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大艺术》 > 2013年第01期
  • 卷首语
  • <正>马一平先生是享誉国内外的川籍著名艺术家和教育家,他历经半个世纪耕耘不止创作甚丰,教书育人硕果累累。其高尚谦逊的人格品德、乐观豁达的处事态度、开拓创新的治学精神,深深影响了几代艺术家,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的教学思想和艺术实践体系。时逢马一平先生70华诞和艺术教育50周年之际。由四川省委宣传部、四川省文学艺术联合会、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主办,由四川音乐学院、文轩美术馆组织承办的《"问道":马一平艺术教育50年师生同仁作品展》,是对马一平先生艺术教育和艺术创作成果的总结梳理,并对他的学术成就深度研究高屋建瓴,通过对他的肯定
  • 为师者唯有自强自励
  • <正>马一平先生从教50年,时踞半个世纪,在中国艺术界和艺术教育界亦属少见。他的教育生涯经历了"文革"前中后和改革开放两个时期,跨越20世纪与21世纪,历任四川美术学院和川音美术学院教学领导岗位,分别在重庆和成都生活过很长时间。如果加上习画求学的经历,马一平先生对中国艺术院校的深入体会和透彻了解,恐怕少有人能比。我和马先生接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最先牵线人是刘虹。那时刘虹和同学张晓刚、叶永青、陈卫闽、蒲立娅以及王毅、杨述、忻海洲、张濒等人交往甚密。这是四川美院倾心于现代艺术即新潮美术的一拨
  • 再“问道”
  • <正>一年前的夏天,马一平先生带领几位弟子造访文轩美术馆,交谈中得知,他们正在为马先生筹划个大展。展览是以马先生艺术教学50周年为主线,在呈现马先生从艺及教学50周年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也集中展现以四川美院和川音美院为教学基础所培养的艺术家及其艺术成果,我当即表示了对这个计划的认同。作为创办不久的文轩美术馆,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曾以中国当代艺术发生发展30多年的学术为主线,成功举办了"无法缺席"、"看望未来"、"形态与意识"、"大荒西经"等较为重要的学术展览。而今美术馆又将为马先生筹划举办如此重要且意义非凡的个展览,我认为它的内涵与文化边界已超出了美
  • 生命不息 问道不止
  • <正>关于主题"问道"的解释词典的说法是请教"道理",追问"道行"。《晏子春秋·问上十一》:"臣闻问道者更正,闻道者更容。"老子关于"道"的阐释更精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他强调"道"创造了万物,万物体现的本性就是"德",他是"道"赋予的,是"道"的体现。由此而论,"道"的无穷大的包容性,"问道"不止的生命过程和价值魅力,能够涵盖马一平先生做人、执教、从艺的生,能够担当这个举足轻重的人生大展的主题,也是承载这个展览的有意义和有效的平台。
  • 马一平访谈:无怨无悔50年
  • <正>王鹭(以下简称王):今天很高兴采访著名艺术家、艺术教育家、川音成都美术学院院长马一平先生,马老师你好!马一平(以下简称马):你好!王:马先生的展览是在十月下旬开始,首先我们预祝展览能够圆满成功!请问马老师您第一次画画是什么时候,有没有受到家庭的影响?马:家庭的影响确实有点,因为我的父亲就是画画的,他求学的时候是上个世纪30年代吧!他先后在杭州艺专和北平国立艺专习画,正好在他毕业的时候抗日战争就爆发了,当时就流徙到了四川,而我的母亲是四川人,这才有了我。我是1 941年出生的,小时候的记忆中,记得大概在我5岁左右,我同父亲看了场戏
  • 罗中立访谈:因材施教的马先生
