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待“客”之道
  • 你曾经偷过东西吗?请诚实回答。我知道起码你有想过。每个人都想过——而且信不信由你,多数人最终还是为恶念所控,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做了坏事。长久以来,动物闻相互偷夺食物及地盘。罗宾汉以劫富济贫而闻名遐迩。所以看起来,在某些情况下,偷窃也可以是件好事,不是吗?
  • 索菲娅·科波拉:名门才女的“迷失与寻获”
  • 有些娱乐明星声称自己出身于演艺世家。索菲娅·科波拉就是在一个电影场景里面接受洗礼的:她就是那个在电影《教父》(1972年)的倒数第二幕中接受洗礼的婴孩,而执导这部电影的正是她的父亲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在过去的十四年中,她生了两个女儿,导演了五部电影故事片,并且因其细腻地描绘了青少年和年轻人迷失与寻找自我的过程而赢得不少赞誉,其中包括美国导演工会和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电影《迷失东京》)。
  • 千禧一代,“自恋狂”还是“新人王”?
  • 我即将要做的事正是多少年来老一辈的人都曾经做过的:批评比我年轻的人懒惰、自私、浅薄、自以为是。以下是一些冰冷的硬数据: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与目前达到65岁或以上的人相比,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患自恋型人格障碍的几率是前者的将近三倍。这些人深信自己很了不起:“全国青年与宗教调查”报告发现,60%的千禧一代表示,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遵守的道德是:他们觉得这是对的就行。
  • 老太奋斗双煞
  • 我出门才只有半小时,去了趟银行,刚刚回到家门口,就发觉哪里不对劲了。车道上停着一辆摩托车,我下车时就能听到摩托车的引擎还在运转,但是周围空无一人。我一个人住,家靠近熙攘的马路,此时我明明没约人到我家里来。房子有许多入口,当我检查看是否有打开的门窗时,在房子后面发现了被打碎的窗户。我是在这所房子里长大的。
  • 我与怪盗的不了“情缘”
  • 我六岁那年,父母、妹妹还有我,在结束了一段漫长而又寒冷的汽车旅行之后于圣诞节前回到家。可到家后,我们发现家里竟是“出奇”的清冷:后门在门合页上晃动,抽屉和衣橱都被翻了个遍。我家被盗了!很快,家里聚集了很多警察。对于我和妹妹来说,这太刺激了;但对于父母来说,却苦不堪言:他们不仅丢失了可置换的日常用品,更是失去了祖传宝贝。在那些丢失的宝贝中,有的是非常稀罕的,例如母亲收集的香水。
  • 忍者“神偷”
  • 回想起来,“忍者追捕”涉及的是一个席卷斯塔顿岛的连环“忍者盗贼”。“武当乐队”正是发祥此地且名声在外,出于对功夫电影的敬意,在很久以前他们把这个地方戏称为“少林”。这个特别的盗贼,如今已被认定在过去的七个月里洗劫了十八户人家。九月,他在东安山的基奥洛家作案时,遇到了当地居民菲儿·基奥洛,“忍者盗贼”之恶名便是源自此案。他一身黑衣,戴着黑色面具,基奥洛说道,那盗贼还拿着双节棍。他用那副双节棍击打基奥洛的胸部、头部和胫骨,而最后基奥洛用一把牛排刀刺向他作为反击。
  • 一个惯偷的自白
  • 我每天都会偷东西,有时候一天要偷20到30次。我穿梭流连于店铺之间,拿走我需要、不需要的东西。只要能带走点什么,我就会感觉良好。严重起来,我会一日之内卷走价值几百英镑的衣服、化妆品、食物和珠宝。我偷到的越多,心情就越爽。我已经偷过几千次了,但只被抓住过几次而已。我并不引以为傲。我知道这不对,也为此感觉很糟。但这却不足以让我因此而停手。我曾将之归结为贪婪,但感觉似乎不止于此。那是一种瘾症。如果我感觉到压抑,那就像是扣动了扳机,下一分钟我便会现身于某个店铺,把货品塞进我的包包,以此让自己感觉好些。
  • 戏说流感:那些“H”和“N”的事儿
  • 在生物学里,没有什么比病毒更简单的了。 它们粘附在细胞上,(侵入细胞内)脱壳,把自己的基因丢进去,然后分裂繁殖。 但是,病毒的命名却没那么容易理解。
  • 忧郁先生
