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如果人也像这些花,多好
  • 一朵不妒忌另一朵的红。一朵也不排斥另一朵的美。一朵不踩在另一朵的肩上.更不会把另一朵.压在自己的阴影里。不在背后说风凉话。也不暗中使绊脚石。一朵开了所有花一起鼓劲.一朵谢了所有花一起黯然。,虽花季短暂。但遵守秩序不喧宾夺主,也不孤芳自赏.更不会为名推迟花期.为利涂改颜色。短暂一季
  • 高原上的的一些生灵
  • 黑色藏獒天空撒下最后一场大雪,但一只黑色藏獒并不拒绝风暴,它甚至欢笑,在青藏高原最高的地方。它扬起硕大的头颅,向着天空,厉声长啸。这是一个英雄时代的声音!这是一个王者国度的咆哮!这是来自死亡峡谷的呼唤,利齿闪烁出青钢剑锋的寒气,雪山倾倒,万物低矮,黑色的藏獒.屹立于高高的山冈。
  • 路上的风景
  • 一年 我离家许久,一月像鸟儿,二月像火车三月,我找不着北,在城市乱窜等邮差的消息,在酒吧,喝烈酒,跳艳舞四月.我迷失在字典里X是希望,Y是绝望,XY组合一起就是时间五月.我在时间里,偿还高脚杯把良心当游戏,练习爬墙,漂泊如浮萍六月啊,我怀疑.六月不存在老街的白玉兰.不再开放七月,我终于找回六月,找回高索桥投在城市边缘的影子。阳光炽烈像亡魂在歌唱。我唱到了八月,唱到精疲力竭唱到天黑,江边坐着钓鱼翁。他钓走了九月鱼饵诱人,美人薄命,我摇着船橹,来到十月十月是送葬人的节日,他们举着火把
  • 秋陌上的村庄
  • 幸福的约定“伢子,瞧那草地,幸运草多绿啊,去玩啊!”“不.我要娘陪。我好怕怕哦!”“自己去嘛!你去找一找,有没有四个叶瓣的幸运草,像翅膀一样
  • 尘及其他
  • 打开河流打开河流,我就不必交出身体内的黑。我可以把自己想象成一尾值,在阳光里游弋。我还可以把自己想象成滑落的雨珠,经过叶片,礼入地层汹涌的潜流。我想,自己更应该是一株迎风的草.或者一只飞翔着的鸟,甚至一个挥动锄头的农夫……是的.我只是一粒浮尘,一个生命的前世或者来生。我是一切,我又只足我。我的横切面叠印着无数各异的面孔。
  • 野菜(外五章)
  • 野菜成为人间主粮时,灾难。接踵而至。野菜也在劫难逃.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寻根究底,恶狠狠地挖个殆尽……野菜曾大量地从我肠胃道穿过,留下诸多痕迹。而今.面对名目繁多的嗟来食.我绝不会大意。
  • 我的城
  • 这里因出生和死亡而被纪念,因遗失和远离而被发现。在华北平原的一弯小角.我的城隐匿其中。我的城.是一座小城……黑白棋我也是在几乎嗅不到家乡泥土的气息时.才发现古老传说里.有我曾站在上面喊叫的那块岩石。几千年前,尧在这里为他的儿子丹朱编制了一场如入幻境的游戏——闱棋。我从此沉浸在黑自旋接的传说里不能自拔.宛若猛然惊醒的孩童,瞥见五千年里不曾苍老的尧。轻翘的嘴角里雕刻的那些惊心动魄。
  • 田野散章
