新的“革命烈士证明书”,整整齐齐地摆放在茶几上。证书旁边,是一位中年男子的照片,身着戎装,这个人便是朱家麟,一个在时间长河里几乎被人遗忘了的将军。
  • 不该忘记那年那月的那个白修德
  • 1943年2月,虽至初春,但寒流依然控制着山城重庆。
  • 毛泽东心中的屈原
  • 大家知道,湖北秭归是屈原故里,湖南泪罗是屈原投江的地点,安徽九华山(陵阳)是屈原最终流放九年的地方。毛泽东一生爱读书,尤其是爱读《离骚》,不是一遍两遍,也超出“三复四温”,而是从青年读到老年,常读常新,时有领会。屈原永远活在毛泽东的心中,毛泽东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今天,在屈原列为世界文化名人六十周年、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前夕,笔者撰写此文,意在纪念中国两位伟人——屈原和毛泽东。
  • 不背叛生命
  • 夜色深沉,霓虹灯闪烁,一辆汽车停在市中心的咖啡馆前。车门打开,走出一个优雅的男子,合体的西装,斯文的眼镜,皮鞋是一款简单的样式,却不失经典,他轻手取下帽子,理了理脖子上的围巾,走进餐厅。
  • 庄子和屈原,会飞翔的人
  • 深秋,在商丘的土地上走动,抬眼便可望见脱光绿叶的枝条。许多树在北方的深秋都是这种凋零的状态,变得毫无诗意而让人感到单调和枯索,如同一只美丽的锦鸡脱去一身毛羽那般。这时便可以看到挂在树权上的一个个空巢。巢的主人都往南方过冬去了,它们有着矫健弹性的翅膀,随着时节的转凉,毅然起飞,抛弃当时辛劳筑就的巢。巢无法跟着飞翔,随着黄叶落尽而暴露无遗,秋风秋雨扑击着它,空巢就日渐一日地残破了。
  • 海明威的最后一分钱
  • 基纬斯特是美国本土最南端的一个小岛。东西长约5.5公里,南北宽约2.5公里。像一条胖而舒适的卧蚕,睡在蔚蓝的海中。战争年代,由于基纬斯特独特的地理位置,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
  • 选择,在33岁那一年
  • 新浪微博上有一条热帖,主题是“33岁,他们在干什么”:“1986年,习近平33岁,宁德地委书记;1988年,李克强33岁,团中央书记处书记;1988年,汪洋33岁,铜陵市市长;1993年,周强33岁,司法部办公厅副主任、部长办公室主任。”
  • 汨罗江畔觅英魂
  • 有一条江,它没有黄河、长江五千年来哺育中华儿女的母亲情怀。也没有金沙江的汹涌澎湃,雅鲁藏布江的雄浑跌宕,可它一流就流成了中华民族两千多年的民族魂魄,流成了每一个中国人心中激荡不已的情愫,对祖国的挚爱,对故土山河的那份拳拳的眷恋。这更是一条诗意纵横的江河,每一阵江风过后,江面上都会有那吟唱了几千年的楚歌在回响,千秋万世后,它会依然孤傲的荡漾着这亘古的诗风。这是一条独一无二的流淌着中华文化血脉的江河。
  • 大师的端午风情
  • 又到一年端午时。端午节的话题虽,已传承了千年,可每到此时,人们还是不由得谈论起来。看大师们笔下的端午,则更有一番别样的趣味。
  • 屈原之死与中国知识分子的抑郁症
  • 多年前,看过海派文人朱大可先生马过一篇关于屈原的文章,说屈原之死死于谋杀,我过目不忘的原因是这个说法很好玩。它不只表明了一个写字的家伙具有侦探方面的才华,也漫漶着一个海派文人的思维乐趣。但老实说,朱先生这个说法不能当真,它缺乏科学精神,尤其是把屈原推衍成个同性恋的结论太过惊世骇俗,不是一个学者应有的态度。好在我不把朱先生当学者,照旧喜欢看他的文章。
  • 端午情怀
