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环球科学》 > 2011年第08期
  • 《科学美国人》的中国故事
  • 本期《环球科学》杂志邀请《科学美国人》主编玛莉埃特女士,撰写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题目是——《科学美国人》:过去、现在和未来。
  • 《科学美国人》:过去、现在和未来
  • 《科学美国人》是一本值得尊敬的杂志,在传播科学的道路上.它已坚持了166年。它用通俗畅晓的文字,向全世界介绍了一个又一个重大成果。从爱迪生到比尔·盖茨,它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精英人群。《科学美国人》166年的传奇值得我们回味,它在今天为科学传播所做努力也值得我们借鉴。本期,《科学美国人》主编玛丽埃特·迪克里斯蒂娜特别为中国读者撰写了这篇文章,与我们共同分享这本杂志走过的百年历程。
  • 学科融合:第三次科学革命?
  • 研究型大学中,人们一直都在热议所谓的“下一个大事件”:即生命科学、工程学和自然科学的大“融合”。在很多人看来,这个大杂烩似的多学科融合,有助于研究人员解决一些最深奥的问题,例如大脑如何运作、癌症因何而起、怎样可持续地合理利用能源等。
  • “夏洛特”的祖先
  • 中国内蒙古农民的一次偶然发现,让科学家将目前最大的织网蜘蛛在地球上存在的历史,一下子向前推进了约1.3亿年。2005年,在一处远古火山灰沉积层进行挖掘的几位中国农民挖出了一块化石——这是迄今为上发现过的最大的蜘蛛化行,也是保存得最先好的蜘蛛化石之一。
  • 福岛核电站的归宿
  •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25年后,事故遗址仍须用数吨重的混凝土“石棺”,将潜藏在地下室的放射性熔融核燃料封死,以免工作人员和游客受到核辐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三里岛核事故发生30多年后,紧挨着熔毁反应堆的另一座反应堆仍在正常运转,核电站周围甚至满是民居。
  • 暗物质争议再起
  • 关于暗物质,通行的看法是: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因为从未有人真正观测到它。先前的定义依然成立——任何假想粒子都可能是暗物质。然而,对于究竟有没有人曾经观测到它们,科学家之间分歧依旧。而这些暗中较量的暗物质“猎手”所发布的一次又一次声明,也开始令人感到厌倦了。
  • 乌龟拯救小岛生态
  • 欧洲人曾差点吃垮毛里求斯的生态系统。其中最有名的案例,要数17世纪末期渡渡鸟(dodobird)的灭绝。然而,他们在毛里求斯爱格雷特岛(Ile aux Aigrettes)的所作所为,就鲜为人知了:大滑蜥(giant skink)和巨型陆龟惨遭毒手,本地的乌木(ebony tree)也被伐倒作烧火之用。
  • 美女是战争的根源?
  • 给一个男人看一张美女相片,他在打牌时就可能更加大胆;如果知道一个大美女在看自己,他就敢闯红灯。人类这种冲动的行为表现,实际上相当于一些身体特征,就像动物中的鹿角和犄角。这种行为是在向女性发出信号:“和我交配吧!我会为了保护你和孩子不惜冒险!”
