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最美好的时刻
  • 人,在他的一生中有一段最美好的时刻。记得我的这一时刻出现在八岁那一年。那是一个春天的夜晚,我突然醒了,睁开H艮睛,看见屋子里洒满了月光,四周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也没有。温暖的空气里充满了梨花和忍冬树丛发出的清香。
  • 作文一点也不难
  • 常听人说啊,作文难!其实一点也不难。尤其在今天这个时代,不再需要你掉书袋,来显示自己的渊博,也不必之乎者也矣焉哉,用得好了是秀才,去秀很多的文言虚字。作文的目的是为了陈述事情,只要能说得清楚感人服人,就是好文章。
  • 照亮人生的光芒
  • 黝黑的琴架,如瞳孔一样深邃;洁白的琴键,像白云一样纯净。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钢琴前,蓬乱的头发,似火焰跳跃,挺直的腰板,倔强坚韧,而又笼罩着一丝哀伤。山路上,尘土弥漫,遮蔽了前方的道路。夕阳的余晖懒散地投射在大地上,将天地渲染成一片昏黄。
  • 匿于缝隙的宁静
  • 原来占据了整个城市的吆喝声、木头房子,还有不知从哪里飘来的肉香,如今被城市逐渐拓宽的道路一挤再挤,逐渐成了一条线、一个点,在喧闹城市的缝隙中艰难喘息。从香港乘船到澳门,与期待的相差不远:一样洁净的天空,高楼耸立,繁华似锦。但澳门的街,似乎处处透着一种温润,和这里能随时收获的微笑一样,这想必是一座城市在相当长的岁月里,在文化的浸染下,磨砺出的收敛与包容糅合的气质。
  • 能不忆江南?
  • 想象中的江南,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如果用人来打比方,她应当是一位清秀的女子,安静地坐在一艘窄窄的乌篷船上,轻轻地吟诵着“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她绝非美得令人惊艳,却能让你觉出杜牧笔下那位娉娉袅袅、豆蔻梢头的少女的灵动与清新。
  • 这是怎样的一块石啊!傲然立在这个小村子的一隅。风雨已尽力将它打磨得光滑圆润,可它却倔犟地保留下那些刀劈斧砍的痕迹,仿佛要将某段不为人知而又刻骨铭心的过往铭记。石的质地诚然不同于村子里特有的页岩,不是支离破碎地被生拼硬凑在一起,它是“坚如磐石”中的石,有着铮铮的铁骨,在与大自然伟力的抗衡中,不屈,不移。
  • 孤独
  • 半夜。突然从无梦的深眠中醒来。我怔怔地睁着眼,怔怔地想从头脑中搜寻出任何一点光亮,却突然发现自己不知身处何处为何存在甚至不清楚身为何人,沉甸甸的黑暗压得胸口很闷,仿佛被无形的不透风的墙包围。在亘古不变的极端黑暗极端静谧中,眼睛耳朵视力听觉都完全失去了效用。于是我便没有意识没有知觉地躺着,几近惊讶地发觉自己还在呼吸。
  • 时光的痕迹
  • 一晃自己已活了十六个春秋,发现身旁的事物不断地在变化。好多事已经模糊不清,记不得了。唯记得,书桌上的一块小圆斑。在旁人眼中,这咖啡杯底的压痕,算不了什么,但在我看来,这是少年时光遗留的痕迹。
  • 我的憾事
  • 秋天是一个特别令人感怀的季节。坐在窗前,看着那从树上凋落下来的树叶,我不禁想起几年前我养的那盆满天星。一次,正和妈妈逛街,路过一个花店,一个似星星的朱红色盆栽——满天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于是,我缠着妈妈给我买了一株满天星花苗,并挑选了一个精致的花盆,盆上面也有许多颗小星星,还有几个小女孩追逐着小星星。我觉得这个盆和满天星很配搭,于是满怀欣喜地把它带回了家。
