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闽南风》 > 2012年第05期
  • 田园都市
  • 一戈探虎穴, 万里到龙湖。 原上千花雨, 湖边百草埔。 这是唐垂拱二年(公元686年),“开漳圣王”陈元光所盛赞的漳州平原。
  • 漳州二章
  • 清明节前夕,应邀到开封参加“清明文化论坛”。会后,顺路回乡扫墓,在云霄、漳州逗留近旬日,期间,参观了云霄漳江口的红树林和华安仙都的二宜楼,遂有以下两段文字。
  • 田园都市的溯源与展望
  •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与其说是东晋陶渊明的这首诗的韵味经久不衰,莫若说是人们的田园生态情结越来越浓。“步入莓苔径,门开花竹林”,不是南宋何耕勾画的田园画卷特别吸引人,而是车水马龙、环境污染的都市生活让人心烦意乱……
  • 漳州港的几个关键词
  • 1.月亮一般 空气的澄明清冽,风的时速,还有,比别处更高更蓝的天。这一切,都在向我暗示:海近了!
  • 别一样的生态将来到你身边
  • 据说现如今人们对理想城市环境的美好追求是“居城市而享山林之乐”。 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先生参加完一个会议回家告诉我:漳州将建一座郊野公园。什么是郊野公园?我还真是孤陋寡闻。先生娓娓道来:郊野公园的理念来自英国,上个世纪70年代就有人提出。指的是和城市有着较紧密联系,具有较好的自然风景资源,提供各种可供游人日常游憩或游览休闲度假,对城市形态有一定控制力,
  • 记忆溪流
  • 我曾经描绘过一条小溪,以及与之相关的两个人物,一个是父亲,一个是“他”。那位父亲念念不忘记忆中的一条小溪流,屡屡与他提及,他答应父亲一定抽空去看看小溪。有一天他终于不负父亲之托,到了那条小溪边,却不知父亲记忆中的场景哪里寻觅。
  • 郊野游
  • 郊野就是郊区的野外.这个游可不是别的,就是游水。多少年了,我几乎天天到郊区的野外游水,当然也包括冬天,除了上游偶尔漂下密密匝匝的水浮莲,无法下水,这情形不多见。我们有一个游泳点,有一年夏天,几个人商量好要往上游一游,人家是陆地徒步旅游,我们是水上。
  • 郊野公园
  • 一 有的名字往往引人抒情,就如我:郊野公园。 去年以来.我的名字开始在漳州大地走俏。现在谁如果还不知道我的话,或许会被人说“你out”了。
  • 漳州的资格
  • 自从207省道漳州到平和段路面硬化工程峻工通车之后,我到漳州去厦门上福州,就很少再走经过南靖县城再上319国道这条路线了,取而代之的是经文峰、程溪上琥珀路这条省道了。不是因为省道比国道好走,也与车流无关,促使我这样选择的原因只有一个:走这条路线如果运气好的话。有机会会会凌波仙子。
  • 诗意地栖居
  • 一直向往着德国古典诗人荷尔德林所提倡“诗意地栖居”的境界。一想到一一树在。花在。山在。湖泊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这般美好境界何等惬意!得知漳州市政府正全力打造碧湖生态园,我一阵欣喜:家住建元路,离万达广场只有几步之遥,若碧湖生态园落成,这里必定曰日春风,芳草茵茵,花事动如潮涌,树木柔润饱满,满园春色将是年年不变的邀约。我则是近水楼台,只须走出家门,闲步林荫下水湄边,
  • 一扇临水的窗
  • 我的童年是在水边度过的,准确地说是在九龙江浩浩荡荡进入大海前的最后一条支流——月港河边度过的。童年的月港河水清澈见底,小镇两岸骑楼倒影泛波,这些景致在夕阳下倒映在随势缓转的一湾碧波上。因为是入海口,河水的颜色经历了由混变浊,由浊变清的色调转换,如一块调色板上分配的颜色,一旦搭配上了。便成了一幅靓丽的小镇风情画。
  • 阿祖的河
  • 阿祖生于新加坡,当时的新加坡并非现在的水清沙白、椰影婆娑。 阿祖曾经跟我描绘过他记忆中的那个岛屿,除了“高大的椰子树不时掉下成熟的椰子”这一点尚有些浪漫主义色彩以外,主旋律皆是对战乱与饥饿的恐惧。
  • 边城素描
  • 海平线上那一抹鱼肚白,像一把锋利的剑划破黎明前的黑暗与寂静,新的一天又践约造访这片被誉为闽粤边城、“海滨邹鲁”的充满魅力的神奇土地。
  • 漳州人的风光
  • 作为土生土长的漳州人,在芗城老市区的街巷里穿梭了数十年。不知不觉问.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烙上了漳州的密码,只是还在同一类的人群中时,密码沉为底色,不易被识别。后来,离开漳州,在距漳州只有几十公里远的地方,异乡的感觉很快如试剂一样显出了身上固有的漳州密码,便像重新认识自己一样,发现我的“漳州气”!