  • 庄稼苇岸曾对大地上的麦子顶礼膜拜。其实.何止麦子。何止苇岸。庄稼本该是人们礼赞的事物。没有庄稼.或者长得不好,不是土地的失职,而是人的渎职。庄稼是土地心灵的表达,更是农民的宠儿,农民的希望,国家的根基。“无农不稳”.这是对庄稼至高的肯定.也是庄稼们莫大的荣誉和安慰。庄稼也信奉科学发展观。它最怕人的朝令夕改,胡乱折腾。它虽然不能左右人的意志。但它往往会用自己特有的方式让人尴尬。上好的庄稼,常常是人与自然、人与庄稼的默契。
  • 回归生命(外一章)
  • 唱响黎明的清音。追上河流流淌的脚印。听!溪水从夕阳下淌出了生命的颜色,也淌出了那一湾低吟着的纯净。在这里.所有灰色脱落了沉郁;在这里,所有不安闻到了梦的幽香。站在时间的边缘。让千年的往事等候成一抹浅浅的微笑。野渡。摇摇晃晃的人生,渡过了一春一夏,渡出了一朝一夕。穿上生命的嫁衣,回归河流的彼岸.遥望彼岸的彼岸。远方.是谁.在渡河中轻敲着那载不动的悠悠万世情……
  • 炊烟
  • 离开乡村多年。仍习惯享用家乡捎来的小米、大葱、瓜果……而有一种是家乡捎不来的.我必须亲自赶回去才能享用。这只能生长在家乡的炊烟啊.它洁白如练,香气扑鼻,色味俱佳。胜过我在城里吃过的所有的佳肴。它像父亲一样安静、母亲一样亲切、女儿一样温柔.它像家乡的家当一样简单,它像家乡的牛一样悠闲,每次我从城里带回的浮躁、焦灼、惆怅,都立时随它一起飘散。
  • 多年之后(外二章)
  • 多年之后,一个秋日的黄昏,在街上漫步:你已不再流连于珠宝商场,他也不愿眷顾书城;你们双双走向游乐园,那里有在滑梯上爬上爬下的孩子们,那里有一把等待的长椅,硬而冷。
  • 乡村的记忆
  • 唢呐唢呐,你铜质的音调,飘散着太阳最初的光芒,仿佛一条流淌在乡村时间之上的河流。唢呐,你这乡村的歌手、民俗的艺术家.吟唱着乡村千年的喜悦与忧伤。唢呐.你的声韵响成一串串熟稔的乡情.挂在乡村占朴的屋檐。深入村民骨血世代相传。
  • 江煵的诗
  • 之间剥去包衣你可以绕开时间走放下一念之差可以忍住疼假装熟睡还有干净的事物靠得再紧些一颗心代替另外一颗拾级而上晾晒隔夜的潮湿至少我还醒着至少还有水擦去浮沉花瓶就亮了那么多鲜艳属于你那么多走走停停一言不发
  • 一座村庄的前世今生
  • 春天到达村庄的时候我的母亲离开已经许久我的伯母及其他亲人她们在春风中逐一离去春天来到村庄的时候我的孩子先期到来已经多日二哥三哥的孩子他们在春风中也逐一到来去的已经离去来的已经到来村庄在来来去去中持续着自己悲欣交集的日子
  • 乡愁(外一首)
  • 一落座就发现青山之外.还有青山迤逦酒馆多么微型竹窗装着愁抬眼望去那风筝、孩子还在窗外飘如柳絮.如浮云仔细想想一朵野花.牛骨梳子小鹿偶尔出没乡野.如此简单别再让那首歌唱着归去来兮.归去来兮
  • 春水时至
  • 春水时至迎娶了我的相思在云端高头喊我的名字无须装饰不必盛装薄薄的繁华背后满是荒唐斜阳的背后花在生长斜阳的背后花在飘逸斜阳的背后花在安详斜阳的背后盛开的只能是花自己
  • 蝉夜晚的雨水落下天地里布满罗网命运在老树上凿出了嘴巴和眼睛这是多么势单力薄的一只蝉啊顿时猎人敲起了进攻的锣鼓黑夜扯起了命运的马蹄
  • 八月的幻象
