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坚韧的麻绳
  • 大概不少人都用过麻绳,然而,很少人知道麻绳的来历,更不知道它为什么那样坚韧、结实。我小时候,曾经跟着大人们与麻打过许多交道,从麻的种植到形成麻绳,几个过程我都了然于心。
  • 桑树
  • 人是由猴子变来的,这个说法很容易得到乡下孩子的认可,道理很简单,乡下的孩子像猴子一样喜欢树。大人们也喜欢树,但是,他们有他们的理由,都是功利性的。大的功利是这样的,“植树造林,绿化祖国”;小的功利则有些笑人,他们在墙上写道:“要想富,少生孩子多养猪;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发财是多么的简单啊,人没了,遍地的树林、满地的猪。
  • 草根赋
  • 每当看见山坡、丘陵、原野上一片片绿色的野草在风中轻拂,掀起一层又一层的绿浪,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它们的根。草根一般埋藏在泥土之下,平日里,谁也不会想到,蓬勃茂盛的绿叶之下,扎人泥土、吮吸泥土汁液与养料的草根是什么模样。
  • 向日葵
  • 那个村庄,在沙漠里。向日葵呢,都种在沙滩上。我们村的人,都叫它葵花,还不知道它有个名字叫向日葵。葵花长到和我一样高的时候,就快要开花了。爹说,浇一遍水吧,不然花开不肥。这么一说,我和弟弟就低下头不言语了,我俩都很懒的。爹谄媚地笑着,黄黑枯瘦的笑脸也像葵花一样,跟着我们转,那么饱满。
  • 深深芦苇荡
  • 我的故乡是个水乡。那条蜿蜒流淌的蓟运河像条碧绿的长绸带子,拴着河两岸的村村镇镇,给故乡带来繁荣和生机。没有公路的年代,天津洋货、唐山杂货,都是用船运到乡下,乡下的农副产品也用船运到天津、唐山。蓟运河是故乡的母亲河。
  • 尼罗河谷的纸莎草
  • 公元前5世纪,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埃及游历时,留下了一句名言:“埃及是尼罗河的赠礼。”那么茁壮生长的纸莎草,则是尼罗河三角洲沼泽地带孕育的宠儿。
  • 最长的三里路
  • 一生中走过很多路,最远都走到了美国的纽约,可记忆中走不够的却是从崖头长途汽车站到水门口姥姥家门口那条三里长的小路。从一岁到三十岁,这条路来回走了一百多趟,走也走不完,走也走不够。
  • 过河的卒子
  • 战争打响了。整个大地,也就是整个棋盘狼烟四起。炮声震天,马蹄轰隆,战车雷鸣——这些大牌主力各显神通,只有卒子,站在最前线,灰头灰脸,军装也是灰的,一看就是炮灰。
  • 曹氏风筝
  • 古人言:书以载道。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一部《红楼梦》几乎耗尽了曹雪芹的心血。但他在呕心沥血中,还写了另外一本书。在他看来,这样一本书所载之“道”,一点儿也不比《红楼梦》差。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比《红楼梦》更能让人直接受益,甚或能救人性命。
  • 谢谢你,盛装莅临我的成长
  • 小学二年纪时的班主任,是个不怒自威的退伍军人。平日里话不多,习惯用眼神制止并解决纷争与事端。对男生,他实行军事化管理。课间十分钟,其他班的男生疯得东倒西歪,我们班的男生则挺拔地站立着,有序地排队,轮流着立定跳远,玩得像上课一样规规矩矩又铿锵有力。
  • 露天电影院
  • 读小学的时候,同学铁成的爹管放电影,但见了我,铁成常像骄傲的公鸡一样昂首而过,不透露任何关于电影的秘密。铁成他爹到了办公室,不忙着将桌椅搬到操场上去,而是靠近大喇叭先喊上一嗓子:“放电影了!放电影了!老少爷们儿快来!村支书还有重要文件要传达!”人们仰头听见大喇叭的响声,议论着慢慢往家里走去,猜测今天有什么好电影要放。当大家被诱惑着,从四面八方汇聚到操场上的时候,整个村子便有种被炮轰过的混乱。操场上是满满的人和狗,村东头的狗和村西头的狗一见面,兴奋得不知怎么表达,跳起来又咬又啃,好像要将对方吞进肚子里去。而村东头的人和村西头的人见了,也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 渐渐消失的美感
