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教师月刊》 > 2012年第01期
  • 教育之善
  • 2010年第1、2期,本刊先后发表了央视记者白岩松先生两篇有关美国校车的文章。写到美国校车司机时,白岩松先生说,“她们的工作不是为了赚钱谋生,而是为了完成某种善举”。
  • 最后一次队列比赛
  • 运动会就要开幕了。 按惯例,开幕式上要进行队列比赛。我们高三一班憋着二股劲要拿第一——我们也有这种底气,高一、高二时,我们都是第一。
  • 被明媚地记住
  • 我只和那个男孩打过两次交道。 一次是在一天早上。学生排队上楼,他从队伍里大跨步地窜到前面去打我班的霖。此时有四支队伍在同时上楼,楼梯很拥挤,他俩完全不顾,像猴子一样在队伍中穿行躲闪,同学们不断受到推挤。我刚好走到转角,迅速向前一把抓住了霖,又一把抓住了他。我们一起在转角站着,我没有说话。
  • 那个四岁小孩的“NO!”
  • 费城是美国诸多城市中我心仪已久的一个。 当有机会造访这座历史名城时,我竟克制不住内心的欢欣。
  • 一个人的苏州
  • 对于教师而言,健康生活除了意味着拥有健康的职业方式外,更意味着拥有健康的身心状态和优雅的精神生活。个性旅游,个性阅读,个性运动,个性保健……都在征稿之例,1500字左右,附相关图片。
  • 把鼓励进行到底
  • 女儿大二的时候,她所在的学校开放了网络选课。因为大家在同一时间段上网选课,网络拥堵不堪,在校内上网,更是很难挤得进去。再加上选修科目的学习时间不能与必修科目的学习时间有冲突,而且每科选修的人数是有上限的,如果迟了,就很难选到自己中意的课程。大一选课时,就因为校园网络近乎瘫痪,女儿没有选到自己钟爱的课程,懊恼了好长时间。这次为能如愿,选课前一天,她就把自己中意的选修课程代码发给了我,请我今天帮她异地操作。
  • 失而复得的职称
  • 回顾去年评职称的经历,感觉真累。 这些年来,我认真钻研业务,在教学教研上取得了一些成绩。2010年暑假,我整理好业绩材料,填写了一叠表格,参评小学副高职称。
  • 那个漆黑的夜晚
  • 八岁那年,一个偶发事件,一次“壮举”,让我一夜成人。
  • 中国儿童安全 校车篇(上)——为什么我们的儿童缺乏安全
  • 这一天,必将与发生“克拉玛依大火”的1994年12月8日一起,被永远刻在中国历史的耻辱柱上——2011年11月16日,甘肃省正宁县小博士幼儿园一辆由普通金杯面包车改装的核载9人却装下64人的“校车”,在重重雾气中与一辆货车迎面相撞,造成19名儿童遇难。10天后的11月26日,辽宁省凤城市发生校车侧翻事故,35名儿童受伤……
  • 中国校车:一堆废铁?
  • “是谁正在萧萧的寒风中悲伤哭泣?是谁该在凄凄的泪水中向亡者忏悔?”网友的哀悼让人痛心。2011年11月16日,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校车事故夺走了19个幼小的生命。当悲剧降临到儿童身上时,成人世界痛楚了。愤懑的情绪让一张照片在网上广为流传:在美国印第安纳首府,一辆悍马撞上了停在路边的无人校车,结果悍马半个车体粉碎,而校车安然无恙。
  • 贫困农村:校车事故重灾区
  • 一辆经过改装的金杯面包车,车内面积8平米左右,核载9人,却生生地塞进64人,这到底是怎样的“创举”?作为“局外人”,我不敢想,也想象不出。可是,作为母亲,作为教师,我又怎能不想呢!这些正蕴育着生命力的花蕾,在深秋,不,应该是初冬时节,就这么突然凋零了,怎能不叫人心痛!有专家说:“近一年来校车事故死亡人数已经超过黑煤窑死者数,这个数字很惊人。”学校可以被与黑煤窑相提并论,真的是这个社会的耻辱!