  • 尾声镜中的七月意外摔碎你不在的时候我和文字抵死纠缠比你的侵略更深刻疼痛昨夜黄花今朝明月明日天涯一吹风就是满地相思天水相连从大海泅渡到湖泊温婉的女子内心暗藏杀机消瘦的诗行骨骼狰狞漂白的落款
  • 读者信箱
  • 尊敬的编辑老师:你们好!阅读《散丈诗》有两年时间了.这是我第一次提笔写信一我一直是个胆小的人.喜欢做旁观者.喜欢静静地躲在角落.看花Jf花落,云卷云舒。然后把自己小小的自得其乐.写往日记里,自娱自乐。我想这就够了。然而.看了越来越多的《散文诗》,看着那些同为学生的作者们自内心深处发出的深思.用笔记录下的细腻的想法.或闪着智慧的光芒.或发出清脆的声音,一次次震撼着我。我觉得自己像极了井底之蛙,躲在小小的角落里,止步不前。每看一期《散文诗》.我的心便挣扎一次.我也想把心中蕴藏已久的写作之梦放飞.把自己的想法与更多的朋友分享.然后可以得到更多的指导和帮助.甚至是批评。
  • 我要发言
  • 回想最初的相识是因高二一个同学对《散文诗)的偏爱,而掀起了班上的《散文诗)热潮。如今.大学里的生活似乎更加忙碌,而手边的‘散文诗》依旧一本本地增加.偶尔读起.万糖俱寂。前不久和那个最初喜爱《散文诗》的同学聊天.他说:什么时候借几本《散文诗》给我读读?我答应好.几番心湖涌起.我的年少,我的少年,终究都沉睡在时光琥珀里.不复醒来,只是还能把你握在手中,真好.想起一个朋友曾经形容我:你真如一章散文诗。那一刻,我笑靥如花。
  • 画语录
  • 沉默.坐在咖啡桌上嘘.谁?风.撩开窗帘斜进一线光咖啡勺与杯.叮叮当当……
  • 名家轶事
  • 塔拉斯·格利戈里耶维奇·谢夫琴柯(1814一1861).是19世纪岛克兰杰lfJ的iIIIi家和诗人.他是农奴的儿子.从小失去双亲,孤苦伶仃,给地主放羊、打杂17岁邢年,酣失琴柯随着地主一家从乌克芝来到俄国京城彼得维.一个偶然的机会被送到一个两匠耶里学手艺,很快就学会了人物写生。俄国l啊i家布留洛夫、诗人茹柯夫斯基和吗克兰作家格列宾卡都很同情这个年轻有为的农奴,他们凄了一笔钱.帮他赎回了自Fh,井设法让他考进了美术学院.来来的天才嘲家怎样在学习上刻苦努力.只要看他从1839年到1841年这1年之内
  • 文化辞典
  • 留空 印空一格.简称“空”.指在一个诗的内部.用空一格的语言方式来褒示语意的一个较小离断。它是中国现代新诗形式的一大特征。是古典诗歌表现于听觉的“顿”竺堡竺堡兰兰!
  • 寄语笔端
  • 有你的日子 《散文诗》编辑老师:你们好!喜欢文字是从初中开始的,由于性格的原因。大多时间是打发在这种伤感而抒情的词语里.我觉得自己更吻合在这样的刊物里所表达出来的心情.因而给我更多的安慰。如今我在一所职业院校里学习,这座城市所给我的一种被污染的声音,找不到原来最真实的意境。认识《散文诗》是在高一的时候.发现了她便有舍不得放手的感觉。
  • 古代诗人
  • 不悔 陈与义(1090—1139).字击非.号简寿.洛阳(夸属河南)人,自动能吏.屯长于诗.赤工词..被元人方曰推许为江西诗派“一祖三宗”(杜甫为一祖.黄庭贤、陈师道、陈与更并列为三宗)之一。有《简斋集》《无住词》存世.
