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时代发现》 > 2015年第01期
  • 新年 时代 热血
  • 每个新年,总有感想、期望;每个时代,总有憧憬、潮流;每滴热血,都是生命、力量。一腔热血,总会澎湃一个新的未来,让新年欢欣、时代飚进。新年,不是岁岁暮鼓追晨钟,不是年年旧桃换新符,而是风雨无阻的兼程,是野火春风的新生,是涉深水、走远路、登高峰的新征程。
  • 微信朋友圈里的“黑”与“逃”
  • 有个性格古怪的人宣称他永远也不会用微信,理由是怕朋友圈里那些莫名其妙的人。我不知道这样的决绝者有多少,只知道有些人会时不时清理微信朋友圈里的好友。才子大叔前些日子以“我不是你们好友”的方式,委婉地表达了自己要“清理门户”的意愿,原则是“不认识的人不加,见过一面只是工作关系的不加……想不起来是谁的删掉,昵称搞一堆花花草草的删掉,对我屏蔽他(她)朋友圈的删掉”。
  • 林青霞:佳人六十年
  • 难以相信,林青霞都60了 上个世纪80年代,国门初开,外面的事物一下子涌了进来。别的不说,单讲宝岛台湾,一下子就挤进来三个女人:邓丽君、琼瑶、林青霞。街头听邓丽君,灯下读琼瑶,电影里看林青霞。她们如尖利之风,似细密之雨,风靡中国内地。
  • 拉森,管着盖茨的钱袋子
  • 日前,《福布斯》杂志发布美国2014富豪榜,盖茨以760亿美元财富再次登上美国首富宝座。与此同时,《华尔街日报》撰文揭秘了盖茨保持财富的秘密武器——他的投资管家迈克尔·拉森。文章称,在拉森的管理下,盖茨的资产净值已从1994年的50亿美元跃升至发榜时的760亿美元。
  • “百变”马未都
  • 马未都常说自己赶上了好时候。上世纪80年代做编辑,正是当代文坛群星诞生时刻;90年代下海潮、影视热,他参与制作了《编辑部的故事》《海马歌舞厅》;二十几岁时迷上文物,遍地官窑都是白菜价;人到中年,迎来了“全民收藏热”,财富暴涨,他成为当代颇负盛名的收藏家之一。
  • APEC之父一百次来华
  • 85岁的鲍勃·霍克是澳大利亚前总理,也被誉为“APEC之父”。担任20l4年11月“APEC中国日高峰论坛”嘉宾时,正好是他第一百次访华。传奇人物提出建立APEC 在澳大利亚,霍克是位传奇人物。他的叔叔阿尔伯特曾任西澳大利亚州州长,也是时任总理柯廷的密友。
  • 面孔
  • 米祖琳娜:最奇葩的女议员 近日,俄罗斯议会妇女事务委员会主席叶连娜·米祖琳娜在一次讨论俄罗斯生育问题的圆桌会议上提议,将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精子分发给全体俄罗斯女性,以产生新一代“军事和政治精英”。
  • 不生病,中国历史或许不一样
  • 赤壁之战击败曹操的,不是火攻是血吸虫 首先,历史中的曹操确实在赤壁之战中被烧了舰队,但这不是让他决心撤退的真正原因。在《三国志》的记载中,来自北方的曹操军队一到赤壁就开始生病。面对疾病造成的严重减员,曹操只能撤兵。
  • 明代窃听风云
  • 朱元璋上位不久,就开始对文臣武将加强监控。《明史》里说,某天有个大臣宋濂,这兄弟曾任《元史》总编,可能遇到了啥开心事,就喊几个朋友,吃了肉喝了酒。同一天,还有个臣子宋讷,也很牛,曾经的文渊阁大学士。几个学生向他汇报学习情况,不小心把茶器碰碎了,搞得宋讷挺生气。
  • 康有为的排场
  • 他是政治家、投机家、投资家,还是文人、书法家、学者、教主,让后人评说起来,确实是很难当的事。康有为出生在封建官僚家庭,但家境并不富裕。人们称他为康南海,但他家在广东南海县丹灶苏村只有一套八十来平方米的房产,据说康南海三十几岁前多半生活在这一厅两廊两室的房子里。