  • 失落的声音
  • 如果声音不记得。静谧的夜,柔和的光透过落地窗倾洒一片,思绪猛地坠落,失焦,迷雾升起。记忆如波浪般轰然漫过我全身。“磨剪子嘞——抢菜刀!”“破烂——卖钱!”“腾!”十几年前的早晨,叫我起床的不是闹钟,而是从歪歪斜斜的巷子里钻出的吆喝声。趴在窗台上向外张望,远远地就看见了手艺人单薄的身影。他们或斜背破旧的布包,或推着咯吱咯吱响的板车,车轮在小巷不平的窄路上颠着,或挑着担子.扁担有弹性地跳跃着,一一撞入我的视线。
  • 在记忆深处的故乡
  • 记忆是断了线的珠子,潜藏在脑海深处的某个角落。有时,走在北京街头,我会猛地止步。那气味,那声音,那色彩,直达我的记忆深处,故乡的一片拼图再次归位。
  • 记忆中永远的足迹
  • 我的奶奶快八十岁了。想起奶奶,一个满头银色与褐色交织、体态稍有些臃肿、走路缓慢谨慎的农村妇女形象便浮现在脑海。奶奶的父母有过八个子女,有两三个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了,后来因贫闲的家庭无法挑起生活的重担,又有两个饿死了。而在存活下来的几个孩子中,有一个便是我奶奶。
  • 老兵四爷
  • 四爷是村里辈分最高的老人。村里不管大人、孩子,都管他叫四爷。四爷曾参加过八路军,身上一直留着日本鬼子的弹片。据说,四爷后来在部队上做了很大的官,但他自己从来不说,就是别人问起来,他也是一笑,说“就是一个老兵”。
  • 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读《目送》有感
  • 合上手中那本青绿色封面的书,倚着正在飞速行驶的汽车上的座椅,注视着窗外流淌过的一帧帧画面,我的眼角却蓦地泛起泪光。封面上的“目送”二字,用温柔的指尖触动了我的心。龙应台的这本书,如一杯香茗,淡淡的苦涩,淡淡的香醇,平淡之中却流露出深沉幽婉的芬芳。
  • 吃桑·吐丝·成茧
  • 周末时看到小妹妹养的蚕宝宝,它们一天又一天地疯狂吃着桑叶,一遍遍将头昂至最高的叶片处,再啃食至头能弯到的最低处,无休止地重复。蚕那么小,但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它们的食量大得惊人。
  • 我属于那儿
  • 曾见过一个美丽的比喻:人生,是一场绚烂的花事。美丽的花,是大地灵魂的精华,化作精灵的模样,艳得妩媚,她属于大地。而每朵人生之花都有不同的根,或是高原上平坦的大地,或是崖边顽强的石缝,或是河边松软的土壤。而我,我想,是一朵开在书籍上的花,属于文学。
  • 拥有星空的角落
  • 洛洛出生在一个很小很小的村庄,小到门前的泥沟小路只能供两人行走。虽小,但那里却拥有满天繁星。她不知道自己在这条路上来回走了多少次,只记得每天放学,都会和小伙伴一起有说有笑地在夕阳下蹦跳着回家。久了,路边的泥土滋养出了几朵小白花,每天在路边,和他们的身影一起,在风中摇摇晃晃。
  • 那狗,那情
  • 我出生后,不知为何特别爱哭,经常整日整夜地哭个不停,家里人特别为我担心。老人们都说,狗能够替灾,可以代替小孩子承受一切病痛,而小孩子就会像狗一样没病没痛地健康长大。于是,爸爸就从别个村子带来了刚刚才断奶的它。
  • 酒味
  • 乡下人酿酒,备一口大缸,在自家灶上置一口大锅,放半锅水和蒸笼,水将沸时把糯米倒至蒸笼里——新鲜的糯米更易来浆。技术娴熟的老师傅提前备好酒曲,不用称,看一眼糯米数量就知道要多少。
  • 中国人的敢说精神
  • 随着国家反腐风暴力度不断加大,许多曾秘而不宣的事情公之于众。渐渐我们看到一扇扇曾紧掩着的大门被“轰”地推开,光亮乘着清风照射进来,取代了曾经的躲躲闪闪、遮遮掩掩。我们突然发现:我们敢说,我们能说,我们必须要说!