  • 快乐池塘
  • 解答老师:一座殿堂位干山的最高处.通向殿堂的路上有5个平台.平台与平台之间有20级台阶。请问若要到达殿堂需要登上多少台阶?学生:要登上所有的。
  • 青荷初吻
  • 前世,你若是江南采莲的姑蔫疆—鸶罅l}是镲糟_娩下错过的邪一桑。——题记 一 荡舟游玩于青山之中,风光迤逦,景色宜人。确因流连眼前的荷花而忘记归还。自古文人多爱赏荷赋诗,荷花的美喻爱称也数之不尽:芙蓉、荚蕖、芝红、水华、菡萏等等,都为荷花增添了华丽色彩。而我独爱“荷花”其名。竟然是因为这个名字被俗化——在古代,青楼女子多爱自名“荷花”,不知是向往荷花的美丽.还是借用荷花纯清的美誉提升自己——可是,荷花依然是荷花,虽然被无辜地卷入世俗中.她依然清静、高雅,自顾自的呼吸着自身的冷香.美丽也愈加彰湿。
  • 认识你,我很高兴
  • 一直以来,以为自己知道的东两还不算少,没想到,一直以来,我都错了。十月三号我在网上与娜学姐聊天,她问我什么时候同学校,当时我是这样跟她说的:“五号吧.可是回学校也很无聊啊.寝室的人都回家了哇。”她让我回去看书,还特意向我介绍了她自己的几本书,混示在聊天窗口的有《百年孤独》和《纳兰词》,我并不是很了解《百年孤独》,根本就没看过,特别是《纳兰间》。我根本就不知道。真的很想见识一下。
  • 末道珍重
  • 夜空阴沉。连我祈祷来守护你的那颗星,也被乌云遮住了眼睛。这么久了,不知它是否照进过你的心里,所以我不懂你,不懂你离去时落寞的背影。说好的,忘记,却又忍不住想你。有些回忆是不由自主的,有些情是难以释怀的。只是.若你我今生不再相见,若误会终不能解除.若你的恨还在心里纠缠,曾在童话中描绘过的浪漫的相遇。会不会变成一场遗憾?
  • 十一月的雪章
  • 往昔没有月,雪静寂地凋落.大地披着微蓝的光芒。就这样,再度邂逅你的十一月。灯火映得记忆昏黄。温暖还是寒凛,而今只能想象。那喧嚣得叫人茫然的街道.渐行渐远的人群.高陡的青石阶……这就是雪夜啊,除却你,一片荒凉。
  • 对不起,再见
  • 今天是我来徽州的第一个月零八天.我在这座干燥而多风的城市安放着我的表情、我的行走。而灵魂却常常不安,因为它有牵绊——这牵绊来自秦岭以北.也来自长江以南。隔着不长的时间,越过不短的空间,我就那样或安静或躁动地隔岸观着那些曾经的、现在的、抑或未来的念念不忘的人和事,愈是看清愈是感伤,其实——我流放在那片土地上的何止是那些人、那些事,还有自己无法释怀的青春、跃动不安的情怀。
  • 刹那芬芳
  • 刹那问的美丽就在那一刻绽放在我的眼里,芬芳我的一生。只是在不经意间,我们擦肩而过.我却发现了你的美丽。我至今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你却留给了我永恒的记忆。再也不可能遇着你了,在一个遥远的地方.你留给了我一瞬。这一瞬,让我感叹造物者的伟大,让我想起《登徒子赋》那句“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的名言。而那个地方我也很难有机会再去了.即使有机会再去,你会再出现吗?你还会那么倾城吗?
  • 与妈妈共苦的日子
  • 修地基26年前的今天,我6岁,弟弟3岁。妈妈带着我和弟弟开始修地基,准备来年的建房。从此,装着事业的妈妈,整个村庄都能听到她的笑声。能够劳作的每一天,都成为我们x,-j-乐园的期待。我们坐在地上玩着石子,时而嬉戏。妈妈挥舞着锄头挖土、上土,犹如舞池中蹦迪的青年男女,使劲地放肆。汗水浸渍着妈妈的帆布衫,那刻.我真的什么也没想。
  • 秋伤
  • 我习惯性偷走你的泪水.然后又一次遗忘,我流窜于城市列车,每一站都是中转。那一年离家远行,你拉着我站在桂花树下,你说你会用桂叶叠成信笺。给我寄一缕桂花幽香。可你用泪水封起的思念,我怎么也打不开。那一夜,我嚎啕,我喝光所有的酒,我买不到回家的车票.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我撕落一地秋伤。我只有。在记忆里走过你的窗外……梧桐落尽,窗外,寂寞开着一朵小红花,她望着我,我望着她。
  • 父新的饭盒
  • 父亲的饭盒经久耐用。这只铝制饭盒最早出现在我的童年。那时父亲是“挑窑泥”的。在我们这个地方,那个年代。父母教育孩子总会说这样一句话:“你可要好好学习,不然长大去挑窑泥!”父亲撑一只六吨的水泥船,到“卖土”人家,把泥土一担一担挑上船,再撑船到砖窑厂,将一船六吨的泥土一担一担挑上窑厂土堆。要用大半天的时间。
  • 那一趟逝去的列车
  • 遥远的故事我不知道从何时起。这条路上有了这趟列车。在妈妈的记忆里,那也是一个极为遥远的故事。妈妈说,是这条铁路繁华了这个坐落在武江河畔的小村庄。这里生活过富奢的地主,挖开过许多大洋和珠宝,这里曾经是一个美丽的渡口,青石板铺就的是一个极富江南韵味的村庄……然而.也正是这趟列车,带来了日本鬼子.带来了侵略.传来了“文化大革命”的呼声.
