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闽南风》 > 2013年第06期
  • 省运会来了
  • 沐着春风,踏着蛙鼓,张开梦想,撑起希望……春天来了,省运会也来了、省运会来了。漳州有了两万人的体育场,有了网球馆,有了游泳馆,有了重竞技馆,有了老年人体育中心,有了这一片又一片、一个又一个的运动场、体育馆。漳州的经济建设在发展,漳州的社会事业在进步,漳州的千年梦想在放飞。
  • 漳州将为全省人民呈上一届成功精彩的省运会
  • 5月4日,漳州市万名青少年支持省运会签名仪式在华阳体育馆举行,市领导许荣勇、吴景辉、赵静、李惜真出席仪式。来自漳州职业技术学院、漳州卫生职业学院、漳州城市职业学院等大中专院校的师生们齐聚华阳体育馆。在印有“全市总动员,办好省运会”的布条上签下自己的姓名,并在“青春中国梦,建功新漳州”心愿墙上写下美好祝愿,用热情与活力展现年轻风采。用真诚和微笑打造城市名片,用真心和行动共赢省运会。
  • 圆山之圆
  • 轻烟漠漠雾绵绵,尽说漳南风水好,野色笼青傍屋前。众山围绕一山圆。——宋·徐玑 沿着漳州芗城西南行走不远,九龙江就像风中的飘带,飘进我的眼帘,江畔高高耸立的圆山,从前往后望去有十二面,面面浑圆。
  • 漳州,一个属于春天的词
  • 我们从郊野公园驱车而去,大片的鲜花野草列成方阵,像是欢送我们去到那个生机勃勃之地——漳州奥林匹克体育中心。这恢宏的大手笔属于漳州圆山新城的重点项目。我们看了挂在墙上和印在纸上的简介图,设计理念巧妙别致,竞技运动、全民健身、休闲娱乐、自然景观等功能区设计成中华民族特有的象征吉祥的“同心结”模型。我们听完有关领导的介绍,对这个省内一流的现代化体育中心有了更完整的了解。
  • 最美不过开发区——爱她,就带她到漳州开发区吧!
  • 尽管一水之隔,漳州开发区全然没有厦门的繁华和时尚、绚丽与喧嚣,尤其是夜。少却几许激情与诱惑,更多的是寂静与安详。她淳朴、大方。似荷,“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又像是妙龄少女,淡妆素襄,出尘脱俗,在清风明月中浅唱低吟,轻歌曼舞,神采飞扬,演绎风景这边独好。
  • 不屈的头颅
  • 走进位于漳浦东郊的黄道周讲学处.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天井里那块天方盘。这块用十三片石板精心砌成,盘面呈正方形,高0.4米,边长3178米的石盘,刻着一万多个小方格和八个同心圆。纵横交错。同时留下了偌大的空白,显得那么奇诡神秘。
  • 生命的长度——记漳浦黄志坚等人参加了几届国际马拉松比赛
  • 你们舍弃了繁忙的赚钱时间 舍弃了陪伴儿女 从漳浦追随运动比赛的步伐 一路奔跑而去
  • 陈忠和是我的“哥们”
  • 陈忠和现在是福建省体育局副局长,而我,则是湖南一个小城市的市民,他怎么会是我的“哥们”呢?听完我的故事。你就会明白的。
  • 散步
  • 退休之后,有前辈说,人老了,健康第一。健康不难,六个宇:管住嘴,迈开腿。管住嘴就是吃得清淡一些,迈开腿就是经常走动。管住嘴好办,我不贪吃。迈开腿之于我,有点难,因为我不喜欢走动。为了健康,得改变自己,我就散步。至今有五六年了。
  • 体育一忆
  • 一日,偶然从电视里看到一些演艺明星在跳水表演,从3米到10米跳台不等,当然这是一档策划出来的想吸引观众的节目。看到明星们在高度不一的跳台训练或比赛,展示出那些有点古怪的动作,想起了我曾经有过的体育训练,也是与高度有关的。
  • 一个人的广场舞
  • 二十年前的我意气风发,浑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我的三姑是某剧团的“台柱子”,在漳州市区念书的三年时间里.我常常去姑姑家蹭饭。姑姑是跳交谊舞的高手,而且跳的是国标。当年姑姑几次三番要求我认真和她学习舞蹈,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到谈婚论嫁的当儿.姑姑几次到我家,意在给我介绍有房有钱有社会地位的对象,我总是退避三舍。这姑姑是父亲的亲姐姐,后来和姑丈分开了,再后来走动少了,多年后竟杳无音讯。