  • 又是一年端午时节。在中国,端午节迄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其原始的意义是辟邪驱疫,六朝开始加入祭祀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传说,唐宋之后逐渐升华成一个全国性的民俗大节。
  •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 我们今天在这里讨论文化的发展,什么是真正的文化?文化其实就在你们呼吸的空气里,在你们眼前的脚下的大地里,在你们自己的生活方式里。大家知道“文化”这个词最早出自哪里呢?是出自于《周易》。《周易》的易传上有一句话叫做:“关乎天文,以察时变。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 母亲的端午
  • 小对候,每当母亲将挂在阳台上的于粽叶摘下来,我就知道端午节快到了,会数着日子等母亲将这些粽叶包成香甜的粽子。
  • 宝贝,你们好吗
  • 思成:今天报纸上传出可怕的消息,我不忍告诉你,又不能不告诉你,你要十二分镇定着,看这封信和报纸。
  • 孤独的石磨
  • 在打麦场边的厢房里,停着一盘石磨。磨上堆着玉米秸秆,未被秸秆遮盖住的盘上,有孩子们用废电池芯和粉笔刻画在上面的字迹,黑的,白的,有的是缠来绕去的线条,有的是歪歪扭扭的文字,斑驳得难以辨认。
  • 美丽世界的孤儿
  • 繁茂的枝叶在风中摇摆,仿佛这个夏天浓密的卷发。阳光穿过它们的间隙,零零碎碎地照射在地面,那些残缺的心形,再也无法复原。
  • 我的端午
  • 对我来说,印象最深刻的端午节在童年里。 童年的我生活在甘肃黄土高坡,这里缺水,一般种的庄稼都是耐旱的玉米、高粱和可以碾出小米的谷子,小麦生长时需要的水分多,只能种在水能浇灌到的平川地里,这些平川地在我的家乡很少。我们家一年四季主要以粗粮为主,小麦磨成的白面是细粮,只有在逢年过节或者家里来客人时才能吃上。我父亲下放到农村,却很有创新精神,他在我们家的自留地里种上了水稻。他说我们家自留地的地势低,旁边又有一个大跃进时挖好后来又废弃的鱼池,里面有水,
  • 童年的端午没有屈原
  • 其实在农历四月初,河边的芦苇就长得有两三米高了。于是我奶奶就叫凤英去摘芦叶。凤英是我姑,那时候还没出嫁,她是奶奶当童养媳那样养的。我姑黑黑壮壮的,读不进去书,上完初中,认得几个字,就回家干活了。那会儿我爸早就大学毕业,分到苏北建电厂去了。当然同行的还有我妈,然后就有我们,
  • 九十八岁的尴尬
  • 外婆今年98岁了,一直生活在河南I农村。每年清明我们回去扫墓时,总会给她带些饮料和甜软的食物。据说人老了其实跟小孩差不多,贪吃,外婆也不例外。
  • 蛙(连载六)
  • 姑姑旱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她是拿工资、吃商品粮的公职人员,又有着那样光荣的家庭出身,乡村里的小伙子,没有人敢动这个念头。那时我已经五岁,经常听到大奶奶过来跟我奶奶议论姑姑的婚事。大奶奶忧心忡忡地说:她婶子,你说,心都二十二岁了.与她同年出生的,都抱上两个娃了,可她.怎么连个上门提亲的都没有呢?我奶奶说:嫂子,你急什么?像心这样的,没准儿要嫁进宫里做皇后呢!到那时,你就成了皇帝的老丈母娘,我们也就成了皇亲国戚,铁定了要跟着沾光呢!大奶奶说:胡哕哕!皇帝早被革命了,
  • 端午的鸭蛋
  • 家乡的端午,很多风俗和外地一。样。系百索子。五色的丝线拧成小绳,系在手腕上。丝线是掉色的,洗脸时沾了水,手腕上就印得红一道绿一道的。做香角子。丝线缠成小粽子,里头装了香面,一个一个串起来,挂在帐钩上。贴五毒。红纸剪成五毒,贴在门坎上。贴符。这符是城隍庙送来的。城隍庙的老道士还是我的寄名干爹,他每年端午节前就派小道士送符来,还有两把小纸扇。符送来了,就贴在堂屋的门楣上。一尺来长的黄色、蓝色的纸条,
