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雪落在春天
  • 风吹着,冷已成为往事 此刻,窗外正是春天。 我说到一场毫无准备的雪 以及它的降临。在初春,它们羞涩地 落在青石瓦上,落在 灰色的田野里,无边的草 正被它们压在身下。
  • 一声比一声慢,一声比一声轻。 覆盖,淹没。 奔跑的雪花,把村庄照亮。 鞭影轻落草尖,颤动如弦。 翻转的蹄花,在空气中流淌。那些诗行在羊的叫声里或深或浅。 天空如一片硕大的雪花,挂在羊角之上俯瞰宁静而安详的村庄。
  • 覃宇的诗
  • 旁观 路牌指向生活的出口 搭上青春去听听城市故事 环城一线穿越 时间空间和人海 装载一车人
  • 高原散韵
  • 我的心无法平静.无法拒绝这上天给予的恩赐。这里是世界最寂静的地方。阳光被悬崖折断,猿声在凄清的风里淌着泪。汹涌的江水收敛了狂飙的步子.如娴静的少妇。好静、好柔哦!
  • 印象:冬至过后的故乡
  • 那些远山如黛,那些田野墨绿,那些人情乡情……那些印象总是难以抹去。千里的空间阻隔不住思想的飞奔。
  • 丝路意象
  • 我凝望着你,你却为什么只投来一片茫然的表情呢?你是沉浸在对岁月的同忆中吧?暮年总是喜欢回忆青春的过往。这里的鹅卵石真光滑,我想,那时候从你怀中流过的,一定是一股极清凌的水,你的岸上也一定长满了芦苇和绿草.你会看着草丛中的水鸟和牛羊微笑吧,你微笑时的眼睛一定是极清澈的。
  • 高粱红了
  • 一 高梁红了。 在无比温柔的黎明中,究竟是哪一道光割亮我的眼? 今晨秋霜未减,高粱因成熟而低下头,久违的娇羞又一次浮上脸来。一双双澄澈的眼睛.时而飞往云端,时而义折回那一片深深的绿。
  • 词人素描
  • 醉了,就挑一盏灯。火苗窜动,如剑,撕开夜的黑暗和悠远。 剑在何处?剑正躺在千万颗尘埃之中。 刀光、剑影、鼓角争鸣。马蹄踏踏、沙场点兵……早已归于一片秋的宁静。
  • 我背负着故乡前行
  • 风吹六月,稻花似波浪起伏。两根竹子相依而成的瓜袈,默默承受着瓜果的重量。鸟从天上飞过,看到一个个“田”格子,闪着一双双人。
  • 我的废墟(外三章)
  • 我的废墟关满尘埃,我的废墟落满大雪.我的废墟,赶着另一场废墟的忌日,追忆逝水年华。当马匹声不再“得得”轻快。当消逝蓝天的雄鹰再次归来,一切终将成为灰烬。野草燃尽了芬芳,已是秋深了呵,飞翔的人用鸟语花香苏醒天空,猎人的村落逃入远古森林.而那磨刀霍霍的手掌一定会与遥远的第一缕炊烟一见钟情。
  • 漂流(外二章)
  • 风貌沉浮在得与失之间。但不经意间,刺痛了季节的风沙,漂,在记忆的得到之时,流,在关于失去的梦中。
  • 朱江的诗
  • 火烧山祭 地上铺满了黑色的灰烬 站立着抖掉的叶片的枯枝 化成了灌木嶙峋的骨架 根部固执地爆裂的树皮干燥、翻卷 这是春天雨过天晴的一个中午 镇雄县城边相家堡
  • 致M
  • 裸体的海 被波浪弯曲 光与影的电流 落在流淌的白云里 你我无间的呼吸 成为碑
  • 七弦琴(外三首)
  • 弹一曲吧,面对岁月苍白无力 竖起来,或者横放在腿上 怎样弹,才会散发出年轻时丁香花的忧愁 怎样弹。才不会错过和一朵玫瑰的约会 一弦思念时光如水,一弦叹息年华如梦 抓不住树的衣袖、风的翅膀
  • 梦想中的村庄(外一首)
  • 梦想中的村庄可以很小 小得在那张地图上依然找不到 但要有青翠的山岭,终年鸟声如织 要有自西向东的河流,清澈且善解人意
  • 无法割舍的感觉
  • 您好!我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平日喜欢读散文、诗歌,感受文字的优美与情感的洗礼。而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幸认识了《散文涛》,从此便让我爱不释手。我喜欢读《散文诗》,喜欢这些飘逸的文字、真挚的情感.喜欢这种淡淡的却又无法割舍的感觉。于是,空暇之时,我也拿起自己笨拙的笔,记录自己的心路,诠释自己的内心世界.也偶有作品发表在省市级媒体,还获过省级诗歌比赛二等奖等荣誉。
  • 我要发言
  • 尊敬的编辑老师:我是《散文诗》杂志的老读者,铁杆粉丝.我一直把她当作我的启蒙老师。从大一时结识她.就被她的清新宁静给迷住。她让我爱上了散文诗.更让我爱上诗.现在的我,已是在读大三了.其间.仍每期必读。而我,从之前的什么也不懂.到现在可以写诗,在与《散文诗》的交流中.我看到了自己的进步。
  • 画语录
  • 名家轶事
  • 约翰·弥尔顿(1608—1674),是一个从小就胸怀大志的好学少年,他常常苦凄到深夜,眼睛累得酸涩流泪,但他不以此为苦。16岁人剑桥大学,因目睹国救日趋反动.他放弃了当教会牧师的念头,闭门攻读文学,一心想写出能传世的伟大诗篇,他几乎看遍了当时所有英语、希腊语、拉丁语和意大利语的文学作品。1638年为增长见闻而到意大利旅行.拜会了当地的文人志士,其中有被天主教会因禁的伽利略。
  • 文化辞典
  • 【韵外之致】指诗歌创作中盲与意的关系.司空图的诗歌美学主张之一。他要求诗歌作品的含义应当深远.耍超出它的语言描写之外。
  • 古代诗人
  • 快乐池塘
  • 打雷 化学课上。 老师:打雷时.空气中的氧气会化合生成有着难闻气味的气体——臭氧。学生:怪不得人家说打雷是上帝在放屁。厚来是真的啊!