  • <正>王鹭(以下简称王):今天很高兴能够采访著名艺术家、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罗中立老师。罗老师,您好!罗中立(以下简称罗):你好。王:感谢罗老师在百忙之中能够抽出时间接受我们采访。马一平老师的展览将在本月底举办,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马一平老师是什么时候吗?罗我考附中的那一年遇上三年自然灾害,附中停办了四年以后第一次恢复考试,我刚好赶上了,马老师是招考老师之一。当时并对不上号,因为作为一个考生心情比较紧张,无暇顾及具体哪位老师的庐山真面目,而是进校以后才对上号。那个时候四川美术学院附中的老师都是刚毕业不
  • 张晓刚访谈:印象深刻的艺术家教师——马一平
  • <正>王鹭(以下简称王):马一平老师年轻的时候是什么状态?初期印象如何?张晓刚(以下简称张):我永远记得第一节课,就是马老师给我们上"素描"课,上课的时候我特别特别紧张,老师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记得非常清楚,牢牢地记住,做了很多笔记。上课时,我们摆了椅子在那儿端坐,马老师一开讲,眉飞色舞,很是激动。这是十年"文革"恢复高考后的第一节课,对四川美院来讲,是很有历史意义的。王:您第一次见马老师的时候,他是什么装扮?他是怎么给你们上课的?哪些课印象最深?张:马老师很帅,他就是我们印象中的艺术家的感觉,头发有一点长,鼻梁高高
  • 何多苓访谈: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
  • <正>王鹭(以下简称"王"):何老师是马先生最得意的门生,也是77年恢复高考之后考入四川美术学院的,你能不能聊一下你跟马老师认识这么多年来,你们之间发生的一些小故事以及你与马老师之间的情缘?何多苓(以下简称何):我是77届,也就是恢复高考之后美院第一届学生。考上美院之后,马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马老师大我六岁,当时应该才30多岁,还很年轻。我们当时进校的时候就知道,马老师是美院非常有名的教师,他当年是神童嘛,很早就有名气,而且像王龙生都是他的学生,他的学生中有些年龄比他还大,马老师是美院最德高望重的教师之一,非常敬业。
  • 叶永青访谈:教育开拓者——敏锐严谨的“鹰师”
  • <正>王鹭(以下简称王):很高兴采访到著名艺术家叶永青老师,您能聊一下您刚入学的时候,初次见到马平先生是什么样的印象吗?叶永青(以下简称叶):第一次见到马先生,是刚考入美院路遇先生——他看起来很高,很帅,比我们要年长,是一个英气逼人的美男子。记得我早期画画时,是属于典型的"野路子"派,因为当年我在昆明那座小城市里,要想找到一些跟艺术有关的资源,还是相当匮乏的。既难找到好的老师,又难找到好的资料。当时唯一一个与艺术有关的重要资源,就是这座城市中心的邮电局,这里偶尔会卖几本画刊、画报,有一本是浙江的《工农兵画报》,另一本是川蜀的《四川画报》。我偶尔会在《四川画报》上看到一些油画,其中就有马一平先生的,画的非常潇洒帅气。当时的绘画风格普遍存在着"文革"后千人一面的"红、光、亮"的特点,但每个艺术家还是会尽量的流露出一些自己的想法和不同的表达方
  • 程丛林访谈:马老师给我们一种鞭策的力量
  • <正>王鹭(以下简称王):今天我们很高兴采访到著名的艺术家程丛林老师,同时他也是多所学校的教授,包括川音成都美术学院数字艺术系的系主任。程老师,您好!马老师的展览将于10月底开幕,我们会采访一些相关的艺术家,主要是想了解一些过去的事情,比如在你们读书的时候何时与马老师有了第一次的接触?程丛林(以下简称程):第一次看到马老师不是在学校,很早的时候了,应该是在我进学校之前三年的样子,大约是1 974年、1 975年左右,准确时间不太记得了,在展览馆,我们参加一个展览活动,看到马