  • 官腔的后果
  • 潘金莲、西门庆暗害了武大郎。武松要依法维权。于是,他把何九叔、郓哥一直带到县厅上。对知县说:“小人亲兄武大被西门庆与嫂通奸,下毒药谋杀性命。这两个便是证见。要相公做主则个。”知县与县吏商议。县吏是与西门庆有关系的,他说:“这件事难以理问。”知县也是和西门庆有关系,他说:“武松,你也是个本县都头,不省得法度?自古道:‘捉奸见双,捉贼见赃,杀人见伤。’你那哥哥的尸首又没了,你又不曾捉得他奸;如今只凭这两个言语便问他杀人公事,莫非忒偏向么?你不可造次。”
  • 被日本军方隐瞒的二战秘密
  • 最新史料表明,日本军方至少隐瞒了两项二战秘密:苏联将宣战,美国将投原子弹。日本军方大约在1945年5月就已知道苏联即将要向日本宣战。这个情报是由日本当时驻欧洲各国大使馆武官获悉,并向日本国内报告。现在监听记录还保存在英国皇家档案馆中。
  • 仇英:画匠亦能成大师
  • 文徵明称他是“异才”,董其昌褒其为“近代高手第一”,其实他只是一个雕梁画栋的漆工。几百年后,这位漆工的画作却卖出了几千万元天价。他就是明代画家仇英。出身寒微少有题跋 所谓书画同心,有画无书在文人画中比较少见,仇英画作不喜题字,主要是因为书法诗文是他的短板。仇英出身卑微,家境贫寒,初为漆丁,兼为人彩绘栋宇,后来专门以卖画为生,主攻人物楼阁。
  • 怕什么
  • 勇士意气方道,血气方刚,并不等于无所畏惧。章太炎敢坐大牢,敢闯总统府禁地,敢骂袁世凯独夫民贼。却独独惧怕梁鼎芬。年轻时,章太炎赢得张之洞青睐,主持《楚学报》笔政,写有《排满论》,报馆总办梁鼎芬,读罢此文怒不可遏,令人用轿棍饱打章太炎,将他轰出报馆。嗣后,在一些辩论场合,舌锋敌不过章太炎的人就冷不防使出“撒手锏”,他们猛喝一声“叫梁鼎芬来”,十有八九,章太炎大惊失色,高挂免战牌。这一“盘外招”屡试不爽。
  • 史上最惬意的流放
  • 北宋末年,蔡京被贬岭南,路过潭州时,肚子饿了,可饭店的老板们一听说他是蔡京,居然都不卖食物给他。蔡京为此写下一首词:“八十衰年初谢,三千里外无家。孤行骨肉各天涯,遥望神京泣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昔谩繁华,至此番,成梦话。”
  • 冬皇遗韵
  • 孟小冬,年少成名,12岁首次登台于无锡,14岁便在上海乾坤大剧场与名角粉菊花、露兰春、姚玉兰等同场献艺,当时的评论界赞她“扮相俊秀,嗓音宽亮,不带雌音,在坤生中已有首屈一指之势”。十八妙龄为谋求更高的艺术发展和追求,北上深造,花信之年即称皇艺坛,后几经周折终拜余叔岩做关门弟子,成为余派唯一的女弟子。在余派弟子中,孟小冬堪称为得其真传者,她程门执辔,苦修5年,以惊人的毅力和虔诚的态度继承了余派的衣钵,身肩重责,将余派艺术传播到大江南北。
  • 你所不知道的白求恩
  • 加拿大人白求恩逝世已有75周年。这是我们从小就熟悉的名字,但有多少人了解真实的他呢?除了是一个国际主义者之外,白求恩还是一个少见的暴脾气和工作狂。假如他的性格不是那么棱角分明——只消缓和一点点,也许其命运就全然不是我们知道的这个样子了。
  • 炒作大师司马相如
  • 提起司马相如,人们都知道他是西汉著名的文学家,其实,司马相如不仅文章写得好,还是一个擅长炒作的高手,他后来之所以能名满天下,并进而得到汉武帝的赏识,很大程度上是他自我炒作的结果。
  • “体育校长”张伯苓