  • 寂寞廊桥
  • 漳州平和县的秀峰乡龙岭村,尽管与多处接壤,但因为偏远,也就没有太过密集的人流量。廊桥栖息在这样的乡村,注定要寂寞,还有沧桑。
  • 雨雾香山
  • 五月夏初。漳州滨海火山。受西南气流和南下冷空气影响的香山景区。常常是中午或傍晚时分闷热无比,阴霾密布后便暴雨如注。隔日清晨,往往是细雨霏霏,浓雾漫漫,幽香淡淡,清爽极了。
  • 走笔南山寺
  • 在文化厚重的闽南,几乎是无村不庙。生于斯长于斯,至今也不知和佛祖打了多少个照面,能在脑际留下深刻的印记的,却是不多。然而,刚走进漳州南山寺的山门,我便惊叹干南山寺的宗教艺术了.我突然萌生了这样的冥想:在物欲横流的喧嚣时代。如果能够寻求这样一个清净空灵的地方,远离名利纷争,摆脱世事搅扰,换取心灵的片刻宁静和精神的短暂皈依,或许就是一种佛缘了。
  • 月光下的回忆
  • 路上只有稀梳的野草,见不到一棵象样的树木。山野,似乎还隐约着烈火焚毁后的痕迹。风,扬起的红褐色尘土使我不再惊诧眼前的萧飒,火山口近了。没有一个火山口的周围是绿草如茵,越是靠近那个黑黝黝、冷冰冰的口子,就越是一片如旅荒漠般的苍凉。路的尽头,是一片松软的沙滩。沙子很细,抓起一把立即就从指缝间漏得精光。穿过沙滩,那个已经沉睡了三千万年的古火山口霎时展现在眼前。
  • 土楼行
  • 美丽的云水谣 龙师八七一班20年同学会,让我有幸第一次踏上南靖这块古老的土地。从而见识了她与众不同的容貌。 一踏下旅游车,扑入眼帘的是一片山清水秀。沿着石阶拾级而下。河岸边一座逶迤曲折的木走廊。宽敞明亮。坐在光滑的木椅上歇脚,倚栏远眺,溪水从上游奔涌而下,可能暴雨的缘故,溪水呈土黄色。但衬着远山遍野的莽绿,阳光跳跃在水面上。竟然闪烁着点点的金光,扑楞楞地扎着你眯起的眼。一袭山风吹来,甜甜的芳草味儿伴着溪水清凉的气息.顿时赶走一身的暑热。
  • 长泰天成山
  • 小时候,同伴有亲戚在长泰山重,经常听她说起山城的人和事。于是,我记忆中除了山重外,对长泰没什么关注,更不晓得有好玩的地方。有幸的是,阳春四月的一个周末,与厦门文学创作培训班全体学员一道,参与主讲老师带领的——长泰天成山旅游景点课外教学活动。才有机会领略了千年古县之名胜古迹。
  • 神奇美丽的故乡
  • “我是漳州府平和县的人,是一个十足的乡下人。我的家是在崇山峻岭之中,四周都是高山。家乡的景色。是我在纽约的生活时所梦寐不忘的。生活在纽约的高楼大厦之间,听着车马喧嚣,恍然若有所失。我经常思念起自己儿时常去的河边,听河水流荡的声音,仰望高山,看山顶云彩的变幻。”……
  • 我从贵州来到漳州
  • 2010年高考,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虔诚地在电脑填报志愿表格中打下了“漳州师范学院”这六个字。在我生活的农村里面流传着这样一种古老的说法:男孩子就要志在四方,敢于在外打拼,因此,能走出去一直成为年轻人和乡里乡亲们的心愿。不过。我选择了她,更是慕名“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和“水仙花之乡”而来,我选择了您——我现在大学所在的地方,我魂牵梦萦的漳州。
