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符号与传媒》 > 2013年第01期
  • 1995—2011年国际网络传播研究发展状况分析——以SSCI之JournalofComputer-MediatedCommunication为例
  • 本文以SSCI之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Communication1995年至2011年的全部文章为分析对象,以研究主题、方法和理论为分析框架,以内容分析、定性、定量等方法为分析手段,力图在此基础上探讨国际网络传播研究的发展趋势。分析发现:网络被传播领域认定为新媒体,但网络绝不仅仅是一种媒体,所以不能只用传播理论对其进行研究;在时间之轴上,每个研究主题的意旨都在不断流变;网络传播的研究方法正在多元化、综合化的演进中打破关于研究方法的传统归类体例;建构网络传播的理论,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此过程中,互动、涌现和非线性乃是建构网络传播理论大厦的重要支撑。
  • 2012年中国符号学发展报告
  • 摘要:本文通过收集并分析符号学论文、专著、相关学术活动的数据,来呈现2012年中国符号学发展状况,并基于这三方面的数据,归纳出2012年中国符号学的发展趋势:符号学一般理论得到推进;符号学应用全面拓展,符号学已成为各个学科主要的理论工具;建设性符号学成为主流。
  • 解读“罗马柱”
  • 改革开放30多年来,许多外国文化进入我国,它们大部分都已融入了中国文化,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但是,也有引进的外国文化并不是很容易让人理解的。本文拟结合符号学的一些概念,对某地出现的“罗马柱”做粗浅的描述和分析。
  • 超越轴心期的“词源”语源观预设——开启语言学的再创时代
  • 任何语言学理论体系都不能缺少自己的理论基石——语源观(关于语言的初始样态)。如果一个新的语言学理论没有自己的语源观,旧的语源观必然填补这个理论空白,并悄然成为它的理论基石,从而导致这个理论自身新理论与旧基石的深刻矛盾。索绪尔划时代的“符号价值系统”语言观未能在20世纪真正确立,因为它的理论底层是隐藏极深的源自轴心期的“词源”语源观预设。“词源”语源观预设必将导致源自轴心期的分类命名集语言观。彻底清除“词源”语源观基石,建立超越轴心期的崭新语源观,实现符号价值系统观与语源观的统一,将成为21世纪语言学实现重大突破的突破口,也将开启语言学的再创时代。
  • “自性”:苏珊·桑塔格“反自传性”小说的自传性写作——小说《恩主》中“冲破教堂屋顶之梦”的诺斯替教符号研究
  • 苏珊·桑塔格宣称其在开山之作《恩主》的写作中“力避自传性”,评论者也几乎都相信这是一部“反自传性”的虚构类小说。在桑塔格的日记《重生》中可以发现,《恩主》原来的标题为《希波赖特之梦》。“梦”作为母题在桑塔格的写作中被反复变形运用,既成为其文学创作的重要特色之一,也折射出作家对其自我意识的坚持拷问。“冲破教堂之梦”是小说中主人公所做的第三个梦,其中隐藏大量的宗教符号,这与作家声称自己是“无神论者”相左。本文因循胡瑟尔将“梦”划在“象征”类型之下的研究路线,借助符号学的阐释方法,解码桑塔格在《恩主》中构建的“梦”艺术符号背后隐蔽的自我意识,旨在揭示象征系统之下的意识形态,以期在更为深入的层面上探讨桑塔格文学创作的思想性,以及作家的自我与写作之间的关系。可以看到,《恩主》表面上“反自传性”地建构希波赖特之梦的符号,实际上却是艺术地再现作家的自性一一处于流散中的犹太性以及改宗下的宗教感。这种矫揉造作的写作策略实质就是日后令桑塔格扬名的“坎普”观,而在同化与现代性的双重压力之下,作为犹太裔作家,桑塔格走上一条折中主义的启蒙路线--犹太教“灵知神话”成为她自我意识的“恩主”。
  • 在现实与虚构之间:历史、身份、自我——以符号学为工具考察薛忆沩三篇历史题材小说
  • 本文以符号学中的符号自我理论为工具,以薛忆沩的三个中篇小说《广州暴乱》、《一段被虚构掩盖的家史》和《通往天堂的最后那一段路程》作为研究对象,考察个人在历史中的身份与自我。考察发现在历史中个人的身份和自我存在着非常复杂的关系,由于种种原因,身份脱离了历史的语境,发生了巨大的转变,由各种身份累加而成的自我就与身份之间产生了强大的张力,并对历史构成了一种反讽。