  • 张伯苓出生于旧中国,那时清政府腐败无能,内忧外患,民不聊生,他立志报效祖国,救民于水火,于是报考了北洋水师学堂,在那儿学习航海驾驶。他想,如果中国有一支强大的海军,就能将西方列强拒之门外。但他的梦想很快就破灭了。1897年,英国强迫清政府签订《中英订租威海卫专约》,张伯苓随清廷大员去山东办理接收和转让手续,当他看到威海卫降下中国的黄龙旗,升起英国的米字旗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屈辱感涌上心头,他猛然意识到只有强大的海军救不了中国,要在现代世界中求生存,必须创办新式学校,造就一代新人。
  • 那个卑微、剽悍、凉薄的张爱玲
  •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这句话流传之广,据说在搜狗拼音中都戍为一个词组了。在被众多张迷反复回味、热烈研究了那么多年之后,要读到新的张爱玲,殊属不易。闫红在她的新作《你因灵魂被爱:张爱玲传》中写到,说出这句话,恰好不是因为张爱玲的卑微,而是因为她的剽悍。
  • 靠天堂最近的地方
  • 我从小喜欢读书,但是这和远大理想和父母督促等都毫无关系。我从小较真,比如老师鼓舞我们说,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我会一直问,怎么定义中华?怎么定义崛起?读什么书?中华崛起和我读你说的那些书有什么必然关系?还没等我问完,老师就不答理我了。
  • 眼高手低
  • 有闲阶级开始买字画,有人批评他们附庸风雅。老师说:“附庸风雅有什么不好?代替银纸和股票挂在墙上,已经表示他们开始走在艺术欣赏的路上。”“眼高手低,”老师道,“更是一件好事!好的东西看得多,能够被吸引便叫眼高,眼高表示欣赏力强。
  • 私享家的生活哲学
  • “私享家”最早是一个栏目的名称,在21世纪初,有情趣、懂物质的格调专家,是一种最有力的个人主义身份,在灰头土脸的大众面前,华丽地宣告“一个人”的精彩。在当今社会,单身在世俗层面的困境依然存在,但“一个人”作为一种生活观念已经演化出更加丰富的内涵,除了抢眼的物质符号,更重要的是活出“一个人”的风格与审美。
  • 充当一个生命的探子
  • 我已经忘了很多事情。忘了一些爱,一些恨,一些情,还有一些愁。当然,我也不记得喜欢过的第一朵花儿。我没有办法告诉你,我来到这个人世,遇见的第一朵花儿的好模样。现在,我最喜欢的是睡莲。
  • 失败的好处
  • 我在21岁的年龄,最害怕的不是贫穷,而是失败。从任何传统的标准看,在我毕业仅仅7年后的日子里,我的失败达到了史诗般的程度:短命的婚姻闪电般破裂,我又失业成了一个艰难的单身母亲。除了流浪汉,我是当代英国最穷的人之一,真的一无所有。当年父母和我自己对未来的担忧,现在都变成现实。按照惯常的标准来看,我也是我所知道的最失败的人。
  • 人生旅途
  • 我在路边坐下来写作,一时想不起该写些什么。树荫遮盖的路,路畔是我的小屋,窗户敞开着,第一束阳光跟随无忧树摇颤的绿影,走进来立在面前,端详我片刻,扑进我怀里撒娇。随后溜到我的文稿上面,临别留下金色的吻痕。
  • 爱惜
  • 15年前我与范用认识。那是朋友小范围贺喜黄宗英、冯亦代结婚,在北京张洁家里。张洁为我俩做介绍,说“这是三联范老板”,我懵了。范用主动替我解懵,说:“武汉可以说是我的老家啊,我可是在武汉做学徒到今天的啊!”见范用出版的都是巴金、傅雷那些前辈大家,只觉得自己不在那个范畴,一直就再没有主动与范用联系。
  • 爱无葬身之地
  • 我爸我妈有个毛病,就是爱操心。我和我哥也有一个毛病,就是不爱被操心。由于这两个毛病是相互矛盾的,可想而知我和我哥成长的过程是多么鸡飞蛋打。小时候我以为父母对我们不放心,信不过,什么事情都要来“掺和”,是因为我们年纪小,做不好事情。后来渐渐明白,这种“掺和”的毛病,跟我们的年龄无关,跟我们的水平也无关,就是他们的个性而已。
  • “在吗?”