  • 一个未被关注的乱象:辅导班接送车
  • 在众多的学生用车中,有一种车一直未被关注——我们不妨称之为“辅导班用车”,即那种专门接送课外上各种辅导班的学生的车辆。这种车辆尽管更多地集中于城市,但一样存在安全隐患,其潜在风险同样不容忽视。
  • 学校布局调整后的新问题:校车安全
  • 自2001年国务院颁布《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以来,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开始进行布局调整,其现实做法主要是“撤点并校”,尤其是撤销一些办学规模小、办学质量差的村小和教学点。据统计,从2000年至2009年,我国农村(包括县、镇)普通小学数量从521468所缩减到263821所,
  • 储朝晖 根源在于对儿童基本权利的漠视
  • 教师月刊2011年11月16日发生的甘肃省正宁县小博士幼儿园校车事故,把校车安全问题血淋淋地推到公众面前。校车惨祸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但这一次,事故后果之惨烈,大大超出了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 石鸥 教科书建设必须坚持多元化
  • 教师月刊石老师你好,我发现你的办公室陈设几乎都与教科书,特别是老课本有关。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教科书的呢?
  • 我们的“翔哥”
  • 他叫陈翔。不管是五十多岁的同事,还是十来岁的学生,都称其为“翔哥”。此“哥”,并非传说!一声“哥”,喊出了学生对他的爱戴与同事对他的亲昵,更喊出了他对同事的谦和与对学生的关爱。
  • 对话陈翔 在物理教学的世界里
  • 王小庆 陈翎你好!大家鄙喜欢叫你“翔哥”,这里面有没有一种时尚的因素?比如他们把对快男陈翔的喜欢,转移到你头上来了?
  • 陈聪颖:执著的"追星"人
  • 十五年前,我刚到厦门双十中学任教时,就知道已经很有名气的陈聪颖老师。陈老师是地理教师,他之所以有名气,是因为课上得好。
  • 罗晓晖 有思想的教师往往是寂寞的,我向往这种寂寞
  • 教师月刊刚才听你上的选修课,看到那么受欢迎,教室的走廊和窗口都站满了学生,让我一下子恍然回到大学时代。我曾是高中语文教师,那时候一直觉得语文是一个被半边缘化的学科,学生也处于把它当鸡肋的暖昧状态。你平时的课堂是否都像今天的选修课一样?
  • 让学生感动
  • 一位年轻的班主任讲过这么一个故事:他刚工作的第一年,一次期中考试,学校安排他监考。那天,他正发高烧,身体极度虚弱。进了教室,发了试卷,他对学生说,他生着病,可能没办法看着他们,希望同学们自觉。学生们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教室一片安静。他趴在讲台上,一会儿竟睡着了。
  • 泽宇这小孩
  • 打开花名册,发现“什么泽”、“泽什么”的孩子很多,名字叫“泽宇”的就有陈泽宇游泽宇郑泽宇三个,郑高挑,游胖大,陈瘦小。我说的泽宇是陈。去年九月进初中,坐第一排,应老师要求做一个A形纸卡立桌上,一面写名字,另一面写梦想。陈泽宇的梦想是“汽车设计师”。我看了亲切,就跟他说“这也是我儿子的梦想”等等,那时候他只是呆呆听,并没有表示喜欢我的话,似乎不愿意交流。
  • 从“教学”的定义说起
  • 过去,对“教学”的定义主要是着眼于教学的内容,强调的是知识在教学中的重要性。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教学定义研究的视角转向教学活动本身,主要是回答谁是教学活动的主体的问题。有人为了强调学生在课堂里的主体性,把“教学”解释为“教”+“学”。这个立意是好的,可惜失去了“教学”这个概念的本义,反而把“教学”的内涵搞得混乱不清了。
