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上海文化》 > 2013年第03期
  • 镜灯天地水火——贾平凹《带灯》及其他
  • 历史不是通过排斥对立面,而是依靠对立面保持生命力的。唯有那未能理解自身的思想是真实的。——阿多诺 一 连续几个月读贾平凹的小说及相关论述,包括其最近的长篇小说《带灯》。友人问我:“读得怎么样?…”“贾平凹是个矛盾体。”我脱口而出,颇有新发现的味道。“这个问题人家谈了不要谈了。”友人不屑一顾地回应道。意思是这早已不是什么问题了。于是,谈话无法继续,转而言他。
  • 却看小说的从前——蒋晓云“民国素人志”系列小说
  • 对话“民国”:机制与场域的可能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提出“民国文学”议题,到如今再度提起,绕开政治上合法性的对峙不说,至少,研究时限上溯至1911年的“民国文学”疆域扩展是几乎没有争议的,这也要得益于近年来王德威教授“被压抑的现代性”、“没有晚清、何来五四”等观念的提出。
  • 白先勇小说的追忆诗学
  • 如果说时间是一个陷阱,那么白先勇就是那个铺设陷阱的人。他躲在枝繁叶茂的文本深处,看着曾经的红男绿女们在霜风凄雨的现实牢笼里陷落、呻吟、挣扎,试图回归到某一个存在原点。白先勇的笔,就像庖丁之刀,深入时间之牛的骨肉之间,把台北人和纽约客深藏的记忆解剖出来,为那些时间的猎物们制作了多幅时间的精神切片。
  • 寻找中国近代报业史上的黄金时代
  • 1936年,林语堂先生写了一本AHistory of the Press and Publw Opinion in China①,由芝加哥大学出版。新闻与报业,舆论与民意,关联密切,但涵义并不完全相同,治新闻、报业史者多矣,鲜有治舆论、民意史者,林先生将新闻、报业、舆论、民意融为一体,也算标新立异。林著虽贯名以“史”,但严格说来,既非新闻史,也非报业史,只是一本向英语读者介绍中国古代舆情和近代报业发展概况的读物,所引史料,主要取材于戈公振先生1926年出版的《中国报学史》,不少观点,蹈袭成论,不少错误,原样照抄,多亏译者细心校雠,拨乱反正,以免流弊再生。
  • 我所理解的韩寒——写在《青春》和《我所理解的生活》边上
  • 一 “二十九岁韩寒的悲悯之心”、“这一代年轻人的希望在哪里?”2011年大陆版杂文集《青春》的封面上,印有如此荐语。笔者认为,无论该书所收文字有多少压根承不起这般宣扬,但至少,《青春》一文是可以扛得住的。在此文中,韩寒动用了一种十分朴素、直观的绝望叙事(也可言悲情叙事),其问既无历史开掘,比如深挖中国社会长期以来所形成的城乡二元差别问题;也无理论鞭辟,比如解析从“劳动者”到“打工者”的当代生产者政治身份转换问题。文章所涉人物和事例尽皆渺小,其中富十康员工跳楼鸯件簋女的.
  • 伟大的潘神复活了——简论费尔南多·佩索阿及其主要异名(1)阿尔伯特·卡埃罗的创作
  • 天才、出版与成名 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1888—1935)的一生可以在两个地理名词——里斯本与德班——中得到完整的解释。里斯本是葡萄牙的首都,他在这里出生,度过童年,成年后回到这里,在这里死亡。在南非的德班,他完成了智识与情感教育。幼年丧父寡母再嫁的生活不幸给了佩索阿接受维多利亚式教育的机缘。
  • 约伯的问题及其遥远的回答
  • 一 问与答,在《约伯记》之中所占的主导地位,实在是无出其右者。神话与神学功能彼此冲突,而贯穿了整个接受史,也要求哲学各就其位。一个诗意盎然的文本,一个富有美学意涵的神学难题,二者唇齿相依,难分难解,所以文学阐释学对于这个主题也有话可说,尽管这种说法绝非一锤定音。
  • 《体育皇后》中的民族、阶级、城市与性别叙事
  • 1934年的电影《体育皇后》是一部建立在当时的民族、阶级、城市话语,尤其是性别话语上的电影.因此这部电影成为了表现“左翼”电影复杂性和异端性的典范。但有学者认为.这个“左翼”标签在某种程度上是被误导的。①《体育皇后》由孙瑜(1900—1990)自编自导。孙瑜是接受过美式教育的电影诗人,他本人被认为是一位左翼的、进步的电影导演,然而他的电影作品却受到左翼电影批评家的极大质疑和严厉批评。
  • 古代学问与格劳秀斯的共和教案
  • 欧洲文艺复兴,古代学问被重新发现,随之出现了一个新问题:如何讲授和学习这堆绚丽庞杂的学问。围绕这个问题,出现了很多专著和论文,其中不乏持论精到者。针对这一问题的写作和讨论持续了好几个世纪,其本身又逐渐融汇成了一种学问传统。比如彼特拉克的再传弟子、曾经担任过教皇英诺森七世的使徒秘书、后来出任弗洛伦萨公国的国史编修、
  • 阐释的真实——读《脆弱的幸福》
  • 最近读到茨维坦·托多罗夫的一本小册子《脆弱的幸福:关于卢梭的随笔》(Frelebonheur:Essai Sur Rousseau),而且从该书的书皮上看到广告,得知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不久还将推出托多罗夫的另外两本小书《启蒙精神》和《日常生活颂歌》,相信以后会有更多的托多罗夫著作的中文版问世。
  • 自性之光——读《金花的秘密》
  • 荣格对炼金术的研究始于1913年.彼时他正陷于与弗洛伊德分道扬镳之后巨大的心理危机中,并试图在诺斯替及神秘主义思想中寻找出口。尽管炼金术也曾为其沉浸其中的无意识经验提供了某种启蒙,但荣格仍旧认为炼金术思维是不可理喻的。直到遇见《太乙金华宗旨》,炼金术的神秘核心才首次向他显现。该书的德译本初版于1929年秋,
  • 文字的占卜——读穆涛《看左手》
  • 穆涛的这本随笔集,本属闲时可读一类,用“三上”的时间欣赏文采,收集轶事就是了。但“看左手”这书名实在起得令人生疑.虽然作者说明了书名的来由——贾平凹先生右手抓主业写作.左手抓副业字画,这些主要为贾平凹的画配的文字,可不是“看左手”嘛。但在交代缘起之前,穆涛说,这本书“有点像主业之外的副业,是搂草时打来的兔子”,一个像我这样的读者,禁不住会问,“草重要还是兔子重要?”缘起之后,穆涛又抬出奥沙利文,说他打斯诺克时,“右手打球简明大气,出类拨萃,偶尔的左手球也是别出心裁,传神又出神”
  • 漫长的瞬间
  • 吴亮:我们的交往是从1990年,在上海图书馆开始的,我想你肯定不会忘记吧——你和徐累、刘鸣还有罗戟有一个展览,《纸上的现实》,我和孙良一起来看你们。汤国:嗯,是在刚刚搬走的上海美术馆,记得我们在楼上的露台面对人民公园喝茶聊天。参展的还有一位奥地利艺术家,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真快……其实早在80年代我就读你的文章了,一直想认识你,给你的展览请柬是我亲手写的,你来了我们真的都非常高兴。那次李山也来了,右手包裹着不和我们握手,怪怪的。
  • 《上海文化》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