  • 苦难是一场生命的修行
  • 卢梭曾说:“磨难,对于弱者是走向死亡的坟墓,而对于强者是生发壮志的泥土。”没有天生的强者,只有经受磨难洗礼后仍然奋发的智者。只要耐心尝试,我们不难发现,苦难是人生成功之路的铺路石,是一场生命的修行。
  • 秋之美
  • 秋天,天高云淡,风清日朗,本是喜庆丰收的季节,但在中国古代文人的眼里,更多的是秋风萧瑟,草木枯黄。秋风中,杜甫读到的是悲愁;秋雨中,柳永读到的是悲凉。多愁善感的中国古代文人总是把秋日悲凉带来的愁苦、悲哀融入笔端,形成了一个延续千年的情结——悲秋。
  • 夏雨
  • 淅淅沥沥落在池里,泛开涟漪,雨,就这样来了。慢慢的,水面上泛起一层薄雾,为小荷笼上一层轻纱。我一直这样认为——夏雨就是夏季的灵魂。夏季的雨水无疑是清凉的,洗去烈日的灼热,为夏季增添一丝芬芳。
  • 丹桂飘香
  • 今年的桂花含羞带怯,姗姗来迟。她带着悠悠馨香,施施然走进我的梦里,袅袅然为我的梦境镀上一层淡金,润色了我孩提时代泛黄的记忆,我不觉轻叹:梦里花开知多少!那个温柔的老师的亲切面容又出现在我的梦中。
  • 给父母的信
  • 亲爱的爸爸妈妈: 你们好吗? 走过漫漫黑夜,我两次陷入死亡泥潭:一次是一岁多时,患了肠套叠;另一次是今年我因骑车摔伤了大脑。是你们,两次坚定地把我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给我重生,给我希望。
  • 等在有根的地方
  • 未来,我或许会安定下来,或许还会游走,可我相信,在有根的地方,有人一直在等我。
  • 黑子
  • 我10岁那年的一个中午,爷爷提着一只布口袋从外面回来,手上腿上满是渗着血迹的划痕。到家后将口袋一打开,一个黑色的小精灵便呼地一声蹿了出去,不知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它就是刚加盟我们家的新丁——一只黑色的猫咪。
  • 明天
  • 这里有一个被寂寞群山环抱着的村子,满目荒凉,人烟稀少。这里有一个分不清是被篱笆还是白荆棘围住的院子,土墙坍塌,杂草丛生。懵懵懂懂的孩子孤零零地蹲在院中枣树下,呆呆地看树坑里的蚂蚁爬进爬出。爷爷说这些蚂蚁负责保护蚂蚁宝宝和它们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脑中突然蹦出的词让他的心猛然一动。
  • 前夜
  • 夕阳的斜照一道道、一层层地洒向一望无垠的湖面,原本静谧的水面像是感受到了那最后一丝跳动的热浪,泛起一块又一块的亮斑,火红的,闪亮的,宛如一只凤凰在水中游乐。“江子,明儿你就进城了,别惦记娘,好好地干。干成了,就在城里安个家,城里比这儿好,不吃亏;没干成,念家了,就回来。娘等着。”
  • 永远的紫色花
  • 循着记忆的脚印。推开落了锈的杂草繁生的木门。“咔吱——”一声脆响,月光偷溜进去了。斑驳的石板桥上铺满了银霜,桥下的小溪亮堂堂,金光光……这个季节春红已谢,无赏花人群,无蜂围蝶阵。扁豆花开了,沟渠溪畔,田埂旁,房顶檐上,神奇的紫花啊,哪里有土,便在哪里开花,一朵朵,一串串,一簇簇,深深浅浅,淡淡雅雅,呼啦啦开遍了乡野,靓透了小院。
  • 行走的我,行走的凤凰
  • 1曦光穿过江面上浮起的淡淡薄雾,在水里撒下一把金色的脂粉;早起的渔人站在乌篷船尾,划起一支木桨,缓缓缓驶向江心,捞起点点碎金;碧绿的青山,泡影般若隐若现地存在于薄雾之后;苗族女孩儿的歌声清亮地回响在江畔的吊脚楼旁……
  • 阿妈的夹竹桃
  • 童年时期,我在台湾住过几个月。房东阿妈(闽南语“奶奶”的意思)是一个极爱花的人。她在院子里种着许许多多不同种类、不同颜色的花朵,粉红的合欢,黄色的夹竹桃,还有很多我叫不出来名字的花。自打我住进去那天起,每当微风一拂,整个院子就会飘起一股淡淡的清香。
  • 次乡何处