  • 我和运动有个约定
  • “体育者,人类自养生之道,是身体平均发达,而有规则次序之可言者也。”毛主席曾这样说。1952年的6月10日,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为新中国的体育工作题写了“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12个大字,开启了我国体育工作的新篇章。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民的身体素质已成为国家甚至全球共同关注的问题。养生往往和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点滴密切相关,我想,那就是运动,生命的运动。
  • 舞动的春天
  • “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知”。温暖的春意,持久飘洒在街道的上空,风里夹襄着紫荆花淡淡的香味;小草悄悄探出头,散发着嫩香;清凌凌的江水悠悠荡着细碎的光,春就这样明朗起来了。
  • 人是闲死的
  • 一 八十了,爷爷还是早上六点起床,生火烧木炭泡一壶铁观音,然后开嗓子喊醒一家人,那声音像喇叭一般洪亮。爷爷爱劳动。没活干,他就走家串户,闲不住,像个小男孩一样好动,人家都说他不老。他说:“早睡早起多活动,什么病也没有。”说完。呵呵直笑。
  • 九龙风
  • “一时失志不用怨叹,一时落魄不用胆寒……”这曲独特的闽南歌,道出了漳州人独有的乐观豁达,而这一风气也溢满全城。天边的绯红渐褪了去,夜晚的脚步悄然临近。从九龙江上往下望去,一整街盏盏有序亮起的街灯,照亮意气凌霄的战备大桥——而这桥,便是漳州人与母亲河联系的桥梁呀!
  • 老屋的故事
  • 老屋的故事,可以从粉墙黛瓦古风古韵的江南小镇。一直讲到欣欣向荣繁华无比的现代之都。每块石板儿都是一个故事,都是一个久远的故事,一个温情荡漾的故事,一个含蓄隽永的故事……
  • 肥爸胖妈瘦身记
  • 我家有肥爸,胸宽体胖“啤酒肚”。我家还有一胖妈,体态丰满赛“玉环”。后来,我从报纸上了解到:脂肪和胆固醇过多,容易得病。我开始为爸爸妈妈的健康担忧。就在这个时候,市政府向全市市民提出“全民总动员,办好省运会”的号召。村里掀起了健身热潮,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广场舞”的队伍中,越来越多的人晨起黄昏去云洞岩爬山。我们家怎么能落后于人呢?在我“三寸不烂之舌”的劝说下.爸爸妈妈终于肯实施我为他们俩制订的健康计划了。
  • 父亲的体育情结
  • 父亲是个农民,他很喜欢体育,虽然他很少运动。父亲晚婚,我懂事的时候,父亲已经三十多岁了。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允许农民自由创收,那时的父亲,很勤劳,加上正值年轻,算是经常锻炼吧,因此,父亲很高大,古铜色略带黝黑的皮肤,很结实。或许有这方面的身体条件,父亲很喜欢体育。闲暇的时候,父亲没有像其他农民那样,早早入睡。而是到隔壁的一个老师家,喝茶聊天,他们谈话的内容.更多的是体育,我在那时,第一次听到了“女排”这么一个新鲜的词汇。
  • “马拉松”圆了我的梦
  • 岁月如梭,一晃我已经58岁了。想当年在那青春似火的七十年代,出生在有着千年历史文化的美丽的海滨古城——漳州的我,十六七岁曾是漳州一中飒爽英姿的女民兵。还是班级的体育健将。那时。学校为了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才,还专门制定象征性跑到井冈山、韶山的长跑活动,每天操场跑20圈,各个班级组织竞赛,体育活动得到了全面发展。我参加了学校成功举办的漳州一中环城跑和漳州市首届环城跑,都名列前茅。
  • 我与健身
  • 我是属龙的,戊辰年出生,今年八十五岁。与老朋友相遇,他们常夸我像七十多岁的人。时光是不会倒流的,八十五就是八十五,这是客观存在,只是精神状态较好罢了。重要的是记住《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名言,常以此提醒自己注意健身。