  • 高小华访谈:“马哥——一个具有很强人格魅力的人”
  • <正>王鹭(以下简称"王"):今天很高兴邀请到著名的油画家,西南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名誉院长高小华老师,《问道——马一平艺术教育50年师生同仁作品展》将在10月28日开幕,您是恢复高考之后最早进入四川美术学院的学生,当时马先生教过您,他是如何教授这些课程的,您跟他接触的时候是怎样的情况?高小华(以下简称"高"):首先我代表马先生的弟子们向马先生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他半个世纪以来对中国美术教育事业所做出的卓越的贡献。我这次非常荣幸能够参加以马先生的名义为名头的这次师生联展,在这里预祝画展圆满成功。说到马先生的个人魅力,可以说是我这一生中所接触到的为数不多的最有人格魅力的人之一,无论他的外表还是他的内心,还是他的精神和气质都异于常人,无论在什么地方,他会迅速
  • 张杰访谈:马先生的精神是一种导向,一种传承
  • <正>王鹭(以下简称王):很高兴采访著名艺术家、四川美术学院副院长张杰老师,张杰老师,您好!张杰(以下简称张):你好。王:您是什么时候考入四川美院的?张:我进美院时年龄比较小,15岁进入四川美院附中,然后是连读本科生和研究生,在四川美院学习了10年,与马老师有很多的接触,。10年中马老师对我们这一届学生非常关注,对我们的艺术和思想,以及艺术的技能和创作的思路上都有很大的帮助。从15岁进入附中,我们是"文革"之后第一批附中学生,当时只有40多个学生,马老师经常到我们班上来,对我当时的作业进行一一点评。
  • 庞茂琨访谈:马老师的鼓励让我难忘
  • <正>王鹭(以下简称王):今天很高兴采访到四川美术学院的副院长庞茂琨老师,你好!今天是你的个展开幕,乘现在这个空挡时间,请你来聊一聊,你在读川美的时候,马一平先生是如何教你的?与你又是如何交往的?庞茂琨(以下简称庞)其实我读川美是从附中开始的,在附中之前就知道马一平老师,很巧在考试之前还专门找过马老师看画,这是第一次接触。那个时候马老师非常年轻,才三十几岁,非常有朝气,精神抖擞的,那时
  • 翁凯旋访谈:谈谈我所认识的马一平先生
  • <正>王鹭(以下简称王):今天很高兴采访著名艺术家、四川美术学院教务处主任翁凯旋老师,翁老师您好!翁凯旋(以下简称翁):你好。王:您和马老师交情很深,故事很多,说给大家听听?翁:我初识马老师是1976年。当时正准备高考,有一次到魏传义先生家去,他为他儿子准备了一间空房子备战高考,他儿子正贪耍偷懒,忽听外边有人说"快点快点,回来了。"我立马问道:"啥子事?"原来是马老师来了,于是他儿子立马抓起笔画画。当时我还没
  • 王承云访谈:马先生永远年轻的心
  • <正>王鹭(以下简称"鹭"):王老师,您好!请问你是怎么认识马先生的?王承云(以下简称"王"):我是1982年考进四川美院的,那时正值77级毕业。我上了四年大学,毕业后就去了德国。大概15年后,我回来看"首届成都双年展",在那里碰到了马老师,他热情地邀请我去川音成都美院参与教学实验,于是我先在川音成都美院搞了一个讲座,讲座以后,马老师又提出让我给他们搞个实验班,到2004年,油画系实验班才正式开课。鹭:您当年在川美读书时,对马老师印象如何?王:当时,四川美院的实力很强,而我的年龄还很小,很多年长的
  • 俸正杰访谈:修养与能力并重——开明导师马一平
  • <正>王鹭(以下简称王):很高兴邀请到俸正杰老师做访谈。在马一平先生执教50周年之际,您作为马先生的第一个研究生,能否谈谈导师马一平先生给您提供了哪些帮助?俸正杰(以下简称俸):马先生给我的帮助非常多。最重要的是我在学习过程中,真实感受到了他在教学上的循循善诱,休休有容的一面。他不是强制地把知识灌输给你,而是通过因材施教的方式不断地引导你,不断地激发你,并根据你的特点,来制定适合的教学方式,使你释放潜能,寻找到自我的灵感与创造力。举个例子,我们刚上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有一个必修课程——"风景写生"课,这也是马老师最喜欢的课
