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美文:下半月》 > 2016年第01期
  • 食古与食洋
  • 一些孩子,对地域性的饮食很是上瘾,总觉得自己妈妈做的饭菜最可口,天天就吃那几样东西,对其他食品置若罔闻,疏而远之;另一些孩子,钟情上了洋食品,对比萨饼和汉堡包之类趋之若鹜,几近上瘾,总是流连忘返于洋快餐店。这两类孩子,如果就饮食结构去向医学专家咨询,我敢肯定,医学专家一定会分别向他们发出以下警告:
  • 土地之思
  • 在大西北这片热土上,没有蓊蓊郁郁的丛林,四季中似乎每个月都会刮几次大风,飞沙走石,遮天蔽日,从沟壑中狭窄的隘口处挤出来,撞击着每个山峁、山梁。沉寂了上万年的厚重的黄土地,就在这风中沉重地叹息。我在某个狂风怒吼的夜里从睡梦中惊醒,在黑暗中似乎听到清脆的驼铃声在古道上飘荡,来自遥远的中亚的商人噙着烟斗,从最近的那棵歪脖子树下走过;我似乎看到长驱直入的胡骑扬起手中的弯刀铁马冰河入梦来,马蹄声声,黄沙漫天,戍卒在这片荒凉之地埋骨他乡;我仿佛看到我的祖辈开荒平田,赶着古旧的牛车在蜿蜒的山路上唱着浑厚的山歌。
  • 时间之上是苍老
  • 人之所以悲伤,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而更无法面对的是,有一日,青春就这样消逝过去。——三毛一这是立冬前的日子,清晨和夜晚都会有风,下过一场颇显盛大的雪。
  • 青春不记得你哭过
  • 我总是一提起笔不知道写什么,就好像对于你,对于我们一起丢在时光里的友情,和永远离我们远去的人。幸福会让人流泪深秋的风刮得越来越紧了。我拎着沉重的书包,低着头,竖起衣领,从人群中穿过。街道边有几个卖红薯的烤炉,散发着木炭暖烘烘的热气。
  • 有一种黑,能看得见星光
  • 那一年是2008年。有人说,那一年下了一场好大的雪,冻死了很多人;还有人说,那一年天灾不止,又有人祸——股市暴跌,有人找不到工作,有人看不到活路。那时我还小,不了解外界的这些纷纷扰扰,但即使现在长大了,我对那一年依旧抗拒,因为在那一年之前,爸爸经常会打开电脑听听歌,偶尔兴致来了,还会泡上一杯茶,搬来太师椅,听上一两段潮剧。
  • 颜之本色
  • 谨以此文献给红尘中每一个匆匆过客,于泥沼中跋涉时,勿忘浅笑,轻问天边的云霞一句:"驿路外的素色山茶花开否?不日定去赴春日之约。"——题记船桨划过水乡古老的记忆,在这个没有雕琢、不见修饰的小镇,那轻轻荡漾的涟漪,古旧沧桑的竹楼封锁了世间所有的繁华,让你在苔藓攀附的痕迹里忘却熙攘尘世,唯留一颗琉璃心,共赏青山碧水。
  • 斑斓——浅论《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颜色
  • 那是一个短暂的时代,与所有不同寻常的事物一样,它像流星一般滑过时空,却依旧被人们所记住。那是美国的上世纪20年代,属于美国的"Golden Twenties"。"美国梦"在那时第一次被提及。那时的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成为世界最大债权国,资本主义经济在战争的硝烟中逆势崛起,《了不起的盖茨比》便诞生于这个年代。
  • 记忆深处的一抹红
  • 我突然又梦到了那片红色的光影。——题记我和家人漫步在乌镇的石板路上。乌镇是名副其实的"小桥、流水、人家",两岸的杨柳随风卷着落叶在水边轻舞,那些有着铜铃和木门的吊脚屋依水伫立,座座小楼点缀着蜿蜒流长的河水。阳光照射在水面上,反射的光影在吊脚楼上绰绰生辉。
  • 感觉
  • 她从绝望的人群后面悄悄跑过,白日孤悬,贴在他们的脑后,像无声的枪口。充斥着杀戮和罪恶的寒风拂过她深红的衣摆,她没有回头,只是跑。这是很久以前看过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可无论何时回忆起那帧画面,这一抹充满希望的红色身影都仿佛永不褪色一般,冲击着我的心灵。每当我看见一个娇小的红衣女孩欢快地奔跑,手中牵着一只涂上笑脸的红色气球,
