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东方翻译》 > 2011年第02期
  • 学科建设不能搞“大跃进”对近年来国内翻译学学科建设的一点反思
  • 仅2010年,国家批准的翻译硕士专业学位点剧增了118个,面对如此“欣欣向荣”的发展现状,我们应该继续大力发展,还是应该停下来冷静反思?
  • 理雅各如何翻译《论语》的“和”
  • 《论语》的“和”字,在春秋时期的思维脉络里,有着大体的共识,是由生活经验中味觉与听觉的调和上升到抽象思维的和谐。在中国经学训诂传统中,对《论语》的“和”字的诠释众说纷纭。理雅各(James Legge,1815-1897)在19世纪末翻译《论语》时,基本遵循朱熹的注解,有时稍作改动。本文细究中国解经传统对《论语》的“和”字的阐释,再探讨理雅各英译的选词用字,指出理雅各的英译基本准确,却无可避免地丢失了原文所蕴含的丰富文化意义与思维联想。
  • 论严复的圣经片断翻译
  • 在圣经汉译史上,严复于1908年完成的《马可所传福音》前四章文言试译本具有标志性意义。本文梳理该译本产生的历史文化背景,分析严复的文化心态及其翻译艺术,指出严复介入圣经翻译的三重意义。
  • 见证翻译学科的发展——《中国译学大辞典》的编纂思想与实践
  • 本文概述了《中国译学大辞典》的编纂思想,介绍了该辞典的编辑方针、收词原则和编辑实践。通过对新世纪几种译学新途径的分析,阐明了译学术语系统的建设与译学发展同步。辞典见证了翻译学科的诞生和发展。
  • 金粟斋译书处与《穆勒名学》的译刊
  • 20世纪初上海有许多民营出版社的具体情况我们今天已经很难找到它们的资料了,偶而有些记载也充满了错误。如作为反映上海出版社资料最翔实的《近现代上海出版业印象记》中,就把广智书局创办的时间定在1898年,在作新社这一条中却只谈到了戢元丞等创办的《大陆》月刊,其他均语焉不详。 金粟斋的资料在该书中没有得到任何反映。早在20世纪90年代,我就关注这一翻译出版机构,并首先利用包天笑的回忆录讨论过该出版机构的逻辑学和地理学的译著,
  • 福尔摩斯在近代中国的“隐喻式”出场
  • 像文学史上许多最初遭受冷落、后来却一步登天的作品一样,柯南·道尔的《血字的研究》(AStudy in Scarlet,1887)遭受了三次退稿,最终于1886年9月被伦敦的华德·洛克公司勉强收下,刊登在1887年12月公司自己的《比顿圣诞年刊》(Beeton0 Christmas Annual)上。在这部作品中,享有世界声誉的侦探福尔摩斯首次登场。后来的福尔摩斯系列故事共有4部长篇及56个短篇,故事主人公博学、果断、
  • 王智量:“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 昔日 在北大求学的王智量初与俄国文学结缘,后因翻译俄国文学冤戴右派帽,终因其在译介俄国文学方面取得的成就而获得俄国政府文化部颁发的普希金纪念章和感谢状。
  • 罗新璋老师的真性情
  • 作者的北京之行得到翻译家罗新璋老师的热情帮助,不仅带领作者拜访翻译家唐笙老师,还四处帮忙找资料,更是签书赠送。虽然他言语犀利,却不乏幽默,言谈举止充满了生活的智慧,他的为人为学时刻影响着后辈学人。这是一位可爱、可敬的老人。
  • 纪念丽丽恩·杜特莱女士
  • 我和丽丽恩·杜特莱fLiliane Dutrait)女士唯一的一次见面是在2008年的一个国际研讨会上,时间只有三天。她是随她的先生诺埃尔·杜特莱(Noel Dutrait)教授一起来的,会议期间夫妻二人形影不离,令我印象深刻。记得晚膳时,嘉宾们依然沉浸在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作品《灵山》的创作特色之中,相谈甚欢。众所周知,《灵山》1995年由杜特莱及丽丽恩译成法文出版,读者反响热烈,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称此举“是很重要的贡献” 。
  • 《红楼梦》百年英译史话之二
  • 第二回莫道零篇碎稿草草付梓,且看字斟旬酌步步为营 19世纪的《红楼梦》英译者全部是英国驻华外交官员,德庇时是其中地位最高的一个,也是唯一从事中国文学研究的学者。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却是几位译者之中对《红楼梦》本身最不感兴趣的一位。他的《汉文诗解》发表于1830年,距1791年《红楼梦》程甲本付梓不过30多年。发表时间虽早,然而在长达107页的长文中,