  • 龙船呼叫水城
  • 二十年前我们家住在后田新村。后田新村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盖的少数几个新村之一,就在浦头港边。那个时候。浦头港的水还是清的。夏日傍晚,可以看到三五个小子在水里游戏.嘻嘻哈哈的笑闹声随着晚风吹到我们家楼上,伴我读书。窗外,是一片荷花。荷叶田田,荷花闲闲。
  • 生活在水仙的芬芳中
  • 漳州是水仙花的故乡,水仙花是漳州的市花。每年春节前后,漫步在漳州街头。随时随地可以见到水仙花娉婷绰约的秀姿,随时随地可以闻到水仙花沁人心脾的幽香。随时随地可以感受水仙花冰肌玉骨的神韵。我们漳州人就是这样世世代代生活在水仙的芬芳中。
  • 梦系漳州
  • 自从看过《云水谣》之后,我就腾升出一个新的梦想即到漳州这座城市游玩。2011年。这心中的念想终于得以实现啦!上学期我考上了漳州职业技术学院,怀揣着这个小小的心愿,我踏上了这一方土地。
  • 轻风吹过荔枝海
  • 漳州近郊,九湖琪瑭,乡村的清晨,平和、安宁、柔美。春夏交替之间,空气是湿润的,未散的夜色混和着微白的薄雾,在一眼望不到边的园子里氲氤,像一个不真实的梦。只有微微的风,淡淡吹过来,又吹过去,乍暖还寒。
  • 水仙漳州
  • 最初听到“漳州”二字,还是稚龄童。那天,我正在亲戚家里,“研究”一丛开在半钵清水中的鲜花。清水之上,绿叶之间的那白洁粉黄的小小的花,竞喷吐着那样沁人心脾的浓郁的香味。当我正把鼻头凑近,身心完全浸润在那浓浓的香气之中.母亲在一旁,问亲戚:“这水仙花哪来的?”亲戚说:“漳州来的。”这不经意的一问一答,让正迷醉在花香中的我。知道了这花,叫水仙,而那个产这花的地方,
  • 处处飘满茶香的山村
  • 最初的茶是神农氏品尝出来的。当第一片茶叶脱胎换骨的时候.人类才有了喝茶的愿望和梦想.而当一株株茶树站成风景时,山野阡陌上便有了一群群采茶姑娘在那边欢歌笑语,山水的浪漫与沁人心脾的茶香就这样浑然一体了。
  • 江南以南
  • 停在江南的怀抱里 以天地为半开的卷轴,烟雨朦胧的江南,不染纤尘,不沾烟火,不妆自艳,在水气纵横的水墨山水画中浓淡皆宜。
  • 青山绿水漳江美
  • 早就听说云霄县境内的漳江水好,漳江水清,漳江水美,水质达到饮用水标准。心里想早点看看漳江,平时出差路过云霄县城总是找不到机会看。初夏的一天,我从那持续多日干燥闷热的城里,来到气温最高不过24℃左右的漳江边,就像从又热又闷的蒸笼里跳进了清澈凉爽的江水里似的,感到无比爽快、惬意,心身舒畅。
  • 漳州之绿
  • 如果说有一种颜色能让人的眼睛百看不倦。我想那只有绿色了。漳州的绿,便是这样满天满地流淌着,不由分说地掳掠着我的目光,荡涤着我的心灵。
  • 门前的自然
