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火焰
  • 我不能描出一朵火焰的形状。我不能称量一朵火焰的重量。我不能测出一朵火焰的热情。面对一朵火焰,我显得多么无力。火焰依旧如此,摇曳着,扭着腰肢。纵情舞蹈,释放着生命的能量和妍丽。火焰依旧如此,倾诉着,吟着无声的歌谣,照亮了黑夜中匍匐的爱情和诗歌。这忽明忽暗的火焰,忽大忽小的火焰,忽冷忽热的火焰,多像我生命中某一段喑哑的时光。
  • 时光的碎银子
  • J 一种风 风,乱窜,风没有章法。风把废物扬起来,把空气也搅浑了。风路过我,带着口臭,想把我也挟持进云。我扯住我的袖子说,走快点,不然就慢了。风指着左边说:太阳,太阳。风指着右边说:天堂,天堂。风的后面跟着的还是风,
  • 郭全华的诗
  • 〖集散地 不要责怪我那声慨叹 你们都是我的好邻居 我多么希望还能挤进一个 外地人 我不常出门 你也不常出门 就让他异样的口音 和月亮一铺开祖国的 另一个角落 我们躺在上面 柔软,清亮,舒坦 我们找到异乡的感觉 他找到家的感觉 我是你的聚散地 你是我的新面貌
  • 传说,这些不仅是传说
  • J 金粟秋芳 从老人的讲诉中触摸到你的气息。你的芬芳啊,从此洗亮了我的眼睛,我的呼吸里便有了甜香的味道。无法猜想那是一片一片的桂花是怎样的金碧辉煌?也不曾留意,那一网月色有没有惊破你的心事?明媚的阳光是否把你的羞涩灼伤?
  • 脉搏中穿行的飞鸟
  • X 乡村的脉博 那个早晨,阳光灿灿,我在缀满珍珠的田垄上穿行。田垄是乡野的动脉,牵扯着乡村的心脏.联通着绿色的身躯,涌动荷层层的波纹。虫语唧唧.蛙声呱呱,足乡野跳动的脉搏。老黄狗在前面轻快地欢跑着。闻闻草儿.
  • 冬天的雪片
  • X 一个冬天的来临 大雁南飞.带走丰硕的果实和温暖的阳光。一片叶子.怀揣着秋天的最后一句遗嘱.撞开了隆冬的寒门。冬大.如一位老人.丰稔的思想已经储满.却深藏不露。大地坦然面对一切,秃枝,枯草,落雪.冰霜,寒风……在季节里走动成苍白的落日。
  • 夜幕降临的N种方式
  • X 之一:天之笑 牛尾巴一甩,甩走了牛虻,甩来了星星。天像人一样会笑,星星就是她笑开的花。 X 之二:所有的路是一条路 夜幕降临。所有的路被所有的心搓成一条路。通向一个叫家的地方。 X 之三:所有母亲喊所有的孩子 所有的母亲在所有的家里.喊着所有的孩子的小名,喊他们同家吃饭。
  • 贩鸡蛋到城里卖的母亲(外二章)
  • 母亲挑起装鸡蛋的纸箱子,天不亮就启程。在集镇附近的山岔路口,母亲从村民手中,收购土鸡蛋,一站就是一天。她和小馆子里两块钱一碗的豆花饭,似乎有仇;和两角钱一个的馒头,似乎有仇;和客运中巴车,似乎也有仇。她总是饿着肚子,捏紧钱,远远避开它们。
  • 时光精灵(外三章)
  • 时光在那里留了一个韵脚,何时再来谱成一首诗歌。我只不过是在寒风中碰了一下它的触角.它便像蝴蝶一样飞走.遽然无影无踪。也许下一个晴天,池塘里漾满落日光辉,树梢上缀满嫩芽,它又会悠悠飞回来,在我心撑开一朵温暖如蜜洁白如丝的小花。
  • 麦田地里
  • X 顺着麦子远走的方向 越来越远.你在我诗里没有留下方向,如同没有背影的幽灵消失在形容词里,消失在名词与名词、动词与动词里,遥无踪迹.足尤边无际的雨拍打土地的方向?是害虫踉踉跄跄爬上麦穗的方向?是风柔软或是急促吹打的方向?
