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闽南风》 > 2013年第03期
  • 太极峰的坚硬与柔软
  • 几年来,或陪同或与友人同行,更多的是为选择投资项目的客人带路,登临太极峰已有几十次。太极峰是一个旅游“处女地”,一只有待开发的风景名胜的“潜力股”,潜藏深山,可谓养在深闺人不识。为它能够结识些有识之士或属意者。我便一次又一次当向导造访太极峰了。
  • 触摸南胜的文明
  • 这里至迟在新石器时代就人影幢幢了。发现于九牙山下龙心九昆船山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泄露了掩埋在历史深处的秘密。从九昆船山遗址挖掘出来的石器和陶器,为日后南胜成为县治埋下了伏笔。
  • 新城崛起——平和县南胜镇的旧貌新颜
  • 南胜镇拥有一段令别的乡镇艳羡不已的历史,它的历史遭遇堪称一部传奇.这段本已基本湮没的传奇近年来却波澜不断。元朝至治元年(1321),漳州府析龙溪、漳浦、龙岩县地设南胜县,治所在矾山九围之东。即今平和县南胜镇。当时漳州府辖龙溪县、漳浦县、龙岩县、长泰县、南胜县。至元三年(1337),李志甫率领农民在南胜九牙山起义,占领县城,围攻漳州,声势浩大,官军束手无策。至元六年。起义军遭当地地主武装袭击导致失败。
  • 探访南胜城隍庙
  • 众所周知,凡有城池者,就建有城隍庙。平和县南胜镇历史上曾作为县治,元朝于至治元年到至元六年即公元1321—1340年建南胜县,这个南胜县虽然只存在了区区20年,却在3个不同的地方设置县城,它最初的县城就设立在如今的南胜镇。
  • 义路埔:一个村庄的华丽蜕变
  • 蛇年春节期间,从省道山旧线南胜路段的某个路口拐进,我进入了平和县南胜镇义路行政村的一个叫义路埔的自然村。沿途所到之处尽是平坦宽敞的水泥路,沿路两旁种植的是被平和人民称为“黄金果”,拥有着中国驰名商标、中华名果等众多高级美誉的平和碹溪蜜柚。及至过几百米的路拐角处,右侧是一口口规模大小不一的鱼塘,鱼塘里养殖着的是市场上价格不低的石斑鱼,无疑的,它和沿路看到的柚子树一样都是这个村庄的村民们的重要经济来源了。
  • 神秘太极峰
  • 太极峰,仅凭其大号,就足以令人浮想联翩了!
  • 云雾太极峰
  • 确定要攀太极峰后,我做了一些准备,据说这是一座尚未开发的旅游地,实际上无路可行,当年曾是红军的根据地和闽粤边区特委机关所在地。我找出一双朋友给的部队特种兵穿的胶鞋,还有一个双肩包。抽空翻了两种地方地图,竟未找到太极峰的字样,看来还真是藏在深山无人知。
  • 太极峰——石头的盛宴
  • 早上7点半出发,晚上7点半到家。我们用一整天的时间去拜访太极峰。其中8个小时我们用双脚丈量太极峰的各座山峰,用眼睛——三只眼睛——享受那些石头的盛宴。
  • 道宗在1655年的一个秋日
  • 这是秋日午后一段让人慵懒欲睡的冗长的时光,阳光打在漫山遍野的顽石上,他头皮精光的脑袋也在阳光下灼灼闪亮,从鼎底湖的紫竹寺攀爬至此,身上的僧衣已微微湿了一层,山巅的清风随若有若无的云雾吹拂而来,满身的燥热便化作一阵清凉。邦寮山的仲秋还是明朗开阔的,迤逦的山麓林木葳蕤,怪石嶙岣,在葱茏苍郁下或许有一些桔黄和萧瑟,犹如他的心境,只有他自己才能觉察到。
  • 读石太极峰
  • “啊!天上飞来的石头!”“啊!造物的鬼斧神工!”当巨大的花岗岩奇石映入我们的眼帘时。大家都禁不住大叫起来,赞美之声此起彼伏。虽然太极峰还没开发,山路崎岖,攀爬困难,但一看到这样的自然奇观,即使再难走也“值了”。我们争先在巨石前摆好姿势,拍照留念。
  • 拥有哲学高度的峰巅
  • 我不想隐瞒我对某些蹊跷事物总怀有质疑之心的陋习,就像我没办法隐瞒我额头年深一年的皱纹一样。在我亲眼看到那方巨石上刻着的“太极峰”三个肥硕大字之前,不!应该是在我亲目睹过那方巨石头上镌刻着的“乙末季秋吉旦开山僧道宗勒石”方楷小书之前.我对于太极峰的命名权属于古人一直深有怀疑。因为这个“太极峰”,太契合今人喜欢运用故弄玄虚之法为风景名胜区招徕游客的恶习了!