  • 野草威胁美国森林
  • 作为单株植物,白茅不事张扬,甚至有点土气。可是一旦密集在一处,它就会成为一股强大的植物力量,足以改变森林面貌,造成植被单一。白茅的学名是Imperata cylindrical,现已在美国辽阔的疆域上站稳了脚跟,包括亚拉巴马、密西西比、佐治亚三州的数万亩土地,以及佛罗里达州的一百万亩土地。而且,它还在迅速扩张之中。斯蒂芬·恩罗伊(Stephen Enloe)是亚拉巴马州奥本大学的入侵植物专家,用他的话说:“白茅带来的威胁可能比野葛和日本忍冬还大。”
  • 动画电影中的光学原理
  • 尽管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的故事都发生在幻想味十足的世界里,营造这些世界所需的科学和技术却都源于现实世界。
  • 痒是一种慢性病
  • 为什么需要成立专门的瘙痒研究中心? 首先,慢性痒是一个常见的、却容易被忽视的疾病。德国的一项研究表明,大约有17%的成年人有过慢性痒的经历,但很多病人从来没有寻求过医疗帮助。他们认为,痒了,搔一搔就好了。它不像癌症,你不会因它而死,所以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但是大多数慢性痒都是很顽固的,不容易治愈。
  • 慢性疲劳综合征的病毒迷局
  • 对于慢性疲劳综合征(chronic fatigue syndrome)是否由病毒引起,虽然科学家还没有定论,但血库却不敢冒险。去年夏天,一个义务采集血液的非营利组织AABB,建议那些患有慢性疲劳综合征(过度疲劳和疼痛持续半年以上)的人主动避免献血。去年12月,美国红十字会更是出台政策,禁止被检测出具有该病症状的人去血液中心献血。
  • 基地组织与因特网
  • 基地组织会因为本·拉登的死而大肆发动网络战吗?不会。尽管基地组织确实有这个想法,但是,除了散播消息、套取ATM机上的信息、设计信用卡骗局之外,他们还没有发起过任何有效的网络攻击。主要原因是,基地组织中的电脑专家死的死,被抓的抓,现已无人可用。这里,我们罗列了基地组织与网络战有关的一些事件。
  • 用超声波烹制炸薯条
  • 这是西方最常见的快餐食品,至少在过去3个世纪里,它都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上。所以。你也许会觉得平凡无奇的法式油炸食品确实没什么新意可言。但在几年前,英国名厨赫斯顿·布鲁曼索(Heston Blumenthal)却使这种想法成为过去时。他和研究主厨克里斯·杨(Chris Young)发明了一种三重烹饪薯条,这种薯条的味道和口感会让你对汉堡快餐店里的任何食品失去食欲。
  • 汽车的防撞智能系统
  • 虽然与霹雳车KITT(因上世纪80年代的电视剧《霹雳游侠》而成名的人工智能轿车)不怎么像,但于最近获得专利的一种驾驶系统,让我们离汽车成为“驾驶伴侣”的梦想又近了一步。该系统由计算机控制,当你将要在错误的时机变更车道时,它不仅会发出警告,还能自动接管方向盘以防止撞车。
  • 电子产品败笔何在
  • 老人们常说,你能从失败中学到的,要比从成功中学到的多。好吧,倘若此言不虚,那么消费电子行业现在也该拿到硕士学位了吧。苹果与摩托罗拉当年推出的第一款iTune;手机ROKRE1。竞很傻很天真地将曲库容量上限设为100首。当年的谷歌Wave,则是款混乱且复杂无比的网络软件。还有智能手机KIN,耗费了微软数年时光与近10亿美元资金,但面世仅仅两月就退出了市场。
  • 防忽悠的心理学
  • 它忠心耿耿,但不是普利茅斯Valiant;它载我到新去处。但不是福特Explorer;它可在树下停泊,但不是丰田红杉(树是枫树)。它是我现在的座驾,一辆1992年的本田思域。它甚至还有个气囊呢——不过是司机专用的。岁月流逝,我这部座驾也过了时:我的乘客们也想要气囊了,我承认是到了换车的时候了。
  • 有偏见的大脑
  • 美图总统奥巴马是在夏威夷出生的吗?我觉得这个问题相当荒谬,而且在动机上暗含种族主义。因此,当我面对那些持不同看法的“出生证阴谋论者”时,,我很容易就忽略了他们在“出生证明”和“出生登记证明”之间所作的区分。
  • 黑掉电网
  • 去年夏天。一条消息流传开来:一款电脑病意居然潜入了伊朗戒备森严的核燃料浓缩装置的计算机系统。这款名叫Stuxnet的病毒与大多数病毒不同。它专门袭击那些没有接入互联网的系统。
  • 人类智力已至极限
  • 人类的智力可能已经接近极限,无法进化到更高层次了——多种证据表明,通往更高智力层次的进化途径都已被物理定律堵死。科学家能否找到突破极限的办法?
