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一块石头
  • 一块石头,大山是它的源头.河流是它走过的路:一片海滩.是它的乐园和归宿。一块石头,见证着:海的深,天的高,浪花的纯洁和短暂。一块石头,借海螺唱出心声。用无数的盐滴塑造自己。
  • 空前绝世的雪来了又去了
  • 雪是灵魂伴侣,是精神信仰,是云端的爱情,是青春梦想.是人生状态。——题记一场迟迟不来的雪。一年只一次。有点迫切,就感觉漫长了些。从春季等到夏季,从夏季等到秋季,从秋季等到冬季。因为气候变暖,我担心我爱的雪还能不能如期落下。
  • 敦煌组诗
  • 你的爱人遗失在阳关生锈的箭头上沾着鹰的王冠最后一个春天扯开敦煌的伤口稻草里再也藏不住你的疼痛也罢.黑暗的碎屑里你吟着飞天的歌。在驿站包裹泱泱国度关于风的信一步三回头,在沙子里死亡
  • 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 C离天空最近的牧场 在伏牛山.不管是那些神秘的创造高山瀑布的急风暴雨,还是宛若绸纱的袅袅细雨,它们转身离去或轻盈散开之后,透明的村庄上空,在高山之巅和半山岩壁问,旋即便爬上了队队牛群和片片羊群。
  • 拾起纤夫的绳索(外一章)
  • 在江边,湿润的风从岁月深处,吹来一声久远的呐喊,是走失在历史深处的号子吗?一个个脚印在溪路上印章一般鲜亮,那是纤夫的脚板、半裸的骨头的行走。激流,险滩,一艘艘庞若宫殿的巨轮,一艘艘危若悬巢的货船;绝壁,危岩,数条绳索,几声呐喊,一群群肩负纤绳的汉子。
  • 美丽在闪耀
  • 山林沿着灰色的轨迹,一路行进;前方,阳光铺满。山林入口,神秘,藏在路的尽头。我时常遥望的世界。她就在眼前,安静悠闲;青山绿水问,隐约着她的笑颜。迈着诗意的脚步.闯进她的领地,毫无预告。但温柔的风说,她宽容了我的莽撞。幽凉的气息,散发古老原始的美丽。让人痴迷的气息。
  • 参悟断章(外一章)
  • 河的这端,是满天星辰;河的那端,是骄阳似火。青春的火灭了又旺,路过的流星,洒下爱恨点点。一眨眼,路站立成一株树影;一眨眼,风向已变。冬雪覆盖了旧时的创伤。都是延伸至未知远方的单行道,模糊的方向.标满朦胧的奢望。看不见的线段那端,一支蜡烛,摇出最后的温暖光芒!
  • 那些留存时光里的事28李思睿,梅花(外一章)30马佳威/f{If光,我的影子丢了31王静/布娃娃(外一章)32张红霞/秋花一朵那些留存时光里的事
  • 时光瘦成一卷落叶、一株枯草、一捧濯洗旅人倦容的水。时光里有泪。有繁星,在孤寂的暗夜里兀自光明。有鸟雀口衔梦境,恋人在屋顶沉默不语。有孤灯银发排列成诗的针脚。有露珠被抖落,破碎成灿烂的烟火。
  • 梅花(外一章)
  • 菊在百花之后,在山巅。你在菊之后,在崖畔。菊遗下世态炎凉,遗下黄昏,遗下旧时月色,与诗酒唱和。你遗下菊,遗下寒霜,遗下苍茫的背景。与天地唱和,与飞雪对饮。
  • 时光,我的影子丢了
  • 午后遐想记忆在冗长的午后被时光湮没,猫懒懒地躺在藤椅边睡着了,藤蔓被岁月剥落。我体会静止的时光,风一遍遍地敲打着窗,拨乱了一心弦。
  • 布娃娃(外一章)
  • 倘若人生旅途中,每一个可以短暂停留的屋檐下,挂着欢笑的布娃娃,那么旅途中:眼里的泪会因为它的笑少流;心里的伤会因为它的笑少痛。
  • 秋花一朵
