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花火:A版》 > 2011年第04期
  • 他们都是标题党
  • “我的人生被《展报周刊》上那张披着棉衣,宛如刚从麻将馆里走出来,输了全家一天菜钱的堂客照片,给摧毁了。”
  • 香气小姐,以爱之名
  • 雪人推荐: 我想你们肯定会像我一样,被作者林小木牵羞鼻子走……却又甘之如饴,欲罢不能。你以为他是男的吧,你错了;你以为她是小三吧,你又错了;你以为它是一个复仇故事吧.
  • 月亮与你共白头
  • 如果一定要把这一段岁月与我牵扯上什么瓜葛,那我只好承认。我曾经深爱过故事里那个将月光赠与严城欢的男孩子。
  • 旧光影里的柠檬少年
  • 那时横亘在小区与公园之间的那道高高的砖墙还没有拆去。我和白建、张子豪、柚子他们几个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每当吃过晚饭,夜幕降临的时候,到水塔后面的砖墙处看“话剧”。
  • 驯鹿少年
  • 初春,午自习过后,二楼走廊拐角,外墙的爬山虎探进一条藤蔓,墨绿和淡红的叶子。苏小夏抱着一摞作业本匆匆埋头小跑.她厌恶做值日生,但作业本也不会自动飞往老师的办公桌.
  • 雷克雅未克极光未至
  • 编辑推荐: 又一位花火新人杨雨辰,来头可不小。第九届新概念作文大赛A组一等奖、第十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C组一等奖,并已出版了自己的短篇小说集。文字清新、情感细腻,有着强烈的真实感。
  • 离开的人在时光之外
  • 柚子推荐: 知道这篇稿子的命运有多么坎柯吗?第一次送审被责令大改,第二次送审被责令小改,第三审送审被指字数太多……
  • 他沿戈壁走远
  • 手表的指针一直转到深夜的九点,天空才完全地黑了下来。戈壁的夜里荒凉,远近只听得见大漠猎猎的啸音和白桦树沙沙的耸动声。
  • 蝉鸣如泣
  • 每年七月的时候只要金风一起,蝉鸣声就一日噪似一日,而比蝉鸣更聒噪的则是承香殿里新进的小宫女。今日最新鲜的话题是柳絮儿在去敬事房的路上遇见了一个少年侍卫,人家盯着她看了半晌,赞她生得好。
  • 花开并蒂,三生三世
  • 月星汐转醒时.躺在一个全然陌生的漏风茅草屋。细小光柱从屋顶茅草罅隙刺入.炽烈得快要灼伤眼睛,稍微一动,全身的骨头传来麻痹的酸痛.非常强烈。
  • 千鸟格的秘密花园
  • 自然卷推荐: 御宅小八,逢人便介绍自己是扑街帝、猥琐帝。
  • 魔导异闻录·败血之花
  • 编辑推荐: 花火3A那篇《傲娇侦探事件簿》是不是让你眼球为之一亮呢?甚至还得到烟罗大人的亲自推荐,何其幸运!没错,她又来了!
  • 再见,薄雪草少年(七)
  • 前情介绍:叶君澈遭遇突发状况,生命危在旦夕,同行队友们的氧气都撑不了多久了,这时候只能选择放弃叶君澈。
  • 我家也有大明星!
  • 《再见,薄雪草少年》果然太红了!上次小狮哭着喊着要去竞选主题歌《而我不能忘》MV男主角。
  • 妖孽只在夜里哭(六)
  • 我曾在夜里想过很多次去绿城的情景,淡定从容,可是在去绿城的前一天晚上,我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我从衣柜里翻出所有的衣服.一件一件挨个儿地挑,却不知道到底哪件好,打电话给骆翘让她来帮我看.她正在约会,顾盼更不用说,她远在郊区。
  • 我曾经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 这个冬天不太冷.但好像每次一到写专栏的时候就会下鹅毛大雪。这样的天气很容易让我伤感,被《许愿树》邀请当了一次封面女郎.丐小亥来找我做采访时问了一个问题.曾经做过最浪漫的事情是什么.我有些想不起.我说大概是逛遍城市为喜欢的人买一件礼物。
  • 致长久爱你的时光(二)
  • 前情提要: 夏淼淼依然捉弄着卫行云,卫行云找夏淼淼进行了一次正式的谈话。两个人就此握手言和。但是夏淼淼因此对卫行云产生了特别的感觉,而少年时光饱受夏淼淼捉弄的卫行云,却始终与她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内,似乎对夏淼淼的示好视而不见。
  • 紧急刹车!《花火》编辑集体投奔清新派
  • 暗恋,全世界部在暗恋! 丐小亥:《致长久爱你的时光》原名为《小鬼游荡记》,这个题材和《我只是难过不能和你一起老》很不同.是有想转型朝朵爷那种恐怖风格发展吗?
  • 你好,本命年
  • 长沙下起第一场大雪的那天夜里.我和一个闺密躺在床上聊天聊到凌展六点。我们说了好多好多的话.窗外的白雪映得夜空好亮.我们都有些惆怅地说.为什么时间过得这么快.好像一转眼就从十八岁跳到了二十四五岁。
  • [魅丽IBOOK会员专区]北京会上你不知道的一些事儿——2010年度魅丽文化北京经销商答谢会记实
  • 身在帝都的癫狂女王若大梨突然在群里大喊大叫(……):亲人们,我们明天就回来啦!
  • 《花火:A版》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