  • 据说。一声“在吗?”已经沦为特别让人讨厌的句子之一,与女神说“我去洗澡了”并驾齐驱。还挺无辜的,其实只是被“在吗”之后的内容给拖累了。不过谁会给它平反呢?没有人说:“在吗?我给你涨1万块薪水。”也没人说:“在吗?我下周去美国,要带什么呀?”与之周旋的、联袂出席的永远是:在吗?能借点钱吗?在吗?稿子被毙了。
  • 独处是一种能力
  • 在一次长途旅行中,最好是有一位称心的旅伴,其次好是没有旅伴,最坏是有一个不称心的旅伴。人们往往把交往看作一种能力,却忽略了独处也是一种能力,并且在一定意义上是比交往更为重要的一种能力。反过来说,不擅交际固然是一种遗憾,不耐孤独也未尝不是一种很严重的缺陷。
  • 出走
  • 其实我不太讲旅行或旅游,我常常用的一个字眼是“出走”。人在一个环境待得太久了、太熟悉了,就失去他的敏锐度,也失去了创作力的激发,所以需要出走。上世纪70年代我在欧洲读书,那时候,要写关于文艺复兴的艺术史。老师问我:“你有没有去过意大利?”我回答说还没有。
  • 贵人
  • 紫微斗数、命相卦理都提到“贵人”,但没提他长什么样子。这么说,男女老幼、贫富贵贱都可能成为“贵人”。有心两肋插刀或无意之间行举手之劳的人也可能成为我们生命中忽然出现的助缘。那么,每个人都具有“贵人”双重身份,被资助或莫名其妙地成为他人的吉星。
  • 生命的邮件
  • 今日落笔,是在充满乳香的房间里。我的儿子饱餐一顿后,安静地睡了。那种照看新生儿的奇妙感受充满我心。我知道,我们在彼此的生命历程中,将相互温暖与扶持。做了父亲,我不该两手空空迎接他的到来。但孩子那稚嫩的小手还举不起任何可称为礼物的东西。那就让我将祝愿当成礼物,投入生命的邮箱,来一个慢件邮递。当他长大的时候,再好奇地拆封吧。
  • 人情味儿
  • 朋友从外地回到北京,出车站后打车回单位。路过某地铁口附近,恰好红灯,司机停下,他盯着路的右边,自言自语:“这里不让停车。”朋友没有搭话,把头转向车窗外,她看到两位阿姨站在太阳下的路边,不停地招手拦车,但没有一辆车肯停下——正如司机所说。
  • 我喜欢的女性
  • 我喜欢爱花的女性。花是我们日常能随手得到的最美好的景色。从昂贵的玫瑰到卑微的野菊。花不论出处,朵不分大小,只要生机勃勃地开放着,就是令人心怡的美丽。不喜欢花的女性,她的心多半已化为寸草不生的黑戈壁。
  • 槐花
  • 玉渊潭的洋槐花盛开,像下了一场大雪,白得耀眼。来了放蜂的人。蜂箱都放好了,他的“家”也安顿了。一个刷了涂料的很厚的黑色的帆布篷子。里面打了两道土堰,上面架起几块木板,是床。床上一卷铺盖。地上排着油瓶、酱油瓶、醋瓶。一个白铁桶里已经有多半桶蜜。外面一个蜂窝煤炉子上坐着锅。一个女人在案板上切青蒜。锅开了,她往锅里下了一把干切面。不大会儿,面熟了,她把面捞在碗里,加了作料、撒上青蒜,在一个碗里舀了半勺豆瓣。一人一碗。
  • 乐呵
  • 省钱 虽说我不能挣钱,但是我会省钱啊。前些天看上一辆宾利六百多万,我一咬牙一跺脚“不买”!一下子就省了六百多万啊!这里 和女朋友去餐厅吃饭,烟瘾犯了,点了只烟,然后就看到服务员走过来对我说:“先生,这里不能抽烟。”然后我就和女朋友换了座位,“这里呢?”然后服务员看了我一眼道,“保安!”