  • 我预备了一场聚会,关于老房子。连日下雨,加之年久失修,这栋伫立多年的老屋不得不要倒下了。父亲说:“下雨的时候,怕房子倒了伤到别人,只能拆了。”说罢,他轻叹一口气。我明白他的无奈,但还是不愿接受老房子即将消失的事实。
  • 少年锦时
  • 老风扇在头顶吱呀吱呀地摇, 相思鸟在梦中叽叽喳喳叫, 睁开眼,眼前洒满金色阳光, 轻轻的,轻轻的,时间就这么偷偷溜掉。
  • 想带你去旅行
  • 我想带你去旅行 拖着简单的行李 踏着青泥小路 没有负担,没有繁忙
  • 新材料作文审题的命门
  • 审题,其实,真心不难!但为什么不少孩子到了高三,突然发现作文分数像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大幅起落?甚至连自己的语文老师都说不清、道不明?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我们常常连作文题都看不懂、看不明、看不透彻!
  • 让人眼前一亮的开头
  • 写作指导 在高考作文阅卷的时候,我在复查组工作,常常有老师问我:“高老师,你怎么瞄一眼开头,就知道我们判分准不准呢?”我说:“都是逼出来的啊!如果我也像你们那样一字一句地看过去,那不得有多少人阅卷,就要有多少人复查了吗?”确实,在充分掌握评分标准以后,有许多文章,看一眼开头,甚至看一下考生自拟的题目,你就能初步判断这篇文章在什么档次了。
  • 高朝俊简介
  • 高朝俊江苏溧阳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新闻传播学院硕士生导师、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编审,兼任中国现代写作学研究会副会长、江苏省写作学会副会长等。高教授著有《文学乱弹》《现代写作学》《写作技法》等书,参加编写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写作》、大学《写作新教程》(副主编)等。
  • [卷首语]
    最美好的时刻(格拉迪·贝尔)
    [走近名家]
    作文一点也不难(刘墉)
    [新文笔]
    照亮人生的光芒(陆燚)
    匿于缝隙的宁静(张业宁)
    能不忆江南?(翟雪儿)
    (邹恬)
    孤独(刘钰洁)
    时光的痕迹(薛雯)
    我的憾事(刘婷)
    失落的声音(王一叶)
    在记忆深处的故乡(张紫煊)
    记忆中永远的足迹(芦宇航)
    老兵四爷(王子康)
    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读《目送》有感(戚夏琰)
    吃桑·吐丝·成茧(吴安珂)
    我属于那儿(孙筱蝰)
    [表达在线]
    拥有星空的角落(刘方敏)
    那狗,那情(张丹)
    酒味(陈玲玉)
    中国人的敢说精神(贺泽宇)
    苦难是一场生命的修行(徐钰)
    秋之美(薛雅琴)
    夏雨(杨涛)
    丹桂飘香(陆雨薇)
    给父母的信(刘偲)
    等在有根的地方(陆晓雪)
    [校园文学]
    黑子(束禹承)
    明天(未央)
    前夜(徐海婴)
    永远的紫色花(周凡)
    行走的我,行走的凤凰(王奕苏)
    阿妈的夹竹桃(钟冰杰)
    次乡何处(龙心怡)
    少年锦时(杨维博)
    想带你去旅行(余政)
    [作文大课堂]
    新材料作文审题的命门(洪劬颉)
    让人眼前一亮的开头(高朝俊)
    高朝俊简介
    《全国优秀作文选:高中》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