  • 非理性的文与理牲的分新法——论罗兰·巴尔特后期文论思想的一个矛盾
  • 前期罗兰·巴尔特关注符号的科学性、系统性,后期他重新审视了结构主义符号学,称符号学应该攻击西方文明的象征系统和语义系统,以非理性的文解构意义、科学、理性等同体物。然而,巴尔特不自觉地采取了理性的分析法以操作文。我们不无反讽地看到巴尔特不断肯定自己所否定的,一边高呼自己放弃了前期的二元论,一边不停地使用二元论进行分析;一边反对命名,一边不断地进行命名,在自己的理论中,执著地运用前期结构主义方法。
  • 编者按
  • 语言与文字是文化的内在肌理和人类思维的模式化表现,因此也是符号学研究的重要领域。汉字是中国文化思维深层结构的体现,而其独特的结构和形态对符号学的基本概念,如理据性与任意性、意象性等等都提出了新的解释要求。本辑刊于第5辑发表了孟华教授的《论造词与类文字》一文,该文从汉字能指和所指的类文字性出发,论证了类文字符号的基本特质,引起了读者对汉字符号学的极大兴趣。因此,本辑特地向台湾大学中文系的丁亮教授约稿,征得《汉字符号学初探》一文,以飨读者。
  • 主持人语
  • 作为当代符号学研究的重镇,爱沙尼亚的塔尔图大学在符号学研究资源的获取上可谓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它既拥有生物符号学奠基人魏克斯库尔(JacobVonUexkull)的研究中心,又沿袭了莫斯科一塔尔图学派的学术脉络,尤其是继承了其领军人物尤里·洛特曼的思想遗产。在新一代的塔尔图符号学者的学术养成与拓展中,这两位符号学大师的主要研究思想——主体世界(umwelt)和符号域(semiosphere),为他们提供了高远的起点和辽阔的空间。在本期的专题“新塔尔图研究”中,我们将试图为读者展现这两大珍贵的学术传统是如何在中生代的研究者中得以融合和发展的。
  • 新塔尔图研究:继承、融合与推进——卡列维·库尔教授访谈
  • 卡莱维·库尔(KaleviKull),爱沙尼亚塔尔图大学符号学系教授,现任该系主任,《符号系统研究》(SignSystemsStudies)期刊编辑。主要研究领域:生物符号学、广义符号学、生物学理论研究。在国际符号学期刊上发表论文百余篇,参与编写的重要作品包括《阅读霍夫米尔:对生物学的再思考》、《朝向符号生物学:生命是符号的行为》、《理论生物学讲稿》等。库尔教授是新塔尔图学派的代表人物,而“新塔尔图”之所以为“新”,是因为它的起点应从1992年塔尔图大学成立专门的符号学系开始算起。新学派的研究主要具有两大特点:第一,它将符号学视为研究所有生命系统的符号过程之科学,这也就意味着对魏克斯库尔和西比奥克(该系设有专门的西比奥克图书馆)符号学思想的倚重,也意味着符号域思想与生命科学的交叉研究成为一个重要的研究方向;第二,较之于深受形式主义影响、着重于文本研究的莫斯科一塔尔图学派,新学派的研究跨越了多个领域,呈现出更为丰富的面貌。国内学者对塔尔图学派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尤里·洛特曼、乌斯宾斯基和伊万诺夫等人之上,对新塔尔图学派尚无引入和介绍。因此,本辑特邀库尔教授进行专访,请他就新塔尔图学派对原有符号学传统的继承和推进,以及现今的主要发展方向发表自己的看法,希望可以由此创造一个与新塔尔图学派进行对话的契机。
  • 主体世界与符号域
  • 本文中,洛特曼试图在一个宽泛的知识语境中讨论生物符号学与文化符号学的基本概念。现有的三种知识话语的主导范式是不同的,我们可以分别称之为“经典”话语范式、“现代”话语范式和“后现代”话语范式。皮尔斯描述的符号过程代表的是经典话语范式,主体世界这一概念采用的是现代范式,而符号域的概念则体现了后现代的符号空间。
  • 符号域:作为文化符号学的研究对象
  • 自从1984年尤里·洛特曼(JuriLotman)发表《论符号域》(OnSemiosphere)一文以来,“符号域”这个概念已经从文化符号学的术语范畴发展成为一个跨学科的术语范畴。在塔尔图一莫斯科文化符号学派的学科背景中,“符号域”一词与“语言——第二模拟系统——文本——文化”等术语相关;而在跨学科的术语领域中,“符号域”与“生物域”、“智域”,以及“语言域”的结合则更值得重视。作为一个元学科的概念,符号域属于文化研究方法论的范畴,并且与“整体主义”、整体与部分等相对概念有莫大关联。因此,在此语境下,“符号域”作为元学科概念,对于文化研究,普遍文化生产机制的研究的转向,以及对“方法论本身的认知”起到了学科互补与整合的作用。
