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闽南风》 > 2013年第02期
  • 良心是上帝的眼睛
  • 约翰是英国著名的整形专家,在曼彻斯特一家医院工作期间,为不计其数的人做过整形手术,而且没有一例失败的,被人称为“美的天使”。十年前,约翰研究出了一种增高手术。术后,可使人的身高增加5厘米以上。这项手术很快得到推崇,几年间,约翰做过上万例的增高手术,他个人也名利双收,赚得盆满钵满。很多大型医院也纷纷仿效,这项手术在英国推广开来。
  • 漳州三村落列入首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 2012年12月20日,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文化部、财政部公布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我市平和县大溪镇庄上村、霞寨镇钟腾村和南靖县书洋镇田螺坑村榜上有名。传统村落是指拥有物质形态和非物质形态文化遗产,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科学、艺术、社会、经济价值的村落。传统村落承载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是农耕文明不可再生的文化遗产,同时保留着民族文化的多样性,是繁荣发展民族文化的根基。
  • 情调漳州
  • 《情调漳州》栏目与漳州市旅游局联办。我们想做的,将为你打开一扇不同以往的、在某一刻让你怦然心动的触摸漳州的新窗口。田园都市、生态风光、土楼古村落、老城堡旧关隘、名人住事、祖厝故居、庙宇宫观、山水桥栈、埠头港口、耕读渔樵、美味小吃……总之是视觉上荡动心扉、听觉上悠忽心弦、舌尖上愉悦心身的吃住行、游购娱,你尽可一一道来……
  • 浯屿访古
  • 阳光下的海滨,赤足走在细沙上,惬意的感觉会诱你投入这波美涛柔的大海之中。大海上的浯屿岛像一颗绿色的宝石,与宛如一条项链的厦门特区遥相呼应。岛上不仅有刚刚捕捞上来的海鲜,还有迷人的海滨风光。然而,浯屿对我诱惑力最大的是它的“古味”。
  • 十里蓝山度假区
  • “十里蓝山度假区”位于漳州市长泰县马洋溪生态旅游区山重村境内,毗邻厦门市集美区灌口镇大岭村,在海拔700米的仙灵旗山(厦门第一高峰)上“脚踏两界”感受“在漳州看厦门,在厦门看漳州”的意境。云幕、清泉、花海、古村、竹林、雨林、飞瀑、叠溪……涵盖古山重景区、寻梦谷景区、玛琪雅朵花海景区等三大景区。
  • 金庸笔下天地会总舵主 原型是漳州陈永华
  • “平生不识陈近南,纵称英雄也枉然”.看过香港著名武侠小说家金庸先生的《鹿鼎记》中的朋友们,对陈近南这个名字应该不会陌生吧,在小说中他是天地会的总舵主.是韦小宝的师父,小说透露出陈近南的另一个名字:陈永华。日前。漳州有关文史专家在角美镇石美找到陈永华的祠堂。经有关专家学者考证。陈永华是“台湾文化教育的奠基人”。也是《鹿鼎记》小说中人物“陈近南”的历史原型。
  • 林文庆出掌厦门大学的16年
  • 林文庆其人 林文庆(1869—1957)是个传奇式的历史人物,一生多姿多彩。他集名医、企业家、教育家、爱国者、“华奸”于一身。林文庆,字梦琴,福建海澄县(今龙海市)人。其祖父林玛彭于1839年从福建海澄县五贯村移居槟榔屿,其父林大尧.世居新加坡。林文庆幼年父母双亡,由祖父抚养成人。
  • 寂寞张士良