  • 蝴蝶携蜜蜂齐齐地杳无音信。橙红的颊,漾着深浅不一的情。月季一朵,用冷冽的香。热恋秋风。记忆中的城池,因这华丽而圣洁。想到了焰,暖化一季寒秋。大地因冷洗净铅华,却捂出一朵幸福,将温暖指给身边。
  • 一个人的端阳
  • 天问:君忧今安何在你腰佩长剑,临风而吟明亮的酒杯里,开着盘旋的鹰和石头。月明风清,你眼中的波涛.为何瞬间凝结浮沉乱世中,杀机四伏你起草的宪令被大风吹起,散落一地。
  • 兰州(外二首)
  • 我不能是一只迁徙的鸟飞往更南的地方去越冬二十年来在一个枝头上低微地嘶鸣除了兰州还能剩下什么呢剩下黑色眼睛里飞着的一片长满翅膀的森林
  • 下雨了(外二首)
  • 雨伞就装在包里这样的雨并不需要伞一直在雨中走着以为会遇上谁跟着一个人脚步走了很久以为我们会在一滴雨中间把对方相认树叶越来越透明
  • 木末辛夷花(外一首)
  • 在第几声鹧鸪的辽阔之后将流水归还流水将空谷归还空谷火焰烧焦了那支木笔木笔却开出火焰那朵红点成了寂寞眉间痣纷纷开且落一朵开给唐朝的小溪吧一朵开给宋朝的细雨再开一朵托住凋落的晕眩
  • 纪念
  • 青春是一封荒唐的情书没有署名和地址只有自己才能认清的字符在雪白的草地上游荡敲打着一颗骚动不安的心不得不再回头打量一番她临别时的美丽
  • 电影院
  • 小时候的我们喜欢电影里的精致画面看他们的故事品味他们的悲欢离合总感觉,人生如电影每段剧情都如此千回百转长大后的我们爱上了电影里的悸动看幕布上的人却为自己感伤不已
  • 我要发言
  • 五年前给你们投稿.我得以在贵刊发表处女作,感谢老师,征订贵刊一直坚持至今,受益匪浅。今天再次投稿,写的是我的生活和孩子们的生活.希望能打动你们。谢谢。
  • 我与《散文诗》
  • 《散文诗》编辑部:从小受母亲的熏陶,喜欢舞文弄墨,喜欢让回忆在笔下生花,思路在灯下萌发,岁月如诗总有值得铭记的情结。坚信只要拿起笔,一切美丽的事物就会呈顼在眼前。我喜欢在虚构的现实里徘徊,这里没有别人闲杂的言语,这里逃离了城市的喧嚣,这里是一片心灵的净土。
  • 画语录
  • 脚印,坐在摇椅上,闲成两尾风干的鱼。眼睛.躺在睡床上.闲成两口枯萎的井。梦幻,搁在心坎上,跷跷板——一头是天空.一头是大地。
  • 名家轶事
  • 弗兰斯·埃米尔·西兰帕(1888—1964),芬兰小说家,193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他出生于芬兰海麦库地区一个贫静佃农的家庭。他的父母曾经饱受当地移民的种种磨难,几个小孩都先后天折,只有最小的儿子西兰帕有幸活了下来。西兰帕从小聪明好学.尽管家中生活拮据,父母还是省吃俭用。
  • 文化辞典
  • 【情在言外】古代诗学概念。语见唐诗僧皎然《诗式》卷二:“且如‘池塘生春草’,情在言外。”“抑由情在言外,故其辞似淡而无味,常手览之,何异文侯听古乐哉?”认为谢灵运《登池上楼》中此句似平淡无奇,其实有深情远致蕴蓄于中。
  • 弥足珍贵的《散文诗》创刊号
  • 在中国散文诗坛,有一本刊物创办了30年,迄今出版424期,发行上千万册,发表了上万篇优秀的散文诗作品,是国内创办最早、持续出版时间最长、发行量最大、影响最为广泛的散文诗刊物.为中国散文诗的发展和繁荣作出了巨大贡献,深受广大读者和散文诗爱好者的欢迎和喜爱。这本刊物就是我国第一家在周内外公开发行的专门发表散文诗作品和散文诗理论的刊物——《散文诗》。
