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上海文化》 > 2011年第05期
  • 匮乏时代的证词 读阿城
  • 自1984年《棋王》出版,已过了近三十年,阿城形成的催眠场,至今魅力不减。这未曾衰歇的魅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阿城,难描难画。
  • 探查“潜结构”:三个红色文本的精神分析
  • 对于“革命文本”的精神分析,本身有似于一种“解构主义阅读”。这样的例子也如欧美学者经常做的那样,比如对“革命者”的道德状况与个体动机进行探查,结果表明某些政治人物的极端个性与政治作为,实则是出自一些无法言喻的隐秘的无意识的驱力。这方面的例子有美国人威廉·布兰察德著的《革命道德——关于革命者的精神分析》一书(中央编译出版社2004年版);还有的干脆更绝,是对大量文学作品中的情节与人物描写进行无意识结构的分析,
  • 如何叙述新中国的历史 《共和国往事》与《生死疲劳》对读
  • 一小说如何面对共和国的历史 建国已六十多年波澜壮阔,共和国历尽千辛万苦,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关于这段历史的叙述有官史以及官方文件,比如《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各个阶段以及诸多重大问题均有定位与说法。这段历史不可避免地进入小说。当小说面对这段历史时,应该如何叙述?存在很多种可能性。小说对这段历史叙述的最终风貌与很多问题有关,关键之处大体有三:一、作者对这段历史的理解,二、官方的理解,三、载体小说本身观念的变化。
  • 何谓知识分子 从萨义德的《知识分子论》到中国作家王蒙的《青狐》
  • 萨义德(Edward W.Said)在《知识分子论》中认为:“知识分子的代表是在行动本身,依赖的是一种意识,一种怀疑、投注、不断献身于理性探究和道德判断的意识;而这使得个人被记录在案并无所遁形。知道如何善用语言,知道何时以语言介入,是知识分子行动的两个必要特色。”中国作家王蒙自言在其作品《青狐》中,可以“看到历史转折、
  • 1957·信与服·形而下
  • 许子东:王蒙在少先队的年龄就参加了共产党。 王蒙:是,我是十四岁,还差五天不满十四岁。十一岁的时候,我自个儿和地下党建立了固定的联系。当时在平民中学,现在的四十一中,因为参加演讲比赛获得了名次,变成了全校很多人认识的一个小孩。那时候我们学校有个垒球明星,叫何平。他就过来:“小王蒙,最近干什么呢,读什么书呢?”我说我读什么什么书,然后给自个儿来了一句——这可真叫玩悬了——我说我现在思想左倾。
  • 关于布罗茨基的笔记
  • 布罗茨基是作为一个扶壁出现的,是许多诗人同行的一个参照点。正是这个人的工作和生活经常提醒我们:尽管如今一再被我们谈论或写到,等级制度确实存在。这个等级制度并不能通过三段论的方法推演出来,也不能通过讨论得以解决。相反,我们每天的生活和写作还会使它不断更新,它通常关系到以下对立的因素:美与丑,真与假,仁慈与残酷.自由与专制。总之,等级制度对那些身在高层的人报以敬意,对那些身份卑微的人并非冷眼相看,而是嗤之以鼻。
  • 反对不能理解的诗歌
  • 经过长期致力于沉思与写作的生活之后,我一直在想,对我来说。什么是我思考的核心。我信奉罗马天主教,十五岁时,我在生物课上第一次听到所谓的科学世界观,这使我得出了完全相同的结论。确实,如今我们听说真理已经划分成了两个领域。宗教的真理与科学的真理,它们毫无共同之处。然而,在我们这个科技文明的时代里,宗教的想象力遭到了冷酷地侵蚀。那些参加宗教仪式的人,无论信仰什么宗教,也无论是否承认,他们都很难维持自己的信仰了。而那些接受洗礼的人相信的东西已与他们的祖先迥异。
  • 米沃什的现世与千禧年