  • 张士良(1578—1644),平和县新安里菜埔村人(清嘉庆三年,菜埔村划归云霄管辖),字思源,号起南,明末“名宦”。张士良出身于一个清贫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张具锦,“早入庠,家无长物”然“以讲学明伦为己任,学者宗之”(道光版《平和县志》卷六)。在这种良好的家庭环境下,张士良刻苦攻读,于明万历壬子(1612)科中举,己未(1619)科进士,“初授贵池令,后尹太和,分闱取士,江右称服,升户部郎中,出守宁波,时倭寇为患,士良既莅任,措饷调兵,设法备御,郡以宁谧”(道光版《平和县志》卷六》)。
  • 诏安县山河村保存的乾隆皇帝圣旨文
  • 诏安县山河村保存一道长16米、宽08米的清朝乾隆皇帝的圣旨。该圣旨面料为黄色绢织,文字用满文和汉文书写,是乾隆十六年,朝廷赐予时任广东增城营守备五品官员沈之骁祖母林氏和继祖母程氏以宜人封号的诰赠。近年来,通过多方媒体报道,该圣旨已为许多人知悉。但由于圣旨颁赠的年份已久和保存条件等因素,该圣旨已多处受损,有21个汉字字迹已无法从圣旨卷面上辩悉。
  • “攻炮城”
  • “新年来到,姑娘要花,小子要炮。”这是一句不知流传了多少年的口头禅。岁首新春,喜事庆典,要是没有鞭炮,节庆气氛肯定大打折扣。说鞭炮。笔者便会想起闽南和台湾年节热闹非凡的攻炮城民俗活动。有一句歇后语“炮城失火不攻自破”,可是真正看到炮城的可能不多吧。然而,闽南和台湾人对炮城却是耳熟能详。“攻炮城”并不是动用大炮去攻城堡,而是把鞭炮发挥到极致的一项独具情趣、场面壮观,并融娱乐与竞技于一体的年节主轴节目。
  • 木雕江湖
  • 我国的木雕艺术源远流长,《后汉书·张衡传》:“参轮可使自转。木雕犹能独飞。”南朝宋刘敬叔《异苑》卷十:“魏安麓王观翔雕而乐之……吴客有隐游者闻之,作木雕而献之王。”可见木雕作为民间工艺早在秦汉之际即已流行开来。若究其渊源,我国发现最早的木雕艺术品是在河姆渡出土的木雕鱼和辽宁新乐出土的木雕鸟。
  • 擂茶芳香亦醉人
  • 你喝过铁观音、龙井茶,但你未必喝过风味奇特的客家擂茶。擂茶流行在闽粤赣边陲的客家地区,以闽西北将乐县、宁化县为著名。擂茶是祖国博大精深茶艺中的一朵奇葩,它以古朴见奇趣,以保健见奇效而素称“茶中三奇”,自古闻名中外。、如果你到客家人的家里做客,热情的主人就会笑吟吟给你端上香气浓郁的擂茶,然后和你慢慢地聊,让你尽情品尝,茶沫沾唇,甘醇爽口,齿颊留香。
  • 凤凰古城的静谧与喧嚣
  • 看过《湘西剿匪记》后。我总觉得湘西一定是个土地贫瘠,穷山恶水的地方,不然怎么数百年来匪患不绝呢?直到那次去到凤凰古城.才发现那湘西的大山深处,山青水碧,山水相依,钟灵毓秀,还有一座保存完好,古香古色,至今仍散发着迷人意蕴、别具风情的古城。我们从贵州铜仁到凤凰古城已是下午五点了,那时古城依然是熙来攘往,甚为热闹。我们匆匆找了一家沱江边吊脚楼旅馆,放下行李,就急不可待地去领略古城那灵秀隽永的风韵。
  • 人文边镇
  • 越过重重叠叠的山。顺着蜿蜿蜒蜒的水。一路寻去,几疑是山穷水尽了,突然便见一大片的盆地。盆地里,黑瓦的旧屋,白墙的新房,相互掺杂,再往前,便是一色的新村。街巷井然。朋友道:边镇到了。几年前,从边镇走出去的作家纪任才写了十数篇“边镇系列”的散文,钟情于自己家乡的米粉、红曲、烤鸭、草席……走在边镇,我再次感受到这些独具地域符号的深刻记忆,弥漫在边镇的每一寸乡土里。
  • 骑楼远去
  • 有一条街,曾经风光无限,如今几近“废墟”。再风光者,经得起岁月魔力的戏变吗?叱咤风云的人、世界瞩目的物、感天动地的情,还不是在如梭岁月里渐渐淡出记忆。二十几年的拂风沥雨,未能把“废墟”从我的眼里抹去。能叫一个人二十余载后还念及它,即使念及者是凡人如我,“废墟”的不凡可见一斑。
  • 淹没在信息的海洋里
