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上海文化》 > 2012年第04期
  • 触及存在的方式 路内的《云中人》
  • 路内的第三部长篇《云中人》刊登于2011年3月号的《收获》。然而,《云中人》并没有如众多读者所期待的,成为此前的《追随》三部曲(《少年巴比伦》及其前传《追随她的旅程》)的终曲,路小路在无望的青春中的撒野,让位于一个叫做夏小凡的计算机专业大专生在毕业前夕的不平凡经历。
  • 占据小说的句子 陈梦雅的短篇小说
  • 一 正是基于对现实事物的基本尊重,她的作品里弥漫着异样的真实。她尊重它们的属性,即那些使它们看上去之所以是它们的东西。她知道读者的经验中哪些是不可强行改变的,也没有改变的必要。但她尤其善于抓住那些可以进行改造的事物,比如让一条狗说话——其实这已经算不上什么创举——人们早已习惯了会说话的动物.
  • 流势 彭剑斌的小说
  • 十局战时,胜负对我来说无关紧要。不是想胜就能胜,这就是围棋。因此十局战从一开始我想的就是让自己委身于围棋的流势,任其漂流,不管止于何处。这就是我当时的心情。——吴清源
  • 从场景到风景 巴金叙述中的都市想象
  • 在巴金的早期叙述中,场景意味着作者可控的布置,风景意味着人物无意的发现。人物眼见之景,与作者布置的场景之间可能会存在偏差甚至裂缝,而风景却不会,因为风景本身就是人物的所见。就发生而言,场景往往肇始于主义的指使和分派.风景则往往为主义隐退之际的孤独之人所发现。就状态而言,场景的设置是直截的、明确的,提供了敞开式的都市想象,如都市街头、暗夜雨电;而风景的呈现是冲突的、灰暗的,
  • 权力与文化运作 歌剧《白毛女》的经典化历程
  • 所谓经典,不仅与内容、形式等自律因素相关,还与意识形态话语、文化运作方式等他律因素密切相关。在新的理论范式透视下,革命经典的生成机理得到深刻剖析。由于革命文学与意识形态话语先天性的亲属关系,后者在革命文学经典化历程中的作用是无疑的:它既构建了经典,又成为革命经典历史命运的主宰者。那么,权力话语(或意识形态话语)建构经典的动因是什么?它以何种方式发生作用?
  • 当人民从干酪上站起 读多多的几首诗
  • 当人民从干酪上站起 歌声,省略了革命的血腥 八月像一张残忍的弓 恶毒的儿子走出农舍
  • 镜头后面的忏悔
  • 刚才,你还在世界之中,对某个在冥冥之中看着我们的“天”,心怀畏惧,战战兢兢或者浑浑噩噩。现在,你抬起一部机器,从它规定的三十五毫米或者二十四毫米的长方眼孔里窥望世界。你已经从世界中出来.你扮演了一种“天”的角色。
  • 念到极致就是怨
  • 韩高琦兄:你的《变色龙》是一部长诗,起笔却从细微处人手,大义微妙,“一块鹅卵石翻动着流水”.鹅卵石喻小而圆滑,“但永远翻不过这第一页。不像/斜斜打盹的小鳟鱼——/不像小小浪花激起的百合花的沉思——”前一个“不像”,表示这不是一首没有高度,
  • “无愁河”内外的玉公 黄永玉《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札记(续)
  • 一个多世纪过去了。 重看陈渠珍生平,仍然离不开一“奇”字。只是,这个“奇”的内涵可能已大大超出当年任乃强先生所指。揣度任先生的“奇”,大抵是两层意思:以行伍之人,写出如此深邃秀丽文字,此为一奇;绝域之地,少人涉猎,陈渠珍不仅涉猎,且遭难得之事、难遇之情,
  • 埃德蒙·基利与希腊现代诗英译
  • 说起来,中国读者与埃德蒙·基利还颇有缘,因为三位最重要的希腊现代诗人卡瓦菲斯、塞菲里斯和埃利蒂斯的中译,皆转译自埃德蒙·基利及其拍档菲利普·谢拉德的英译。中译本都比较成功,并对中国当代诗人产生影响,而这首先得归功于基利和谢拉德精湛的英译。
  • 为激情一辩
  • 译者识:本文转译自波兰诗人扎加耶夫斯基2004年出版的英文同名随笔集(Adefense of ardor),英译者为clarecavanagh,是作者的一篇演讲稿,看似发散和行文随意,其实紧紧围绕“激情”与“反讽”的关系这一中心议题。它可以说延续了“为诗一辩”的传统,但更多诗学内部的辩难.同时对20世纪至今各个阶段——从纳粹主义、
  • 扯皮、撒谎、口头升华与微观权力的生成 张献戏剧《玩绰者说》的文本解读
  • 张献的戏剧在大陆公众视野中的出现是在两个时间:1987—1988年的《屋里的猫头鹰》和《时装街》,和1993—1994年的《美国来的妻子》和《楼上的玛金》。前两部是有着强烈的上世纪80年代精神气息的先锋作品。但是在1993—1994年推出的那两部商业味较浓重的“常规”戏剧也有些令人不安的因素始终刺激着文化管理者的神经,
  • 有时候我们不能完全相信眼睛
  • 吴亮:十一年前我们初次见面,那时候你已经从美国回来了,我才知道你原来也是从上海出去的。
  • 用一种存疑的眼光去看大千世界
  • 吴亮:我应该算是很了解你邬一名了,不过电视机前的观众还不了解你,我们平时的对话他们没有机会听到,所以我今天要重复……1997年在波特曼酒店.那天下午我去见一个朋友,你的好几幅画就挂在二楼的敞廊上,幽灵一样的古人,宽袖长袍,飘浮在画面当中。当时我还不知道落款的邬一名是谁,后来很戏剧性的你成了我邻居,
  • 《上海文化》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