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那些递进我心里的小小字条
  • 全校最帅男生的字条 一定是搞错了,我竟然收到了全校最帅男生的字条。 “7日晚上9点,我在银河路的苹果店等你,直到你出现。陆羽。”
  • 我曾为你栽下一粒果
  • “我家住一楼,帅贝佳住我家楼下。” 这是我作文的开头,旁边有语文老师的批语:“一楼的下面还有住宅吗?”语文老师甚至把我的作文开头作为反面典型拿到班上念,同学们哄堂大笑,同桌帅贝佳恶狠狠地瞪着我:“你是白痴吗?”
  • 种在桑桑心里的缤纷瞬间
  • 草绿色瞬间:微笑的种子发芽了 男生1500米,庄希第一个冲过了终点,桑桑捧着白开水犹豫片刻,迎过去的时候,已经围了一大群同学,有的递毛巾有的递饮料,有的女生甚至挥起杂志给他扇风。桑桑站在人群的边缘,有些黯然。桑桑曾在校刊上看到庄希写的文章,文中说,他只喝自开水,纯净的、健康的、天然的、简单的,像这个年龄的友情。桑桑只看了一遍,就记住了。
  • 青春过道里的独角戏
  • 4月中旬,图书馆旁边的蔷薇花都开好了,白色的,粉色的,一树一树。香气熏染了半边天,走在路上,香熏欲醉。小蜜蜂嗡嗡地叫,花骨朵半张着嘴,枝枝权权上累累都是,风一吹,花枝便在风中乱点头。
  • 菜花也芬芳
  • 我不喜欢黄翌年,他太不识时务,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仗着和我住楼上楼下17年,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叫我的小名。他尖着嗓子,举着手里的数学试卷喊:“小菜花,你又不及格呦!”
  • 青春里那些遗落的曾经
  • 从很小的时候起,每年我都能在妈妈的同学聚会上遇到沫小唐,因为大我7天而不得不肩负哥哥责任的他,每次都会在我旁边的位子,踮起脚尖抻长脖子为我拈菜。
  • 有一种温暖,叫林小果
  • 林小果把刚买的一条花木马的红裙子甩在我床头:“梦溪,裙子我不要了,送你。” 我从书堆里抬起头来,推推眼镜。火红的裙子上洁白的百合竞相绽放。我吐吐舌头:“你呀,这么浪费……”
  • 那是青春,不是痘
  • 腊月未至,北方的天际便飘起了洋洋洒洒的鹅毛大雪。徐青青就是在这个冬天来到北方的。 因父母工作单位调动,徐青青只得跟至此地。依稀记得她初来那天的模样。头戴一顶厚实的黑毡帽,身穿粉色棉衣,右肩挎个书包,拘谨羞涩地站在教室门口,等待上课的铃声敲响。
  • 你是我的月光
  • 我内心特别想搭理女生,可我又痛苦地知道,班里没一个女生愿意搭理我。 女生大都喜欢优秀的男生,而我的成绩总是红灯高挂。功课不行,那你就帅一点酷一点吧,可我连这点资本也挺惭愧,我长得粗枝大叶,把校服穿得跟面口袋似的,浑身上下找不到值得称赞的地方,自然得不到女生的青睐了。
  • 把你扛在肩膀上
  • 刘远新坐在我的正前方,可是新生入校一个月了,我们都没说过半句话。我和刘远新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外向热情,整天有说不完的话和用不完的精力;而刘远新却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我们两人从性格到兴趣爱好完全不同,根本就是两条无法相交的轨迹。
  • 你失约了,大草筐
  • 大草筐,你愿意卖我吗? 你是爸爸最小的妹妹,按辈份我应该喊你姑姑才对。可是我从来不这么叫,我叫你大草筐。
  • 小月PK宋好问
  • “遗响”事件 宋好问是班上出了名的调皮捣蛋鬼,是教师和同学们眼中典型的“害群之马”。 升人高三后,学校分来了几个师范学院的实习生,有个叫杜小月的大眼睛美女,被班主任李老师带进了教室,介绍给同学们后,李老师就让小月辅导同学们作阅读分析,自己先出去一会儿。
  • 没有谁是多余的流星
  • 如果幸福是浮云,如果痛苦是星辰 程晓希是陈彦转学到新学校认识的第一个同学。程晓希最喜欢歪着头看着陈彦,说:“如果幸福是浮云,如果痛苦是星辰,那我的生活简直足万里无云.满天繁星啊……”坐在程晓希左边的林嘉撇撇嘴,一脸不屑地说道:“不就每次没考进前三名嘛!至于吗?”
