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金田》 > 2013年第06期
  • 一名老军垦战士的人生坚守
  • 开篇的话:庞祖玉同志是广西农垦国有长春农场(原广西军区生产师5团4营)的退休干部,是一个军垦老战士,一生坚守山林的老劳模,今年已有八十九岁高龄,退休前先后担任连队副队长、队长、党支部书记等职务。曾多次立功受奖,功勋卓著,一九五六年度评为全国农业水利先进生产者,出席全国代表大会,
  • 狙击手
  • 下半夜,军轻轻地起了床。但是,他轻微的极力掩饰的动作还是把妻子惊醒了。妻挣开惺忪的睡眼。窗外射进的一抹亮光,使他看到眼前出现裸露被子外面瘦削的雪白的脖颈和肩膀。他的心一阵颤动。
  • 长篇武侠小说连载(三) 南疆英雄传
  • (上接第上期)第五回初涉江湖 又是一年春节,华夏传统是到亲戚家窜门,宾起随黄氏赵生和管员外一起到铜州荔枝园亲戚家玩,途经玉州城时,初临城池,小孩子家自然觉得好玩,只见市面上一片繁华,百货特产,琳琅满目,小贩的叫卖声彼起此落"来咧,芝麻葫芦糖,越吃越香,左边嚼,右边香,右边嚼,左边香,,一个铜板儿一个,两个板儿三个……"
  • 小张的睡眠
  • 小张本来有很多的睡眠时间。每天早上上班之前,面对镜子摸着自己被睡眠养得白白胖胖的脸,小张的嘴角总要掠过一阵欣喜。就因为邻居,小张的睡眠时间变成了失眠时间。
  • 午夜求爱
  • 男孩从师范学校毕业那年,还不满20岁,分配到一所偏远的乡村小学。事实上,他本来可以去镇上的中学的,谁都没想到他竟主动提出到那所条件艰苦的小学去。不过,这也很好解释,因为那里有他喜欢的一个女孩毛小玉,他们是师范同级不同班的同学,上学时她就是他暗恋的对象。然而,让他苦恼的是,
  • 斗法
  • 晓云近来烦躁到了极点,她脑海中象放电影一样回放着近来家里发生的事情,她不仅想近段时间的事情,还把以前的事情"翻"出来想,有时候想着想着她自己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想了,实在烦躁的的时候,她会不断的给女儿和儿子打电话,
  • 爱是一枚蝴蝶结
  • 再也没有比幸福的爱情更有效的化妆品了。自从拥有了幸福的爱情之后,欢乐的笑容总是恰到好处地荡漾在她的脸上,原本算不上漂亮的脸蛋也因为笑容而显得秀气起来。总之,因为爱情她似乎一下子成了童话故事里的公主,显得那么可爱和美丽。
  • 别让虚荣毁了幸福
  • 她长得蛮漂亮的,找男朋友的条件是:身高不能低于一米八,还要毕业于名校、又要有钱有风度。
  • 母亲送我去上学
  • 人生驿站:天下所有母亲的身高不是用计量器量出来的,而是在生活中、在哺育孩子的过程中用点点滴滴的爱写出来的。
  • 爱情不需要行为艺术
  • 我曾经非常钦佩那些行为艺术家,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成了他们的"粉丝",我觉得,他们简直就是另类,他们的勇气和智慧超乎凡人。我曾经想,我如果有一个行为艺术家的男朋友该多好?那该是多么浪漫而刺激的事情。可是,当我真的有了一个行为艺术家的男朋友时,我又感到了莫大的无奈。
  • 廖作舟诗歌三首
  • 爷爷死了 爷爷死了 他活到了八十岁 在这天 在场的人都
  • 山民、汽车及其它(外二首)
  • 汽车又呼叫着匆忙而过了 总还不肯停下来
  • 乡村清洁你我他
  • 主要表演者:甲、乙、丙、丁等共五到八人左右。在热烈欢快祥和的音乐声中,演员们手持快板潇洒轻盈地齐上场。合:八桂大地沐朝霞,生态环保共管抓。全党动员齐动手,乡村清洁你我他!