  • 爱情
  • “我已看过世界。有人一直在等我回去。”“不能一道飞翔,但我等你降落。”那么炫目。那么迷人。只能远远地看着,别幻想或触摸它。因为那需要合适的时间、人物。相遇在合适的地点。如果要我将你一生写成一首诗,我不写梦,只写你的手。青春如酒,醉了,把你的手紧握。
  • 暗伤
  • 〖报纸糊墙 被炊烟熏黑的,老去的墙 用奖状补疤的,幸福的墙 嘴巴长在路途的 堵不住风声的墙 耳朵长在隔壁的 听风就是雨的墙 一堵墙风言风语听多了 就站不住脚跟 花花绿绿的报纸糊多了 就心虚 这么多年有谁和我一样 把墙当作赤壁 在一片黑土地上 用文字图片、人物事件 挡住寒冷的风 掩饰内心的羞涩与彷徨
  • 河边蟋蟀
  • 一朵朵野菊花 期盼着一个个灵魂的皈依 在秋的尽头 我还将继续行走 清点这些充满阳光的 黄毛丫头,数着数着 霜落在了母亲的头上 〖在城市我很轻 把洋马儿停放后 把蓬头垢面清洗后 把头发剪短后 把胡子刮掉后 把皮鞋擦亮后 把沾满草籽的外衣脱掉后
  • 印象之书(外一首)
  • 还有什么比盐更接近本质 风停了 吃安眠药的影子 被瓜分了多年 某条路 一直延伸到西北偏北方向 那一块块升腾的土地 长满了浓浓的青稞 风刮起的小镇 蜿蜒的河流 和那七月的草原 蕴含着强劲的生殖力 其实再向前 就回到了母亲的心里 其实再向前 就能触摸到一片柔软之水
  • 冬的追影(外一首)
  • 在没有飘雪的夜 把没有墨迹的书信 恣意在冬的追影 不知是雪 是露 仿佛荔枝水漫溢的一滴 轻抚我的脸颊 顺流 融注在我心里 一个人 在夜的黑与雪的白之间 追寻 自己的脚印 偶尔很深 很浅 偶尔很近 很远 冷翡色的月光在沉浸
  • 远方的哭泣(外三首)
  • 十二月的尾巴 吹起悲伤的凉风 坝上的高墙 爬满记忆的灰土 稻穗碾过干枯的裂涸 提起多少疼痛的年岁 在丰满与消瘦之间 冬的犹豫的词 堆满尘土的黄叶 秋刀鱼的牙齿 由内而外 向天张望 死 是不必被强调的词 树 会告知人们一切 和命运有关的哭泣 它站着 朝远方 它倒下 还朝天
  • 我要发言
  • ●自第一次得到第一本《散文诗》的时候起,便再也没有离开过她。高中时候自己的文字有幸刊登在《散文诗》的边页,当时欣喜之状无法言语。●邂逅《散文诗》源自偶然.我想我是喜欢读诗的。读诗让我看到最美丽的意义.与最没意义的美丽,
  • 时间之翼
  • 一枚鸟羽.像一枚落叶.突然从我的《散文诗》里跌落。一枚颜色有黄有绿有黑的鸟羽.被我当作书签.随手放在我的《散文诗》刊里.它是我从一本泛黄的日记本中得来的。我叫不出鸟的名乎,也不知是鸟的左翅羽,还是右翅羽。偶一翻开《散文诗》,
  • 画语录
  • 人到中年 仿佛钻入呼啦圈 停不下,惯性 转快了,晕
  • 名家轶事
  • 阿利盖利·但丁(1265-1321),出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五岁时生母就去世了,他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而从许多有名的朋友兼教那里师学了不少的东西。传说九岁时.他见到一位小姑娘,名字叫贝雅特丽齐,心中就油然萌发出一种异样的情感。
  • 文化辞典