  • 额济纳:三千年的胡杨与黑水城
  • 秋天的西北大地苍茫而高远,阿拉善高原的天空蔚蓝明净,前往额济纳的路上,沿途鲜有人迹,贺兰山、荒漠、不大的村庄和市镇……在这些安静的风景里,只有风和急速的车轮交织出的声响,为我堆积着关于额济纳的想象:
  • 五道口的韩国人
  • 乘坐北京地铁13号线,到达五道口,尚未出站,就能通过周边建筑物外墙上的巨大广告牌,感受到股股韩流。不知是多少年前,以韩国留学生为主力军的国际学生,开始涌入高校云集的五道口,随之,这里的街道、房屋、生意、文化与人,渐渐呈现出异域风情。
  • 国家保镖:鲜为人知的“影子”传说
  • 各国政要聚集的重要会议上,摄影记者稍加留意,就可能发现这样一些人:头戴耳机、不发一言、表情严肃。政要发言时,站在身后;政要开会时,等在门口;政要受访时,伫立一旁。他们便是政要保镖——也被称为“影子”,是各国要人们最为贴身的保护层。能够出现在镜头中的贴身保镖,已是这群“影子”的最高调存在。在其背后,有着各个国家最为机密的政要安保体系,以及保障政要安全的“秘密武器”。
  • “非洲小野人”成长之烦恼
  • 提起蒂皮·德格雷这个名字,多数人或许会一头雾水,不过,要是说起那个法国的“真实版泰山女孩”,很多人会一拍脑门儿:原来是她呀114年前,这个“小野人”令全世界的人惊叹。她与小狮子相拥而眠、骑在鸵鸟背上的形象,时隔多年,仍然鲜活于人们的脑海。
  • 费城:美国文化艺术之都
  • 美国最有历史和文化之市,可能是费城。这是天津在美国的友好姊妹城市,已有超越三十多年的历史。费城曾经是美国的首都,美国的自由钟声就在费城敲响;美国的独立宣言,就是在独立宫里被以杰弗逊为首的一帮独立先驱们撰写;美国的宪法,同样在费城被完成,联邦政府专门在费城建了一间宪法中心,来宣扬这美国历史上举足轻重的文献。
  • 法国城堡里的阴谋与爱情
  • 卢瓦尔河全长1012公里,是法国第一大河,也是最美丽的一条河。尤其是中游河谷一带,有“法国花园”的美称。从15世纪中期之后的200年间,卢瓦尔河谷一直是法国的中心,它既是政治斗争的温床,激励着国王和骑士们的野心和斗志,见证了数不清的阴谋与爱情,也是艺术的源泉,孕育了巴尔扎克、拉伯雷等一代文豪,达·芬奇就长眠于此。
  • 百水的梦幻屋
  • 1 所有的旅行指南里都这样说:“这是个让你感觉和家里一样温馨的博物馆。”其实远远不止如此,那是一个让人感觉回到了童年梦里的地方。走进维也纳艺术之屋,就像走进了一个奇异的五彩斑斓的梦境,脚底和视觉同时感到了这座建筑的起伏感。
  • 逸闻
  • 韩国一双拖鞋带来的“认同感” 你能想象,一个国家几乎所有人只穿一种式样的拖鞋吗?放眼全球,恐怕只有在韩国才能看到这种现象。如果你走在韩国的大街上,肯定会看到,无论是大超市还是小商店,货架上永远有许多黑底面、印有三条白线的所谓“三线拖鞋”待出售。
  • “凯叔讲故事”讲的不只是故事
  • 1 每一个人可能都会有他不一样的个性,甚至你会发现喜欢这个社群的人会有一个统一的性格,我想这就是我的一点感受。“凯叔讲故事”从一开始,从2014年4月份开始,就建立了一个规矩,就是我们所有的内容以及我们所有的改版、迭代计划完全围绕用户,甚至把用户拉进来,让用户一起来完成我们的作品,所以现在“凯叔讲故事”出现了所有的产品里面都有用户的共性。
  • 王阳:刀锋上的生意
  • 早晨8点钟,长春市吉顺街上的冰场,将近50名青年队选手,前后有序地围绕冰场一圈圈滑行。他们大多穿着World—Top品牌的冰鞋。教练偶尔会让他们停下来,小声叮嘱些什么,然后他们继续滑行。
  • 钱多活少路近,你如何选择
  • 假如有一份工作,钱多、活少、路近,你脸上自然会乐开了花,但这样的工作只存在于完美的假设中,或者你有个很厉害的爹(包括干爹)。那么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该如何权衡这些因素呢?在我们年轻的时候,钱多可能是第一位考虑的。但如果你只是冲着钱去,恐怕也很难得到你想要的幸福生活。
  • 汽车防盗里的经济学