  • 被改写的昆德拉——中国当代翻译文学史话之五
  • 在中国,米兰·昆德拉的小说虽然最早译于“八九”政治事件之前,但却流行于“八九”之后,“米兰·昆德拉热”本身体现了中国知识者的变革要求。但中国的政治现实却决定了米兰·昆德拉不能畅通无阻。其结果就是“被改写的昆德拉”。
  • 从荚蒾花误译为红莓花说起
  • 《红莓花儿开》是苏联电影《幸福的生活》(原名《库班哥萨克》)中的插曲(杜纳耶夫斯基曲,伊萨科夫斯基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我国十分流行,时至今日依然受到我国人民的喜爱,尤其是六十岁以上老人们对它更是情有独钟,每每在节日里或者朋友聚会的场合便纵情歌唱,仿佛优美悦耳的旋律把他们带回到了早已远去的青年时代。
  • 蕾米亚——济慈寓言叙事诗
  • 蕾米亚(1amia)一词来自希腊神话,意为蛇妖,相传上身为女躯,下身为蛇体,原为利比亚皇后,天帝宙斯所恋,生子遭天后Hera所害,遂因迁怒而吞食一切孩童以为复仇。济慈此诗取材于包敦之《百忧探源》(RobertBurton:The Anatomy 0f Melancholy).其实本事应回溯三世纪希腊作家费洛崔托之《阿波罗涅》(Apollonius of Tyana)。
  • 你“不翻”我“不翻”,此番到底为哪般?六对我国不少高校音译校名的反思
  • 去年,朋友的小孩参加高考,不时咨询学校和专业等情况,我们虽然呆在高校,对某些信息却也并不灵通。为了解惑答疑,不得不到网上去“估钩”(Google)或“拜读”(Baidu)。在查询部分高校时,不期然地发现某些校名的英译发生了变化:先前的意译名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音译。校名是学校的核心身份或标志之一,往往承载着丰富的内涵与浓烈的情感,任何更动(包括译名调整)都应慎之又慎。那么多院校纷纷“辞旧迎新”,莫非旧译确已不合时宜?新的译名又果真能帮助相关高校“功成名就”么?
  • 小议“宅男”“宅女”的英译
  • 引言最近几年,“宅男宅女”是继抗压能力低的“草莓族”及储蓄为零的“月光族”之后,又一个被网络热炒的现代族群。通俗地讲,所谓的“宅男”和“宅女”是指那一类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这一解释从字面上理解是合理的,因为“宅”即“家”的意思。在互联网迅猛发展的今天,随之而来的是依靠网络生存的这类人。他们的普遍特征是不喜外出、讨厌应酬、向往自由与无拘束。
  • 小议网络热词“雷人”的翻译
  • 引言 “雷人”是近年来网络热点词汇之一,在2009年尤其火爆。笔者最近用“百度”搜索该词,显示的结果竟然有43000000多条,远远超过其他网络词汇,其流行程度可见一斑。在2009年中央电视台春晚小品《北京欢迎你》中,蔡明的一句“你真是‘雷’死我了”更使得这一网络词汇变成了妇孺皆知的流行语。如今,“雷人”的流行已经不再局限于网络,在正式的报刊杂志、广播电视上也是屡见不鲜。笔者在《中国青年报》网站搜索发现,仅2009年一年之内该报新闻标题中含“雷人”或“雷倒”的报道就有40多篇,
  • 传媒翻译探索的新视角——别尔萨、巴斯奈特新著《全球新闻翻译》评述
  • 引言学界有关全球化理论的研究涵盖经济、信息传播、社会文化等诸多领域,但长期以来,未见其对翻译实践予以足够的关注。尽管新闻翻译已成为当今世界翻译活动的主要来源(苏珊·巴斯奈特,黄德先:2009),但是与其重要地位不相称的是,关于新闻翻译策略的研究与文学翻译相比是远远不够的(Bielsa&Bassnett,2009:10)。换言之,新闻翻译有别于文学翻译,其理论基础薄弱,急需在文学译论之外寻求理论支撑。时代在变,翻译也在变。
  • 探讨译学前沿与趋势的一次国际会——第四届岭南-清华翻译学国际研讨会综述
  • 2010年12月18至19日,第四届岭南一清华翻译学国际研讨会在香港岭南大学召开。此次国际研讨会已经是北京清华大学和香港岭南大学联合举办的第四届译学国际研讨会,除了清华和岭南两所高校的学者,此次会议还吸引了来自大陆、香港、台湾、英国、美国、加拿大、拉脱维亚、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大约40名学者,放眼国际,互通有无,探索译学前沿与趋势。
  • 《东方翻译》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