  • 坐在电脑前。我和屏幕一起,都静静地、傻傻地呆立着。一如失去了知觉一般。因为那根细细的、弱不禁风的电话线,却有着超强的魔力。它把世界一下子就拉到我的面前。各种各样、颜色各异、情绪有别的信息,组成一个巨大的海洋,在我面前变换着、翻卷着,不停地撞击我的思维与神经。
  • 2012:年度热词回顾
  • 2012年,互联网依旧是主要阵地,大事层出不断,新词眼花缭乱,你方唱罢我登场,粉墨人生,从热词开始,依个人之见,2012年的年度热词无非以下这些。十八大:万众瞩目的十八大在京胜利召开,十八大之所以吸引了众多眼球的关注,是因为这是我们国家的大事,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一次大会。老百姓的心愿是物价别涨得那么快,上街别老堵车,居有屋,医有保,社会稳定.生活小康,过上舒心的小日子。
  • 杨修并非死于自作聪明
  • 长久以来,由于受《后汉书》、《三国演义》的影响,后世人一直以为。杨修死于小聪明,并且言之凿凿地举出多个实例加以注解。诸如曹操在新修的相府大门写下个“活”字。杨修令将门改小;曹操在酥饼盒子上写了“一盒酥”,杨修遂打开分给众人。曹操在汉中争夺战中主动撤军.行前将“鸡肋”作为当晚口令。主簿杨修遂命令部下收拾行装。并因此被曹操立即杀了。
  • 中西婚礼的差异
  • 婚礼进行曲——看中西婚礼形式差异 (一)中式婚礼仪式繁琐,西式婚礼仪式简洁 中国的传统婚俗讲“三书六礼”,所谓“三书”,指聘书、礼书、迎亲书。聘书即订亲之书,男女双方正式缔结婚约时用;礼书(过礼之书)实为礼物清单,详尽列明礼物种类及数量,过大礼时用;迎亲书即迎取新娘之书,结婚当日接新娘时用。所谓“六礼”,指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
  • 真正的朋友
  • 朋友是什么?朋友这个词越来越抽象,在不同的人的眼里。朋友的含义大不相同。但是,真正的朋友不是因为利益而被利用的工具,不是你悲伤愁苦时的慰藉,也不是你春风得意时的恭维者,真正的朋友必须是:你的知音、是一种爱的奉献、是一诺千金的信义。
  • 楼兰古城神秘消失之谜
  • 在负有盛名的汉唐时代的丝绸之路上曾经有一座著名的楼兰古城。它的遗址位于塔里木盆地的东部,罗布泊洼地的西北边缘。司马迁在《史记》中也曾提到这座城市。这样看来,楼兰王国在当时已经是众所周知了,它在中西的经济、文化交流方面也起到了重要的桥梁作用。公元前77年,汉朝皇帝将楼兰的国名改为鄯善。
  • 因言致祸的隋朝大将
  • 贺若弼是隋朝有名的大将,但悲剧的是,这位名将却不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还,而是倒在了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下。贺若弼出身高干家庭,他老爸贺若敦因为发牢骚被当局强迫自杀,老贺若临死前对他说:“我因为管不住自己这张贱嘴才落到这个下场,你可千万不能学老爸啊!”说完拿把锥子扎破贺若弼的舌头,希望他记住这“血的教训”。
  •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优势和劣势
  • 多年以前,人们普遍认为,越是体型庞大的动物,生存能力越强,反之,越是弱小的动物生存能力就越弱。然而,随着考古的不断发现,这种理论受到了质疑。因为人们发现,远古时期的一些体型庞大的动物,在进化过程中都相继灭绝了。比如庞大的恐龙,曾经是陆地的霸主,但现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再比如,生活在5000多万年前的一种叫做巨犀的奇蹄目动物,站起来可高达5米多,但现在我们只能看到它的化石了……而与之相反的是,一些体型弱小的动物。却顽强地生存了下来。