  • 请记住,外部效应经常不为人们所察觉。为了防止自己停在街上的汽车被盗,很多人都用防盗锁锁住汽车方向盘,例如Club防盗锁。这玩意儿体积不小,格外显眼(有的甚至是荧光粉红色)。如果你使用的是Club方向盘锁,那么你就是在明确而直接地告诉偷车贼:你的汽车很难被弄走。
  • 匠星闪耀时
  • 在规模化生产的后工业时代,独特的产品及更好的产品质量成为企业争夺消费者的关键。“工匠精神”被逐渐提炼上升到一种导向性的制造策略,成为企业之间标榜自己产品优质的字眼。“工匠精神”与典型的“商人精神”背道而驰,重视产品的品质,体现的是对工作充满信仰、在工作中踏实认真。
  • 从“学渣”到天使投资人
  • 不化妆不打扮,没有西装革履、金丝边眼镜,有的只是简单的T恤、运动裤以及黑框眼镜。来自江苏徐州的90后小伙吴幽作为天使投资人,却以一身“属丝”派头出现在2014正和岛创新大集演讲台上,就像跑错了片场的演员。然而,当吴幽开口谈起,自己大二辍学创业,在数次失败后靠化妆品赚到第一桶金时;当他像说相声般聊起,自己不甘守着一亩田,还要做投资领域最会说相声的人时——连香港永隆银行董事长马蔚华也开始细细打量:这小伙,有点意思。
  • 所有的弯路都是必经之路
  • 按照现在流行的词来说,我曾经是一个“学渣”,在国内念建筑学校没有毕业,然后去德国读了5年书最后也没拿到文凭。不过我认为,生活就是不断学习,经历本身才是最大的财富。我的商业历练应该是在德国读书时开始的。
  • 支付革命革了谁的命
  • 在第三方支付给人们带来便捷的同时,对于第三方支付风险和安全的讨论,自它诞生之日起就不绝于耳:第三方支付将银行和支付客户隔离开,致使银行无法掌握交易信息,增加了非法套现、钓鱼欺诈的防范难度;第三方支付在用户信息泄露、交易安全、法律等方面也同样存在隐患。
  • 彩瓷风云
  • 瓷器的演变代表了人们对丰富生活的追求,从颜色单一、质地粗糙的生活用品逐渐演变成青花、五彩等观赏器物,彩瓷不仅有艳丽的外表,其图案内容常常能反映更深层的意义,使瓷器不仅作为器物存在,而且加入了更深的情感诉求。
  • 为什么我们总分不清外国人的脸?
  • 在看外国电影和电视剧的时候,你有没有出现这样的状况:对出场的人物总是傻傻分不清楚:这是Tony还是Iohny?这个人不是去度假了吗,怎么又出现了?嗯这个鸡冠头是Mike,哎等等,那里也有一个鸡冠头……到底哪个是Mike?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外国人长的都一样呢?
  • 超纯水也是一种毒药
  • 美国IBM公司半导体制造工厂一直在加工一种纯净水,每小时8万加仑,从不停歇。因为,如果没有这种纯净水,他们就无法制造微芯片。他们称这种水为“超纯水”,因为它比自来水干净一千万倍,纯净到几乎没有任何杂质。
  • 为植物去魅
  • 向日葵的花盘总是旋向太阳的方向,夜晚的柳林在风中缓缓摇摆,像是充满密语……少时在农场生活时,植物就是这样让我觉得灵气逼人。此后多年,那些介绍植物感知能力的文章,都在延续这种感受:给番茄听音乐,会令番茄增产;给花卉听音乐,花卉会更加艳丽;在一株植物旁边砍削另一株植物,会让它们愤怒及惊恐。但《植物知道生命的答案》一书却告诉我们,这些很可能是误会。
  • “脸色”的秘密
  • 以中国文化为代表的东方文化圈的社会中,人们推崇喜怒不形于色,内心感受未必就能通过面部表情探查。因此,在中国古代的世俗文化中有一种技术传统,包含“医”“卜”“星”“相”等门类,而且这四大技术被看作是“一家子”。
  • 咖啡危险了
  • 全球的咖啡树正面临着气候变化、疾病和病虫害的严重威胁。高度的遗传相似性使得它们在面临这些灾难时不堪一击。为了避免咖啡作物毁于一旦,科研人员正争分夺秒,力图将优良基因引入其中。惊人的单一 在哥斯达黎加图里亚尔瓦的一间咖啡馆里,客人们站在餐馆阳台上,眺望对面郁郁葱葱的丘陵,而手中的饮料只能以白水或菠萝汁代替。
  • 画的良缘