  • 刘勇访谈:马老师的现代教育精神
  • <正>王鹭(以下简称王):很高兴今天能够采访到川音成都美院油画系系主任刘勇老师,您好!刘勇(以下简称刘):你好!王:您是四川美术学院78级的学生,您在未进入美院时就认识了马老师,能聊聊您和马老师是如何结下师生缘的吗?刘:说起和马老师的关系源远流长。在我十三四岁时,也就是20世纪70年代初,马老师被调到红岩革命纪念馆搞创作,而我父亲是那里的馆长,马老师创作《重庆谈判》的整个过程我都在现场。那时我还没学画画,在那几个月当中,
  • 风景画在油画教学中的位置
  • <正>中国大半个世纪以来的油画专业教学中,风景画始终占着一个小小的角落,但她却是个美丽的角落,油画专业教学通常不像中国画那样开辟一个单独的山水专业,以培养专门的山水(风景)画家,油画专业出身的学生中少数人成了风景画家,也多因个人的素质与取向所致。油画教学似乎天然是以人物为绝对的主体研究对象及高层次的教学内容,风景写生仅作为低年级一年一度不可缺少也不可再多的基础教学内容,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恒定的框架模式。近若干年来由于外出教学经费的拮据,商品大潮猛烈冲击下教师敬业精神的日趋珍贵以及不少教师教学本身不甚得法,使有限的外出写生其教学效果亦多不理想,因而风景画这个小小的美丽角落也逐渐销减了应有的光华。一个值得重新思考的教学命题是在油
  • 马一平绘画略论——兼及一种视觉机制的历史演变
  • <正>在马平的艺术生涯中,一直交织着三重身份,是绘画,二是教育,三是行政。很多时候,后两者的影响盖过了前者,以至于他的艺术反而被历史所遮蔽。当然,就绘画而言,马平肯定不是最前卫的实验者,但是,他对于前卫、实验的理解、认同包括实践意味着他并非是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的缺席者。甚至可以说,他的绘画理念可以视为中国当代绘画观念演变的一个基本浓缩。本文无意对马一平的绘画做一历史性的系统梳理,而是就50年来他的绘画中所隐含的视觉分配机制的变化尝试做简单的分析和清整。
  • 一杯生普洱,请亮出你的姓名来
  • <正>看了网友留言,其中有关于文字写作的反馈,其实文章如何写,人各有道。《无》文由广州三年展项目展"中国想象的历史与现状"论坛发言整理而成,故尽量保持原样。我在文尾已有说明,个别网友没注意到。姑勿论。一位化名"一杯生普洱"的人专门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他们说,王林不是没有yuan则,他的yuan则是圆的》。本来,我是不对匿名文章作答的,这篇文章不仅匿名,还以道听途说似的"他们说"开头。但文章指名道姓批评我,行文2千多字,并做出一付深知内情又煞有其事的样子,为避默认之嫌,在此回答几句:本人诗集从无"昏黄的路灯"这种意象,但"一杯生普洱"却这样写道:"我其实没看,但我大概记得有一首诗谈的是昏黄的路
  • “超写意·架上艺术”何为?——序《’2011文脉中国—“超写意·架上艺术”10+10》
  • <正>我从2003年以来,就一直坚持在做"中国版本"——这一思路的系列展览。迄今为止,已做了五回展览(这一次的"超写意"架上艺术10+10已是第六回展览),其中最有代表性、份量最重的是2007年5月在北京·今日美术馆所做的"中国版本"大型综合艺术展,在这个展览上,既有架上艺术,也有装置、影像等观念艺术。2009年,我曾配合南京·青和当代美术馆做了一回"文脉精神"的油画专题展览。但这次展览之后,我感到意犹未尽,于是就想把纸本(水墨)艺术也包括进来做一个布面(油画)与纸本(水墨)的对比或称对话展,从而为考察、研究这两大领域内的转型课题提供一份可以深入讨论又相对充分的案例,岂不是很有意思?