  • 明朝书生多误国
  • 明朝的书生大多只懂得舞文弄墨,对于国家大事,往往是纸上谈兵,因此,书生误国的事情时有发生。明朝末年,外有满清之兵来势汹汹。内有李白成等率领的起义军攻城掠地,明朝政府处于内忧外患之中,北拒满清则担心起义军之攻击,南抗起义军则忧虑满清之侵扰,真是左右为难,首尾难顾。此时,明朝若能暂时和满清讲和,则能得以全力对抗李白成等起义军的攻击。而且,这时的满清兵少将寡,对于夺取明朝江山没有多大把握。
  • 修正女人对男人的不合理信念
  • 摒弃“征服”与“控制”男人的欲望。许多女人都笃信“靠征服男人征服世界”这句名言。女人真的能征服男人吗?让男人拜倒在裙下俯首听命,指东不敢朝西,时刻掌握男人的行踪。可是男人说谎话的功夫始终天下第一。更何况让这样一个无主见无个性的男人陪伴左右又有什么意思!所以别再愚蠢地认为自己可以靠美貌智谋去征服控制任何一个男人。其实男人女人之间相处可以互为作用力,当你学会用欣赏的眼光对待男人时,同时也可以赢得男人的尊重。
  • “40岁不敢要孩子”当引起重视
  • 2005年,南京大学研究生张明贷款200万元在上海开了一家广告公司。为了还贷款,他兼职开出租车,每天开车11小时。因为背着贷款。张明虽年近不惑,但却没要孩子。他想“等一身轻了再要”,否则“承受不起”。(2012年11月29日《现代快报》)生不生小孩,现代人的理由越来越充分,张明40岁不敢要孩子就是最好的例子。一句“承受不起”。利弊得失的算计,在现代人的身上凸显无遗。40岁不敢要孩子,不是一个孤本,而是一个群体十分普遍的现象。
  • 新衣
  • 一 母亲说,春节快到了,买件新衣服吧。春节,一个整饬衣裳容貌的季节,母亲对此一向重视。新衣,我已是兴味锐减,也许是老了,也许是因了腿病的久日不愈,天天面对四壁,就只关注衣服的保暖舒适这样的实际功能了,美的因素被滤掉了。衰老是一种创生能力,它可以对一个人的相貌大刀阔斧地改变,我在单位管过档案,对于那些退休的老人,我无法把档案里那些帅气的照片跟眼前衰老的真人划等号。
  • 给女儿取名让我焦头烂额
  • 左盼右盼,女儿出生了,在丹桂飘香的金秋。女儿的到来让全家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可是,取什么名?是一件犯难的事。“10月10日出生,就叫周双十,好记。”我说。“双十,双狮,坚决不行!是一种面条的牌子,很容易给人起绰号的。”老婆一口否定。“字的含义好,字音要响亮,不能大众化,不能是生僻字。”老婆给订了这样的条条框框。
  • 非离不可
  • 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婚姻大抵如此。——钱钟书 现在中国的离婚率居高不下,最高的是首都北京,达到39%,其次是上海,达到38%。当婚姻终于土崩瓦解,当你我成为陌路,我只能对你说:是生活忽悠了我们。
  • 一棵树
  • 我和你从此再不会有交点。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回忆像谜一样具有荒凉的魅力,美丽却让人望而生畏。“锦山巍巍,翠竹常绿……”还记得我们一起唱过的校歌么?刚升入中学的九月,阳光像金子一样铺满操场,我们被班主任集结在一起,伊伊呀呀学唱校歌,学校要举行歌咏比赛。那年,学校一共有40个教学班。我在的初一年七班,在开学一个月后被瓦解。原因是高中部特别缺语文老师,我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被学校看中.学校让他去带高一年的学生。
