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上海文化》 > 2016年第01期
  • 颜歌的秘密
  • 1 我读颜歌有关平乐镇的小说和散文,时常会想到张怡微写日本女演员树木希林的一段文字,“树木希林不希望大家为她难过,因为让人难过实在太容易了。她选择让大家又大笑又难过,以至于发现自己有更好的能力去发现生活中类似的瞬间”。
  • 薄弱的幻觉——城市文学观察笔记之一
  • 生活的戏剧化是不健康的,张爱玲说生长在都市文化中的人,总是先看见海的图画,再看见海;先读到爱情小说,后知道爱。这是文学加之于城市生活的表现,但城市与文学的互为因果的关系中始终是双重运动,城市生活加之于文学跟文学加之于城市生活一样绵长。文学既是历史和生活的符号,也是历史和生活的反抗。
  • 读王璞记
  • 一 作为读了几十年小说的文学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也会有诸多小小怪异习惯。比如无意间读到一篇好小说,我会把这个作家的所有作品都找拢来一齐读完.哪怕有些作品并不尽如人意,也一点不影响这个作家在我心中的地位。相反,如果第一次读到的作品不好,那么即便这个作家名声再大,我也会下意识敬而远之,固执地认为他不行,无法说服自己去做进一步了解。
  • 关于《人类学》的私人笔记与摹仿文本
  • 一 私人笔记:穿行 和一部小说的关系从未如此紧张:发烧时迅速而密集地从中膛过 VS.清醒时调整距离且聚且散,调动自己的记忆多痛苦,然而它拉着你,不得不一同进入。这是一个致密的大盒子,用它的体量和密度进入当代,不让我们回避自己,令人难堪。它就是这么野蛮而真实。遍大地采得一茎草来 文殊菩萨令善财童子:尽大地取一株草药来。
  • 新生证实,有情有功——读张新颖《沈从文的后半生》
  • 刘震云小说《一句顶一万句》中,有一位私塾先生老汪,人已至中年,却仍受生活与思念熬煎之苦,“教学之余,有一个癖好,每个月两次,阴历十五和阴历三十,中午时分,爱一个人四处乱走。拽开大步,一路走去,见人也不打招呼”。喜欢“乱走”的老汪还喜欢默写司马相如的《长门赋》,尤其里面那句“日黄昏而望绝兮,怅独托于空堂”①。
  • 上海地理注疏(一)
  • 一次回访 多伦美术馆 那年在郊区旅馆的地下室餐厅吃早饭时,我读完了一部小说的最后几页。它是一本深灰色封面、镶着半公分黄色装饰边的口袋书。小说的尾声波澜不惊,没有连贯的对话,画面也毫无焦点,一切都乘着一股平淡无奇的自然力流向大街,男主人公的自画像被难以辨认地凝固在由公交车站和旋转栏栅门围起的嘈杂街景之中。
  • 黑暗中的女人们——索福克勒斯肃剧中的女人类型
  • 希腊的明朗 如果我们相信尼采的话,古希腊肃剧的一次重大转变与歌队有关。在欧里庇得斯以前,歌队犹如一面活的墙,将神话世界与现实冲击隔绝开来,肃剧的人纯粹受困于人神矛盾,为分享至善和至美,犯下渎神的罪,受惩,受尽苦难,也成就某种高贵的德性。埃斯库罗斯的普罗米修斯。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①
  • 向艾略特学习
  • 我们会长大成熟得不再把大多数诗当成一回事.并活得比它们长久,如同我们会长大成熟得超越大多数人类激情,并活得比它们长久:但丁的《神曲》是那样一些诗之一,我们只能希望在生命终点朝着它长大成熟。——T.S.艾略特 在我开始朝着T.S.艾略特长大成熟时,我已来到自己人生的中途,但不用说,这个故事更早就开始了。作为德里一家天主教寄宿学校的学生.我被艾略特的异样性和他所代表的一切吓倒了。
  • 伍尔夫的黑暗:拥抱那不可言说
  • “未来是黑暗的,我认为这就是它最好的归宿。”伍尔夫在她1915年1月18日的日记中写道,当时她差不多三十三岁,而第一次世界大战正演变成一场空前规模的灾难性大屠杀,且将持续数年。比利时已经沦陷,欧洲大陆处于战争状态,许多欧洲国家正在侵略世界其他地方,巴拿马运河刚刚开通,美国经济陷入窘境。两万九千人在意大利的一场地震中丧生,齐柏林飞艇正准备袭击大雅茅斯(Great Yarmouth,英国东海岸城市),空袭平民的时代即将开始,而德国在数星期后的西部前线首次使用了毒气。
  • 索多玛的学者
  • 1 这是在1972年,我可以看见V.S.奈保尔漫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唔,他偶尔在漫步,只是偶尔,他走在去聚会或约会的路上时,他的步子就快了,眼睛只盯着他要看的东西,以便在赶往目的地的路上尽量少些干扰。不管是到私人住宅还是到经常光顾的饭馆或咖啡馆去,既然是同意和他见面的许多人都挑选了公共场所.好像他们被这个怪怪的英国人吓着了似的,或是被这位《米格尔街》和《比斯瓦斯先生的房子》的作者弄得不知所措似的,当他们见到他本人时,他们心想:噢,我没想到是这个样子的,或者:这不是我想象的那个人,或者:没人跟我说过。
  • 黎明的时候《圣经》二题
  • 书写与救赎,或约翰福音第八章 耶稣往橄榄山去。黎明的时候,他又到圣殿去,众人都来到他那里,他就坐下教导他们。经学家和法利赛人带了一个行淫时被抓到的妇人来,叫她站在中间,就对耶稣说:“先生,这妇人是正在犯奸淫的时候被抓到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怎样说呢?”他们说这话是要试探耶稣,要找把柄来控告他。
  • 尤涅斯库《椅子》评述
  • 2013年9月17日,上海戏剧学院的一位学生,从日本参加戏剧节回来,他在那里参演了尤涅斯库的《秃头歌女》,深有触动。回来后着手阅读同一作者的剧本,对《椅子》很感兴趣,而其中的某些意象,却似一层雾蒙在眼前,找不到它们的关联和意义。于是来信提问,并附上中译本网址。我在学生时代浏览过荒诞派戏剧,有一些零星印象,但没有读《椅子》。
  • 孔教与理财——陈焕章小论
  • 最初知道陈焕章的名字,是在1974年,正值“批林批孔”紧锣密鼓上演之时。当时有一本小册子,题为《五四以来反动派、地主资产阶级学者尊孔复古言论辑录》(副题是“附:苏修以及美、日帝国主义分子有关孔子的反动言论”),发行全国各地,供所谓学习批判之用。黑名单中名列第一的便是陈焕章。介绍文字为:“清末进士,孔教会会长,民国后曾任总统府顾问、国会议员、孔教大学校长。
  • 我不知道谁比柏拉图说得更好
  • 黄德海:从我们七八年前认识开始,陆续看到你翻译和写作的《俄耳甫斯教辑语》、《俄耳甫斯教祷歌》,赫西俄德《神谱笺释》、《劳作与时日笺释》,卢梭《文学与道德杂篇》、《致博蒙书》等,觉得你的主要精力在西方古典学问。但很多次交谈让我意识到,你在倾心古典学问之前,应该有一段很长的精神成长期,这个时期更多是关注文学的。
  • 《上海文化》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