  • 谈秋色
  • 嘿,你知道秋天的颜色吗?秋天寓意着收获。人们总是被金黄的麦浪撩拨起心绪,约定成俗似的,金灿灿的黄色便成了人们衡量秋天的唯一标准颜色。孰不知,三原色在秋天的画布上均有风姿。白俄罗斯画家列昂尼德·阿夫列莫夫曾有一幅以色彩著名的油画,叫作《秋色正浓》。画中,正值霜降时节,赏霜叶便也算是一大快事了。
  • 红与白
  • 朱砂陌上亸柳极尽春色,染遍这长堤,一碧千里。极目长空,这楚天清蓝,如她身着的长裙。她手中箫白如玉,诉尽了王的心事。几日之后,王执她之手,带她踏进这金色大殿时,她便明白,余生注定要与他生活在这壮观的囚笼之中了。王注视她,白如雪的脸被胭脂点缀,那一抹红唇,还有眉间一点儿朱砂,都美入他心间。此生定要与她暮暮朝朝,潇洒逍遥。
  • 世间万事,皆有因由
  • 1黄昏的暴雨过后,气温开始骤降。我一个人爬上围墙,底下垫着阿敏给我织的竹编坐垫,双手支撑着下巴,望着阿敏家那座快坍塌的青砖瓦房。我都快忘了多久没有回来过这里,也忘了多久没有再见到阿敏。七岁那年,我被父母送到镇上外公家过暑假,
  • 再见了,记得温柔相待
  • 我记得小时候的某个晚上,妈妈在房里收拾衣物,爸爸蹲在犄角旮旯,我和弟弟跪在水泥地上打弹珠。突然,爷爷从另一个屋里跑出来,张开双臂,重重地说:"娃,从明天起,你两兄弟由爷爷养。""啪",弟弟的弹珠打中了我的弹珠,爷爷的眼珠子有些木讷。我抬起头,用狐疑的眼神看着爷爷:"你养?""那爸妈去哪?"弟弟将赢回来的弹珠塞进汽水瓶里,侧着身子问。"爸妈明天去打工!"爸爸从地上捡起一枚石子,往院子里的泡桐树身上扔了过去。
  • 最初的力量
  • 雨后初晴,翠竹摇曳,春笋鲜嫩嫩,榆树绿意更深,芳草萋萋间又是一年春夏。站在第十七年的清明回望过去,似乎还能听见外婆在耳边叮咛,那颗外婆教我扣好的人生第一粒扣子,仍在胸前熠熠生辉,带给我力量。外婆,您不会忘记吧?小时候,小小的我牵着您糙糙的、大大的手掌往前走,就好像牵住了整个世界的温柔。您告诉我,人要踏踏实实地走,就像饭要一口一口咽一样,稳稳当当才不会绊着、碰着。
  • 老故事的味道
  • 倘若有一天——也必将会有那么一天——我时常陷入一种深沉的哀思,等到我亦为人母,日渐苍老,再重新审视父母子女之间这爱的平衡之路时,又会作何感想呢?今夏,我在市养老院做志愿者。这家养老院坐落于市郊,夏天花开满园,硬朗的老人推着腿脚不利的老人出来晒晒太阳,在院子里的长凳上打个盹儿。微风吹过时,一股微香在整栋楼里弥漫开来,老人们的身体似乎也因沾了这香气而愈发轻灵了。
  • 分身
  • 如果失去了生活中的光芒,天生的趋光性会引导你靠近朝你移动的星火,试图令其展现燎原之势,以满足自身贪婪的欲念,重新塑造起原有习惯的生活。我的迂腐让我习惯固定的生活,有条不紊地按照时间表苟活于人世。温柔的火苗消失在黑暗里已经太久了,行走在白昼与黑夜之间的我,俨然分辨不清时间的长度,黯淡无光的氛围氤氲着人的情愫。
  • “个”中乾坤——由黄庭坚的两首竹诗探究其精神世界
  • 梧桐叶落纷纷,每个微明的清晨,在清冽的风里踩着铺满整个时节的黄黄褐褐的叶子,听急促脚步下怒寒率率的微响,心下遂萦几缕“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萧瑟凄凉的诗意,这一点点渐袭渐深的冬意倒令我更念着秦岭以南的故乡山水了。
  • 老东北
  • 小时候,村东头有个剃头匠,一口东北腔,大家都叫他"老东北"。据说,他自小没了父母,入赘到了这儿。村子里所有的"脑袋"都是他剃的。大家排着松垮的队,一边和"老东北"侃着大山,一边等着剃头,乐呵呵的。
  • 驰而不息
  • "从前,有一只兔子和一只乌龟赛跑,兔子嘲笑乌龟的步子爬得慢……就这样,乌龟赢了这场看似毫无胜算的比赛。"我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看着床上已熟睡的人,轻轻合上门,思绪飞到了那一年的盛夏。大清早,参天的树上知了不知疲倦地鸣叫,似僧侣日复一日的诵经声。老家的小屋炊烟袅袅,屋内弥漫着早饭的清香。饭桌上,母亲宣布今天一家要去地里帮外婆收玉米。来到玉米地,一望无际,眼前充斥着绿与黄。
