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上海文化》 > 2012年第01期
  • 旁观者的道德——哈金《南京安魂曲》
  • 哈金的这本新小说,更适当的书名应该是《明妮·魏特林》,它无意中讲述了一个典型的美国故事,即天真的美国人如何在异乡的尘世邪恶面前一点点被毁掉,但和亨利·詹姆斯笔下的黛西·米勒不同,明妮·魏特林在进入我们视野之时.已经是一个老人。一个绝对天真的老人,如何在这份天真的鼓舞下奋勇斗争,成就巨大的业绩.又如何困扰于这份天真的失去,并选择最极端的方式来抗争,和黛西·米勒席卷我们的哀婉不同。明妮·魏特林的故事里面有一种极其辉煌的东西在吸引我们,偶尔有些瞬间。它让我们想起麦尔维尔笔下的亚哈船长。哈金原本有可能完成一部足以进入美国文学史的小说。明妮·魏特林原本有机会和黛西·米勒,和亚哈船长并肩站立,成为美国精神的一部分。
  • 无力的完美叙事——贾平凹的《古炉》
  • 《古炉》写的是毗邻中山的一个被称为古炉的小村子,历代烧瓷。村子里有朱、夜两大姓,另有许多杂姓。跟任何有人的地方一样,村子里演绎着爱恨情仇,不过因为法律、习俗和秩序的力量,趋于极端的行动力量大多被约束在合理的范围内,也使村庄持续着较为平和的日常,虽然并非如乡村乌托邦者想象得那么完美。然而文革来了,先是缓慢.后是激越,约束的力量渐被摧毁,破坏的力量渐强,人心里潜藏的各类怪兽被唤醒,龙蛇起陆,天翻地覆,以朱、夜两姓的争斗为主,怨和恨在无序里被放大,终于演为武斗,窑场被毁,古炉村遂成一片废墟。
  • 用于拒绝的反省——安妮宝贝《春宴》
  • 因出版勃兴和无序竞争导致的粗鄙化和重口味。早就重创现代人本以式微的品质鉴别能力,优秀小说所应具备的分寸,火候,含混,大都被以市场为旨归的当前写作者迅疾地扔进了历史垃圾箱。为了尽快确立自己在读者中的明朗形象.写作者更加关注的.不是小说的寸心得失。而是自我的特定姿态。姿态展示回避了因无数小说高手实验而累积的写作难度,薄化了因世界的复杂相应而生的厚度,只用重复的方式确立一个可供辨识的符号。安妮宝贝的《春宴》,是一本展示反省姿态的小说。
  • 谁的失败——格非《春尽江南》
  • 三部曲的写作,一直是中国小说家的心结。在《春尽江南》出版之际,格非就说。“所谓三部曲,多年来像须臾不离的恋人一般地缠着我。现在我终于摆脱了她的温柔和暴力”。格非有一种解脱感,因为所谓三部曲的计划,其实只是多年前的想法,是一种在当时的文学环境中对连续和完整性的自然追求,然而到了新世纪,文学市场大变,《兄弟》没写完都可以先出一个上册,而《哈利·波特》可以慢慢悠悠出到第七部,更有小说家宛如投放集束炸弹般一下子砸出十卷本四百五十万字的巨著。在这样的乱局中.三部曲这个计划本身已经失去了往Et的意义,但对作家来讲,一个画了三分之二的圆,自有它心理学上的温柔和暴力,要胁迫作家把它画完。
  • 此心安处是吾乡——丁伯刚小说研究
  • 丁伯刚的小说中,总是盘绕着啃噬生命为生的虚弱症:它消耗、磨损生命,直到生命逝去。可生命的本质就是流逝,本不必任何东西来消耗、磨损——而称为“消耗”和“磨损”的,也许更应该确切地称为“遮蔽”了生命本真的虚假的价值观,它是导致虚弱症的病因,它让生命彻底“贫乏”并始终处于焦虑中;它甚至让生命无法体验先天的快乐和幸福,比如亲情。它连亲情也不放过——这至少应该相濡以沫、乐而忘忧的幸福,或者是最后的温暖安详的休憩处。它让贫乏的更加“贫乏”,无法容忍一点精神和一tl,灵上的享乐。它还让亲情成为最后的战场,亲人在此“搏斗”却是为了寻找安慰和疗治,宛如饮鸩止渴。它让生命如此孤零和虚寒,只和最不真实的东西相伴。
  • 六六作品的叙事伦理与价值悖论
  • 2010年第4期的《收获》上,刊出了六六的长篇新作《心术》,这篇作品聚焦当下中国社会的医患矛盾,不仅延续了令作者声名大噪的《蜗居》中对社会“热点”问题的关注,“和谐”而“光明”的主题导向,还使其传播方式由流行文化领域延伸至主流渠道。各地医院纷纷将《心术》作为思想教育素材,由此促发广泛的社会讨论;由六六本人改编的同名电视剧也备受瞩目;与此相应的,是批评的沉默。事实上,六六以往的作品所引发的.也基本都是文学之外的热议与纷争。在文学日益边缘化的今天,六六的写作及其社会效应无疑构成了一种特例,用“商业性”来对之进行概括未免失于简单。而批评的缺席又导致重重误读,其作品中经由叙事传导出的价值观及其悖论,特别值得探究。
  • 我的视力被默默改变——读王炜的诗
  • 我把一块黏土,放在山上。一个黑乎乎的立方体。具有十四世纪文艺复兴的品格(那时,形状开始由人所制定)我在它上面种上青草。码在这座小山上一处平缓向阳的坡地。
  • 稚子之见(鉴)——或,日常生活的“隐微阅读”