  • “育”女心经
  • 某日填表.填到“参加教育工作时间”一栏时。屈指一算.猛然发觉自己已是一名“老教师”了。回想一路走过的深深浅浅的脚印:从最初的为人师。到为人妻,再为人母.到看看如今正其乐无穷做着我学生的女儿,感触良多之余.为今后将继续为之奋斗的育女之路担忧。
  • 母亲的银鐲
  • 小时候.堂姑爱在发问戴一个旧的银发夹,有些发黑,人t雕刻的花纹,是小鸟与花朵的式样.而那些镂空的花纹间,有着黑色、青绿色的斑迹,看上去,很古旧的样式.像一个古旧的故事,于是,心中便充满幻想。幻想着那祖上传下来的宝贝,曾是戴在怎样的女子发间,那秀发是挽成什么样的发型?还有.穿着一定是长袖的裙、纱做的衣,走路的样子应该也是款款生风,弱柳一般。
  • 时间之上
  • 深秋是银杏的季节,深夜是孤独者的被窝。当时钟爱上时间的记忆,作者笔下的气息便成了有情人相思的泪水。黑色在红色与绿色间游览,偶然间,她发现了金黄的璀璨:时问在灵魂背脊上写下点滴的瞬间,于是.相爱的人得以重逢,腊冬大声地召唤着春天。是安睡的时候了,大象对着山谷倾诉。小河对岸的青山不似这座古老的城池,惟有离弦的箭才能射巾天涯的传说。
  • 穿布鞋的年龄
  • 当我打着赤脚用一根手指拎着脱下的白色罗马风格高跟鞋时,正是晚会散场的时候.尽管我是低着头走在同宿舍的路上,我依然能察觉到此刻自己的回头率比刚刚上台那会儿还好。从不出众的我竟然开始享受众人诧异的或是略带鄙视的眼光,走红地毯般的瞩目对我来说毕竟陌生而日刺激。我甚至开始抬头迎上路人甲的皱用路人乙的斜视路人丁的撇嘴,虚荣地觉得自己这一刻也许很是天真.至少充满了少女气息。
  • 庭院幽幽
  • 吊兰 种在平地,不硅身段,像蹲着的公主裙。吊在树权上.风情万种,韵味别致。吊兰的茎很细长,像狮尾狒的尾,末端吊着繁殖的小吊兰。初期如婴儿掌柔嫩,白中透着浅绿,接着就长须根,像无根绿豆芽.内自胖胖。脆生生的。几天后,阳光一照,浅黄绵硬.针一样扎人,开着的小花朵像茉莉一样白,一样香,大个头的蜜蜂还真压不住它呢!
