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花火:A版》 > 2012年第10期
  • 其实我知道你爱我
  • 做这期杂志的时候,我一直在请假。 对于为玉我这种上学的时候从不迟到、从不早退、从不旷课也极少请假的人来说,这让我很惶恐,很不安。尤其这期时间非常紧,我要重新约稿替补临时被退掉的稿子,美编要重新约画稿,重新排版,校对要重新检查,主编要重新审问……
  • 编辑也被恶搞了
  • 只欠斯南
  • 我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唐斯南。据说,若一个人有个好听的名字,至少说明两点,第一,他的父母有学识:第二,他是被期待和被爱着出生的。 可惜的是,我两点都不符合。我叫唐斯南只是因为我有个堂哥叫唐斯东.所以.他才是那个父母有学识、被期待和被爱着出生的人——我不是。
  • 回忆与你,不辨悲喜
  • 我亲爱的小巴西龟堆堆卒于今早清晨五点.我们之间的缘分只有短短三十五天。可它给了我那么多快乐和安慰。我曾说过抚摸着小泡柔软的狗肚子以及看着它大口吃肉的样子就是内心最安宁平静的时刻。可不管怎样我都没能留住它,它是我亲手埋葬的第一个生命。我用草叶包裹它把绣球花放在它小小坟冢上.轻声地说你别害怕。
  • 双子座有十万斤为什么
  • 可以被容纳四十来个学生的教室里挤迫地坐到了九十个人.于是老师喃喃自语般的讲课声很快被各种手机的按键声压了过去。 因为拆迁的关系,莲城两所中学合并了。
  • 汪星人不懂 喵的快乐
  • 即使是这世界最平凡微小的存在,也有权利为了梦想和爱,深夜不眠。 我在一家便利店上班,像这样的便利店,广州有几百家.而我就像这家便利店那么平凡微小。
  • 我不是宠你一生的那个人
  • 庄楼然十二岁那年开始,她日记中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爸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我好累。” 她合上日记,回头看看已熟睡的姐姐,然后幽幽叹一口气。 庄楼然最喜欢姐姐熟睡的样子,只有这时候,姐姐才不像一颗不定时炸弹.时不时就在庄楼然的生活里炸出个五彩缤纷。
  • HELLO 树小姐
  • 三月风沙正大.从高速路收费事的小窗口望去.天地一片灰青迷蒙.路边绿化带的桃花开了三两朵.给单调无趣的收费岗增添了一抹亮色。
  • 橙月
  • 独自一人吃饭是件蛮丢脸的事情。 这在女生群体中似乎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早从幼儿园开始,横贯小学、中学乃至大学时代。无论如何.独自坐在食堂里,机械重复着咀嚼吞咽的动作,那样子是很傻很傻的。
  • 谁说编辑都是文人
  • 小狮:文科。没有想太多.文理科成绩都好,顺手就填了……(朵爷:够了!) 朵爷:从我刚懂事起.就已经为自己的将来做好了打算!因为数学成绩实在太好了.完全应该学理科!可是世事难料……后来杀出了物理这个玩意儿……选了理科之后,这一科就没有及过格,高考理科成绩.我觉得这一科应该没有占什么分数吧……
  • 倦柔
  • 砺魔剑。是砺魔剑。 剑是把好剑。静如秋水.动如闪电.薄如蝉翼的剑锋吹发可断.我曾经多少次把玩在手中.迎着风,将耳朵贴在上面细细聆听那悠远呜唱。我也多少次与砺魔剑的主人清茶两盏,以茶代酒.举杯邀月,痛饮达旦。
  • 旧金山遗落了 艾里的木质饭盒
  • 艾里来电话了.那个有着湖蓝色眼睛、金黄色睫毛,和浓重法语口音的少年。我只有十六岁,转学来到旧金山不足三月.标准英语尚理解得吃力,怎么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我很着急,在楼梯道上来回踱步,一不小心踏了空。
  • 你的心是一颗闪亮的水晶
  • 一转眼又到了让人痛不欲生的开学季,唉,为什么我觉得毕业还是昨天的事呢…… 我想到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一段心酸的对话。
  • 这世上的千万种爱
  • 十年前租房住的时候.同层有一户邻居。 是一对中年夫妇.凶悍的女主人永远在喝骂她懦弱的丈夫.有时吵得一栋楼鸡犬不宁。为此我对她一直没有好的印象。平时在楼道遇见.也是匆匆点一点头,有时感觉她胖胖的脸好像要挤出搭讪的笑意.我却是赶紧匆匆避开。男主人好像是个老师,看上去瘦弱文静.有时遇上我本能地向他投去同情的目光,他却只是笑笑点头。
  • 假装遗忘比念念不忘狠毒
  • 有时我不知道写些什么.因为我其实已经长久不太和人交流,伴着一只狗和一只猫离群索居地生活。 这个时间段.我的新书要连载了。时隔两年,伤口愈合。今年六月时我已经重新拾写”妖孽”。它也将再次和大家见面。时间是不是很快.这两年来.有老花粉长大了.离开了《花火》的陪伴。有新花粉加入进来.陪伴《花火》。而我一本书.整整拖了两年。作为一个作者,这是一件挺失职的事儿。我很少再写短篇.除开专栏.也很少写字。
  • 等不到天亮 等时光(七)
  • 他错愕地皱起眉。 她从口袋掏出圆珠笔在掌心写了三个字,展开在他面前——欠你的。 他看了她的掌心,低头用手背碰了碰脸颊,抬起头时,有些无奈有些生气地问她:“你怎么敢……”“亲我”两个字他没说出口。
  • 花妖新娘(六)
  • 韩单很是不解。 那个昨天刚刚追着她砍N刀的男人,为什么会在今天会很友善地和她打招呼,并目兢兢业业地带着他们刷副本?