  • “省运杯”有奖征文大赛成人组获奖名单
  • “省运杯”有奖征文大赛青少年组获奖名单
  • 与跑步结缘
  • 十多年前,我最大的烦恼是吃饱饭后肚子胀痛,上完课,蹲在厕所里,像挤牙膏一样地挤出体内垃圾。常常弄得满头大汗。腿酸脚麻,头晕目眩,从厕所出来要好长时间才能缓过神来。看医生,医生换了一大茬,药吃了一草框,还是时好时坏的。
  • 春天的自行车
  • 野公园里,春光正明媚。漳州老百姓把身上满蓄的精力交付给一辆黄色的双人座休闲自行车。把自己的心情完整地交付给一个公园。四条腿节奏一致地踩踏,保持着默契的方向,痛痛快快地出一身热汗,燃烧自己的卡路里,自由畅快愉悦地放逐自己的心灵,双轮在母亲河边奔跑。九龙江边的芦苇、竹林、菜地、野鸭子从眼前一一掠过,它们原本散乱.经过巧手梳理,有如出水芙蓉般清丽起来。
  • 夜空下的广场舞
  • 夜。悄无声息地来临。把灰暗而朦胧的网撒向大地,城里的广场是空气清新的免费舞厅,人人都可以是民间舞蹈家在这个舞台尽情展示。我也是个舞者,跳广场舞成了我写作之外的爱好。
  • 找回当年“泳”
  • 不知为何,一直以为凡事讲究个缘份,一切自有定数.命运通常会把你放置在你该处的位置或环境之中,即使已经走过可以称得上悠久的时光,缘份依然能够将你绕回你曾经呆过的地方。
  • 从一只篮球出发
  • 网上说CBA总决赛一票难求,票贩子趁机炒高票价。我看不懂篮球赛,甚至不知道一队有几名队员。看到球赛,总想到那个老得掉牙的笑话:多买几个球,一人分一个得了,抢得死去活来的干什么呀。全国人民要都像我,黄牛党就没辙了,变死牛了。足球篮球吵闹。拳击摔跤野蛮,跳水危险。体操像杂技,所有体育项目我都看个热闹而已,如果有看的话。得承认。我没有运动细胞。没有体育情结,能不动就不动。不动世界就停滞了吗?万籁俱静时,太阳依旧输送热能,风依旧流动。花瓣绽放,草茎萌生,竹子拔节,金鱼悄悄吐出一个泡。就算熟睡。一呼一吸间,细胞也没歇着,生长分裂死亡新生。生命不息。运动不止。
  • 夏天。我每日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骑上单车到临近的腾飞馆跑步。七点光景,背心短裤,一壶凉白开水。也就这么简单。清晨的腾飞馆台阶下的空地。总是人满为患。多半是上了年纪的奶奶们相约在跳舞,粉色绸带和纯白布鞋,合着音乐起拍;或者.在旁边会有几个老年人在打羽毛球;当然也有歇了的,三三两两站在一旁,摇着扇子,谈笑饮茶。
  • 快乐乒乓
  • 我的胸前挂着两枚制作考究、系着红黄相间缎带的银牌,摆好姿势,挺胸收腹,与脸上洋溢着欢乐喜庆笑容的领队、教练和三位队友一道,在刚刚举行完颁奖仪式的体育馆内,在镁光灯的闪烁中,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瞬间。
  • 我想奔跑在漳州新体育场的跑道上
  • 我1981年上的中学,那是一个充满阳光充满希望的年代。可是阳光的背后难免有阴影,我恰好被阴影笼罩住了,于是我青春的底色一下子灰了。我原来是“永远的第一名”,这下好了,我失去了在教室里安心学习课堂知识的基本条件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同学们噼噼啪啪地在“知识的海洋里”踢腾得满眼浪花。我郁闷、难受、愤怒,但没人出手拉我一把,我的老师们都懂行政伦理,他们只能假装没有看到我在浪花里挣扎。我只好自己想办法把自己托出水面。幸好学校的后面有一个田径场,幸好!
  • 健康体育伴我行
  • 我捂住眼睛,屏住呼吸,迈着沉重的步子。踏上了体重秤。虽说不敢看,但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让我将眼睛眯开了一条缝来。指针不断上移,我仿佛怀揣25只兔子——百爪挠心。“一定要减啊……”终于,在我的祈祷中,指针像玩累了的顽童,摇晃了几下,停了下来。我定晴一看——噢耶!轻了两公斤!其实。以前的我是这样的……
  • 美丽的漳州,我的家
  • 根本记不清自己十个月大的模样,倒是常常听姥姥念起,“妍啊,记得你来的那会,才那么点大,妈妈自己把你带的,一点儿也不膨皮(闽南语,意思是瘦,不长肉)。”我眨巴眨巴眼睛,“那么小的我怎么来的?”