  • 引言 在澳大利亚这些年,在各种学术性交流场合我陆续做过一些讲座。最初的几次演讲之后,我开始意识到,在英语学术界的这些交流场合,当别人提问发言或会后聊天时对你说——“it’s really interesting”(讲座很有意思),它其实仅仅是一个“礼貌”。“interesting”的“实际意思”乃是——“boring”(无聊)。而只有理解了这层“礼貌”之后,你才算是真正“融入”了英语学术界的氛围。在日常生活中,一个小孩子学会了语言,却仍并未成为共同体的一员;而只有当他看到“皇帝的新衣”不会再叫出“那个老头其实什么也没穿阿”时,他才真正变成共同体一员。
  • 事关未来正义的正义--从蔡翔新著《革命/叙述》而来
  • 一何为正义? 《上海文化》杂志2010年第1期刊登了蔡翔的一篇文章,主标题为《事关未来的正义》。同年8月,蔡翔的专著《革命/叙述:中国社会主义文学一文化想象(1949—1966))(以下简称《革命,叙述》)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事关未来的正义》一文,即《革命/叙述》一书的导论部分,我非常喜欢文章发表时的这个标题,因而也常常在捧读《革命/叙述》一书时,为其不曾出现在该书导论部分的标题位置而感到小小遗憾。
  • 空间公共领域与时间公共领域--论潜在写作
  • “潜在写作”这一概念从提出到今天,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提出阶段、争论阶段、刘志荣《潜在写作1949--1976)》出版阶段。“潜在写作”这一概念由陈思和在1998年提出,其后诸多学者比如刘志荣、何向阳等纷纷加入这一研究领域。并写出扎实的研究论文。之后“潜在写作”这一思路融人具体的文学史写作之中,陈思和主编的《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与以往文学史风貌迥异,该书在1999年出版后,曾引起较大争论,学者们围绕着“潜在写作”等问题展开过广泛地讨论。本文拟梳理“潜在写作”发展的三个阶段.并略作分析、评论。’
  • 城市的死亡隐喻——巴黎公墓的故事
  • 镜像内外的巴黎 1850年至1885年,巴黎城好似一位被硬生生撩开黑纱、套上现代洋装的中世纪妇人。林荫大道打穿了昔日密集的工人阶级区,将古老的市区拦腰切开。膨胀的房地产市场与气派的百货公司,精确地分隔开居住、休闲与工作空间,塑造了中产阶级的生活想象。
  • 四首自然诗
  • 第一节 威廉·柯林斯,《夜颂》 在这最后一章,我要考察一些英语自然诗,以之作为仔细的批评分析进一步的实践。这些诗的选择,没有特别的理由,它们之间没有明显的联系,而且,就它们所有都是关于自然的事实而言,没有特殊的意义。它们只是提供仔细分析的方便文本。
  • 一个诗人的分身术——读特朗斯特罗姆
  • 于坚说,瑞典是咸的,因为她泡在海里。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是这么说的:“十二月。瑞典是一艘被拖起的/破旧的船。它的桅杆/斜向黄昏的天空”(《尾声》,李笠译);“十二月。瑞典是一艘搁浅的/解去索具的船。对着薄暮的天空/它的桅杆锋利”(董继平译)。
  • 在暴力的旋风中写作——库切的《铁器时代》
  • 《铁器时代》(Age of Iron)出版于1990年,在库切迄今出版的十四部小说中,这是正面描写南非种族隔离冲突的一部作品,也是他艺术上紧张探索、风格日显精锐、创作力旺盛时期的产物。
  • 《五灯会元》讲记:岩头奯
  • 鄂州岩头全奯禅师,泉州柯氏子。 鄂州位于今湖北东部,岩头是鄂州的地名。岩头全赢(828—887),赢音hub,福建泉州人。本文见《五灯会元》卷七,岩头事迹亦见《祖堂集》卷七、《景德传灯录》卷十六、《联灯会要》卷二十一、《宋高僧传》卷二十三。
  • 我想把所有的痕迹抹去
  • 吴亮:这次采访有两种用途,一是为了做纪录片,内容可能会很多很杂.有些可能不适合在电视节目中播,但你放开讲,无所谓,我可以剪。二是我可能要写一本有几十个艺术家的书,你的谈话我会尽量保存下来,你别管适合不适合,你先放开说,出格的话也不要紧,我们最后再修订。
  • 第四维迷惑:一分钟就是一百年
  • 吴亮:在一个画家的展厅给他做访谈,你是第一个,这样的环境和你在一起,感觉非常好,我的问题从这里开始……你背后这个作品叫《一分钟和一百年》,所有这些图像都来自艺术史。世界范围的历史,把历时性的图像记录变成一个共时性的呈现,在一分钟里面呈现出来,周而复始,这让我想起另一个历时性——我们二十年前认识,中间大家各忙各的,但我总会听到你的消息,通过图册,或者经过美术馆,抬头看见你的作品裸露在公共空间中……说说你这些年的故事吧。
  • 《上海文化》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