  • 太极峰上看苍茫
  • 平和县南胜镇的太极峰是树的天堂,树的故乡。绿叶吐舌,绿色把游人浸软、吸纳、融化。它们按道理已经年迈,可它们依旧显得那么年轻,年老与年轻的生命交融在一起,落叶堆积满地,古藤诉说着时间的脚步。
  • 吹风太极峰
  • 太极峰在平和南胜镇。曾经去过两次太极峰,两次不算多,但如果爬过太极峰,就不会因为两次而嘀咕什么。太极峰还没开发,注定不可能像在家门口散步那么随意,可以隔三岔五地走一趟。
  • 山顶上的大海
  • 近水楼台先得月。作为本地人。我却比许多外地游客迟上了“楼台”,因此也迟观赏到太极峰的月亮。当我到来时,我的视觉和思维马上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和震撼。太极峰之奇。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大自然之神秘,往往让人十分意外。
  • 与洋博士同游太极峰
  • 一座山的名气与它的名字大气与否并无绝对的因果关联,如果名字很奇特,而山上却无实质内容,反而更让人失望位于平和县南胜镇的太极峰的名字本身就非常有诱惑力,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 南胜的石头会唱歌
  • 登太极峰看来是注定的好事多磨的。前两次接到市作协关于前往平和南胜太极峰的笔会通知,都因天气下雨原因而做罢。我一直在猜想位于闽南山区的南胜太极峰一定是个茂盛、多雾且阴湿的地方,但真到了这位于南胜邦寮山与石屏山之间的主峰脚下,我这种先入为主的猜想除了得到印证还多了一个感受——那就是太极峰的石头更奇魄。
  • 红色太极峰
  • 谈到平和南胜的太极峰,许多人都会被它的奇观美景、奇山异石所着迷和吸引。但我却被太极峰的红色历史给迷住。听老一辈人说,太极峰原名叫红仔山,也就是闽南话红军山谐音的意思,听说当年红军躲避国民党追兵就是藏匿在这片山上。因为山奇路陡森林茂密,再加上国民党兵斗志不高,怎么找也找不到红军的踪迹,
  • 一座不投降的山
  • 一般情况下,人们好不容易登上一座山,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能耐和欣赏低处看不到的风景。我却急急忙忙找个地方坐下来,把外套穿上。连衣的帽子包住脑袋,缩成一团。这是一座我爬到顶后不敢鸟瞰的山。我并没有征服它。
  • 天地之间一盆景
  • 平和南胜太极峰,说起来就是眼皮底下的地方,但有多少平和人甚至南胜人都和我一样,对它是那样的陌生,只闻其名,未睹真容。
  • 那一座山峰
  • 一座生态宜居乡镇,在晨风轻拂中悄然崛起。一座奇特的山峰,‘在蓝天下舒展着身姿,给人们留下一份美好的遐想。
  • 太极峰·巨石阵·平和人
  • 山高路陡。山脚拾路而上攀爬至峰顶,得花上几个钟头,随处可见“巨石阵”。说“巨石阵”,并不为过。重几吨几十吨几百吨几千吨巨石,“三石一群两石一伙”地整齐叠加或摆放,鬼斧神工,让人叹为观止——有的状如高高竖起的大拇指,有的中规中矩叠放,有的多块巨石云集一处正在召开“石头会”…
  • 豪宴太极峰
  • 我接到春天的邀请,花瓣为笺的请帖充满芳香。邀请函发自平和县南胜镇,请我到南天门赴宴,做东者名叫太极峰。
  • 太极峰的传说
  • 太极峰山腰上,有一块大石头很吸引人们眼球,大石中央刻有“太极峰”三个字,据落款得知为开山僧道宗于乙末季秋吉旦勒石。
  • 太极流韵
  • 律回春晖渐,万象始更新。在一个春暖花开的美好时节,有幸与平和太极峰文学笔会的作家们一起攀登太极峰。
  • 十里窑烟平和瓷
  • 如果不是“克拉克”号这艘葡萄牙商船,也许平和窑青花瓷留给我们的是另外一种背影。但历史没有如果,历史只承认存在。远在明朝万历三十年(1602),荷兰东印度公司截获了一艘商船,这也许仅仅是商业竞争的行为,历史的真相已经被埋在厚厚的尘埃后面。无论如何,这样的截获很容易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不会泛起多少的涟漪。