  • 学会倾听
  • 曾经与很多优秀的教师交流,他们对教学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对教学内容和学生有丰富的认知,这让他们充满自信,在课堂这个舞台上叱咤风云、如鱼得水,熟练地扮演着各种令人崇拜的角色。通常意义上说,他们正是成功教师、成功教学的典范。
  • 谁制造了“问题儿童”——被“问题”的儿童
  • “问题儿童”是一个可怕的字眼。对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一旦被贴上“有问题”的标签,就意味着他会被教师和同学“另眼相看”,轻则被歧视、孤立,重则被送进“工读学校”,彻底成为异类。当一纸“弱智证明”可以与教师的工资产生关联的时候,当学校安然辛受“问题儿童”被剔除后的“管理方便”和“经济效益”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那些戴着“问题儿童”帽子的孩子在想些什么,他们承受了怎样的心理煎熬,他们怎样被泯灭了成长的希望?石军老师对小字的访谈,历时态地为我们呈现了一个“问题儿童”的生活世界,发人深思。而王星老师的《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提醒我们该如何正确地认识每一个孩子,理解人的成长的丰富性与复杂性。
  • 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 作为教师,我一向是反对用“问题儿童”、“后进生”、“差生”这样的字眼来定义孩子的。但是,在现实的学校中,这样的称谓总是像标签一样贴在一部分孩子的身上。被冠以这些“称号”的学生,大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考试成绩不理想。这是多年来形成的一个惯性思维,无论是社会还是学校,无论是教师还是家长,总是用同一个标准来评价、
  • 一个“问题儿童”的生活世界——与“工读生”小宇的对话
  • 小宇,15岁,B型血,身体健康,身材偏小,不到一米六,头发凌乱,皮肤黝黑,眼神诡异,略显忧郁。性格偏内向,处于青春发育期,精力旺盛。父母离异,现随母亲。父母学历偏低,均无稳定职业。小宇在普通中学读书时,经常扰乱课堂纪律,顶撞教师,下课后成群结伴去厕所抽烟,放学后参与打架,无心向学,后来干脆长期旷课。班主任和德育副校长多此劝导无效后,他被送往工读学校就读。
  • 与柏拉图的虚拟对话:有关《理想国》
  • 自本期起,本栏目推出“经典生活”小专栏,每期选择一册教育经典,以虚拟对话的形式,描摹其主旨和概貌,并节选其片断以呈现原著之意蕴。
  • 我们该向KLPP学校学什么:杰伊·马修斯答李茂问:对所有学生都高期待
  • 在美国,贫困家庭的孩子被认为很难取得好成绩.甚至这些孩子自己也这么认为。但是KIPP学校的成功证明,只要付出足够的努力,采用恰当的方法,穷孩子一样可以上大学,一样可以取得成功。
  • 《每个孩子都爱学》节选
  • 芬博格的新班里有一个学生叫埃尔伯特,让他想起了莱文班里的昆西。就在前一年,芬博格曾看到昆西猛击过一个同学的脸,当时男孩的老师对此没采取任何措施。埃尔伯特身高1.75米,但芬博格比他高出15厘米,
  • 在美国过圣诞节
  • 在国内时,偶尔赶赶潮流过圣诞节,也就是给孩子买个小圣诞树,一家人开车在装饰一新的各种圣诞场景前看看,除此之外,最多借过节之机买点打折的衣物,至于圣诞节的内涵和意义,却从未想过。
  • 澳大利亚不可思议的考试
  • 我的学生孙伟东在澳大利亚读高中,参加了一次“学业考试”之后,对澳大利亚的考试经历深觉不可思议,于是打了一个越洋电话,向我说起了这些对国内学生来说“传说”一般的考试经历。
  • 苏格拉底,一个达观的男人