  • 青年李宗仁传奇
  • (根据何每长篇历史小说《李宗仁兴业传奇》改编)(上接二零一三年第五期)21-8北帝阁前楼上夜外一阵阵"砰砰"响后,从庙阁的前楼射出无数五颜六色、绚丽缤纷的烟花,有如菊花盛放、有如流星飞散、有的有如金龙飞舞……有一只两米多高的花炮,在一阵火花四射,硫磺箭射出后,花炮一层层掉下,
  • 爱情变速车
  • 1.林荫大道,外,黄昏大道前方夕阳西挂,晚霞满天。一辆XX牌高级轿车在大道机动车道上快速行驶。姜励戴着头盔、骑着XX牌变速自行车在大道非机动车道上踩动前行。突然,一只黑色小狗从绿化带里窜到非机动车道上。姜励的自行车前轮眼看就要压到黑色小狗,姜励一脸惊讶,忙将车头转向机动车道,
  • 在“常”与“变”中看沈从文《长河》中的忧患意识
  • 沈从文在《长河》中展示了生活在辰河中部吕家坪码头以及附近小村萝卜溪人民生活中的"常"与"变",并透露出了作者的忧患意识。传统生活方式的野蛮与落后;外来文化入侵带来的恐惧与混乱;美好事物的脆弱与易碎,这一切都让作者产生了"梦醒后无路可走"的苦闷。让作者对以往试图用"梦"与"真"构成的文学图景与文本外的现实丑陋的比较,去认识"这个民族过去的伟大和目前的堕落处"写作宗旨的游移。
  • 浅析南宋女词人的幽怨情怀
  • 南宋女词人作品中无论是前期还是后期,都散发着超出常人的浓浓的"幽愁"本文试从闺阁深怨和国仇家恨两大主题分析南宋时期主要女词人的幽怨情怀,并分析爱情、婚姻、社会变革等因素对她们的作品产生的重大影响。
  • 《紫罗兰》(1925-1930)连载小说《玉笑珠香》中的外国形象梳理
  • 《玉笑珠香》通过对大富豪金仲满家族成员生活的描写,将清末民初上海市民的各种生活场景呈现在我们面前。《玉笑珠香》中呈现出各种异国的形象,通过对外国的科技、娱乐、观念的详细描述,将"摩登"上海的都市化生活方式生动地展示在读者的面前。
  • 一次对位,两次“启蒙”——对普希金诗体小说《叶普盖尼·奥涅金》的另一种解读
  • 《叶普盖尼·奥涅金》一直以来都是评论家、学者们倾心研究的对象。但是迄今笔者未见从"启蒙"与"对位"这一角度来解析这部小说的文章,本文立足于文本细节的分析,从文本中一步一步推导出"一次对位,两次启蒙"的结论。第一次启蒙是奥涅金打破达吉亚娜天真的幻想,第二次"启蒙"则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对位,是达吉亚娜对奥涅金的出自肺腑的忠告。通过启蒙两位主人公都发生了改变,特别是奥涅金,在受到"启蒙"之后,有所觉悟。
  • 蝇王——它藏匿在人心之中
  • 戈尔丁于1940年应征入伍,服役于英国海军,他参加过击沉德国主力舰"俾斯麦号"的战役、大西洋护航和1944年的诺曼底登陆。戈尔丁的戎马生涯,对他以后的创作思想有很大影响,亲眼目睹战争的残酷后,深刻体会到战争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灾难,戈尔丁个人的生活经历和所处时代的社会背景刺激了他的创作意图,通过《蝇王》这部情节简单的小说,深刻揭示了隐藏在人类内心暗角的恶。
  • 浅析王尔德童话之美
  • 王尔德是19世纪末英国唯美主义的代表作家。本文主要是从王尔德童话的内在"二美"(爱、善)与外在"二美"(语言美、幻想美)入手,论述了王尔德童话中的唯美意识。
  • 最后一刀——分析苔丝的悲剧命运
  • 哈代的小说带有浓厚的悲观色彩和宿命论思想,体现在作品中便是苔丝的命运悲剧的始作俑者,即:无情命运的精心谋划和设计;安排世事的宇宙主宰通过命运的巨网毫无怜悯地将人伦道德意义上的好人、善良人笼罩于无地。
  • 新写实小说初探——当浮世绘走向庸俗
  • 新写实小说是90年代小说创作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新写实小说着意用"零度情感"来写"纯态事实";新写实小说过度通俗化、大众化地叙述使作品显得不够高明,甚至显得有些小市民般的庸俗;文学应该书写崇高,而非流于描绘庸俗。
  • “洞穴喻”随想
  • 本文以柏拉图的"洞穴喻"作为视点,重点尝试对通常人们容易忽视的方面,比如对"洞内"的关注,并引申出相关的一些重要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阻碍人的认识的因素有哪些——人的处境,人性的差异等;思考洞内(普通人)的生活是否有意义。
  • 论王维的诗歌艺术境界
  • 王维作为盛唐山水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以其语言的高度清新洗练,诗歌意境的空灵、深远,创造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独特意境,情景交融,意境深远,巧妙将诗作与美景融为一体,深具禅意。王维的诗歌中意象非常丰富,这些意象都淋漓尽致的刻画了诗人的个性和心态,体现了诗人安静祥和的思想感情,有着不同于陶渊明退隐生活的积极向上的田园情趣。而王维诗歌真正地美,在于它境界之清新自然,意趣幽远。