  • 1911年生于立陶宛,切斯拉夫·米沃什是我们现世代的诗人,不仅因为他几乎与这个世纪同龄,而且因为“这个世纪”这个词不断出现在他所有的作品中。一个年代又一个年代,他生活的故事及其时代的故事保持着同步。20年代,他在维尔纽斯和巴黎求学。30年代,波兰先锋文学的一名成员。40年代,卷入波兰抵抗运动,目睹了华沙犹太区的毁灭以及纳粹在起义下的溃败,随后被委派到位于华盛顿的人民共和国的大使馆。
  • 历史重返与语境回归 先锋动画概念辨析
  • 尽管我们对于先锋动画的百年历史并不陌生,但对于作为艺术概念的“先锋动画”的认识却似是而非,模棱两可。这是由于先锋动画研究尚未形成体系,国内学者普遍参考先锋绘画或先锋电影历史的章节片段,用“实验性”、“抽象性”、“现代性”等因素对先锋动画概念进行拼凑。因此,难免在认识中有断章取义、以偏概全的情况发生——在不少国内研究者对“先锋动画”的模糊认识里,它就是“实验动画”、“抽象动画”、
  • 新摇滚路上的长征 痛仰乐队及当代摇滚乐的温情化转向
  • 1969年8月15日至17日,美国纽约州Bethel小镇的“伍斯托克”音乐节,对所有热爱摇滚的年轻人来说,至今还是一个不可复制的神话。这场发生在战乱年代的摇滚盛宴、嬉皮士狂欢,仿佛一次急速奔跑中的突然窒息,又像是一支昂扬的进行曲中忽然出现的一个极不和谐的慵懒音符,给了那个饱受战争创伤的年代一次短暂的喘息机会,成为革命年代的一个美丽注脚。四十万来自美国各地的“垮掉的一代”,在那三天三夜的狂欢中,
  • 你什么也没看见,你必须看见一切 赫拉巴尔《我曾侍候过英国国王》讲述的故事
  • 赫拉巴尔(Bohumil Hrabal,1914—1997)是谁?有人说他是哈谢克第二。这也难怪,因为《好兵帅克》太脍炙人口了。但赫拉巴尔显然不是任何人的翻版。事实上,不仅他的幽默、调侃绝不逊于哈谢克,他的无与伦比的艺术天才恐怕也非等闲之辈可以得之万一。
  • 读维吉尔偶得
  • 维吉尔有一段诗文.似乎说明了民族与民族之间或者人与人之间的自然差异:“Excudent alii spirantia mollius oera, credo equiclem, vivos ducent de marmore voltus , orabunt causas roelius , coelique meatus clescribent radio, et surgentia siclera dicent : tu regere imperio populos, Romaae, memento; hoe tibi erunt artes; poeisque imponere rnorem, parcere subiectis , et debellare superbos.”
  • 个体与共同体 尼采《快乐的科学》选读
  • 前言 尼采是现代作家中的明星。这部分源于他的思想深度,部分则源于他的写作风格。声称《快乐的科学》在尼采庞大的著作丛中占有某个特殊地位,并不会对我们的分析带来多少实质性的好处。因为,我们无法判断哪一部是他最重要、最深刻、最广为人知或最具原创性的著作。事实上,这些判断除了表达个人的偏好,都与思想的事实无关。
  • 《五灯会元》讲记:德山宣鉴
  • 鼎州德山宣鉴禅师,简州周氏子。 德山宣鉴(782—865),是龙潭崇信弟子,来自石头希迁(一说马祖道一)法系。此文来自《五灯会元》卷七。鼎州是宋代的称呼,唐代称为朗州,治所在今湖南常德。简州,在今四川简阳市一带。德山事迹,亦见《祖堂集》卷五、《景德传灯录》卷十五、《宋高僧传》卷十二。
  • 迟早会有这一天
  • 吴亮:在《多余的素材》中你描述过这样的场景——70年代初,你骑一部自行车在上海冷冷清清的马路到处乱窜,其中你几次提到了一条叫新康里的弄堂,在淮海中路常熟路一带。
  • 我希望有一个梦想,但是没有
  • 吴亮:你工作室里面那个用霓虹灯管做的“山水——纪念黄宾虹”,就是我最早在美术馆双年展看到的那一件吧,当天现场很嘈杂,听不到音乐,今天第二次看到它,感觉又不同,空间不一样了,一件作品的两次出现。我刚刚还发现了一幅你学生时代的自画像.我待会儿要把它拍下来……这自画像是哪一年画的,还记得吗?
  • 《上海文化》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