  • 符号域与双重生态学:交流的悖论
  • 库尔在本文中通过对约翰·洛克提出的两种科学——符号学和物理学的方法论的比较,用符号学和非符号学的方法来描绘生态系统。物理学和符号学间最重要的差异在于,物理现实的存在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可以通过不断重复来求证,而符号现实的存在是多样的,我们需要将这些不同符号世界作为独特的个体来研究。关于符号域,库尔在文中给出了17条互补的定义,
  • 评瑞安《故事的变身》
  • 玛丽一劳尔·瑞安(Marie—LaureRyan)是当代西方最富有理论创新意识的叙事学家之一。除在《今日诗学》、《文体》、《叙事》、《文学语义学学报》、《符号学》等知名文学理论期刊发表大量论文外,另有专著《可能世界、人工智能、叙事理论》(1991年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社出版,获现代语言学会1992年度独立学者奖)、《作为虚拟现实的叙事》(2001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出版,获现代语言学会2002年JeanneandAldoScaglione比较文学研究奖)、《故事的变身》(2006年明尼苏达大学出版社出版),并主编文集《赛博空间的文本性》(1999)、《跨媒介叙事》(2004),与戴维·赫尔曼和曼弗瑞德·雅恩一道主编了《Routledge叙事理论百科全书》(2005),
  • 《故事的变身》导言
  • 近来,世界各地高校中“媒介研究”、“新媒介研究”、“比较媒介研究”如火如荼。他们笃信,新技术影响着特定类型信息的创造、保存、传输,而新技术的采用则意味着一场重大变革,对生活的许多方面潜移默化:经济、社会关系、政治体制、知识与学术、艺术与娱乐,并通过这些领域影响着所谓“身份”、“自我意识”、“主体性”等更加难以捉摸的经验。技术进展,
  • 符号学视野下的电视新闻
  • 几经波折,《传媒符号学》的译本终于得以面世,其问虽有自己的诸多艰辛,也要感谢四川大学符号学~传媒学研究所的赵毅衡教授的积极支持。有赵老师的支持,这部译作才能以今日之风貌面对读者。所以赵老师嘱我为译本作一篇介绍的短文时,我非常乐意地接受了。
  • 电视新闻符号学
  • 正如我们在报纸话语的讨论中所见,新闻是事件的中介,通过运用语言符码和视觉符码界定、建构和表现现实。电视新闻话语由语言和视觉形象构成,由观众必须理解和识别以便建构意义的符码和规约所决定。观众解码新闻的能力则部分来自观众对新闻从整个社会借鉴的话语的掌握。比如电视新闻节目播音员会接受正式服装符码,男士穿着西装,
  • 符号学对话的新契机:有感于赵毅衡《符号学》在台出版
  • 欣闻赵毅衡教授的《符号学原理与推演》一书在台湾以《符号学》为名得以出版,深觉庆幸;两岸符号学界的互动与交流或许可以借此走上一个新的台阶。
  • 建设牲的符号学:符号学理论与应用的新拓展——评唐小林、祝东主编《符号学诸领域》
  • 新近出版的《符号学诸领域》,标志着符号学理论与应用的新拓展,也彰显出描述性的、分析性的、建设性的符号学在今天所具有的旺盛生命力。2008年,四川大学符号学一传媒学研究所创立,在著名符号学家赵毅衡教授的主持下,西部符号学派逐渐在这片广阔的沃土上兴盛起来。几年来,
  • 一段思维的旅行——初探胡易容、赵毅衡《符号学一传媒学词典》
  • 从符号学出发,怀揣对传媒研究的观照,就此,开始一段思维的旅行。符号是进行意义活动独一无二的方式,无论表达、传播,抑或解释。人之所以为人,正在于其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的意义活动。传播学同样认为,人可以不传播,但不可能不表意。人的意义活动像影子一样,充斥着周遭的全部生活,悄无声息地佐证着每个个体的存在。符号,