  • 刘奇学弟将沉甸甸的《案头余事》书稿交给我,嘱我阅后做序时,我着实吃惊不小。几年前,他出了一本《奇书奇画》的书,以书法为主,绘画为辅,妙趣横生。兴之所致,我写了《字的良缘》一文,惹得几大报刊纷纷转载,作者、读者皆大欢喜。这次结集,是从他近年大量的书画作品中精选出来的。是以绘画为主,书法为辅。前头拉车,后头照辙,这篇小文索性就叫《画的良缘》吧。
  • 时代艺术家刘奇
  • 刘奇,笔名黑木、西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中国书法院副院长,河南省美协会员,广东省书法院、上海海上文化艺术交流中心、汕头文艺交流中心等特聘书画家。作品多次入选全国性书画展览并获奖。曾在上海、郑州、昆明、合肥、兰州、汕头等地举办个人书画展,并在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乌拉圭等国进行艺术交流,央视国际频道有专题报道。作品被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等十余国家收藏。出版有《奇书奇画》《案头余事——刘奇自选集》《黑木书法篆刻集》《黑木摄影集》《黑木诗词》等。
  • [发现]
    新年 时代 热血(王亚非)
    [时事]
    微信朋友圈里的“黑”与“逃”(冯雪梅)
    林青霞:佳人六十年(章诒和)
    [人物]
    拉森,管着盖茨的钱袋子(海艳娟)
    “百变”马未都(李春晖)
    APEC之父一百次来华(黄滢)
    [万象]
    面孔
    [过去]
    不生病,中国历史或许不一样(周峰)
    明代窃听风云(无歌)
    康有为的排场(余世存)
    官腔的后果(鲍鹏山)
    被日本军方隐瞒的二战秘密(桥本隆则)
    仇英:画匠亦能成大师(佚名)
    怕什么(王开林)
    史上最惬意的流放(李浅予)
    冬皇遗韵(王悦阳)
    你所不知道的白求恩(黄昉苨)
    炒作大师司马相如(唐宝民)
    “体育校长”张伯苓(周礼)
    [万象]
    那个卑微、剽悍、凉薄的张爱玲(陈思呈)
    [生活]
    靠天堂最近的地方(冯唐)
    眼高手低(蔡澜)
    私享家的生活哲学(金雯)
    充当一个生命的探子(安然)
    失败的好处(J.K.罗琳 乔敏)
    人生旅途(泰戈尔)
    爱惜(池莉)
    爱无葬身之地(刘瑜)
    “在吗?”(富大人)
    独处是一种能力(周国平)
    出走(蒋勋)
    贵人(简媜)
    生命的邮件(白岩松)
    人情味儿(林特特)
    我喜欢的女性(毕淑敏)
    槐花(汪曾祺)
    [万象]
    乐呵
    额济纳:三千年的胡杨与黑水城(阿尔)
    [天下]
    五道口的韩国人(刘娟娟;满都拉)
    国家保镖:鲜为人知的“影子”传说(陈之琰;姚忆江)
    “非洲小野人”成长之烦恼(张莹)
    费城:美国文化艺术之都(胡曼荻)
    法国城堡里的阴谋与爱情(余驰疆)
    百水的梦幻屋(沈奇岚)
    [万象]
    逸闻
    [财富]
    “凯叔讲故事”讲的不只是故事(王凯)
    王阳:刀锋上的生意(韩牧)
    钱多活少路近,你如何选择(岑嵘)
    汽车防盗里的经济学(史蒂芬·列维特;史蒂芬·都伯纳)
    匠星闪耀时(来乌)
    从“学渣”到天使投资人(孙丹)
    所有的弯路都是必经之路(王小彬;陈旭)
    支付革命革了谁的命(佚名)
    [万象]
    彩瓷风云(Sukey)
    [奥秘]
    为什么我们总分不清外国人的脸?(闫仪恒)
    超纯水也是一种毒药(秦湖)
    为植物去魅(韩松落)
    “脸色”的秘密(张其成)
    咖啡危险了(希拉里·罗斯纳)
    [艺术]
    画的良缘(二月河)
    时代艺术家刘奇
    《时代发现》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