  • 论阎连科小说中的神话叙事
  • 寓言性一直是阎连科小说的一个标签,而这种寓言性某种程度上是通过对中西神话原型移植运用,在他创作的神实主义小说几乎每一篇都暗含一种或几种神话原型,通过神话叙事表达他对人以及人类生存的关注。本来通过对其几篇小说神话叙事的分析来进一步阐释作品的深层意蕴。
  • 论《大地三部曲》的特殊日期叙事
  • 美国作家赛珍珠在《大地三部曲》对中国农村进行了真实而细腻的描述,向西方艺术地再现了中国传统社会的原貌。本文以特殊日期为切入点剖析作者在作品中的创作特点,发觉出她精心营造的作品背后的创作意图。
  • 《边城》作品中象征物象的分析
  • 本文在对《边城》作品中的象征物象进行分析的基础上,对这些意象的的象征意义进行了总结。其中水象征着命运;虎耳草象征着爱情;白塔象征着庇护者和古老文明;渡船和碾坊象征着两种完全不同的价值观。这一系列的象征意象结合在一起,在表面上组合成了优美的环境,而在深层含义上表明了命运的轮转不可阻挡,而现代价值观正在对传统价值观展开攻击,如何保住这古老文明正是作者想要表明的主题。
  • 日本鹿鸣馆外交之浅论——芥川龙之介的《舞会》引发的思考
  • 明治政府成立之初,将文明开化定为三大基本国策之一并加以推行,这种文明开化风潮在鹿鸣馆时代(1883—1887)达到顶峰。芥川龙之介的小说《舞会》正是以1886年井上馨在鹿鸣馆举办的舞会为舞台,讽刺了鹿鸣馆时代的欧化风潮的极端、盲从和浅薄性。但是,鹿鸣馆外交时期的欧化风潮在开启民智、推动社会进步等方面还是发挥了一定积极作用的。本文拟以《舞会》为切入点,浅论一下鹿鸣馆外交的成与败。
  • 通过《永别了,武器》来看海明威的爱情观
  • 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在《永别了、武器》中,描写了战争与爱情。战争摧毁人的幸福和理想。享利与凯瑟琳的爱情是战争中觉醒的人们精神世界的发展,在战争中人们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所以他们的爱成了欢乐与痛苦的根源。爱情是美好的,然而战争中的爱情只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幻影。
  • 浅谈《游园惊梦》中含混手法的运用
  • "含混"在燕卜逊为其正名之后,在国外文学理论界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也引起了国内学者的注意,并对其进行了新的概括和阐发。白先勇的《游园惊梦》是新批评意识流手法分析的典型文本,但学界对于其中的"含混"手法研究尚少,这里仅针对《游园惊梦》探讨含混手法的运用。
  • 《左传》女性人物的文化意义探微
  • 在文学作品中,女性人物永远都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没有女性,文学也就失去了意义。文学因为女性人物的存在而更加的饱满生动、绚丽多彩。《左传》中刻画了一系列的女性人物形象,各个血肉丰满、鲜活生动。《左传》的宗旨是"书美以彰善,记恶以惩戒",它将女性人物形象分为两大类,即正面人物和反面人物。作者所褒扬的是那些才识卓越、政治洞察力敏锐的女性,而抨击的则是那些心地恶毒、糜烂荒淫的女性。本文拟对《左传》中女性的人物形象和文化意义进行对比分析,从而揭示其女性人物的文化意义。
  • 海子《亚洲铜》的象征意义探微
  • 海子在其短暂的一生中,并没有留下大量的作品,但已发表的作品中,基本都是经典之作,有很深厚的内涵,《亚洲铜》作为他的代表作,是他发表的第一批诗歌,也是他所有诗歌中最难理解的一篇,对诗中象征意义的理解一直都存在一些争议,不同的学者通过不同的角度,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本文通过对亚洲铜的意义和全诗的详细分析,对该诗的象征意义进行探析。
  • 论《去灯塔》的象征性
  • 《去灯塔》是一部典型的象征性小说,由于在那个年代中,象征性的协作手法还没有出现,弗吉尼亚可以说是最早使用象征手法进行创作的作家之一,这本小说不仅在内容上具有象征意义,甚至在结构上也采用了象征的手法,本文就根据小说的内容和作者的生活背景,对小说的内容和结构等象征性进行深入的分析。
  • 机械绘画的使者——费尔南·莱热