  • 又见牵牛花
  • 许多日子未曾进公园了。乍一进来,感觉依旧那么熟悉、亲切、温馨。人们喜欢到公园走动,因为在这里可以放松自己,远离忧烦,搁置杂务,行也舒心,笑也开心。小城太小,逼仄的三个小公园,总是人满为患。而大家各行其是,散步、跳舞、打太极,无论是官是民,无论贫穷富有,在这里和谐相处,相安无事。小城太小,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是熟面孔,攀谈起来,多少总有点沾亲带故,大家自然知根知底,瞒不住也唬不成。
  • 美丽很美
  • 美丽是她的名字。她的人和她的名字一样,很美。男同事总爱和她调侃,美丽你真美丽!她便露出恬静的微笑,虽不是笑不露齿,却端庄,却大方,更是纯净。不知道是默许。还是应承。中国人很是谦逊,当别人夸她美时,她立马会满脸堆笑地说:没有啦,哪里有哦。不知道是要你一一点评她哪里美,还是要你收回赞赏,说她不美才能作罢。据说韩国女人在别人夸赞她美时,她总是满心欢喜还略带娇羞地连连说谢谢的话。好似她果真美到极致了。
  • 生平最怕两种人
  • 我这个人向来不太喜欢和人打交道,尤其最十自两种人,警察和医生。警察是干什么的?是国家机器的执法者,总是板着个脸对人一点也不客气的样,逮人抓人是他们的本行。不过自从有警察问世以来以来,却怎么也甩不掉那句“警匪一家”的嫌疑,弄得老百姓们大多对警察敬而远之。我也不例外,虽不至于见着警察便溜,也还是抱着能不和警察打交道就不和警察打交道的心态,惹不起那还躲不起吗?所以这辈子都还没同穿警服的人说过几句话。
  • 婚姻的真相
  • 他俩是同事。他是生产一线工人,她是办公室职员。两人因参加公司的周年庆演而相识相恋。当她带他去见自己的父母后,父母竭力反对两人继续交往。理由是:他来自农村,无房无学历收入低,在都市里很难扎下根,他不能保障女儿今后的幸福。她很倔强,她说,我只喜欢他,我非他不嫁!没房子我租;学历高的人不一定比他有学识;收入低没什么大不了,我工资高,我可以养家。
  • 微博征婚
  • 弟弟的女友梅让弟弟彻底失望。弟弟说他真是猪脑子,谈了七年,有一天终于醒悟这才发现,原来梅身上这么多缺点。确实,梅长得很漂亮,身材好,皮肤好,还有一副秀美而天真的面容,一度让弟弟如沐春风。
  • 闺蜜的诱惑
  • 身边有一个懂你的闺蜜,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但是,人世间最难理清是友谊。而以女人间的友谊为甚。女人最了解女人,女人也容易最伤害女人。因此。有“闺蜜”的女人不但要防“蜜”变味.还要防闺蜜的诱惑。孔子老先生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对闺蜜的信任足以让她丧失敏感和警觉。
  • 芳邻
  • 把家安顿好时,已是春节前夕了。除夕这天的早上,我从原来的家里,搬了最后一盆绿幽幽的小盆栽,乘着电梯,来到我所住的楼层。走出电梯,我在无人的大理石过道里独自走了一圈,挨家看过去,虽然有三两家已贴出红彤彤的春联,但家家防盗门一律森然紧闭。我站在过道的寒风中,想,这样就是住上一辈子,邻里也永远是冷冷冰冰,如同陌路。转身走进自己辛苦安置下来的家,坐下,又想,不过,即便是这样,这年头,只要“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就好。还能要怎样更好的日子?没想到,住下来,我与我的芳邻们,并不是料想中的那样,之间演绎出来的故事之丰富多彩,情节之跌宕起伏,堪比三毛在撒哈拉沙漠时写下的《芳邻》。