  • 顾语溯源
  • 【沧海横流】晋·袁宏《三国名臣序赞》:沧海横流,玉石同碎。
  • 快乐池塘
  • 不用回答老师:如果你能回答我第一个问题,就不用回答第二个问题。你有多少根头发!学生:一亿零一百一十一根。老师:你怎么知道的。
  • 冬天的渴望
  • 数九寒冬,天寒地冻,气候彻骨地冷,让人缩手缩脚,许多人都不大喜欢过冬天。而我却对冬天的到来有一份渴望。不单是赏缤纷的樱花,迎霜开放的梅花,更是阒河边有种不知名的粉红球状小仡,令枯燥的冬天生机勃勃。这些小小的生命。
  • 冬日拾翠
  • 深山寻雪 一场不大不小的雪,飘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早晨起来,那雪便已经化得差不多了,我有些遗憾.真的想看看这美丽的雪景,于是,邀了几位朋友登山寻雪而去。在冬天.山顶的气温往往要比山下低好几度,往往是山下的雪都已经化尽,山顶之上还是一片儿白。
  • 老屋
  • 一缕秋风扑在我身上时,我就想在秋风中抓住一些尘封的记忆。可惜的是.只抓住了一些寒冷和伤痛,正如老屋留给我的印象一样。老屋坐落在离县城很远的小山村,从我在村小念完小学出来求学起.就再没有回去过,都这么多年的光景了,老屋的印象又怎么没在我心中模糊去呢?
  • 冬之韵
  • 纷飞中,相依的雪人一片雪像一个飞舞的精灵,曼妙的舞姿落进忧伤的眸。穿越时光的翼,化为童年水域里一团盈盈的碧草。蜿蜒着旧年的欢愉,缠绕着今生的因果。如今,日子的冷翅上,我静成寂寥旷野里,面容逐渐模糊的雪人。任脚边的沉淀,缓慢升腾起生活里的孤寂。
  • 牵记一场雪
  • 故乡的冬天,天空弥散着彻骨的寒,凛冽的寒风摇动着光秃秃的树枝,啪啪作响。如果有一场雪就好了,故乡的雪,就像邻家的女子,它们温婉地落在树梢上,飘入草木间,洒在田野里,轻轻巧巧的,不吵不闹。
  • 关于雪的五个动词
  • 这个冬天终于有了结果,落地有声,一雪定音。翻滚。这些雪白的柔软的身体。带着雪白的弱,寻找着可以固定的方位,它们必须借助天空的摇篮得以人睡和醒来,并最终酣眠于天空之下。
  • 雪(外一篇)
  • 推开窗,外面已是白色的世界。我默默地走出去,一个顽皮的白色精灵落在我的睫毛上,于是,只能微笑着静立了,因为怕它滑落到脚下泥?宁的土地上。不分经纬的世界被冻结,也冷却了我手里的玫瑰。思绪如窗外的飞羽般凌乱。回过神来,却发现睫毛上的她早已成为我眼中一滴晶莹的泪。
  • 守候,是一个不醒的梦
  • 似水流年.岁月的清音穿透年轮;月色洗梦,紫罗兰的芳香沉醉凝愁;风花雪夜,玫瑰的美丽涤净红尘的妖娆;古筝的清音缭绕千年风情,美丽了你的天空。
  • 向内的生长
  • 掐指一算,来法国已经整整四个月了。已是许久没有安安静静坐下来,安安稳稳在电脑上敲打些汉字了。在这个如此重视形式和态度的国度,大多数时候是开着词典和翻译网页。在word里小心翼翼地甄选每一个动词,思量每一个标点符号的前后空格。
  • 火车随想
  • 每一次坐在窗前,听着外面火车开过的声音,总有一股冲动,想跳上去,随着火车去远方。可是,远方有多远?我不知道。或许沿着那两根永不相交的铁轨.一直走到尽头,走到永远,那里会不会繁花盛开?那里会不会绿树成阴?那里会不会有着某人答应给我的幸福?