  • 余走兔
  • 余走兔本来不叫余走兔。 本来嘛,有哪个大人会给自己家小孩起名叫余走兔呢?
  • 16岁的青春初体验
  • 魔镜魔镜告诉你 好端端的周末,我却要躲在林梦雨家避难,假装玩得忘乎所以。老妈的短信一条条发过来:“小葵,你在哪儿呢?补课时间快到了。”“小葵,你别故意不接电话。”“小葵,快同来,老师要来了。”
  • 那年田间的伙伴
  • 我蹲在田埂上一直哭一直哭,我知道这个时候奶奶一定到处找我,可是我就是不要回家。哭着哭着我终于累了,饥饿一阵一阵地袭击自尊。 “喂,你终于哭够了。”我没有想到附近会有人,四处探寻却没有发现声音的源头。“你是谁?”
  • 嗨,你好
  • 17岁那年,七沫脑袋发热,跑去汀了张去丽江的机票,一个人拉着大大的行李箱出了远门。 她不是矫情的孩子,只不过想在高三来临,成年之前做点儿任性的事。
  • 因为平行,所以不会相交
  • 你曾在我初中毕业的同学录上留下过这样一段话:“心底不愿接受这次别离,眼眸里透露出挽留的秘密,脑海中满是对你的深深追忆,却不得不无奈地将思绪收起.,漆黑的夜空辉映着我的叹息,纵使情谊已逝,可明天还得继续。就让我承受所有的落寞与唏嘘,并默默地祝福你,愿你的前途明丽。想起我们过往中的一抹温馨,我已是无限感激.奏响的那曲青春旋律,让我铭记。
  • 贫困生,我一生最高的荣誉
  • 14年前,我在陕南一个偏僻的小镇读初中。新学期开学报到的最后一天,我循着路标,蹑手蹑脚地走进一间办公室。办公桌旁坐着一个穿戴时髦的女人,空气中还散发出淡淡的香水味。刚进门的前几分钟,我凝同了,因为我的窘迫。
  • 校园轻小说《小闰蜜》系列《娇娇公主靠边站》--军训
  • 本刊从本期开始连载一部校园小说,段立欣创作的《小闺蜜》系列——《娇娇公主靠边站》,全文用一个个生动活泼的故事,讲述了两个性格格格不入的女生的别样友情。
  • 春是春天的春
  • 春是春节的春。小孩子像一堆红萝卜四处滚动,他们兜里多了钱,还有鞭炮,眼睛东张西望。柴火垛的积雪把孩子脸蛋映衬得鲜红。春节驾到,它被厨房大团的蒸汽蒸出来,天生富足。人集体换上同样的表情:憧憬的、采购的、赴约的、疲倦的,大都是豪迈的表情,即春节的表情。一只小白狗往桑塔纳车轮撒尿做记号,一会儿车开了,上哪儿找这个记号呢?春节把小狗乐糊涂了。
  • 总有一些事情在大地上醒着
  • 黄昏的时候,在浅山上吃草或者在田野里劳作的牛,跟着扛了一捆青草、柴禾,或者是被泥土擦得锃亮的农具的牧人或农人们,踢踢沓沓地踏着暮色回来了。那些蠕动的灰白色山羊,像一团团涌动的云朵,唇齿上还弥漫着青草的腥香,往往是一撮胡须被草汁染得绿着,它们也意犹未尽地飘回了村庄里。那些一天在野外觅食的鸟儿,慵懒地扇着翅膀,有些叼着虫子或草籽,有些叼着草茎或细微的树枝,
  • 人水之间
  • 水在南边。 水被修饰得很华丽。长长的堤岸上有几排秀美的柳树,像是水碧绿的裙边,¥随风轻舞。绿色的反光灯嵌在树下的土地里,荧光照着柳树,使夜晚的柳树绿得温馨,绿得朦胧。下雨的时候,雨丝穿过柳树洒在又圆又平的灯罩上,会悠悠地冒起青烟,让你感觉玻璃罩下根本不是灯管,而是人间少有的山珍海味。
  • 舞动的青春