  • 十几年前,每年到了暑假,我都要到外婆家。外婆门前有一个果园,园子里有很多水果。瓜果成熟的时候,我每天都在果园里摘杏子。园子里的许多杏树把枝桠长到了与外婆家一墙之隔的邻居家。我在树上摘杏子的时候,常常会看见邻居家院子里看书、唱歌的女孩。我屏住呼吸,静静地爬在树上看着她,风来了,熟透的杏子簌簌掉下,落在地上的声音惊动了她。她看到我在听她唱歌,羞涩地低下头,像一朵微风过后的荷花。片刻,她又迅速地抬头,对着我微笑。木讷的我紧张得几乎要掉下去,风吹着,我随着树干晃动。
  • 十一岁的硬汉
  • 我们培训的地方,位于大鸭山的腹地里。山左面,是当地唯一一所小学,叫白马小学。山右面,是风景最为纯粹的藏民部落,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月牙湾。
  • 爆竹好惊眠
  • ①天有些阴沉,偶尔落下一两粒雪籽。地上却暖洋洋的,村子外,到处是匆匆的步履。老祠堂里的鼓声擂得山响,十里八乡清晰可闻;井台边,时而传来杀猪宰鹅的声音;磨豆腐、蒸米饼、切糖片……忙碌的声音日夜在老屋里喧响。“大人操心没钱,伢子操心过年。”有按捺不住的伢子,将新年的头一颗爆竹摔上半空,人间的欢乐便送到九天云霄。
  • 怕蟑螂,不是罪
  • 蟑螂和老鼠会令你望而生畏吗?有时候有这种反应并不一定是因为你胆小,也可能意味着你生病的可能性会更小。我们面对这些东西时之所以会害怕,其实是一种名为行为免疫系统的机制在作怪。人们通过看、听、摸和闻感觉到不受欢迎之物的存在,并对这种东西感到害怕,从而在它们接触到我们的身体之前就避开它们。
  • 别让标签绑架了自己
  • 小时候,只是几次英语考试考砸了,父母或老师是否就说你在语言上没有天赋?你是否就此认同他们的说法,认为自己不是学英语的料,从此在英语这一门功课上得过且过?也许,你只是爱没心没肺地说笑几句,身边的人是否就评价你是个幽默的人?而你是否认同了他们的评价,在日后的每一次聊天里都刻意找寻展现自己“幽默”的机会,却时不时也会不小心玩砸,把气氛搞得非常尴尬?
  • 东:云对雨,雪对风
  • 康熙年间车万育所作的《声律启蒙》是清代流行的一本启蒙读物,目的是让学生学会属对,即对对子——记住韵部,分清字的平仄,学会对仗,为写作格律诗打好基础。《声律启蒙》所遵照的平声三十韵,是唐宋以来历代诗人写作格律诗用韵的规范。对文中的上下句平仄相对,字词词性相对,工稳齐整,节奏明快,读起来朗朗上口。内容上,意象清新,典故迭出,给人以古典美的熏陶。
  • 冬:春对夏,秋对冬
  • 春对夏,秋对冬。暮鼓对晨钟。观山对玩水,绿竹对苍松。冯妇虎,叶公龙。舞蝶对鸣蛩。衔泥双紫燕,课蜜几黄蜂。
  • 悠然田园,自在牧歌——古代田园诗歌赏读——归园田居(其二)
  • 田园诗派是中国古代以描绘田园风光,反映乡村生活,展示隐逸情怀为主题的诗歌流派,其开创者是东晋诗人陶渊明。到了唐朝,陶渊明的诗风为孟浩然、王维等人继承,并形成田园诗派。发展到宋代,范成大成为田园诗的旗帜,把田园诗推向又一个高峰。田园诗以平淡而自然的语言作诗,将笔触投向山林田野,歌颂一种田园牧歌式的生活,给人以清新淳关、诗情画意的感受。下面就让我们一同来领略古代田园诗歌的悠然与自在吧。
  • 积雨辋川庄作
  • 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蓄。 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 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
  • 雨过山村
  • 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 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看中庭栀子花。
  • 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
  • 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何时收拾耦耕身?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使君元是此中人。
  • 四时田园杂兴(其二)
  • 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日长篱落无人过,惟有蜻蜓蛱蝶飞。
  • 与“酒”有关的汉字
  • 每当节假日,亲戚朋友们相聚在一起,经常会喝一些酒祝兴。酒成了餐桌上常备的饮品。可是,谁是最先发明酒的人?“酒”字在汉字发展的最初阶段写成什么样子?和酒有关的汉字又有哪些呢?