  • 【诗的风骨】“风”是对文学内容的要求,“诗”是对言辞的要求。刘勰《文心雕龙》的《风骨》篇中专门讲述了风骨与文采的关系。风骨对于新诗仍然是一个很重要的审美范畴。
  • 湿润心灵
  • 尊敬的编辑:哪一朵花没有香?哪一次我的思潮里.没有你波涛的清响?曾记得.五年前的那个午后,春光明媚,碧空如洗。我与《散文诗》邂逅于县城湖畔的报刊亭。夕阳迷离了路人的目光,你却比夕阳还要美丽。秀气的脸庞,娇小的身姿,
  • 名人名言
  • 一个民族的年轻一代人要是没有青春,那就是这个民族的大不幸。
  • 古代诗人
  • 朱淑真(约1135-约1180),号幽栖居士,钱塘(今属浙江)人。出身仁宦之家,幼颖慧,博通经史,能文善画,精晓音律,尤工诗词。惜所嫁非偶,抑郁而终。有《断肠集》传世。
  • 快乐池塘
  • 只争朝夕 老师:太不像话了,上课竟然睡觉.并且鼾声如雷!学生:惩不是谆谆教导我们只争朝夕吗.现在是下午啊。 必须明白 老师(语重心长):同学们.你们肩上的担子不轻.以后还要为人师表.我们这里是“师范专科学校”.而不是“吃饭兼可睡觉”.这一点你们必须明白!
  • 一个人的季节
  • Q 落花的窗台 起风了.风夹着雨的湿气涌进房间。我立于窗前,瑟瑟的,心头飘浮着轻微的忧伤。一个人的世界.平淡而且乏味。似有似无,将断未断的雨丝肆意地在空中飞扬.像一个游走在童话世界里的孩子,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某一天,
  • 成长之痛
  • Q 错过,美丽依旧 握住.嫣然一笑,涓涓的心情,抖落一地的清愁!如是.颤动的眷念,一片寞落。季节的枝头,挂念过往,微笑如烟,逝水流年。三月的阳光.触痛凝望的眼角,一再重叠,疼痛的印象,变得理所当然。错过.是为了再次的相逢。若是无缘便是无份;若是相遇,便可再次把酒盈怀。
  • 过客
  • 当一个人习惯了离散,便无所谓相聚。似水流年.开满缤纷的红艳,炫目而凝重。我在窗前。望着你的背影.想象你的笑靥如花。对于某些人,能远远地望着就已是奢侈了。天空飘着暖暖的阳光,把世界照得澄亮。来路不明的忧伤,如海般寂寥,在记忆的荒野里嘹亮地歌唱。
  • 冬天里的一场雪
  • 那是我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雪,但却好像不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一场雪。那场雪下得凛冽、无情……我穿上厚厚的棉袄.将围巾绕了三圈环在脖子上,然后戴上手套才出门。昨天的天气预报里说,近期下的大雪是十多年难得一见的.还伴有冻雨的现象。我不喜欢南方湿冷的天气,
  • 寻找回忆的路
  • 多彩的季节,充满阳光味道的冬天.身旁又似弥留你的香气。回忆候鸟飞过的天空,严寒中仍然葳蕤的旧同,周遭浮现你的身影。眼前的纱,隔着你我万水干山。诺言一如萤火虫满空消散,轻轻一吹,无影无踪。我,与美绝缘。在木棉花飘落的时候,低头细语呢喃。我们挥手告别。流年浮云,潺潺古道,
  • 花开美人指
  • 第一回听母亲说:“有一种花,是歼在美人指上的。”我凝视着自己左手的大拇指,既感到诧异又充满了无限的期待。天蒙蒙亮,母亲就徒步赶往二十余里外的外婆家,特地为我去寻找神秘的种子。傍晚,母亲迫不及待地把藏在衣服里一袋褐色种子均匀地抛向地面.