  •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 初秋的一个下午,我去参加一场同学会,那是高中毕业20年来的首次聚会。当年的同学如今天南海北,平时各忙各的很难聚齐。可就在这一天,同学们有的坐飞机,有的坐火车。有的自己开车。山一程水一程地都来了。班主任老师得了很重的病——肺癌,这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飞到全班同学的耳中。因而,我们放下手中的事情。似乎是在完成期待已久的约定,去奔赴这场秋天的盛宴。
  • 为自己写作
  • 我始终把写作,作为一种灵魂的抒情,一种救赎,一种信仰。有时,一种莫名的情绪风起云涌,忽地感觉自己活得很虚无,不知身在何处,四处皆茫然。这时总想关起门来,写点什么,寻找灵魂的落脚点。我们探索自己的内心,一种心灵的需要,一种自然的流淌,以释放心头的郁积,写作让心灵安静。从白杨树抽芽,到树叶斑驳发黄,我喜欢这种细水长流的日子。去楼下花园掐一束蔷薇,或附近田野剪一束野菊,放于盛满清水的透明玻璃杯,音乐在身边疯长,蔓延。我从一个故事,漫延到另一个故事里,在一个又一个角色里穿梭,而故事里,总有那么一个角色,在凝视我,陪我的灵魂一同成长。
  • “墨缘中国当代国画名家作品展”——作品选登
  • 情调漳州——漳州旅游摄影大塞来稿选登
  • [卷首语]
    良心是上帝的眼睛(马莉)
    [热点关注]
    漳州三村落列入首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朱亚圣)

    情调漳州
    [情调漳州]
    浯屿访古(陈忠杰 陈馨)
    十里蓝山度假区(黄晨[图])
    [厝边]
    金庸笔下天地会总舵主 原型是漳州陈永华(萧镇平)
    林文庆出掌厦门大学的16年(赖晨)
    寂寞张士良(户一心)
    诏安县山河村保存的乾隆皇帝圣旨文(沈建聪)
    [东岸西岸]
    “攻炮城”(林长华)
    木雕江湖(刘英杰)
    擂茶芳香亦醉人(韩士奇)
    凤凰古城的静谧与喧嚣(谢华章)
    人文边镇(杨朝楼)
    骑楼远去(周银水)
    [大家讲坛]
    淹没在信息的海洋里(陈孝荣)
    2012:年度热词回顾(积雪草)
    杨修并非死于自作聪明(唐加文)
    中西婚礼的差异(贾冬梅)
    真正的朋友(王征桦)
    楼兰古城神秘消失之谜(草央)
    因言致祸的隋朝大将(陈甲取)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优势和劣势(唐宝民)
    明朝书生多误国(王吴军)
    修正女人对男人的不合理信念(李爱华)
    “40岁不敢要孩子”当引起重视(黄春景)
    [人生百态]
    新衣(于燕青)
    给女儿取名让我焦头烂额(周国勇)
    非离不可(黄勇英)
    一棵树(苏水梅)
    又见牵牛花(吴惠聪)
    美丽很美(柳芸)
    生平最怕两种人(旗王)
    婚姻的真相(篱笆听雨)
    微博征婚(张向辉)
    闺蜜的诱惑(刘英团)
    芳邻(蔡伟璇)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顾晓蕊)
    为自己写作(孙丽丽)

    “墨缘中国当代国画名家作品展”——作品选登(朱平壤[1] 杨喜山[2])
    情调漳州——漳州旅游摄影大塞来稿选登
    《闽南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