  • 歌者在桥头
  • 我有点儿拿不准该怎么叫他,就是那位我见过多次的瘦脸青年。倘在从前,比如1949年以前吧,我若叫他“卖唱的”那是绝对没错的。但我要是那么叫他,则今天的歌星,似乎便也都成了卖唱的了,所以我不愿那么叫他。那么叫他,对他多少是不敬的;而我,起初只不过默默的欣赏他,后来,竞生出一种挥之不去的敬意了。
  • 汨罗之梦
  • 平江和秭归两处屈子祠,我都曾造访,老伴和我,面对两处屈原先生的塑像各三鞠躬。前者是秋天,桂花怒放,后者是春天,橘子花盛开。那香气同样令人陶醉。却有沉郁和清逸的不同,也许如《离骚》和《九歌》韵味有异吧。还有让我至今难忘的是那汨罗江,不料想那一江流水,这回流到我的梦里来了。
  • 办公室里的屈原
  • 《离骚》,古今第一大牢骚也。据说,屈原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但照我看来,屈原丝毫不浪漫,《离骚》里,该同志官场失意,就开始失态:“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换上奇装异服,并戒了大吃大喝:“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然后,就天上地下一通乱转,把古圣先贤、八方神仙全都请教一遍,阵势弄得极“浪漫”。但那“抒情旋律”七弯八绕,始终不离最实际的问题:怎么办?调离、跳槽还是留下来、熬到底?是从此放松了思想改造还是继续严格要求自己?多年前看过《离骚》,只觉得它像一座热带植物园,充满稀奇古怪的花木。
  • 极品幽默
  • 一个大款开着宝马去小学接孩子。正是放学的时候,校门口停了一长溜的私家车。这时几个小男孩慢慢朝停车场走来,其中一个手里拿着块石头,冲着车子一辆辆地端详,只见他们走到一辆车前停了下来。
  • 汨罗江畔想三闾
  • 我在端午的前夜,睡在汨罗江畔的一个庄园。江如罗带,以浑圆的轨迹包缠着楚地之洲。故日盘石洲。我站在洲头,夜雾流转,树影幢憧,隔岸的龙王庙磷火零星.飘来的正是屈原衣衫的气息。
  • 赵匡胤:一文钱逼倒英雄汉
  • 相传,赵匡胤未做皇帝之前,是个身强力壮、爱耍枪弄棒的小伙子。当时赌博盛行,赵匡胤也混在赌场,几乎场场能赢,但他仗义疏财,所以人们送了他一个“仁义白花”的绰号。
  • 屈原:诗人的愤怒与绝望
  • “楚之同姓也”“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遏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之。”是说出身贵族的屈原文学与政治才华同等出众,在楚国内政、外交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深得楚怀王的信任。寥寥数语,屈原的重要生平便呈现在我们面前。
  • 尘埃里的芬芳
  • 在一个偏远的山村,我见到一位老-师,年近六十,右腿齐根断掉,架着双拐去学校上课。学校是新建的,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条件也都不错。他走上讲台,声音洪亮,两拐架在腋下,很自如地左手拿课本,右手板书。
  • 昭君的溪屈原的魂
  • 万里长江有无数支流,或大或小,或长或短;或平缓如行,或急湍似箭。它们从群山万壑中奔腾而出,面朝大海,一路欢歌。其中有两条河流令我魂牵梦萦,难以释怀。一条是故乡的河流,李白的河流——打开《唐诗》,你一定能够听到秋浦河哗哗流淌的声音:“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还有一条就是“美人故里诗人地”的香溪河。它流光溢彩,花香袭人。伫立溪畔。聆听它的传说,感动它的故事,敬仰两个不朽的人物:一个是屈原,一个是昭君。