  • 翻看着手机里的照片,突然,其中一张霸道地抓住了我的眼球。 那是几个月前在实验室拍的氢氧化铜沉淀——蓝得像女娲补天时不小心掉下来的边角料。照片是静止的,但它让我想起当时,这蓝色的魅影在不足半指长的水柱里飞舞、翻腾、伸展、跳跃。时而是芭蕾,时而是华尔兹,时而是广播体操。尽管很多次见证了氢氧化铜的沉淀过程,但这次对我的震撼丝毫不亚于以前的任何一次。
  • 一根骨头
  • 那年,我7岁。 我们家兄弟姐妹6个人,由于人口多,挣工分的劳动力少,经济上要比其他农户人家拮据很多。
  • 温暖一生的灯光
  • 那一年,我正读高二,因为临近高考,学校里几乎取消了所有高中二年级、三年级的假期。不仅如此,一周还要上6天晚自习。 我家离学校较远,途中有一段近百米的土路。白天还好说,晚上那段土路两旁没有路灯,且行人稀少,这让生性胆小的我为此忐忑不安。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父亲答应在晚自习后接我,这让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只是辛苦了父亲,他取消了晚上所有的应酬,除了周六,每天晚上,
  • 疼痛里开花
  • 2008年7月4日,在英国德比郡的麦克沃斯市,一场婚礼即将举行。8岁的新郎里斯·弗莱明,手拿一枝红玫瑰,焦急地等待新娘艾琳娜的到来。
  • 老师说,我可以做得更好
  • 我们的新老师走进教室的第一天,我就忍不住笑出了声。罗恩·克拉克老师是来自北卡罗莱纳州的一位年轻的白人小伙,说话带着搞笑的南方口音。他说他以前当过唱歌服务员。我心里想:这小子是谁?他肯定是在吹牛。
  • 桃花心木
  • 乡下老家前而,有一块非常大的空地,租给人们种桃花心木的树苗。 桃花心木是一种特别的树,树形优美,高大而笔直,从前老家林场种j,许多,林场的桃花心术已是高达数丈的成林,所以当我看到桃花心木仅及膝盖的树苗,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 快了花儿会疼呢
  • 校园里有一个花店,很小,只有一个员工,是个20岁的女孩子。我没有问过她的名字,但我喜欢叫她叶子,因为每每在窗外瞥见,她总是隐在一丛丛馥郁的花里,白的,蓝的,粉的,紫的。而她,则似那翩翩一叶,风吹过的时候,温柔地抚着每一片花瓣。
  • 在向善的路上,勇气就是氧气
  • 老人拿着皱巴巴的5元钱,对好几位打扮体面的行人赔笑说:“能换个零钱吗?”他要坐公车。几乎所有人都冷漠地说:“没有。” 老人碰壁后又向更远的一位小姑娘请求:“你有5块零钱吗?”小姑娘不假思索地将手伸进包里,结果不够5块,只有4个一元硬币。老人很失望。
  • 理直不必气壮
  • 假期里闲来无事,就跑到朋友开的茶馆里去帮忙,也算体验生活。 某天,店里来了位顾客,他点了杯红茶。我正忙着,他忽然粗声大气地将我喝至跟前:“服务员,你来看!”他指着面前的杯子,满脸怒气地说,“看看,你们给顾客劣质的牛奶,看把这杯红茶都糟蹋了!你说怎么办吧。”我低头一看,差点没气死,他把柠檬和牛奶一股脑儿地加进红茶里,不结块才怪。
  • 一堂关矛“自由”的实验课
  • 埃利斯小姐的实验作业很有名,在她的课上,每个人都必须设计出能够帮助理解的实验,她的学生很喜欢她的这种教学形式。这次实验作业就有个很难的主题:自由。怎样才能做一场关于“自由”的实验呢?通过实验又能展现出“自由”的什么内容呢?