  • 行为艺术很“近人情”——代序蔡青的《行为艺术与心灵治愈》
  • <正>自上世纪20年代,欧洲达达运动开创了行为、偶发、事件等新的艺术模式,尤其是60年代,行为艺术曾成为欧美艺术界一时的热潮之后,如今的行为艺术,已经几乎成为所有现代化国家最常见的一种艺术样式。行为艺术作为一种新的艺术模式,除了在其历史的演进中,形成一些"语言规则"外,它本来就与人人都可以感知的"人情世故"中的身体语言相关联。所以,虽说欧洲原创了行为艺术的样式,但行为作为一种身体语言,别说人类,就是其他动物都会使用它来表达自己和进行交流活动,这是不是所有动物的本能,我没有研究,它肯定比说的和写的语言产生
  • 关于第六届美术批评家年会
  • <正>批评家年会我算是全勤者之一,参加了从2007年的第一届到今年的第六届。原因主要是,我把年会看作和批评圈新老朋友一年一聚的团圆饭,虽没指望它有什么学术高度和引领作用,也不觉得其乐融融有什么不好。至于把在年会上敢批判敢斗争,当作一种道德勇气和知识分子责任,我更是不以为然。因为现在有多种公开表达反对意见的渠道,比如说博客和微博,有各种社会问题体现批评家的道德勇气和知识分子责任心。至于其他与会者怎么想,那是他们的事情,也是他们的个人权利。
  • 艺术与自然——自然是理解绘画艺术最大的绊脚石
  • <正>20世纪英国著名艺术史学家罗杰弗莱在一篇《论美感》的文章里谈论到了艺术与自然的关系,其中有一句话——"自然可能是理解绘画艺术的最大绊脚石",这句话引起了我对艺术与自然关系的思考。长期以来,人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自然就是艺术,艺术就是自然",它们之间仿佛早就确立了一种心心相印、息息相通的互粉微妙关系。早在北京猿人时代,古人类就因敬畏自然而创作图腾艺术,到现在的信息社会,人们利用高科技创造艺术,利用卫星传播艺术,时间跨越了上万年,大自然不仅给绘画带来了取之不尽的素材源泉,也赋予了艺术家们充盈
  • 工艺造物的人文特性及意义在当代的省思
  • <正>一、问题的提出及研究意义1、问题的提出对于"工艺造物思想的当代意义"这一问题当今学术界已日益重视,中央美术学院的许平教授就曾提出"希望通过对现代设计发展过程的阐述,和大家共同探讨重返中国工艺美术的审美精神"这一话题。并撰文谈到:"从19世纪末到21世纪初,现代设计发展历程总体上可以概
  • 浅谈当代中国大众的审美态度
  • <正>一当中国引擎正在展示出她强劲爆发力的同时,我们看见工业化的进程已经使得古老的东方变得生机盎然,中华民族终于由觉醒的苍鹰涅槃成自强的巨龙。然而,正当经济建设如火如荼,文化发展鼓舞人心之时,我们也发现一些值得深思的问题。经济需要市场去繁荣,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有趋向于占有的欲望。但同时,由于当前的生产力并无法满足人民大众的物质文化需求,就使得物质生产与交换变得复杂化:在不能完全满足全民享有的条件下,市场便成为了调整优化配置的绝佳手段。然而,市场化的孪生兄弟——商业化却使得我们的视野里充斥着不和谐的因素,使得大众文化发展呈现出庸俗化、
  • 财富可以很艺术 买画也能赚大钱
  • <正>记者:从经济角度来看,与股票、房地产投资相比,艺术品投资的优势在哪里?藏家:股市下跌、房产不稳定、黄金贬值的时候,艺术品的价值却很少随它们的波动而波动,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很多有长远眼光的股票、房产大亨,都很痛快地花很多钱购买艺术品。从投资角度上说,主要是为了分散风险。此外,艺术品投资在中国由于兴起较晚,现在正处于发展的初期,所以市场空间较大,并且如果在专业艺术顾问指导下选对了艺术品,相比其他两种投资而言,它所承担的风险要小得多。再加上政府很重视文化软实力带来的国
  • 坐看云起 淡定从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现状之我见
  • <正>卖与不卖和捐与不捐是别人的自由希克和尤伦斯这样的在国际上影响很大的优秀收藏家和当代艺术推手,在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多年后,对藏品进行价值整合与学术梳理,对部分作品进行流通置换甚至捐赠,这是人家自己的事,也再正常不过,哪来的批评诽谤落井下石?谁给的粗暴干涉别人内务的"权力"?甚至连侮辱和国骂都用上了,真是病态作祟无聊之极!我非常支持尤伦斯和希克这样的文化善人,为什么?二十多年前的计划经济时代,我们的经济总量资本规模乏善可陈,"收藏"还