  • 有关雪的印记
  • 儿时的记忆断断续续,可是有关雪和冰的冬天的印象却异常深刻。只记得积雪都没过了脚跟,我牵着妹妹冻得紫芽姜般的小手,歪歪斜斜地步入雪地里。伴着白雪嘎嘎的声响,我温暖着她,她温暖着我,在雪地中留下一串串深浅不一的脚印。那年的冬天,河面上结着厚厚的冰,透过晶莹的冰面,能够看到水下嬉戏的小鱼儿。我们在冰面上滑着自制的简陋木板冰车,玩着各种游戏,更有个别淘气的孩子用石块敲开一面面小小冰块儿,
  • 人到初三
  • 窗外,阳光灿烂,鲜花绽放,绿草如茵;窗内,我睡意犹酣,肩负重荷,踏上苦旅……"都初三了,还这么贪睡!"周日早晨被母亲无情地叫醒,没想到睡觉也要分等级。看了一会儿电视,母亲便火急火燎地跑来:"都初三了,还迷电视?"唉,什么好事只要碰到"初三"这两个字,就成了终结篇。星期一早晨,匆匆吃完早饭,收拾好书包,赶紧上学。不晓得老妈催那么急干嘛,我自己寻思着还早呢!路上碰见好友小C,背着超大"炸药包",
  • 我的那段“表演”岁月
  • 曾固执地以为只要一直走下去,就一定可以得到"我"自己这个"演员"想要的一切。然而多年后,我迷茫地看着那条走过的路,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幼稚。我的一切都在"剧作家"——我的父母和师长的精心编排下进行表演。那些曾经的美好,曾许诺的守候早已随风消逝在时光深处,只留下一些零散的记忆。高一那年,是一个心无旁骛的年纪。我不知道,老师、父母竟然在"编导"我成为饱读圣贤书的"剧中"人物。
  • 和你在一起
  • 故乡的六月,夏天已然开始。在不停的疑惑和期待中,合欢开了,鲜活的红遮蔽了去冬凋零在枝头的一团团灰黑叶子。一片片如云似彤,淡粉的花瓣繁亮如星,洒落满地,似乎是要吻遍脚下的每一寸土地。这时,人们在花香里频频仰望,伞状的小粉花开满了树,如一群纵情的粉蝴蝶,开得放肆,近乎妖娆,直让人感到是一种久积的美丽欣然问世,不是扭扭捏捏,不是袅袅娜娜,而是义无反顾的倾情奉献,和技压群芳的卓然不群。
  • 《荷塘月色》是一首美妙的诗——从诗的角度看《荷塘月色》
  • 《荷塘月色》是高中语文必修课本中的名篇,不知有多少名家写了多少篇赏析文章,也有不知有多少位名师以此为内容上过公开课。相信每一位老师都十分卖力地解析课文,也相信每一位学子都十分佩服朱自清的才华。如果我们就散文而赏析散文,囿于散文的圈子,那么这个站位还是低了些,在审美上也会有审美疲劳的感觉。苏轼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应该跳出散文的圈子,从更高的角度来看《荷塘月色》。这个站位的角度就是中国古诗,因为《荷塘月色》的外在形式是散文,骨子里却是一首诗,一首绝美的写景诗,充满了诗情画意。作者有一颗诗心,才写出这无与伦比的华章。
  • 梅溪不了情
  • 第一次见到梅溪,那是三年前的事了。那日,天灰蒙蒙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显得异常沉闷,而我怀着期许,携着梦想,心急火燎地赶往湘府中学应聘语文教师。由于来得早,便趁空在校园里走了走,沿着小径来到一条小溪边,据说,它叫梅溪。只见小溪窄窄的,浅浅的,周遭长着一些树,稀稀疏疏的。还未及细看,办公室弈福生主任打来电话,告知校长正在等我。我便急匆匆地赶至校长办公室,见到了给梅溪取名的主人——彭校长。
  • 支付宝“扶老人险”热销,触发社会热议
  • 【支付宝"扶老人险"热销,超七成购买者为男士】来源于中国学网。10月15日晚,支付宝正式上线"扶老人险",刚上线仅三天,就有2.6万人参与投保。截至10月26日,据支付宝客户数据分析显示,"扶老人险"已经在线上售出8.5万份,超七成的购买者为男士,超90%的购买者为80后、90后,广东、浙江、江苏三省销量最高。
