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上海文化》 > 2013年第01期
  • 城市小说的异数关于《繁花》
  • 如果非要说《繁花》是一部城市小说,那它也是这类小说的异数。现代以城市为对象的小说写作者,大部分采取冷静的旁观姿态,凭借冰冷的理智和残酷的想象,把城市变成孤独的代名词,寂寞的名利场,是残酷的丛林法则设定的固定场域,异化的恶之花遍地开放。在这个意义上,现代城市小说的作者在作品里是一个城市的陌生客,尽管他可能居住在某座现实的城市之中。
  • 拥抱在用言语所能照明的世界 读金宇澄《繁花》
  • 《繁花》不是一部方言地域小说,进而,它也不在当代小说现有的诸趣味之中。《繁花》是一个意外,在生活中,恰恰是那些意外时刻让习以为常的生活忽然变得虚假,迫使人们重新审视生活和自身,同样,《繁花》也让我们习以为常的当代小说和当代小说评论都变得面目可疑,阅读完《繁花》的感受像置身于某种美学习惯的边缘,会有某种晕眩,失焦,
  • 文学的挽歌
  • 我因为读了点鲁迅的书,对当代文学,总忘不了尝试用鲁迅的标准衡量一下,用鲁迅的眼光打量一番。评论界前辈程德培老师开玩笑说,你的评论不好玩,要么开头引鲁迅,要么结尾引鲁迅,总是鲁迅,“吃大弗消”。这种写法好不好玩我不知道,但积习难改,只好对德培老师以及有同感的朋友们道一声惭愧了。前几天遇见陈村。他说你这样写我倒没意见,
  • 文学的造反
  • 在这个旺盛而又逼仄的时代.莫言最吸引我的是那种文本的内在逍遥。我时常会联想并思怀历史和现实中的子不语.以及怪力乱神。面对面的长篇访谈,有过两次。此系第二次,时在2009年,从《蛙》所涉及的生命、政策和赎罪说起,兼及更广的文学现场。后来,我因事延宕,继而补充阅读和重读(尤其是早期小说和随笔),添了几个问题。次年11月,经莫言先生修订,文本最终完成。稍后,很小的一部分曾刊出。
  • 从《小二黑结婚》看阿Q革命
  • 阿Q革命“并不是一个新鲜的问题”①。但是,不新鲜未必就是过时、陈腐,反而可能提醒我们此一话题原来如此本源,如此重要,以至于我们不得不时时反顾,一说再说,就像真正的哲学、文学命题决不会新鲜,一定被人们乐此不疲地说了上千年一样。不过,
  • 普通的生活失败的诗歌
  • 在迷途上他偶尔碰见一个偶像.于是变成他的膜拜者的模样——穆旦《自己》我是在你们心中生长和培育,我的形象可以任由你们塑造。——穆旦《神的变形》这是人的声音:“哦,教给我们摆脱这疯狂。”——奥登《诗解释》
  • 隔渊望着人们论陆忆敏
  • 80年代中后期兴起的第三代诗歌运动,被欧阳江河称为“一场语言的天花”,这场运动执迷于语言形式的探索,专注于从语言内部进行破坏,以在语言内部生成的暴力反抗着暴力的时代。张枣在《朝向语言风景的危险旅行》一文,把第三代诗人对语言的疯狂着迷归结为“对语言本体的沉浸”,目的是要成就当代汉语诗歌的形式现代性,
  • 再为小说一辩①
  • 最近,在英国出版协会成立一百周年的纪念会上,乔治·斯坦纳教授的发言值得我们关注,他说:“我们的小说正让我们疲惫不堪……风格的兴起,风格的衰落,史诗,韵文史诗,庄严的韵文悲剧。它们盛极一时,却最终沦为明日黄花。人们依旧会继续创作小说,
  • 启示的假想或寓言片段①
  • 一个美丽的夏夜,最初的人试着沉思哲学,陷入一场深沉美妙的遐思。不由自主的热情有时会将灵魂引至居所^②以外,使它拥抱整个世界。最初的人在这热情的引领下,大胆地放任思绪攀升至自然的神殿,深入到人类智慧所能触及的远方。
  • 我所认识的约翰·纳什
  •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数学教授约翰·纳什是当今最著名的几个疯子之一.他疯狂离奇的经历被改编成电影《美丽心灵》后,在世界各地广为传诵。约翰·纳什共入过两次精神病院,1959年在波士顿附近的麦克林医院(McLean Hospital),1961年在普林斯顿附近的特伦顿精神病院(Trenton Psychiatric Hospital)。两次入院之间他异想天开地从麻省理工辞,
  • 迷失在城市意象中读凯文·林奇的《城市意象》
  • 在《城市意象》一书里,凯文·林奇以宏大的视野,剖析了在城市的建设中。营造城市意象的重要性与可变性。而且,最为珍贵的是,林奇是在五十年前(1960年首版)提出这些观点的。五十年后的人们,仿佛已经经过了时代建设的大潮流。在都市里享受着现成,
  • 致命的深度
  • 在新近出版的《反动的修辞》(The Rhetoric of Reaction)里,德裔学者阿尔伯特·赫希曼(Albert O.Hirschman)给出了一对颇有意思的命题:一条来自沃维格纳的前浪漫主义宣言(“伟大思想来自人们的心灵”),另一条则来自法国作家瓦莱里(“我们最重要的思想是那些与我们的感觉相悖的思想”)。赫希曼引述尼尔斯·波尔的分类,
  • 寓言之灯论威廉·邓巴尔的《金盾》①
  • 世上的万物于我们 都如书本、图画或镜子;我们的生.我们的死 我们的处境。我们的出路都被忠实记载。——Alain de Lille(1120—1202)
  • 《庄子·天下篇》讲记
  • 《天下篇》是理解先秦学术史必不可少的文献,也是理解中华学术的枢纽之一,其中内容环环相扣,逻辑非常严密。阅读这篇文献,要完全恢复到先秦的时代。全文分为两大段,第一段是总纲,第二段阐发六家。总纲又分为三节,一、总冒。二、社会各阶层心性分析。三、六经、道儒和百家。
  • 摄影人就是一个影像愉窃者
  • 吴亮:又见面了,我们还是从你的《苏州河》说起,上个世纪末,你反复给苏州河拍照片.拍了几万张,先说说这事。陆元敏:好像这个也反复说了好几次,没什么新东西了——主要还是工作关系.从宝山文化馆调到普陀文化馆,当时我住襄阳南路,每天上班都骑个自行车从徐汇区到普陀区,
  • 观念就是偏见,摄影就是沙里淘金
  • 吴亮:你现在已应答自如了,是不是常常接受采访的结果?周明:那不是,我是吃开口饭的呀,教师嘛……其实一开始,我1984年进入教师这个行当真的很痛苦,就觉得开口很不适应,从小到大我都喜欢安静,不太善于表达,
  • 《上海文化》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