  • 监色的梦
  • 品味岁月,絮语青春,是青年时代的梦。躺下来问自己,今天过得怎么样?是否又在思念中沉沦?思念那无忧无虑的日子,思念那月儿曾经飞翔的天空。洗去那一身的疲惫.换上充沛的活力,饱含对明天新的愿望、新的憧憬。
  • 心有小鸟.细啾晨光
  • 走在路上,听到音像店里放出这首歌:“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天还是一样开.我的青春一去无影踪,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一时有些怔忡。用鸟儿来隐喻时间、隐喻青春,或许只有词人才有这般奇幻的联想。
  • 卸妆
  • 淡妆、浓妆、淡抹浓妆……这些词,似乎在叙说当女性懂得了美,就知道了怎么样去涂抹那些能令自己美丽的妆。可无论怎样,我们的生命却不需要这些粉黛,我们应拥有以及坚持的最简单同时也最艰难的是“真”一一心灵的本真。
  • 看雨
  • 我,仿佛被整个世界所遗忘,竭力寻觅雨中的芬芳,那是一份何等的寂寥。习惯了看雨,流年的残片记忆不停地在脑子里经久回放。那些斑驳的日子里.破旧不堪的书架,缺了音乐键的钢琴。坐过的秋千.曾有你我打闹的身影。
  • 鸾塘冷梦
  • 宋绍兴年间.贵州省沿河县城东25公里的大漆乡鸾塘建有鸾塘书院,清雍正年间废,至今尚存几块残石,像一场沉睡多年的冷梦。在阳光与清风中伤心地诉说。
  • 瘦西湖
  • 长堤春柳 春天,是可以捕捉的。最是扬州的瘦西湖.二十四景之一的长堤春柳,犹如是春天的腰肢妩媚成的。那轻柔的曼妙,似乎有了声音,一波一波晃动着,极美,极真。
  • 雪后的村镇
  • 干净笔直的公路交错纵横。公路两旁便是鳞次栉比的楼房,高高低低,错落有致。这已是雪后的第二天。雪仅下了一天,又不很大,此时余雪都几乎消尽了。下雪那天,塞满枯黄的芦苇和水草的池塘,像盖了一层不厚不薄的雪被。
  • 桔廊
  • 深秋时节.桔子红了。我骑自行车沿淅川境内一条山区公路缓慢行走着。据说,这一带是久负盛名的、中原唯一的桔子产区。但见公路东边连绵的山坡和西边低矮的土丘,大都长满了苍郁葱茏的桔子树,在远处高山上枯黄树林的对比映衬下.更显得生机盎然。
  • 苏州残片
  • 花瓣纷坠如雪,幽长幽长的深巷里,撑一把油纸伞.走过潮湿的青石板,偶然逢着丁香一样的女子。还有那满山遍野的、街道两侧随处可见的银杏,随风而舞,深深浅浅的弄堂里传来卖花女的此起彼伏的叫卖声……
  • 晚秋古寨行
  • 十八寨位于三元区岩前镇忠山村,相传古时由十八个寨子组成,因而得名。历经唐宋元明清这一千多年的风雨的洗礼,这里的古民居依旧傲然挺立,不失为翡翠山城中的一颗明珠。这些卉民居若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在讲述着一段段悠悠往事,它们在这里等待了千年,只等待我们去聆听。
  • 落叶无声
  • 在小路上漫步,若有片落叶枯萎,悠悠飘落,落地无声,便能察觉到秋默然的降临。有时。我会在秋日的阳光下停滞几时,看着树叶摇曳生姿,于昼下光晕流转,晶莹剔透,日光细碎地洒下温暖与静谧,令人目眩神迷,不知今夕何夕。
  • 风吹家乡
  • 风吹过一片片山坡、一条条田埂、一个个土坟堆,疯长的茅草划破了风的手掌和每一根手指。一道道小伤口沁出血来,滴进土地。茅草根清涩的气味和血的腥味.溢满了家乡。
  • 铁西,城市的另一半
  • 一条钢铁的动脉——京哈线——穿城而过,日夜切割这座以最普通的金属命名的城市:铁岭。铁路以西,一片工业区,一片曾经喧嚣不止的热土。
  • 溃散到果蔬里的人体器官
  • 难道人体器官已彻底溃散?还有人的灵性。还有人类六千年的精神文明……“溃散,溃散,溃散!……”众果蔬振臂高呼。