  • 平和南胜——海上丝绸的重要源头
  • 平和南胜人们最容易联想到是:麻枣、枕头饼、咸水鸭,很少有人把它和海上丝绸之路联系起来,更不会想到在闽南这样的小镇竟是当年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源头,400多年前的克拉克瓷就是从这里出发走向世界,为中西方文明史写下光辉灿烂的一笔。
  • 南胜拜瓷
  • 壬辰年冬月,往漳州平和的南胜镇。南胜之行。可谓“拜瓷”之旅。
  • 克拉克瓷:南胜宝地的圣女
  • 印象中,我从小就是手捧青花瓷长大的,家乡赐她一个别致的称呼,名日“洋花碗”。如今细思,应是我祖父从闽地带往浙江的,可见我祖父的垂爱程度,居然可以将易碎物品千里迢迢带回而丝毫未损,而对“洋花碗”如此的雅称,也应该追究于当时曾经越洋过境的鼎盛。碗柜里大大小小的青瓷碗,那时无知的我仅仅懂得她是个容易破碎的东西,却不知她的珍贵。
  • 寻找蓝凤
  • 在平和南胜镇禾仓村的一座红色的别墅式建筑中,我们听一位老人讲述蓝凤的故事。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晌午,老人叫蓝木龙。已经82岁了。他的声音带着磁性,娓娓道来,引人入胜:
  • 走在柚子世界的人
  • 上世纪70年代,胡文星高中毕业走出校园后,先后在平和南胜公社当农民,在南胜的国营企业副食品厂、糖厂当设备维修工、企业材料和食品材料采购员。面对繁忙的工作,胡文星没有怨言,一心一意地把工作做好。
  • 南胜阿舅
  • 厦门离平和太近了,几乎每月都会跟妻子回一次她娘家。一般周五去,周日回,周六便有一整天时间。有时在小溪闲得无聊,便会想方设法到处逛逛以打发时间。那天妻子说要不今天就去南胜阿舅家走走。我很惊讶,妈妈不是只有几个姐妹吗,哪来的阿舅?
  • 前山街的外公
  • 我是南胜人。我出生在南胜法华村田中央的洋底楼,成长于南胜墟临溪的前山街。从洋底楼到前山街。要经过一道名为乞丐营的石滩。一座名为溪泊楼的土楼,再经过一条名为花山溪的清溪。花山溪自古可通船,前山街西侧就是古渡口。
  • 初探南胜美人谷
  • 那天,我们应邀前往平和县南胜镇采风,镇领导先安排我们品尝了当地两家特色食品厂自产的南胜麻枣和蜜柚果脯,尔后领着一群城里人去一条未被命名的山谷“呼吸新鲜空气”。这一去,惊喜连连,反倒是把呼吸新鲜空气的“正事”给忘了。
  • 舌尖上的南胜
  • 说小吃,便赶时髦地用了“舌尖”这个词为题,文中只写了四种食物,显得题目过大。再一想,地方小吃最能体现一个地域的历史文化,何况这样有名的小吃,怎不值得大写特写呢?这些年,说起平和就能联想起蜜柚,联想起文学大师林语堂,
  • 巧买土鸡蛋
  • 到平和县南胜镇采风,额外的收获,就是在农户家中购买到散养的农家鸡下的土鸡蛋。这不仅令我颇有成就感.还悟出了一个道理。
  • 邂逅百果园
  • 一日,随我市一个文史专家到平和南胜乡野寻访清朝一名将的墓碑。中途路过一小村庄。一阵沁人心脾的花香扑面而来,一路上早已熟悉了混合着农作物、草木灰和泥土特有芳草气味的我,对这样馥郁的馨香很是惊奇,不由下车信步寻香而去。
  • 裸浴温泉
  • 到过许多地方泡过温泉,最难忘的还是小时候在外婆家泡的温泉,一个个小孩子被大人“捉到”温泉池里裸浴,一个个戏水嘻闹开心的场景。
  • 福建同海集团简介
  • 作为国内最大的蜜柚生产加工企业和蜜柚出口企业,南海集团自1985年创办以来,历经二十余载的风雨征程。集团旗下有福建省南海食品有限公司、福建南海饮料有限公司、漳州南盛食品有限公司、厦门欧尼柚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和平和县南海密柚专业合作社。
  • 《闽南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