  • 爬根草
  • 凡在乡间长大的人都不会忘记这种草。它好像就是有关乡村最深的记忆,像大地与生俱来的美丽纹身。爬根草的生命力极强,只要给它土壤,一点点阳光,一点点雨水,一点点风,就足以让它悠然自得地存活下来。据说它是惟一可以穿越四季的草,
  • 沉醉在乡下渡口
  • 我一直相信:水,是有生命的,河水更是有灵性的生灵。普通人是很难领略到水的灵性,感受到水微弱而细腻的脉搏的,但是.摆渡人却能感受到.能触及水的心跳和欢快,能同水一道畅想心底的曲子。天苍苍,水茫茫,孤舟河上淌。摆渡人将一生都交付给了这朴实的河水,
  • 乡村
  • 一 乡村.是季节的最后一块自留地。春夏秋冬,纯粹真实,没有人为地删改与雕琢.热,或者冷,一样的大胆粗犷。仲夏,日头奔跑,洒射刺猬般的锋芒。田间.农人裸露的臂膀,涂满橄榄油的黑,滑滑的.阳光站不住,摔在地上,土地就热了。
  • 田野,留住最纯真的记忆
  • 几天前从沪归来.当列车驶出繁华的街市时,我突然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那一个个在田地里劳作的农民。这种意外的发现,让我明白在这样一个大的都市深处,竟从未把那片哺育自己的田野抛弃.而是深深地藏着自己的那条根。儿时那个深秋的傍晚,是我对田野最初的印象。
  • 冷夜诗意
  • 一个人在小房子里待着,除了冷清。什么也觉察不出。就连棉被都已不再有诱惑力.被叠成方块,堆在床上.自己一个人在小屋子里转圈。现在也没有炉火,可以暖身,可以酝酿冷夜里的诗意。其实现在还用不着炉火,天气虽然冷,却还没冷到要用炉火的地步。
  • 女人如风
  • 女人的人生是如此不同。却又如此相同。她们就像是从一个洞穴爬出来的一群蚂蚁.匆忙地奔向不同的方向.都在各自的轨道上转了一大圈.殊途同归.又前后回到相同的地方。一片废墟一样的洞穴。她们身上散发的气息是相同的:苍凉。
  • 书女
  • 喜欢看书的女子,我称之为“书女”。书女对书有特殊的感情。在书女心中。书有其无与伦比的魅力,这种魅力让她觉得书是世界上惟一的永恒,惟一不能缺失的财富。这种魅力让她不知疲倦地去体悟这个世界的斑斓。书女爱书如命,当她捧着一本书时,
  • 读书是一种幸福
  • 很久没有悉心读书了。没有理南,有理由也只能是托词,因为读书有千万个理由,不读书却没有任何理南。一直记得去年暑假有幸回到母校——湖南师范大学。再次走进象牙塔,背着书包走进久违的大学课堂。听了一个月的教育硕士课程。还是长条课桌椅、四块大黑板、严谨博学的教授、沉寂得连窃窃私语都能听清的课堂……一切都那么熟悉.
  • 悠然
  • 最近几次和朋友同去钓鱼.朋友告诉我一个秘密:鱼获数量与吸烟数量成反比.即鱼获愈少烟耗愈多,鱼获多者吸烟必省;鱼获少者.脚边定是烟蒂多多.往往还出现香烟供应不足。他问我是否有同感,我笑了笑,没有作答。我喜欢抽烟,也知道抽烟的危害,但是,
  • 陕行速写
  • T 骊山脚下:我神思恍惚地行走 朝圣的车流。四方汇集的南腔北调。大平原上滚滚流淌着好奇的洪水。一列在史册中屹立万载的苍莽山岭,止住了仆仆风尘。骊山,将远古的记忆陈列在脚下,如一个骄傲而钝于买卖的商贾,面对世俗的街市,沉默而傲慢!