  •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材料作文“小白杨换装”写作指导及其优秀例文
  • 【作文题目】习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深秋,一株小白杨嫌自己的衣裳旧了,吵闹着要秋风给它脱掉。秋风告诉它,只有承受了瑞雪的洗礼,春姑娘才肯赐予它一身新装。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2015年9月湖南省新化一中、娄底市一中、益阳市一中等校联考作文试题)
  • 豆沙冰棒的夏天
  • 五月的阳光滚动在姑娘们的遮阳帽沿,停留在小伙子拉风的墨镜镜片上。隐秘的蚊子军团也已经全面出动了,夜晚燥热难当的时候,胳膊腿晾在被子外面,准会被叮上几个包。蝉鸣声还没有听见,不过也应该快了,六月一来就是它的世界。夏天就这样来临,带着焦躁,带着蠢动,一头扎进我年轻的生活。
  • 海棠的尖叫
  • 犹记得几年前遍山的海棠花张开了红色的花蕊,好似彤云密布,美不胜收。小时候喜欢回外婆家,和外婆呆在一起,听外婆讲述小镇的秘密。小镇很漂亮,每年春天,花开时节,月色皎洁的夜晚,暖风轻拂的时刻,都能听到簌簌的声音,就像是海棠花在轻唱低吟。
  • 喝豆腐脑儿喽——
  • 听妈妈说,幼儿园门口那个卖豆腐脑儿的张老太走了,我猛然一惊:怎么?张老太走了?卖豆腐脑儿的张老太走了?我的耳边仿佛又回响起她那洪钟一样浑厚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喝豆腐脑儿喽——"那尾音拖得长长的,久久地在空中弥散开来。在童年的记忆中,这声音如影随形地伴随着我,给予我温暖,留给我的是美好而温馨的回忆。
  • 海与天之间,尽是你的蓝
  • "轰隆隆隆!"三轮车刺耳的鸣叫声在耳边响起后,便缓缓地开动了。没错,是缓缓地开动,即使看向车外时,如电影画面一般飞快闪过的景物与往日看到的大不相同,但在大城市坐惯了公交车和汽车的我,还是对老家的三轮车嗤之以鼻。逼仄狭长的一条条小巷如同一个个长玻璃瓶,就差没有封住底和口了,住在里面的人们如同一粒粒水分子。
  • 青春的伤痛,少年的成长
  • 如果你是生活在一个相当理想美满的象牙塔里的人,那么说实话,你应该试着跨出这一步,读一读《说谎的人》。你会发现真实的社会其实是一个有现实困惑,让人抉择两难的局面,绝不是只有美好。这部作品讲述的是在陡峭的私人小——比奇伍德上,突然有一天,十五岁的少女卡登丝发觉自己陷进选择性失忆和偏头痛中难以自拔。记忆中缺失的第十五个夏天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一家人对她三缄其口,让三个曾经亲密无间的"说谎者们"与她失去联系?她试图拼凑起发生的一切。当第十五个夏天一点一点清晰起来时,她却发现原来那时用了一种最不可挽回的方式,失去了自己在意的东西。
  • 每一个大人都曾经是个孩子,只是我们忘记了
  • 小王子生活在一个孤独的地方,与一朵花相爱。然后,在另外一个地方,他驯服了一只狐狸,相互需要着。曾经,他到过许多地方,见过许多面孔,见识过许多写满了的贪婪、虚伪、做作的表情。在小王子的世界里,只有美好与温暖。这个世界,是一个童话,让人神往。其实,每一个孩子,从出生的那一天起,都是一个小王子。儿童的天真与烂漫照亮了他所存在的世界,照耀着每一个与他在一起的人。
  • 扮靓考场作文四个采分点
  • 一、靓丽的细节。"描写人物最难的是使人物立起来"。借助于描写,一处背影、一句话语、一个动作、一个眼神,或直接刻画,或侧面烘托,灵活运用多种描写,能准确而生动地传达作者表达的情感、主题。抒情写景,描摹状物,无不引人心动。细节描写要根据表达中心和塑造人物的需要,选择合适的表达形式,如2015年温州中考优秀作文《月亮离我有多远?》有这样几个片段:奇怪的是,你快走,它脚步不落,你慢走。