  • 我与运动漳州同在
  • 睡梦中。我依稀听到窗外鸟儿的嬉闹声,一阵一阵地。钻进我的梦由……我慵懒地起身,推开窗户,丝丝微风吹拂着我的脸颊,慢慢地拉回我的神智。我倚在窗旁,看着眼前的世界,是那么地温暖,那么地生机勃勃。远处的人行道上。几抹运动着的身影掠过我的眼前,远去,远去,直到消失不见。小区的广场上,一群妇女愉悦地跳着保健操,舞着,舞着,是那么地动人。花间小道上,一对对的老年夫妇携手漫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走着,走着,不离不弃。在温暖的阳光下,他们的身影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光,是那么的美丽耀眼。
  • 温润如厮
  • 私以为,“温润”一词是一种极高的褒扬。被“温润”所形容之物事,不怒不争,温吞吞地,却天生自溢一种璞玉的光华来。
  • 活力四射的广场
  • 深蓝的天空中,星光点点。街角,路灯散发着柔和的橙光。夜幕下。一幅宁静而温馨的画面。微风吹来,给人以无比的清爽与快意。我和妈妈照常手牵着手,来到江滨公园散步。
  • 运动中的欢乐童年
  • “我运动,我快乐,我健康!”在我童年的成长过程中,运动伴随着我长大,成了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总是带给我无穷无尽的快乐体验,铸就了我健康的体魄,也陶冶了我积极向上的思想情操。
  • 情调漳州——一条穿城而过的河
  • 《情调漳州》栏目与漳州市旅游局联办。我们想做的,将为你打开一扇不在某一刻让你怦然心动的触摸漳州的新窗口。田园都市、生态风光、土楼古村落、老城堡旧关隘、名人往事、祖厝故居、庙宇宫观、山水桥栈、埠头港口、耕读渔樵、美味小吃……
  • 一江碧水映古州
  • 闲暇时,我喜欢到九龙江边散步,因为那是我们家乡漳州的母亲河。漫步在江滨公园瀛洲广场的木栈道上,向西眺望,近处是犹如长虹卧波的西洋坪大桥,远处是浑圆翠绿、厚实稳重的圆山;向东眺望,近处是桥墩好似展翼飞翔海鸥的新中山桥。远处北岸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南岸是梵音缭绕的丹霞山。清澈的江水在丽日蓝天下波光荡漾,欢快流畅,天上的白云、两岸的景观都倒映在水中。
  • 九龙江畔的郊野风情
  • 郊野公园初初落成时,就有同事告诉我,那边的场地开阔,风景十分优美。见多了公园的风景,公园对于我来说,在想像中都一样,无非就是一些花花草草组成的。于是,郊野公园,在我这样的思想里,有些乏善可陈,没有什么吸引力。
  • 郊野公园之美
  • “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早就听闻郊野公园有许多花,真正亲临时还是被那遍野弥漫的花儿给震撼了。它们不是一朵一朵地孤芳自赏,而是成片成片地雅集群欢:亦非挤挤挨挨地争夺阳光雨露.而是从从容容地相互扶持、相互映衬。它们洋洋洒洒地铺在绿道旁、铺至丛林里、铺到水岸边,铺向已知未知的领域,把大地铺得花团锦簇,活色生香。
  • 九十九湾印象
  • 对“九十九湾”的印象,缘于一次造访。记得那是一九九一年的事,那年我走读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漳州分校),一天,跟漳州知名书画家黄昌老师骑着单车,一路风尘来到湘桥,黄老师带我来到一位年纪比我稍大点的年轻人家中,主人好客,煮水品茗。茶的清香与画的墨香,叠加起来。香飘满屋.几句寒暄之后。得到年轻人的允许后,我参观了他这个即是家又是画室的居室,满屋的花鸟,顿时让我的流连其中。年轻人叫王义忠,是著名大写意画家黄稷堂的关门弟子,由此,一来二往便与湘桥结下不解之缘。
  • 余音
  • 阳光透过稀疏的枝叶像过筛一样在地面留下树影斑驳。尘封的戏台再次开启,那段美丽悠远的芗剧,一唱便是几千几百个花季雨季。记忆中,每当有戏班来时,爷爷总爱抱上年幼的我前去观看。芗剧的戏台虽然简陋但却满是古色古香,不用反绒红缎的大幕,只需几张镂花的木桌木椅也不乏一股韵味。
  • 府埕老街
  • 在烟雨蒙蒙的三月,茶余饭后到漳州历史街区走走逛逛是个不错的选择。走进府埕老街,仿佛穿越时空的隧道,欣赏独具特色的闽南古建筑,感受深邃厚重的明清古韵。
  • 凝固的岁月
  • 用指尖轻触那泛黄的岁月,百年的书页缓缓翻动,我似乎嗅到了千年岁月散发出的温和厚重气息。行走在漳州城里,这座历史悠久的老城会让人感觉到来自历史的沉稳沧桑。
  • 古榕不知日月长
  • 我知道,打我来到这世间开始,从我在这里落地生根开始,就和这片土地有了关联,就和这座城市有了关联:这座城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与我有关。就像,每一只飞过的小鸟,都和这片天空有关。——题记.