  • 行走于“新符号学”的丛林中——评塔拉斯蒂《存在符号学》中译本版
  • 芬兰符号学家埃罗·塔拉斯蒂的著作《存在符号学》,写于2000年,成为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符号学先哲托马斯·西比奥克辑录的“符号学先驱”书丛中的重要作品。该书在2012年推出中文版,中文版在英文第一版的基础上进行了重大的结构调整,添加了不少塔拉斯蒂2000年以后的研究成果。鉴于过往符号学界在哲学与符号学的结合上建树寥寥,加之身任国际符号学会主席一职的塔拉斯蒂在艺术学、哲学和符号学等领域都有很高的知名度,
  • 于结构与解构之间,颠覆亦上升——评罗伯特·霍奇与冈特·克雷斯的《社会符号学》
  • 读完全书,又回到前言,不禁感叹此项研究的辛苦,敬重作者不仅勇锐地进行符号学理论批评,还大胆尝试寻找跨学科符号学理论突破,研究对象涵盖范围广泛,涉及多种理论;也理解了作者在前言部分自述的第一句,这是“一项进行了十余年的课题的阶段性成果”,因为本书不是某个专门学科的符号学研究,而是试图在诸多社会文化现象,甚至成形成熟的批评理论中找到不同于传统符号学的一般符号学规律和透视方法。
  • 架起文化传统与新兴产业之间的桥梁——评叶舒宪编著《文化与符号经济》
  • 据学者统计,文化创意产业每天大约为全球创造着220亿美元的价值,其在GDP中的贡献率,在美国达到了7%,英国8%,在日本甚至超过了汽车工业的年产值,而在中国则不足3%。由此可见,在当下,文化符号成为消费对象并不算新鲜事,其势头甚至盖过传统优势行业。正如哲学家所言,
  • 编者的话
  • 符号学一传媒学这个学术连续带从诞生起,就注定是开放与包容的,犹如一块磁铁,以“意义的追寻”为中心,不停地吸收不同学科加入其中,形成其独有的“磁场”。这样的磁场效应,是基于多元交流与融合互通的,并非单方面的吸收,而这可能就是《符号与传媒》自2008年出版第1辑以来一直悉心致力之事。
  • [理论与应用]
    1995—2011年国际网络传播研究发展状况分析——以SSCI之JournalofComputer-MediatedCommunication为例(彭虹[1] 肖尧中[2] 齐向楠[3])
    2012年中国符号学发展报告(饶广祥)
    解读“罗马柱”(张智庭)
    超越轴心期的“词源”语源观预设——开启语言学的再创时代(肖娅曼)
    “自性”:苏珊·桑塔格“反自传性”小说的自传性写作——小说《恩主》中“冲破教堂屋顶之梦”的诺斯替教符号研究(张艺)
    在现实与虚构之间:历史、身份、自我——以符号学为工具考察薛忆沩三篇历史题材小说(马文美)
    非理性的文与理牲的分新法——论罗兰·巴尔特后期文论思想的一个矛盾(Wen Ling)
    [台湾学者符号学研究]
    编者按
    主持人语(彭佳)
    新塔尔图研究:继承、融合与推进——卡列维·库尔教授访谈(卡列维·库尔[1] 彭佳[2])
    主体世界与符号域(米哈依·洛特曼[1] 汤黎[译][2])
    符号域:作为文化符号学的研究对象(皮特·特洛普 赵星植[译])
    符号域与双重生态学:交流的悖论(卡莱维·库尔[1] 张颖[译][2])
    评瑞安《故事的变身》(张新军)
    《故事的变身》导言(玛丽一劳尔·瑞安[1] 张新军[译][2])
    符号学视野下的电视新闻(黄立[1] 白冰[2])
    电视新闻符号学(乔纳森·比格内尔 黄立[译])
    符号学对话的新契机:有感于赵毅衡《符号学》在台出版(李学丽)
    建设牲的符号学:符号学理论与应用的新拓展——评唐小林、祝东主编《符号学诸领域》(苏智)
    一段思维的旅行——初探胡易容、赵毅衡《符号学一传媒学词典》(郑哲)
    行走于“新符号学”的丛林中——评塔拉斯蒂《存在符号学》中译本版(魏伟)
    于结构与解构之间,颠覆亦上升——评罗伯特·霍奇与冈特·克雷斯的《社会符号学》(刘丽)
    架起文化传统与新兴产业之间的桥梁——评叶舒宪编著《文化与符号经济》(黄悦)
    编者的话
    《符号与传媒》封面
      2013年
    • 01
      2012年
    • 03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