  • 雨凝文学社专辑——野百合的春天
  • 江苏省淮北中学是一所著名的省属重点中学,1941年诞生于抗日战争的烽火硝烟之中,是刘少奇、陈毅、彭雪枫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创办的一所抗日军政学校。半个多世纪以来,学校人才辈出。新世纪之初,硕果累累,近四年培养了六名全县中高考状元。六十年校庆之际,张震将军欣然为学校题写校名。雨凝文学社1991年诞生,二十多年来,社员常年在国家以及省、市级报刊上发文,有200多人次在国家、省级作文大赛中获奖。
  • 看到背面
  • 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裹了裹衣服,继续向医院走去。医院的大门已在眼前,突然想到出门太着急,竟然忘记了要给姥姥带几件厚衣服。不过转而一想,护士小梅会给姥姥加衣服的。想到小梅姐姐,我心中顿时充满暖意。小梅姐姐只是医院的实习护士,却做了许多额外的工作,对姥姥更是关怀备至。她为人很淳朴,心灵就像她护士帽上别的水晶蝴蝶发卡一般纯净。
  • 老王的豆腐
  • 清晨的小镇笼罩在一片安详的静谧中,而在老王的小屋里却早已点上了灯。老王在橘色的灯光下又早早地忙活起来了。老王的豆腐在小镇上还是小有名气的。几乎人人都知道老王的豆腐,也都爱吃老王做的豆腐。老王在小镇上卖了大半辈子的豆腐,镇上的人总说,老王从头到脚都泛着一股豆腐的香味。
  • 电子秤
  • 夫妻俩坐在床边,身旁放着一个发白的帆布包,中间堆着一些硬币和极小面额的钞票。丈夫低头抽烟,淡淡的烟雾浮散在房内,衬得男人颇显气概。妻子盯着床里面的两个孩子,不时将被子向上拉拉,掖好,但显然心不在焉。屋外漆黑一片,四下里安静无声。
  • 我的启蒙老师
  • 现在想想,记忆里童年的学校竟有些古时学堂的模样。上课了,不拘哪位老师提出一个铜铃,铛铛的敲着,那铜铃的音调缓急是随着上课或下课或放学而不同的。我每天斜挎着书包,书包里只有两本薄薄的书,便一本正经地去上学了。离得远远的,便能看见学校围墙上刷的"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几个端端正正的大字。学校每年都会重刷一遍那几个字,所以从未显得褪色或斑驳过。可是那时我过来过往,既不理解它也不感到好奇,似乎它就应该在那儿,并永远在那儿。
  • 杂拌儿
  • "杂拌儿,杂拌儿,甜甜的杂拌儿啊!……"每天这个时候,老王的吆喝声准时在小巷子里喊起,对于孩子们来说,这是一天最甜的时刻。买上一小块杂拌儿,与小伙伴们边玩边吃,若是可以收获小伙伴们羡慕的目光,更是甜到了骨子里。老王卖了大半辈子的杂拌儿。老王的杂拌儿甜蜜了两代人的童年。
  • 在娇艳处守候刚烈
  •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只道是风月情浓。奈何天,伤怀且寂寥时,试遣愚忠。因此才上演出此等悲金悼玉的《红楼梦》。初读《红楼梦》,只是囫囵吞枣,乱读一通而已,虽是如此粗糙浅显,但其恢宏绚漫,博大精深,却早已刻骨铭心,只不禁叹道: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个个绝代佳人,貌美如花,风姿绝代,摄人心魂。但终归定了心性,独钟情那寄人篱下,柳眉笼翠,双眼潺潺,横波入鬓的尤三姐。
  • 老屋的呢喃
  • 瞧,老屋墙头上的狗尾巴草又开始诉颂老屋的旧故事了。檐头的风儿依旧,屋旁的梧桐如昨,连枝头的鸟儿还在重复着以往的歌谣。只是我可爱的老屋,我那日思夜想的老屋却被流光压弯了背脊,折皱了眼角,涂白了发丝……立于老屋的门前,风儿撩弄我的发丝,轻吻那沾满岁月尘埃的木门,我猛吸一口气,伸出颤颤微微的双手抚摸那贴于木门上的被岁月洗得发白的春联。一阵刺痛狠狠戳扎着我的心。
  • 活在当下