  • 在静夜,我是一朵绽放的花
  • 又一次,夜来了。高擎晚照的旗帜弥漫而来。以凝重之色、深沉之境、寂寥之声,绵绵延延,长驱直入,浸我肌肤,入我魂魄。
  • 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
  • 说来,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人生譬如流星只是短暂的一瞬。在短短的人生旅途中,有思想有追求的人全力以赴追求目标,实现价值。相伴其中的成功辉煌与喜悦,失败无奈与苦涩,最终统统会伴随着人生的终结而烟消云散,只有那些记录生活点滴的碎片会留存人问。有人说,活得匆忙,来不及感受。也许只有在光阴似箭、人生苦短中通过深入感受生活,记录脚步,
  • 新锐动漫画作欣赏《水浒传》人物
  • 风华一代
  • [卷首语]
    饮一口汨罗江(熊召政)
    [本期话题]
    屈原:无路可走(鲍鹏山)
    一个人是一条江(徐辉)
    [咏苦行]
    洪烛:物质时代的活着的诗歌烈士(李犁)
    固守医道的老式大夫(陈璇)
    孝女柳岩:拼命赚钱只为留住绝症妈妈(米飞飞)
    禽流感并没打破口罩村的平静(王晶晶)
    屈原在人间(许伟明)
    枪口下的女孩马拉拉:我要拯救国家(宗和)
    [叹苦情]
    一位绝症父亲的如山父爱(邓鼐)
    爸爸的情诗(蒋雯丽)
    心头流过(黄耀红)
    纯真年代里的纯真人情(徐小平)
    宋庆龄:四次哭泣三次与孙中山相关(王玉龙)
    铁凝:50年等待,爱情花开(侠子)
    [忆苦史]
    千年的水鬼唯你成江神(魏建宽)
    朱家麟:国共都承认的烈士(潘京)
    不该忘记那年那月的那个白修德(孙建勇)
    毛泽东心中的屈原(钱征)
    不背叛生命(罗强)
    [思苦理]
    庄子和屈原,会飞翔的人(朱以撒)
    海明威的最后一分钱(毕淑敏)
    选择,在33岁那一年(朱学东)
    汨罗江畔觅英魂(佚名)
    大师的端午风情(张光茫)
    屈原之死与中国知识分子的抑郁症(何三坡)
    端午情怀(赖睿)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于丹)
    [品苦味]
    母亲的端午(柯云路)
    宝贝,你们好吗(梁启超)
    孤独的石磨(牛旭斌)
    美丽世界的孤儿(潘云贵)
    我的端午(潘石屹)
    童年的端午没有屈原(吴燕)
    九十八岁的尴尬(雪国)
    [赏苦文]
    蛙(连载六)(莫言)
    端午的鸭蛋(汪曾祺)
    歌者在桥头(梁晓声)
    [悟苦趣]
    汨罗之梦(刘征)
    办公室里的屈原(李敬泽)
    极品幽默(弘二)
    汨罗江畔想三闾(刘原)
    赵匡胤:一文钱逼倒英雄汉(佚名)
    [析苦韵]
    屈原:诗人的愤怒与绝望(于翔汉)
    尘埃里的芬芳(包利民)
    昭君的溪屈原的魂(包光潜)
    [原刨园地]
    在静夜,我是一朵绽放的花(金沙江)
    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殷铖君)

    新锐动漫画作欣赏《水浒传》人物
    风华一代(曲波[作词] 王小淞[作曲])
    《新校园:阅读版》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