  • 智力研究简史
  • 1836年.德国解剖学家弗里德里希·蒂德曼首次对黑人、欧洲人和猩猩的脑体积、重量与身材、智力之间的关系进行研究,并提出“脑的重量与智力之间可能存在联系”,这一观点.激发了人们进一步探索脑组织结构和智力之间关系。
  • 最好的医疗无需天价
  • 随着医疗改革的推行,一场变革正悄然掀起:通过比对各种药物和疗法的功效,医生将为患者挑选出效果最好、最省钱的医疗方式。
  • 网络战争:已非科幻
  • 去年,一种名为Stuxnet的计算机病毒突然出现,它不仅能在计算机和网络营造的虚拟世界中作威作福,还能对真实的工业设备造成损害。这让很多网络安全专家感到恐慌:我们可能即将进入网络战争时代。
  • “玩”出来的人文研究自动化
  • 艾勒兹·李博曼·艾登在许多科学领域都颇有建树,现在,他通过在现存书籍中开展数据挖掘,正尝试让人文研究的许多课题实现自动化。可是,这些领域都做好数字化的准备了吗?
  • 建造大坝值得吗
  • 一份自愿协议,使得在修建大坝前由水电站建设方、环保组织、政府和银行对它的环境影响做评估成为可能。
  • 赫罗图:宇宙的“元素周期表”
  • 100多年前,门捷列夫根据元素间精妙的规律创作了元素周期表。同样在100年前,两位天文学家也绘制了一张简单的图表,时至今日,这张图表仍是恒星天体物理学中最重要的概念工具——它就是赫罗图。
  • 全球变暖:速度比幅度更致命
  • 古新世一始新世最热事件是地球史前最后一次大变暖。新证据让人惊讶:与我们当今面临的气候变暖相比,这次气候变暖的速度就是小巫见大巫了。研究这次事件对我们今后应对气候变暖借鉴良多。
  • 纽约新地铁
  • 在曼哈顿繁华的街道之下20米深处.工人们正在挖掘地铁隧道.这将是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纽约新建的第一条地铁。这条地铁线被命名为第二大道地铁线(Second Avenue subway),
  • 无序蛋白 改写生物教科书
  • 人们现有的知识认为,蛋白质为了在细胞中执行魔法般的功能,必须折叠成一个刚性的结构。然而,一个更为复杂的故事却拉开了序幕——有的蛋白质像面条般灵活而无序,却在信号传导和调控上发挥着更重要的作用。
  • 眼睛的进化路线图
  • 人类的眼睛是一个精巧复杂的器官。它的作用犹如一部照相机.收集和聚焦光线并转换成电信号,然后由大脑转换成图像。但是,人眼不仪仅起到感光胶片的作用,它具有高度特化的视网膜,町以利用几十种不同类型的神经细胞来检测和处理光信号。人眼是如此复杂。以至于长期以来神创论者和智能设计论者一直津津乐道于眼睛的起源问题。
  • 向蚊子发起“气味战”
  • 弄清楚蚊子嗅探人体气味的秘密,会让科学家研发出更好的诱蚊装置和驱蚊剂,以阻止疟疾传播。
  • “真实”或许不可理解——访物理“坏小子”萨斯坎德
  • 真实是什么?也许你认为很简单,我们看到的就是真实的,但实际上,真实世界可能远远超出我们的理解力。就连美国物理学家伦纳德·萨斯坎德都认为,人类也许永远也无法理解真实世界。
  • 贫穷、偏见与艾滋
  • 30年前,当艾滋病首次在美国出现时,它还是一种城市病,发病区域主要是纽约、旧金山、洛杉矶这样的城市。现在,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的数据.纽约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病例数依然在最高之列。艾滋病(HIV感染的晚期阶段)患者超过15万。
  • 限制生物燃料 解决粮食危机
  • 当粮食价格在2007年急剧上涨。并在2008年攀到顶峰时,政界和传媒对此大肆谴责,认为这对已经在挨饿的上亿人有很大影响。接下来的两年里,适宜作物生长的气候和好收成暂时缓解了粮食短缺,但粮食价格却再次飙升至历史新高。但这一次,人们的关注却很少。
  • 生命不会那么简单
  • 生物体的表型(Phenotype)与臻因型(Genotype)及其所处环境之间的关系,一直是遗传学研究的重要课题。表面上看,这是一个理论问题,但根本上却是一个实践问题。疾病是健康的生物性状发生变化的结果。湿然,揭示和认识生物表型的控制机理,在医学实践上具有重要意义。尽管科学家们总是否定基因决定论。但总是常常不自觉地陷入这个理论陷阱之中。至少在2000年6月人类基因组草图绘制完成及其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表现尤其明显。