  • 科恩兄弟的梦想
  • 科恩兄弟是美国内华达州雷诺市的一对孪生兄弟。兄弟俩长的实在太像了,除了他们的爸爸、妈妈,同学、老师和街坊邻居们,常常将他们这对孪生兄弟弄混,由此引出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来。
  • 生命的切线
  • 高中时班里有个同学,成绩差不多总在末三名,可喜的是他英语很好,有几次竟然考了班级第一。即使这样,高考他还是落榜了。 后来,他做了搬运工,虽说累了点,但相对比较自由,午后还有一个小时的小憩时间。一天,他倚着树干在树荫底下读一本杂志,不觉睡了过去。一阵微风吹来,带着丝丝清凉,他打了个冷战,睁开了眼,目光落在摊开的杂志上。上面有一则轶事,说钱钟书有个习惯,每次外出坐火车,
  • 英雄的角色
  • 那一年,30岁的民工魏青刚成为央视“感动中国”人物之一。 在获奖者中,魏青刚其貌不扬,走上舞台乐呵呵的,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身材略显瘦弱,一点也不“英雄”。
  • 直播人生
  • 高二那年的6月,家乡遭遇特大洪水,田地颗粒无收。家里原本指望着卖了夏粮和小猪作为我高三的学费。经此一劫,我面临失学。 正当我忧心忡忡时,母亲说十几里外的矿场在招工,让我随父亲去干两个月,到开学时学费也就有了。我高兴地随父亲上了路。
  • 简单事情重复做
  • 一位著名的推销大师,即将要告别他的推销生涯,应行业协会和社会各界的邀请,他将在该城中最大的体育馆,做告别职业生涯的演说。 那天,会场座无虚席,人们在热切地、焦急地等待着那位当代最伟大的推销员作精彩的演讲。当大幕徐徐拉开,舞台的正中央吊着一个巨大的铁球。为了这个铁球,台上搭起了高大的铁架。
  • 准备失败
  • 一次,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应邀到上海交通大学演讲。大学生们都想分享李彦宏的成功经验,谁知他给下面坐着的上千名学子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创业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不会一帆风顺,大学生创业不成功的比例高达97%。
  • 为了一包薯片
  • 不久前,一家澳大利亚食品公司的工作人员把一台互动式贩卖机放置在热闹的街头。这是台新颖别致的贩卖机,只要按照机器大屏幕上的提示做完它规定的动作,便可免费得到一包薯片。
  • 别在梦想中跌落
  • 一个阳光融融的上午,塞尔玛的祖母推着她,来到莫尔巴卡庄园外。塞尔玛·拉格洛芙出生在瑞典的一个贵族家庭,因3岁时患上了小儿麻痹症,她的童年只能在轮椅上度过。对幼小的塞尔玛来说,祖母是她生命的支柱,祖母天天陪伴着她,教她阅读,给她讲故事。
  • 钟点工帕约
  • 因为丈夫工作调动的原因,琼斯太太带着3个孩子,来到了哥伦比亚的波哥大生活。刚到陌生的社区,琼斯太太格外地不熟悉,新房间又须要打扫,她便按照电视里提供的电话,请了一个钟点工上门服务。
  • 没有谁生来平庸
  • 看一档指导就业类的电视栏目,镜头前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吸引了我。 那个女孩叫吴敏,湖南人,上过3年的职业高中,当过餐厅服务员,推销过化妆品,还做过保姆。如今,年仅23岁的她已是一家有着几百万元固定资产的公司的总经理了。
  • 讲述生活的扑克牌