  • 公元399年6月的一个傍晚,雅典监狱中一位年届七旬的老人就要被处决了。只见他衣衫褴褛,散发赤足,而面容却镇定自若。打发走家人后,他与几个朋友侃侃而谈,似乎忘记了就要到来的噩运。直到狱卒端了一杯毒汁进来,他才收住“话匣子”,接过杯子,一饮而尽。简单交代了一些事情后,老人安详地闭上双眼,睡去了。这位老人就是大哲学家苏格拉底。
  • 与妻书
  • ——想到与你牵手、行走,居然二十多年了,不免心惊。但儿子早高过了我们,书读到大学,是事实;皱纹、肥胖、黄褐斑、沉积素正在袭击你,也是事实。从1988年5月开始,从初吻到初夜,从偏僻的边地小城,到繁华富庶的川B,从娇俏玲珑的身姿,到二尺二三的腰围,更是事实。二十多年的路途,爱与痛,泪与笑,风雨与坎坷,
  • 该“反思”的是谁
  • 在小学门口接孙子的爷爷问放学为什么迟了,小学生说:今天幸亏校长到教室来了,要不我们还得留着。原来,数学竞赛分数没有别的班高,老师生气了,把教室门关上训话,要每人写“反思”。十岁出头的娃娃,现在也会写“反思”了。科学大师叹息高校出不了“杰出人才”,可能是他不知道小学生早就“反思”得没有想象力了。小学的同行告诉我,的确有些老师特别热衷让学生检讨或“反思”,
  • 微教育
  • 据媒体报道,“南京图书馆不提供十岁以下小朋友看的书,也不同意家长代借。”我个人认为,这个规定应该修改。在一些国家,鼓励儿童进入图书馆是政府的重要工作。英国的“起跑线计划”,在孩子出生的时候会送去一个阅读礼包,其中就有图书借阅证。新加坡的“bornto read”计划也有类似做法。
  • 把老师作为封面人物
  • 每年教师节,学校常为师生间如何表达情感而绞尽脑汁。禁止送贵重礼品已是大家的共识,其他方式也常常发生变异。如何把庆祝教师节的活动做得师生都愉悦欢畅,考验着大家的智慧。
  • 教育之善(林茶居)
    [记事]
    最后一次队列比赛(张青娟)
    被明媚地记住(瓜瓜)
    那个四岁小孩的“NO!”(唐文红)
    一个人的苏州(王怡文)
    把鼓励进行到底(吴汝萍)
    失而复得的职称(王文生)
    那个漆黑的夜晚(钱静霞)
    [关注]
    中国儿童安全 校车篇(上)——为什么我们的儿童缺乏安全
    中国校车:一堆废铁?(毛俊玉)
    贫困农村:校车事故重灾区(朱金凤)
    一个未被关注的乱象:辅导班接送车(徐鸿)
    学校布局调整后的新问题:校车安全(袁桂林 常宝宁)
    储朝晖 根源在于对儿童基本权利的漠视(林茶居)
    [人物]
    石鸥 教科书建设必须坚持多元化(程晓云)
    我们的“翔哥”(陈廉)
    对话陈翔 在物理教学的世界里(王小庆)
    陈聪颖:执著的"追星"人(任勇)
    [师道]
    罗晓晖 有思想的教师往往是寂寞的,我向往这种寂寞(朱永通)
    让学生感动(万玮)
    泽宇这小孩(赵克芳)
    [课堂]
    从“教学”的定义说起(李海林)
    学会倾听(陈静静)
    [德育]
    谁制造了“问题儿童”——被“问题”的儿童(马红)
    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王星)
    一个“问题儿童”的生活世界——与“工读生”小宇的对话(石军)
    [阅读]
    与柏拉图的虚拟对话:有关《理想国》(刘尔笑)
    我们该向KLPP学校学什么:杰伊·马修斯答李茂问:对所有学生都高期待

    《每个孩子都爱学》节选(杰伊·马修斯 李茂[译])
    [海外]
    在美国过圣诞节(王咏梅)
    澳大利亚不可思议的考试(史峰)
    [人文]
    苏格拉底,一个达观的男人(刘艳侠)
    与妻书(谢云)
    [专栏]
    该“反思”的是谁(吴非)
    微教育(朱永新)

    把老师作为封面人物(李希贵)
    《教师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