  • 忧郁先生/我曾对你说过我爱你/请相信我 忧郁先生/我现在得离开了,亲爱的/请不要生气 我知道你累了/也知道出于某些 故/你很痛苦、厌烦、难过/所以我亲吻了你的脸颊/含笑离你而去/而你却称之为背叛
  • 血库
  • 我在血库遇见你/我们看着那些包袋/好奇是否所有颜色/都匹配于那些标签上我们所熟知的任何名字 你说“看,看这里,那是你的!/与你兄弟的一起堆在上面/看.它们彼此何其相似啊/即使被那些塑料小瓶盖封住”/我说我太了解了
  • 追踪揭秘:“抱抱团”轶事记
  • 我面前的那个男人目露恐惧。那是伦敦傍晚的上下班高峰期,我高举写着“自由拥抱”的标语牌,站在卡尔纳比街中央。我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向陌生人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他们,让他们心情更好——不求任何回报。但是,这个男人并不相信。“你在卖什么?”他问。“不卖什么,”我解释道。“我们只是给人们提供拥抱。免费的。”
  • 比利时不思议
  • 生活是由变化构成的。在国外开启一段新生活几乎完全可以用“变化”这个词来形容。有些变化是巨大的;迈离自己所熟悉的疆界可能会带来整个人生观的改变。我曾经历过很多重大改变,但我同样注意到自己也曾经历了一些较小的改变。
  • 日落当前,工作靠边
  • 我认为下午五点就该放下工作了。在一个严格奉行新教工作道德的国家,这种信念可算是太激进。每周只工作四十小时?我已经看不到有多少人还会在五点钟就打卡下班了。这种事情看起来完全是古旧怪异,与过时的怀表和鞋油无异。
  • 人生与垂钓
  • 那是个美丽的早晨,夏日的酷热还有几小时才来,天幕如同蓝色的绸缎在我们的头顶上向四面八方铺开。相对持续了好几个星期华氏100度的高温,今天的天气有点清冷。
  • 花甲之年的消防梦
  • 小时候,我和妈妈曾被困于洛杉矶的一栋着火的大厦里。我们被迫坐在二楼的窗台外,因为唯一的出口被堵住了。当消防员到来时,他们说:“把孩子扔下来!”我想:“哇,我居然可以真的从窗口跳下去!”那时。我还不太懂什么叫害怕。
  • Hotel Insomnia
  • 十三钗
  • 我有13个老婆。我们一起住在一座恢宏的安妮女皇式的庄园大宅里,离镇中心并不算远,大宅共有六面山形墙,立着两座圆塔,还建有一道围廊。我每个老婆都有她们独立的房间,同样我也有自己的,但我们每晚都围坐在宴会厅,在那盏被粉色玻璃罩住的老吊灯下的长桌上吃饭。
  • [卷首语]
    待“客”之道(Jesse Hunter 金茨[译])
    [娱乐信息]
    索菲娅·科波拉:名门才女的“迷失与寻获”(Carrie Rickcy Mac[译])
    [视点]
    千禧一代,“自恋狂”还是“新人王”?(Joel Stein Monday WJ[译])
    [本期主题]
    老太奋斗双煞(Jennifer Ospici Cass[译])
    我与怪盗的不了“情缘”(Dinah Post 白江丽[译])
    忍者“神偷”(Ben McGrath MS[译])
    一个惯偷的自白(Author Unknown 小狐[译])
    [健康生活]
    戏说流感:那些“H”和“N”的事儿(Michaeleen Doucleff 寒星[译])
    [仙乐飘飘]
    忧郁先生(Catherine Feeny 金茨[译])
    血库(Bon Iver 金茨[译])
    [异域采风]
    追踪揭秘:“抱抱团”轶事记(Elizabeth Day 金茨[译])
    [文化交流]
    比利时不思议(Leah Budk 小狐[译])
    [人生百味]
    日落当前,工作靠边(Laurie Granieri WJ[译])
    人生与垂钓(Michael T. Smith 铖铖[译])
    花甲之年的消防梦(Andrea Peterson 铖铖[译])
    [地道英文]
    Hotel Insomnia(Charles Simic 金茨[译])
    十三钗(Steven Millhauser 金茨[译])
    《疯狂英语:阅读版》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