  • 费尔南·莱热,法国画家,绘画作品追求工整的形式美和单纯的色彩美。战后画风转向写实,内容大多描绘工人及普通劳动者,画幅的尺寸较大,色彩清晰明朗。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在1914年应征入伍,受战争环境影响,把人物与物体的形态赋予在机械造型上,具象的形与抽象几何平面重组,使画面看上去更加丰满,颇具趣味性,使机器这种原本冰冷的元素,在莱热的绘画中反而增添几度人性的情感。他创作的一系列机械美学绘画题材多来自工业文明所制造的物件,他把人的形象也引入机械世界,他的立体派被称为"机械立体派",成为现代美术界独树一帜的机械主义大师。
  • 关于小提琴右手弹簧系统的研究
  • 本文是有关小提琴运弓中最基础的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课题——"右手弹簧系统"的探讨。探讨此系统的原因是因为它是一切运弓技巧的基础,一切发音问题的根源所在;目的是希望通过本文引起小提琴教师和演奏者对"右手弹簧系统"的重视,因为它的改善将有效促进右手技巧的全面发展,有利于音乐表现。本文中,笔者首先解释了什么是弹簧系统;然后分别阐述了右手弹簧系统中各个弹簧环节的训练方法和要点;最后给出了三个最有利于感受和发展右手弹簧系统的弓法练习。
  • 浅析广场雕塑的设计
  • 广场雕塑就是为了丰富广场的空间、与城市的人文特点及周围的环境相结合而创造的。它用于美化人们的文化生活环境,提高人们的审美情趣或纪念某种历史性的事件等。提高广场计设的视觉品质非常重要,我们有必要认真研究广场雕塑的设计。本文简要介绍了广场雕塑的设计要素和设计意义,并最终论述了如何设计广场雕塑。
  • 浅谈演员与角色的关系
  • 在生活中,无论一个演员的创作能力有多么的高,个人特点、才华、外表又是怎么样的美妙结合,现实多么的走红大江南北,他(她)都要不懈地努力去刻画所扮演的每一个角色。一切都需要从角色出发,为角色发挥自己的特点和所长,为角色控制并完善改变着自己,这正是演员与角色之间相互依存的必要条件。可见,演员与角色的关系很密切,笔者结合自身所学,对两者之间的关系浅谈下自己的粗见。
  • 纪念延安双拥运动7O周年玉林市双拥文化作品征稿启事
  • 为贯彻落实好党的十八大关于加强军民融合式发展战略部署,巩固和发展军政军民团结的精神和开展好纪念延安双拥运动70周年活动,根据市委办、市政府办、玉林军分区政治部关于印发《2013年玉林市“军民融合,深入推进玉林双拥文化建设”系列活动方案》的部署,市委宣传部、
  • [玉林双拥文化]
    一名老军垦战士的人生坚守(宾业海)
    狙击手(陈予启)
    [小说方阵]
    长篇武侠小说连载(三) 南疆英雄传(农文)
    小张的睡眠(陈德进)
    午夜求爱(周衍辉)
    斗法(刘辉)
    [散文天地]
    爱是一枚蝴蝶结(伍献卫)
    别让虚荣毁了幸福(赵熙)
    母亲送我去上学(林海)
    爱情不需要行为艺术(马敬福)
    [金田诗行]
    廖作舟诗歌三首(廖作舟)
    山民、汽车及其它(外二首)(梁波)
    [剧本天地]
    乡村清洁你我他(韦志远)
    青年李宗仁传奇(何每 邱雪芬 李饮墨 周汉强)
    爱情变速车(李参天)
    [文学评论]
    在“常”与“变”中看沈从文《长河》中的忧患意识(田松林)
    浅析南宋女词人的幽怨情怀(崔小仙)
    《紫罗兰》(1925-1930)连载小说《玉笑珠香》中的外国形象梳理(施慧玲)
    一次对位,两次“启蒙”——对普希金诗体小说《叶普盖尼·奥涅金》的另一种解读(谢荣萍)
    蝇王——它藏匿在人心之中(杨善寓)
    浅析王尔德童话之美(康虞佳)
    最后一刀——分析苔丝的悲剧命运(张楠楠)
    新写实小说初探——当浮世绘走向庸俗(梅启梦[1] 侯树军[2])
    “洞穴喻”随想(黄小菊)
    论王维的诗歌艺术境界(周瑶)
    论阎连科小说中的神话叙事(汤萍萍)
    论《大地三部曲》的特殊日期叙事(王艳)
    《边城》作品中象征物象的分析(姚敏敏)
    日本鹿鸣馆外交之浅论——芥川龙之介的《舞会》引发的思考(高燕文)
    通过《永别了,武器》来看海明威的爱情观(刘娅)
    浅谈《游园惊梦》中含混手法的运用(许梦飞)
    《左传》女性人物的文化意义探微(谭永来)
    海子《亚洲铜》的象征意义探微(张素芬)
    论《去灯塔》的象征性(谢玲)
    [艺术之窗]
    机械绘画的使者——费尔南·莱热(郝冰洁)
    关于小提琴右手弹簧系统的研究(王飞)
    浅析广场雕塑的设计(王奇)
    浅谈演员与角色的关系(史思静)

    纪念延安双拥运动7O周年玉林市双拥文化作品征稿启事
    《金田》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