  •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泠然若浮,绵连成珠。这细碎的琼露敲打在杏花上,敲打在青瓦上,敲碎了一池青萍。朦胧烟景,飘逝了去年,缥缈了来日,唯独在此间方才得以真实,方才可以体悟,可以触摸。九百年间,雨终归一直是下的,何曾有过止歇?有别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几度红尘,几番烟雨,自然各有姿态,然而这由古及来的心境,竟是难以揣度的重合。
  • 光明之世
  • 天空如巨大的锅盖笼罩着大地,亦明亦暗,但黑暗终会褪去,因为,马上,这世间的如墨漆黑便会被无限的光明所替代。光明之月月,高悬在空中,异常从容。似远在天边,如近在眼前。她是如此的高贵,如此得遥不可及。但她却因不能给人类带来光明和帮助而内疚不已。太阳哥哥告诉她,他可以借给她光芒以帮助别人在夜晚行走,月儿高兴极了。于是,每至夜晚,月儿便反射太阳哥哥的光芒帮助夜行人照着前进的路。
  • 感恩
  • 夜,渐渐降临,黑暗笼罩着城市,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花草的香气。雨后的街道上,没有任何车,没有任何噪音,微风吹过,带来丝丝的凉意,灯渐渐亮了起来,似乎想温暖整个街道,照亮每个角落。一个昏暗的角落里,女孩哆嗦着蜷缩在那里,光似乎忘记了她。
  • [卷首文章]
    食古与食洋(安黎)
    [美文·新力量]
    土地之思(贾拓[1,2])
    时间之上是苍老
    青春不记得你哭过
    [美文话题]
    有一种黑,能看得见星光(黄泽辉)
    颜之本色(赵晨曦)
    斑斓——浅论《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颜色(聂志欣)
    记忆深处的一抹红(万涵玥)
    感觉(马珮文)
    谈秋色(唐静茹)
    红与白(刘华昕)
    [年华本纪]
    世间万事,皆有因由(陈若鱼)
    再见了,记得温柔相待(胡识)
    最初的力量(鲍乐绵)
    老故事的味道(陈含章)
    分身(叶瑞阳)
    [读经典]
    “个”中乾坤——由黄庭坚的两首竹诗探究其精神世界(黄庭坚)
    [明师推荐作文]
    老东北(陈思远)
    驰而不息(李雨婷)
    有关雪的印记(席礼阳)
    人到初三(陈诚)
    我的那段“表演”岁月(马国庆)
    和你在一起(黄春娇)
    [名师博客]
    《荷塘月色》是一首美妙的诗——从诗的角度看《荷塘月色》(刘树云)
    梅溪不了情(吴春来)
    [微观点]
    支付宝“扶老人险”热销,触发社会热议
    [中高考作文模拟精选]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材料作文“小白杨换装”写作指导及其优秀例文(高星云;陈琼)
    [一月笔会]
    豆沙冰棒的夏天(屈赳)
    海棠的尖叫(贺凯玥)
    喝豆腐脑儿喽——(卓梦婷)
    海与天之间,尽是你的蓝(方莘妍)
    [读书·观影]
    青春的伤痛,少年的成长(叮叮;旭珊)
    每一个大人都曾经是个孩子,只是我们忘记了(李啸天)
    [中考·高考大讲堂]
    扮靓考场作文四个采分点(侯守斌)
    [美文核心文学社·快乐写作集中营]
    雨凝文学社专辑——野百合的春天(冯梦康)
    看到背面(杨晓卉)
    老王的豆腐(许梦瑶)
    电子秤(李秀敏)
    我的启蒙老师(许思雨)
    杂拌儿(梁媛媛)
    在娇艳处守候刚烈(高雅婷)
    老屋的呢喃(代梦)
    活在当下(刘奇昊)
    光明之世(潘涵香)
    感恩(高思妙)
    《美文:下半月》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