  • 神秘的龙
  • 龙是一种神物,据说它长着马的头、鬣毛和尾巴,鹿的角,鹰的爪,鱼的鳞和须等等,能飞会水,还能喷火。你看,这岂是普通的鼠牛虎兔蛇猴猪等生肖可比的?在我们眼中,这个神物一般与吉祥、变化、威严等联系在一起。
  • 蒙恬真是“笔祖”吗?
  • 毛笔是文房四宝之一,是古人离不开的书写工具。在毛笔产生之前,人们是用刀把字刻在竹片木板等材料上的。相传,秦始皇的大将蒙恬驻军边疆,经常要向皇帝奏报军情。由于边情瞬息万变,文书往来频繁,用刀刻字速度太慢,于是蒙恬随手从士兵手中的武器上扯下一撮红缨绑在竹杆上,蘸着颜色来写字。人们认为蒙恬使用的就是毛笔的雏形,因此,蒙恬被后人尊为“笔祖”。
  • 墨都说墨
  •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生产碳黑的国家,由南唐开始就以碳黑来制墨。第一个用碳黑的人,就是徽墨的创始人李廷畦。继李廷硅而后起的徽墨名工有宋代的潘谷,明代的程君房,到了清代,徽州又涌现出四大墨家——胡开文、曹素功、汪近圣、汪节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徽墨潇潇洒洒地书写了一千多年灿烂的华夏文化,上自皇帝,下至平民,只要读书写字,便都要用徽墨,徽墨已成为中国文化的象征。
  • 纸从无到有
  • 先秦及秦汉时期 “文房四宝”之一的纸,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在纸出现以前,中国最早的文字载体是甲骨,然后发展到青铜器和石头。由于甲骨得之不易,青铜铭刻极为繁琐,刻石又异常艰辛,因而均不是理想的书写材料。人们在实践中逐渐发现可利用竹片和木片书写,即所谓的“简牍”。
  • 端砚传奇
  • 端州石工巧如神,踏天磨刀割紫云。 傭刓抱水含满唇,暗洒苌弘冷血痕。 纱帷昼暖墨花春,轻沤漂沫松麝熏。 干腻薄重立脚匀,数寸光秋无日昏。 圆毫促点声静新,孔砚宽顽何足云。
  • 埳井之蛙
  • (焰井之蛙)谓东海之鳖曰:“吾乐与!出跳梁乎井干之上,入休乎缺甓之崖。赴水则接腋持颐,蹶泥则没足灭跗。还韭FF蟹与科斗,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踌螭井之乐,此亦至矣,夫子奚不时来入观乎!”东海之鳖左足未入,而右膝已絷矣。于是逡巡而却,
  • 孔子学琴
  • 师襄是与孔子同时代的鲁国著名的乐官。古代乐官一般叫“师”,后来担任这一职务的人就把“师”作为自己的姓,冠于名之前。师襄又称师襄子,加“子”表示尊重。
  • 孔子的好学生
  • 闻一知十的颜回 孔子曾这样赞美颜回:“颜回多么有修养呀!住在窄陋的小巷里,一竹筐饭,就着一瓢清水,过着穷困的日子。谁能受得了这样窘迫的生活?你却只顾学习上进并以此为乐,颜回多么有修养啊!”
  • 五月槐花香
  • 又是五月,又到了槐花飘香的时节。 那还是在放学路上,我忽而闻到一阵清香。浓郁而又悠长,在风中轻轻地飘荡着。转头望去,浓密的槐树叶丛里,开满了乳白色槐花。我停下车来,摘下一朵放进嘴,满口清香。
  • 搭帐篷
  • 暑假,我在全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沙漠,体验了一次野外露宿,搭了一回帐篷。等大家拎着材料到了目的地,站好队,教官便清了清嗓子。用力吼道:“马上我就会教大家怎么搭帐篷,但是我只教一遍,没看懂的人,晚上就只有睡在沙子里了。”边说,他边把袋子打开,拿出了基本零件。
  • 较量
  • 细雨罪罪,弥散在整个天空。 手用力攥着试卷的一角,望着几近漆黑的天空。“难道老天爷也要和我作对!”打着伞,小心翼翼地避开一个个水洼,借着路边昏黄的灯光,我终于到家了。
  • 请给我点赞
  • 伴随着初升的太阳,听着小溪吟唱的歌谣,感受着风儿的洗礼,凝视着那瓦蓝色的天空。我静静地坐在窗前,微微抬眸:云,孤独寂寞地挂在天边,慢慢地又勾起我那无尽的幻想。
  • 《中华活页文选(初二)》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