  • 母亲的学历 孩子的生命
  • 很多年以来,由于国际上少有有效的手段,所以美国健康部门一直在投入重金研究降低儿童死亡率的方法。最近,一种关联模式逐渐浮现出来:随着母亲受教育年限的增加,孩子的死亡率成比例降低。不论是在富裕还是贫穷的国家,这种关联模式都是存在的(参见上图,每一个小图中的线都是上升的)。不管母亲受教育是从一个较高程度上开始增加(比如从10年增加到11年)。
  • 读来编往
  • 各位读者,杂志社读者邮箱已更改为:[email protected].cn,此前已向gmail邮箱发送邮件的读者,如未得到回复,请再次发送邮件到新地址。另外小编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环球科学网站经过一段时间的测试.重新开通,
  • 经典回眸
  • 1961年8月 聚台物和生产 7年前,我们在米兰理工大学的实验室发现了“立体定向”催化过程,有了它,就能用丙烯这样简单的非对称碳氢化合物分子制造有规立构聚合物(stereoregular polymer)。今年年初,
  • 《科学美国人》的中国故事
    《科学美国人》:过去、现在和未来
    学科融合:第三次科学革命?(布莱恩·尼尔森 Jeremy[译] 褚波[校])
    “夏洛特”的祖先(安·金 Jeremy[译] 褚波[校])
    福岛核电站的归宿(戴维·别洛 Jeremy[译] 褚波[校])
    暗物质争议再起(约翰·马特森 Jeremy[译] 褚波[校])
    乌龟拯救小岛生态(戴维·别洛 蒋青[译] 褚波[校])
    美女是战争的根源?(丽贝卡·科菲 红猪[译] 褚波[校])
    野草威胁美国森林(凯莉·马德伦 红猪[译] 褚波[校])
    动画电影中的光学原理(约翰·斯科特·莱温斯基 红猪[翻译])
    痒是一种慢性病(安娜·库奇蒙特 陈宙峰[译] 褚波[校])
    慢性疲劳综合征的病毒迷局(尼娜·柏 陈筱歪[译] 褚波[校])
    基地组织与因特网
    用超声波烹制炸薯条(W·韦特·吉布斯 内森·米尔沃尔德 陈筱歪[译] 褚波[校])
    汽车的防撞智能系统(亚当·皮奥雷 Jeremy[译] 褚波[校])
    [专栏]
    电子产品败笔何在(戴维·波格 薄锦[翻译])
    防忽悠的心理学(史蒂夫·米尔斯基 红猪[翻译])
    有偏见的大脑(迈克尔·舍默 红猪[翻译])
    [封面故事]
    黑掉电网(戴维·M·尼科尔 郭凯声[翻译])
    人类智力已至极限(道格拉斯·福克斯 栾兴华[翻译])
    智力研究简史(栾兴华)
    最好的医疗无需天价(沙龙·贝格利 雷荣悦[翻译])
    [自然新闻]
    网络战争:已非科幻(莎伦·温伯格 王栋[翻译])
    “玩”出来的人文研究自动化(埃里克·韩德 高天羽[翻译])
    建造大坝值得吗(杰夫·托尔弗森 刘荣[翻译])
    赫罗图:宇宙的“元素周期表”(肯·克洛斯威尔 谢懿[翻译])
    全球变暖:速度比幅度更致命(李·R·坎普 冉隆华[翻译])
    纽约新地铁(安娜·库奇门特 张燕喆[翻译])
    无序蛋白 改写生物教科书(A·基思·东兜尔 理查德·W·克里瓦基 李功华[翻译] 于琦[翻译] 黄京飞[翻译])
    眼睛的进化路线图(特雷弗·D·莱姆 王天奇[翻译])
    向蚊子发起“气味战”(约翰·R·凯森[1] 艾莉森·F·凯里[2] 冯志华[翻译][2])
    “真实”或许不可理解——访物理“坏小子”萨斯坎德(彼得·伯恩 王爽[翻译] 李霄栋[翻译])
    [专栏]
    贫穷、偏见与艾滋(杰西卡·韦普纳 贾明月[翻译])
    限制生物燃料 解决粮食危机(蒂莫西·含琴格)
    生命不会那么简单(谢蜀生)
    母亲的学历 孩子的生命(马克·菲谢蒂 乔舒亚·科伦布拉特[图] 耶恩·克里斯蒂安森[图] 张燕晶[翻译])

    读来编往
    经典回眸(红猪[翻译])
    《环球科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