  • 蕉园乡情
  • 再次来到林语堂纪念馆。午后无阳清凉,增添行览乐趣。想起林语堂先生曾说道“我经常思念起自己儿时常去的河边,听河水流荡的声音,仰望高山,看山顶云彩的变幻。”又满怀欣喜开始探历。
  • 爱,零落在云水间
  • 如果有那么一天,当土楼的孩童再次将古老的歌谣唱起,如果水车不再转动,如果百年老榕再一次将流散的阳光遮蔽。如果木桥底的清水溪再次漫过脚踝,你是否还会记得那个坐落在漳州西北的宁静的小村庄。记起那零落满爱与思愁的水烟中的故乡?
  • 淌过心间的那条河——九龙江
  • 小时候住在奶奶家里,出了门便是一条大河,但那时我并不知道那条河的名字。奶奶家的阳台正对着那条大河,我只是很喜欢一得闲就在那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那条河罢了。我会站在那儿很久很久,竖起耳朵努力想听清听那哗哗的水响。像是有人在说话。日复一日,我看着大河潮起潮落,卷起泥沙又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哗哗哗——”
  • 老街里的时光
  • 邻近中山公园。由台湾路、香港路、澎湖路、北京路等交错而成了一片老街区。在这里,或走或停皆是一番时光。清晨.白天的喧嚣与热闹还未开始。夜的气息还未褪尽,空气迷离,老街安静得让人有些感动。这时.它久经洗练的沉稳与安详被还原到了极致。人行其中。甚感疑惑,老街是以怎样的淡定与从容才将之拥有?
  • 《键身一扇》
  • 《争上游》
  • [卷首语]
    省运会来了(陈燕松)
    [热点关注]
    漳州将为全省人民呈上一届成功精彩的省运会(朱亚圣)
    圆山之圆(谢华章)
    漳州,一个属于春天的词(于燕青)
    最美不过开发区——爱她,就带她到漳州开发区吧!(郑进福)
    [厝边]
    不屈的头颅(何葆国)
    生命的长度——记漳浦黄志坚等人参加了几届国际马拉松比赛
    陈忠和是我的“哥们”(胡小卫)
    [大家讲坛]
    散步(青禾)
    体育一忆(杨西北)
    一个人的广场舞(苏水梅)
    我和运动有个约定(陈秋霞)
    舞动的春天(汤绍芬)
    人是闲死的(陈阿乐)
    九龙风(周奕辛)
    老屋的故事(林书亭)
    肥爸胖妈瘦身记(蔡炜鑫)
    [人生百态]
    父亲的体育情结(洪井发)
    “马拉松”圆了我的梦(杨丽珍)
    我与健身
    “省运杯”有奖征文大赛成人组获奖名单
    “省运杯”有奖征文大赛青少年组获奖名单
    与跑步结缘(陈海英)
    春天的自行车(叶子)
    夜空下的广场舞(李淑菲)
    找回当年“泳”(徐洁)
    从一只篮球出发(文卿)
    (庄翔)
    快乐乒乓(于勇)
    我想奔跑在漳州新体育场的跑道上(达明)
    健康体育伴我行(梅宇)
    美丽的漳州,我的家(沈幸妍)
    我与运动漳州同在(严雅茹)
    温润如厮(卢芬芳)
    活力四射的广场(梁锌锐)
    运动中的欢乐童年(赖偲)
    [情调漳州]
    情调漳州——一条穿城而过的河(朱向青)
    一江碧水映古州(许初鸣)
    九龙江畔的郊野风情(江惠春)
    郊野公园之美(杨燕妹)
    九十九湾印象(康永远)
    余音(蒋小冰)
    府埕老街(朱德宝)
    凝固的岁月(韩吴汐)
    [东岸西岸]
    古榕不知日月长(吴东元)
    蕉园乡情(周琳)
    爱,零落在云水间(黄傲寒)
    淌过心间的那条河——九龙江(苏婧)
    老街里的时光(许世虹)

    《键身一扇》(林俊峨)
    《争上游》(林良海)
    《闽南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