  • 一张牌可以逃学一次…… 54张牌可以体验丰满的人生。新学年开始了,查理所在的班级换了新班主任。新老师是一位头发花白、嗓音浑厚的小老头。他刚站到讲台上就宣布:“我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们。”接着掏出大礼包,发给每位同学一副扑克。大家被老师的举动搞得莫名其妙。
  • 不是只有你在贫穷中长大
  • 那是一个春天的下午,在高中的自然课上,作为解剖学这门课程的考查,每个学生都被要求解剖一只青蛙。我们按姓名的顺序依次走上讲台,那天轮到我了,我早早就做好了准备。
  • 恐惧是一只老虎
  • 达达兔:我发明了一部电梯,里面的数字不是楼层,是你的年龄,你按下哪个数字,它就会把你带到那时的家门口,你会遇见还很年轻的父母,或者已经长大的孩子。
  • 矢志,不失志
  • 假如我是一只雄鹰,就不会惧怕山谷的幽深;假如我是一把小伞,就不会恐惧大雨的滂沱;假如我是一片大海,就不会畏惧风暴的来袭。而我,是一名学生,所以,我不会害怕荆棘路上的疼痛,坚持着信念,矢志,不失志。
  • 春夜熊熊燃烧的火焰
  • 兴凯湖的春夜静得像一个梦。 晚上9点多了,繁星布满天空,晚出的月亮还远远地躲在夜的深处。清亮亮的水,在无声无息地流着,水面上洒了一层淡淡的夜色。偶尔能听见有调皮的鱼儿用尾巴拍打水花的脆响。
  • 少年的树
  • 他轻轻一抬头,就看见 那棵皂荚树,茂密的叶子和往事 那些喜欢过的事物
  • [成长]
    那些递进我心里的小小字条(陈小愚)
    我曾为你栽下一粒果(旖旎心情)
    种在桑桑心里的缤纷瞬间(蒹葭苍苍)
    青春过道里的独角戏(积雪草)
    菜花也芬芳(水无痕)
    青春里那些遗落的曾经(阿诗)
    有一种温暖,叫林小果(梦溪)
    那是青春,不是痘(一路开花)
    你是我的月光(唐黎标)
    把你扛在肩膀上(王磊)
    你失约了,大草筐(解淑平)
    小月PK宋好问(刘向)
    没有谁是多余的流星(纤手破新橙)
    余走兔(冯与蓝)
    16岁的青春初体验(桑宁)
    那年田间的伙伴(陈晓龙)
    嗨,你好(洛几天)
    因为平行,所以不会相交(若梓落)
    贫困生,我一生最高的荣誉(杨康)
    校园轻小说《小闰蜜》系列《娇娇公主靠边站》--军训(段立欣)
    [阅读]
    春是春天的春(鲍尔吉·原野)
    总有一些事情在大地上醒着(李雪峰)
    人水之间(梁俪千)
    舞动的青春(海纳)
    一根骨头(蔡占良)
    温暖一生的灯光(刘清山)
    疼痛里开花(手语)
    老师说,我可以做得更好(安迪亚)
    桃花心木(林清玄)
    快了花儿会疼呢(安宁)
    在向善的路上,勇气就是氧气(罗西)
    理直不必气壮(梅寒)
    一堂关矛“自由”的实验课(陈轼)
    科恩兄弟的梦想(李良旭)
    生命的切线(邹扶澜)
    英雄的角色(小鱼)
    直播人生(周灵峰)
    简单事情重复做(张娜)
    准备失败(流砂)
    为了一包薯片(龚细鹰)
    别在梦想中跌落(刘东伟)
    钟点工帕约(姓罗名强)
    没有谁生来平庸(朱砂)
    讲述生活的扑克牌(素吉摩根斯坦)
    不是只有你在贫穷中长大(富兰克林)
    恐惧是一只老虎
    矢志,不失志(黄蕊婷)
    春夜熊熊燃烧的火焰(许多)

    少年的树(潘云贵)
    《初中生学习:初二》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