  • 花漾收藏家:带你见见10位给艺博会带来欢乐的人
  • <正>近日,"艺博会"是艺术界的关键词和关键事件。这些艺术场景中上演的艺术戏码总需要些演员,而其中一个就是"收藏家",他们可不比艺术品或艺术家来得低调。根据一项2004年的研究显示,艺术品收藏家和艺术家们有着大量的共同特点。两个群体都热爱展示他们创造性思维,而且相比大多数人而言,他们对新经验的开放程度要大得多。军械库艺术周是收藏家们的竞技场——严肃的讨价还价以及争夺艺术品——但是很容易被忘掉的是,这些荷包鼓鼓的艺术爱好者们和他们的热爱收藏的艺术家其实一样,花样缤纷。ARTINF0细数了10名收藏家,他们的性格反映出
  • 张子叶艺术
  • 刘影艺术
  • 张拥军艺术
  • 毕加索·中国(成都)大展
  • 问道 马一平艺术教育50年师生同仁作品展
  • “爆发的生命力”:周春芽+米亚·海因艺术展
  • 赭石集——叶永青近作展
  • 手绘的意志——庞茂琨写生作品展
  • 现代之路——云南现当代油画艺术
  • 蓝顶·磁场 艺术邀请展
  • 殷九龙的设计
  • 以身观身——行为艺术文献展
  • 生命·旅行——从三毛出发
  • 贵阳叙事——新长征路上的城市零件
  • “呵,朋友”唐雯油画展
  • 意义范式的转移 蓝顶美术馆当代艺术邀请展
  • 一个人的3040——王林图·书·展
  • 郭燕·胡小玉双个展
  • 空像·像空——廉学洺艺术展
  • 卷首语
    为师者唯有自强自励(王林)
    再“问道”(张达星)
    生命不息 问道不止(陈默)
    马一平访谈:无怨无悔50年(王鹭;尹宜生;唐书婷)
    罗中立访谈:因材施教的马先生(王鹭;颜宗忠;唐书婷)
    张晓刚访谈:印象深刻的艺术家教师——马一平(王鹭;唐书婷)
    何多苓访谈: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王鹭;唐书婷)
    叶永青访谈:教育开拓者——敏锐严谨的“鹰师”(王鹭;唐书婷)
    程丛林访谈:马老师给我们一种鞭策的力量(王鹭;唐书婷)
    高小华访谈:“马哥——一个具有很强人格魅力的人”(王鹭;严宗忠;唐书婷)
    张杰访谈:马先生的精神是一种导向,一种传承(王鹭;唐书婷)
    庞茂琨访谈:马老师的鼓励让我难忘(王鹭)
    翁凯旋访谈:谈谈我所认识的马一平先生(王鹭;唐书婷;颜宗忠)
    王承云访谈:马先生永远年轻的心(王鹭;唐书婷)
    俸正杰访谈:修养与能力并重——开明导师马一平(王鹭;唐书婷)
    刘勇访谈:马老师的现代教育精神(王鹭;唐书婷)
    风景画在油画教学中的位置(马一平)
    马一平绘画略论——兼及一种视觉机制的历史演变(黄宗贤)
    一杯生普洱,请亮出你的姓名来(王林)
    “超写意·架上艺术”何为?——序《’2011文脉中国—“超写意·架上艺术”10+10》(陈孝信)
    行为艺术很“近人情”——代序蔡青的《行为艺术与心灵治愈》(栗宪庭)
    关于第六届美术批评家年会(王小箭)
    艺术与自然——自然是理解绘画艺术最大的绊脚石(唐书婷)
    工艺造物的人文特性及意义在当代的省思(胡吉)
    浅谈当代中国大众的审美态度(徐洵)
    财富可以很艺术 买画也能赚大钱
    坐看云起 淡定从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现状之我见(陈默)
    花漾收藏家:带你见见10位给艺博会带来欢乐的人(Julia Halperin)
    张子叶艺术(张子叶)
    刘影艺术(刘影)
    张拥军艺术(张拥军)
    毕加索·中国(成都)大展
    问道 马一平艺术教育50年师生同仁作品展
    “爆发的生命力”:周春芽+米亚·海因艺术展
    赭石集——叶永青近作展
    手绘的意志——庞茂琨写生作品展
    现代之路——云南现当代油画艺术
    蓝顶·磁场 艺术邀请展
    殷九龙的设计
    以身观身——行为艺术文献展
    生命·旅行——从三毛出发
    贵阳叙事——新长征路上的城市零件
    “呵,朋友”唐雯油画展
    意义范式的转移 蓝顶美术馆当代艺术邀请展
    一个人的3040——王林图·书·展
    郭燕·胡小玉双个展
    空像·像空——廉学洺艺术展
    《大艺术》封面
      2013年
    • 01
      2012年
    • 0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