  • 古井
  • 傍晚,牛的气息不断扩张。乡村的夜晚就要沿着这条小路走来了。现在,一切都停止在村中这口古井旁。很多人,不远处拴着牛,很静默地围绕着古井。井的嘴巴,一个辘轳在吱吱呀呀地传唱.一首古老的曲子,有些温暖,又有些凄婉。
  • 静静的察汗淖尔
  • 冀两北坝上草原深处镶嵌着一个美丽的湖泊,它的名字叫察汗淖尔,蒙语“白色之湖”。湖面一望无际,天水相连,烟波浩渺,远远地望去,宛如明镜一般。蓝天门云下.绿革如茵,驰骋的骏马,悠闲的牛羊。牧人嘹亮的吼歌,随着远遁的雄鹰,和着那习习的惠风,野野地飘荡着.让人感到无尽的清爽与惬意。
  • 古渡口
  • 多少年了。我习惯了离开这里。多少年了。我习惯了记忆里有它的存在。还是那渡口,还是那斑驳苍郁的渡船,还是那个我终究忘不了的渡船老倌。一切依旧.只是尘封记忆里的一丝乡音,扯得我心阵阵地疼。停停靠靠。春江秋月,数不清多少个来来回回。
  • 戏台
  • 村口的戏台位于谷场上,呈“介”字型,很简陋.从记事起.戏台就坐落在那里.成了农闲时唱戏的地方.唱戏挂灯从那里开始,唱戏谢幕也在那里结束。戏台有四根立柱可挂戏幕.用红色灯芯绒做成的戏幕呈条纹状一绺一绺地垂下来,
  • 当梦想点燃
  • 当梦想点燃,我们所追寻的一切像星辰,闪烁在前方,灿烂与芬芳,在一点点显露、传递,黑暗隐退,大自然所呈现出来的虚幻之景,必将永恒。当梦想点燃,照亮我潮湿的小灌木,我掐灭雪茄,像掐灭一朵小小的火焰,然后,骑一辆单车出行,内心的版图完整,我不会迷失在荒原。
  • 诗意栖居
  • 菜园热闹起来 小部落里 居民被雨浇醉了 正昴着头跳舞 向天空炫耀它们的幸福 不远处的池塘边 一个老人在时间中打坐 通过一根细长的鱼竿 拨打着鱼的电话 几个小时过去了 还没有鱼接听
  • 火焰(祝成明)
    [佳作传观]
    时光的碎银子(冰川)
    郭全华的诗(郭全华)
    传说,这些不仅是传说(灵悦轻歌)
    [心灵镜像]
    脉搏中穿行的飞鸟(魏益永)
    冬天的雪片(刘天翼)
    夜幕降临的N种方式(王虎森)
    贩鸡蛋到城里卖的母亲(外二章)(西水)
    时光精灵(外三章)(罗承昕)
    麦田地里(何培牧)
    爱情(卧室)
    [抒情词典]
    暗伤(左禹华)
    河边蟋蟀(张冬青)
    印象之书(外一首)(王浪)
    冬的追影(外一首)(申继媛)
    远方的哭泣(外三首)(刘振英)
    [操场]
    我要发言
    时间之翼(田井军)
    画语录(日月)
    名家轶事
    文化辞典
    湿润心灵(江畔锦月)
    名人名言(赫尔岑)
    古代诗人(不悔)
    快乐池塘
    [情感漂流]
    一个人的季节(秦翠芳)
    成长之痛(王大喜)
    过客(蓝染)
    冬天里的一场雪(熊紫涵)
    寻找回忆的路(蔡丹丹)
    [亲情家园]
    花开美人指(宁雪红)
    爬根草(杨建勇)
    沉醉在乡下渡口(杨桃)
    乡村(刑剑良)
    田野,留住最纯真的记忆(王露露)
    [阅读人生]
    冷夜诗意(肖骏)
    女人如风(息影)
    书女(陈茉冉)
    读书是一种幸福(彭荣宏)
    悠然(任松)
    [天地课堂]
    陕行速写(胡华强)
    古井(蒲永天)
    静静的察汗淖尔(郭平)
    古渡口(凌枫)
    [精瑞评点]
    戏台(张峰青)

    当梦想点燃(楚囚)
    诗意栖居(谢宝光 朱雅臻[画])
    《散文诗:下半月.校园文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