  • 一 早晨,秋风轻轻地从窗前拂过。楼前的龙眼树微微颤颤的叶子。在秋风中轻轻地摇曳着。刚从梦中醒来的我,如果不是秋风的凉意告诉我秋的来临,我无法在窗前的这片花果园看到秋的萧瑟。窗前的枇杷树、桂花树、木瓜、还有铺了一地的草坪,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生机盎然,煞是好看.简直是一幅秋色水粉画。
  • 缠绕于心的倾听与仰望
  • 一座在唐朝获得历史的城市.如同一个经历过重重世事的老人,自有一种端庄郑重,百转千折的气质。漳州具有浓郁的闽南风情,山川秀美。人文景观丰厚,民俗民风纯朴而又千姿百态。我独爱它的青苔幽幽.流水潺潺:它的窄长石巷。昏暗庭院;它的万物无心,人间情意。漫步街头。满眼浓荫。满树葱绿。似乎南国的天籁永远流行着退不尽的绿籍和岸然的生机。
  • 茶香育人
  • 夏日的夜晚,太阳收起了白日里的热情,换来了徐徐微风的清爽。摆动的树枝把朦胧的月光摇得晃晃悠悠的,那透过灯光传来的轻快的笛声在耳边环绕着。我独自漫步在校道上,低头数着步子,突然想起,我已在这块土地上走过了二十几载了。回想过去的两年大学生活,让我认识了许许多多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在平时相处里,在往日的交谈中,无不证实了那句千古不变的真理,那便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夜渐渐深了,我在这夜里思索着,这方水土是如何孕育了我?这永远不变的漳州人。
  • 青梦
  • 只记得第一次,是那种安静的“绿”扰乱着我本来凌乱的思绪,这种绿色不耀眼。不冷淡,有一种温暖,一种宁静,这也是漳州影响着我的最刻骨的表现。
  • 田园都市(江惠春)
    [区域热点]
    漳州二章(何镇邦)
    田园都市的溯源与展望(戎章榕)
    漳州港的几个关键词(于燕青)
    别一样的生态将来到你身边(苏水梅)
    [大家讲坛]
    记忆溪流(杨少衡)
    郊野游(杨西北)
    郊野公园(张亚达)
    漳州的资格(马乔)
    诗意地栖居(叶子)
    一扇临水的窗(蔡刚华)
    阿祖的河(许燕妮)
    边城素描(吴惠聪)
    [东岸西岸]
    漳州人的风光(赖妙宽)
    寂寞廊桥(黄荣才)
    雨雾香山(施毅平)
    走笔南山寺(卢智健)
    月光下的回忆(徐伟成)
    土楼行(林妙真)
    长泰天成山(苏玉珊)
    神奇美丽的故乡(陈馨)
    我从贵州来到漳州(梁桥发)
    [百花园]
    龙船呼叫水城(青禾)
    生活在水仙的芬芳中(许初鸣)
    梦系漳州(丁委托)
    轻风吹过荔枝海(杨秀晖)
    水仙漳州(蔡伟璇)
    处处飘满茶香的山村(卢一心)
    江南以南
    青山绿水漳江美(蔡嘉生)
    漳州之绿(朝颜)
    门前的自然(汤绍芬)
    缠绕于心的倾听与仰望(杨云燕)
    茶香育人(林雅玲)
    青梦(陈同桐)
    《闽南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