  • 我的村庄不曾丢失过春天
  • 雨捕成蓝色,雪变回橙色。我们关灯,剥落自己的影子。天晴了,穿一双鞋子出门,大地滚烫又冰冷。把用过的月亮还给太阳,于是,每天都是新鲜的。
  • 放生两章
  • 一尾鱼落于湖心。鱼青色,水绿色,远处群山起伏着蓝。与刀尖侧身而过,每片残鳞映着希望。鲶鱼、鲫鱼、草鱼,被他们脱去偏旁,像不起眼的字眼,在湖的书页,会随意地出现。白蛇和聊斋并排,他们与佛祖对话。缘份并非必要。但一言不发手执的物件,可能.正与双眼,一并闪动。
  • 苏醒的月光
  • 鹤壁集古瓷窑遗址写意 这一地的光阴,有白瓷的脆,惊扰了昨天的日子。泪水一样的重量,划开了肌肤的痛。阳光白亮,辐射于干净的时光之外。
  • 刘顺湘《洞庭黄昏》
  • 落日已经西沉,鸥鹭也已归巢,黄昏带着冷漠的脸色回到这弯清瘦的湖汊。这让面临黄昏的一切事物都显得有点郁闷,包括风,包括树木以及它们在湖中的倒影。都似乎陷入了静止的旧梦的时光。
  • 国画《情随新道至家山》
  • 呵,这些神的使者,耍皮影戏的人、染蓝印花布的人、捏糖人的人、用红绸布打底漆漆的人、扎冥屋的人、刻墓碑的人……体面的手指,拂去民间的尘灰,他们最贴近土地。他们因卑微惆怅得没有了名姓。
  • 一块石头(萝卜孩儿)
    [传观]
    空前绝世的雪来了又去了(赵爱玲)
    敦煌组诗(庄苓)
    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冯凌松)
    [镜像]
    拾起纤夫的绳索(外一章)(张金凤)
    美丽在闪耀(李富庭)
    参悟断章(外一章)(易湄)
    那些留存时光里的事28李思睿,梅花(外一章)30马佳威/f{If光,我的影子丢了31王静/布娃娃(外一章)32张红霞/秋花一朵那些留存时光里的事(杨明良)
    梅花(外一章)(李思睿)
    时光,我的影子丢了(马住威)
    布娃娃(外一章)(王静)
    秋花一朵(张红霞)
    [诗简]
    一个人的端阳(彭勇)
    兰州(外二首)(木叶)
    下雨了(外二首)(魏发发)
    木末辛夷花(外一首)(惭江)
    纪念(冰轩)
    电影院(章斯婕)
    [操场]
    我要发言
    我与《散文诗》(曾止戈)
    画语录(日月)
    名家轶事
    文化辞典
    弥足珍贵的《散文诗》创刊号(姜红伟)
    顾语溯源(不悔)
    快乐池塘
    [叙事]
    冬天的渴望(赵乐翠)
    冬日拾翠(刘继智)
    老屋(王鹏)
    冬之韵(粟碧婷)
    牵记一场雪(乔兆军)
    关于雪的五个动词(许超)
    雪(外一篇)(张卫东)
    [人生]
    守候,是一个不醒的梦(党锐强)
    向内的生长(罗思敏)
    火车随想(朱梦莹)
    监色的梦(阳镇)
    心有小鸟.细啾晨光(孙灵芝)
    卸妆(刘迪)
    看雨(李耀华)
    [旅途]
    鸾塘冷梦(田淼)
    瘦西湖(苏美晴)
    雪后的村镇(青蒲)
    桔廊(米豆)
    苏州残片(蒋艳)
    晚秋古寨行(饶晖)
    落叶无声(蔡嘉弈)
    [网络]
    风吹家乡(贺孝恩)
    铁西,城市的另一半(鲤鱼风)
    溃散到果蔬里的人体器官(吟啸徐行)
    我的村庄不曾丢失过春天(叶枫林)
    放生两章(白琨)
    苏醒的月光(刘凌军)
    刘顺湘《洞庭黄昏》
    国画《情随新道至家山》(寸丹)
    《散文诗:下半月.校园文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