  • 蓝桉跑过少年时(四)
  • 传说,洞中一日.世上千年。而我在防空洞半日.外面就大乱了。唐叶繁发现了我没上课.打手机又不在服务区就急了。因为我在洞里嘛,没信号。后来有同学告诉他,我是被洛小缇强行拽走了.于是他就更急了.拉上卓涛满世界找我。
  • 我宁愿你冷酷到底——致那些掠过我们青春的“蓝桉”
  • 在我不算太悠久的历史里.找一个完整的”蓝桉”不太容易。所以H的出现,是完全带有惊艳效果的……他占有了大半个“蓝桉”.冷到发指.酷到牙齿。我们最经典的对峙被我挪移到了小说里.就是蓝桉从窗户上跳下去那一段。当然.没有三楼那么High.而是一楼大门前的雨搭。他从地上站起来了的一刻.我心里狂喊”帅呆了“。可是我依然冷着脸.对他说了两字评语——“有病”!你看,年少的时候总是喜欢选择反义词。因为心里端着不肯轻易放下的自尊.所以我与”蓝桉”们也就一再擦肩而过。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道伤(下)—我们最痛最美的《小情书》
  • 那个女孩子,我已经记不清具体的模样.只记得小小的个子,很多男生都说她像洋娃娃一样漂亮。 那是高中时期,班上只有我们两个参加美术社,平心而论,她画得比我好。但当时我正处在少年的叛逆期.我想冲破那一片连云彩也不易流动的天空,周围的一切都令我焦躁。
  • 每一个纯爷们都有一颗少女心
  • 韩十三,我真的是很不愿意相信你是个男的……要是长大后,我也走上写作这条路。见到了自己最喜欢的写手,叫姐姐、阿姨多亲切啊,叫哥哥还行,叫叔叔的话,这也太……哈哈……不过真的很喜欢你啊.我感觉.你心里住了一个少女哦.写出来的东西是很不一样的味道。看了你的文章,我就微微一笑,你在写生活残酷的同时却教会了我快乐.让我知道生活也有小美好!这样才能平衡啊!
  • 37℃下那一抹忧伤的寒冷
  • 花火杂志:上半年前几个月一直绵绵细雨不见天日,于是嚷嚷着《天空不要为我掉眼泪》……这几天的长沙像火烤一样,长沙伢子说“躺在床上是红烧,加了席子是铁板烧,下床是清蒸,出门是烧烤,到游泳馆是水煮,回来路上是生煎。到了家里还要回锅”……好想出本书《天空啊!为我掉点眼泪吧!》
  • 如果把魅丽的图书标题换上编辑的名字……
  • 任性(……)的丐小亥一时兴起,把魅丽图书的标题换上了其他所有编辑的名字来玩,就是没有他自己的!对于他的刻薄……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丐小亥刚兴高采烈地把这个活动发出去,花粉就以如狼似虎(……)的热情回应了他,而目最多的就是他的名字!报应啊,有没有!为玉我于是贴心(朵爷:玉啊,你够了!)地整理起来,让大家开心开心啦。
  • 首次揭秘:原来做本图书不容易!——不买《世上每一朵哀伤的云》,对不起丐胖啊!
  • 第一届“超级明星”文学新人选拔赛报名表
  • “超级明星”——选手们的问题也还多……
  • 我亦飘零久(2)
  • 2011年的春天,我开始写《深海Ⅱ》,距离第一本长篇上市已经两年过去了。 从2009年开始,我在接受一些网络和报纸的采访时,总要面对一个虽然难堪但却怎么都躲不过去的提问,他们总是问我“这本书里是你的亲身经历吗?程落薰,就是你吗?”
  • 《锦夜》剧情卡拍摄日记(十二) 让我们荡起双浆
  • 魅丽妖孽欢迎围观——魅丽文化首届编读见面会
  • 《花火:A版》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