  • 幸福花
  • 马兰头是江南乡间最平凡的一种野草,田间,地头,随处可见。每当春天来临,气温回暖,马兰头的嫩叶嫩茎就开始迅速生长,我和小伙伴们常常提着篮子去春天的田野里挑马兰头。在春日暖暖的阳光下,和风微拂,我们蹲着,坐着,累了躺在野草地上.望着蓝蓝的天空偶尔飘过几朵闲散的白云,说着,笑着,漫无目的地闲聊与嬉笑,全然不顾身上脏与不脏,一篮子马兰头,却耗去了整整一个下午。
  • 四季物语
  • 桃花.是一个梦幻的时节..人间芳菲,在萌发的绿送给春的喝彩中。逐渐烂漫在从冬日醒来的山谷里。翩跹的蝶.舞动起无人知晓的爱恋。桃花.依旧坚守着对春的承诺,粉红似靥。在新绿的背景里,满溢激情与绚丽,,而风,轻轻拂过,看到了春的笑意。
  • 登高
  • 故事开始,我们轮流地出现在山脚。起初。我们是一群无知的小孩,站在山脚,哭、爬、走、滚,无所事事。然后.大孩们出现.牵引着我们向大山迈去,我们便踏上了第一个台阶。“人之初,性本善……”我们背诵着这样的语句登山,也逐渐开始觉得,自己生性勇敢、善良,山路该由我们自己来走。我们松开双手开始摸索。于是打的打、闹的闹。这样,散的散了,不过能继续的,还在继续。最后的路程,已经没有人开口说那名言了。我们互相搀扶着,向最高处迈去……
  • 冬天的情调
  • 武汉是座爱恨分明的城市,春夏秋冬.四季转换刚烈而决断。秋冬的交接没有繁缛的铺排来过渡,冬天更像是~个狡猾的侵略者.在猝不及防之间一夜占领秋的城池。深秋的几天骤暖,说来说去不过是一面温柔的幌子,为的是让那寒气来得更甚。果然,一夜风过.空气便陡地冷冽起来,早起时,玻璃窗凝了薄薄的水汽.马路上落满梧桐叶,硬生生的枯黄色,踩上去,发出极清脆的爆裂声。我喜欢冬天,冰冷得刺骨.人也会格外的清醒。北风是活跃在冬天的路旁艺人.舞着铜琵琶吹着犀牛号穿街过巷。走在这样咆哮的音乐中.你能感到冬天的野性。那是一种狂到让你毛骨悚然的呼号。竖起衣领,手捕在衣袋里,怀着淡淡的轻愁.梦境般怅惘地走着.偶尔呼一口气,让寒冷的空气在口中旋转成一片白雾又弥漫而出,这是年少的我所刻意营造的一种维特式的忧伤美感。
  • 如果人也像这些花,多好(纯子)
    [佳作传观]
    高原上的的一些生灵(张九龄)
    路上的风景(林宗龙)
    秋陌上的村庄(瓦菲)
    [心灵镜像]
    尘及其他(棠棣)
    野菜(外五章)(陈明淳)
    我的城(高韶薇)
    田野散章(戴冰)
    回归生命(外一章)(张媛山)
    炊烟(赵太珩)
    多年之后(外二章)(缪立士)
    乡村的记忆(李新平)
    [抒情词典]
    江煵的诗(江煵)
    一座村庄的前世今生(哑木)
    乡愁(外一首)(张倩倩)
    春水时至(李耳川)
    (卢山)
    八月的幻象(采薇)
    [操场]
    读者信箱(张伙香)
    我要发言(喻穗)
    画语录
    名家轶事

    文化辞典
    寄语笔端(冷墨荷)
    古代诗人
    快乐池塘
    [情感漂流]
    青荷初吻(李悦婷)
    认识你,我很高兴(刘新朝)
    末道珍重(李萌)
    十一月的雪章(孙健)
    对不起,再见(杜维娜)
    刹那芬芳(王云峰)
    [亲情家园]
    与妈妈共苦的日子(苏启平)
    秋伤(易春旺)
    父新的饭盒(苏北以南)
    那一趟逝去的列车(柏彩芹)
    “育”女心经(唐彬)
    [阅读人生]
    母亲的银鐲(陈艳)
    时间之上(朱善智)
    穿布鞋的年龄(詹少萍)
    [天地课堂]
    庭院幽幽(蔡洪强)
    幸福花(叶落一地秋)
    四季物语(张耀华)
    登高(陈果)
    [精瑞评点]
    冬天的情调(王丽)
    《散文诗:下半月.校园文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