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上海文化》 > 2012年第02期
  • 被打捞上岸的沉船
  • 这些天里,我常常不由自主地整理起屋角里的背囊,用刷子清除上面的落尘。梅子看在眼里,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又要出去吗?”
  • 作为权力核心的同质文本
  • 毕飞宇的核心关注,是权力。1991年发表的处女作《孤岛》,讲述的是一个荒寂小岛上的权力斗争。岛上的头领依靠勇力维持地位,后来者依靠小岛居民对“命”的迷信推翻了原来的头领。
  • 生命的回声
  • 1987年池莉发表小说《烦恼人生》并产生重要影响,成为名作家,那一年她三十岁,正是而立之年,这之后她的才情一发而不可收。1995年她的作品开始结集出版,至2000年形成七卷本《池莉文集》,五年后池莉开始修订文集,与此同时,
  • 向人性致意
  • 一般的作品是用来读的。非凡的作品都是用来聆听的。史铁生的作品就是需以聆听的方式,方能深解其中的韵律与音调。这就牵涉到史铁生的文学话语及它所形塑神异的话语世界。在那个世界里,生与死,人与神,天空与大地,无不以声音的方式,
  • 忆父:亲
  • 一间半房子(如果这种空间单位在英语里还有意义的话),我们三个住在里面,房里铺着镶木地板,我母亲强烈反对她家里的男人,尤其是我,穿着袜子在地板上走动。她坚决要求我们一直穿着鞋子或拖鞋,并因此告诫我,这会让她想起一种古老的俄罗斯迷信;那是一个不祥的预兆,她会说,它可能预示着家里要死人。
  • 我和爸爸同岁
  • 我六十四岁了。我爸爸也只活到六十四岁。我和爸爸同岁。有时候想起爸爸,想起那些具体的事情,我常常会想到自己:在这个年纪,我在干什么呢?
  • 前所未有的时代
  • 历来有关30年代中国文坛上“现代主义”的讨论,总会涉及刘呐鸥以及他对日本新感觉派的译介与接受。刘呐鸥引进的新奇手法,诸如新感觉派的句法措辞.人物、场景的电影化描写等等,到后来被称为中国“新感觉派圣手”的穆时英那里进一步发扬光大。
  • 被话语绑架的历史反思
  • 《晚霞消失的时候》(以下简称《晚霞》)在《十月))1981年第1期刊发后,引起了颇多争议。不久便赶上“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受到批判,导致作品和作家齐齐销声匿迹。世纪之交,携“地下:手抄本小说”之威逐渐重浮地表,礼平也从“失语”变得“健谈”,
  • 资本主义的界限
  • 如今左派正在一些更加广阔的视域模式中(其中有些重叠),来应对这个世界,应对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的基本事实,应对资本主义全球化的霸权,应对政治性的增补物,应对自由民主主义。这些左派思潮包括:
  • 盗窃来的空气
  • 王东东:很多人受到你翻译的策兰的“感召”。我们就从这里谈起吧。多多对你翻译的策兰就很看重,一直很认真地阅读。还记得在你家,蓝蓝开玩笑说你和墙上策兰的照片很像。我个人感觉,你的严肃、冷静的气质的确适合策兰。
  • 阿里奥维斯塔其人其事
  • 阿里奥维斯塔(Ariovistus),公元前1世纪日耳曼大将军,骁勇善战,但狂傲野蛮,不知道和平技艺与自由德性对于政治统治的重大意义。他攻陷高卢之后,以严酷暴政施加于被征服者,招惹众怒。高卢人民忍无可忍,派信使到罗马祈请外援,
  • 《五灯会元》讲记:投子大同
  • 舒州投子山大同禅师,本州怀宁刘氏子。投子山位于今安徽省西南长江沿岸,山中有投子寺。传说三国时东吴鲁肃受到曹军张辽的追击,投其子于山中为僧,因此而得名。唐宋时,此地称为舒州。怀宁今属安庆市怀宁县,离开投子山不远。
  • 作为一个人,他就是他自己的神
  • 吴亮:最早看你的作品图片,就是你的行为,身体,以后我再看到你就会想,面前这位是艺术家还是他的作品呢,两者已经合二为一了……你曾经说,不管是艺术家,还是政治家,或企业家,他未来将做什么别人都不可预知。所以跟在你后面的人都很紧张,
  • 一个团队比一个个体更加重要
  • 吴亮:我刚从杨振中和刘建华的工作室过来……和你不同的是,他们出生在60年代初.你则是70年代末出生的,我不难想象,你眼睛一睁开,开始懂点儿事情的那会儿,看到的这个世界,不再像我们这些50年代、60年代出生的,望出去的那个世界一片红色,
  • [方法与文本]
    被打捞上岸的沉船(张定浩)
    作为权力核心的同质文本(黄德海)
    生命的回声(汪广松)
    向人性致意(郭蕤)
    [特稿]
    忆父:亲(约瑟夫·布罗茨基 程一身)
    我和爸爸同岁(赵长天)
    [文学史]
    前所未有的时代(刘婉明)
    被话语绑架的历史反思(艾翔)
    [视野]
    资本主义的界限(斯拉沃热·齐泽克 张念)
    [诗与恩]
    盗窃来的空气(王家新 王东东)
    [阅读札记]
    阿里奥维斯塔其人其事(林国华)
    《五灯会元》讲记:投子大同(张文江)
    [边际访谈]
    作为一个人,他就是他自己的神(张洹 吴亮)
    一个团队比一个个体更加重要(徐震 吴亮)
    《上海文化》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