  • 寄语笔端
  • 编辑先生:在文学这块天地里.散文诗是我最喜欢的体裁之一,《散文诗》也是我常年坚持订阅的刊物。散文诗,真正是一片散发着芬芳的田野。
  • 名人名言
  • 像烟火一样袅袅升起
  • 初秋的黄昏.已然有些萧瑟的气氛,一片又一片的叶子从树上悄然飘落,在空中打着转儿久久不愿着地.像极了即将告别舞台的名伶,咿咿呀呀的声音久久不愿停歇。我不曾想在这样忧愁的季节.竟然撞见了一小片春天。
  • 无言的等待
  • 等待—— 我在城市昏黄的路灯下等待.等待的目光拂过陌生的脸庞。等待的目光穿越城市的面孔,闪过的车灯刷新我等待许久的心情。
  • 真爱就像礁石
  • 夜已深了,我突然听到有广播声,探出头看了看宿舍,原来是室友在听无线广播。 声音很小,小到不至于吵醒他人的睡梦。但是夜静如斯,静得足以使我听见女播音员甜美的声音。“朋友们,这里是四川广播电台晚间交通广播,一段音乐过后,让我们再次走进这个时候都市的寂寞.分担朋友们的哀伤。一
  • 冲动的惩罚
  • 与你萍水相逢于一个烟雨蒙蒙的下午。 是我的鲁莽和无礼,换下本该没有的际遇。白色花伞下,是你文静的着装,润我干枯的视线,让我瞬间生出许多美好的遐思。我拼命地捡球,途中偷看了你三百六十回。往后的日子,乒乓球场撒满了我徘徊的脚印,为的是等待花伞下你的影子再度出现。
  • 暖心
  • 真的很庆幸,在我最无助、最苦闷的时候,有你在我身边,给我以安慰。给我以陪伴。现在的生活,阂为有你.感动无处不在。
  • 飞鸟
  • 一直远行的飞鸟忧伤了。因为它不知不觉爱上了水中的游鱼。于是。静静的淡水河畔,飞鸟悄悄地对水中的鱼儿说:“你知道吗?我爱你啊.因为你有一种忧郁的美。整条河都是你多愁善感的眼泪。”
  • 倒下的柏树
  • 老家门口的树被砍了,在2011年元宵前一天。 树是曾祖父年轻时种的,现在已经近百年的大柏树,那姿态犹如一柄半开半合的巨伞,遮挡住老家门口的几十年风雨,树仿佛成了老家的一杆旗帜。自懂事起,只要远远地看到那棵苍劲沉默的柏树,我就知道,我离家不远了,我就能感到柏树下的那一座青瓦白墙的四合院式的老屋,仿佛在那里永不停歇地等着我回去。
  • 乡村炊烟
  • 袅袋炊烟升起乡村的黎明,送走乡村的黄昏。 母亲的饭香,融进淡淡的炊烟.藏在记忆深处。临行时烙成香脆的玉米饼,打成包,装进孩子们鼓鼓的行囊,随氐途汽车、火车,南下或者北上。
  • 炸米花
  • 在乡村孩子们眼里,这是最“叫”得响的行当。我的家乡在淮河以北,连着洪泽湖,浩荡开来,湖的南岸是山,那是安徽的大别山余脉,我就是在这山中成长起来的.我的童年留给我许许多多珍贵的记忆。乡下孩子没有城里娃那么多琳琅满目的零食,但是,有一种米花成了我们从小到大最甜的牵挂。
  • 父亲的心
  • 父亲的心,是春野里茁壮的青苗,正一寸寸,拔高,再拔高。撒欢的牛犊奔跑在父亲的春野里,一脚脚,踩碎父亲的心;一口口,嚼碎父亲的梦。生生地痛。
  • 岁月悠悠腊肉香
  • 年前,接到好友的电话,当他讲到骑了自行车带着儿子去老街买真正的腊肉时,我似乎闻到了湘鄂川一带特有的腊肉的香味,每年腊月家家户户用松柏和炭火熏腊肉的情景飘着温暖的烟霭浮现在我眼前。
  • 阿克梅派之尘
  • 我是如此冷漠又是那么的热衷于清洗内心的罪恶,对那些真正面无表情做到泥沙俱下的人来说我生活得可真够麻烦,一个浑身被诗意和激情浸染了的身体,在浑身长满了虱子的今天显得格外异样.神圣的痛苦会让一个人的行为变得俗不可耐.我与今天的区别在于我还能分辨是非好坏,还能深刻地检讨自己为什么不能更加卖力地走向堕落,如果要以一种形象来描绘自己,我希望是花岗岩,当然,最好是来自怒江或者高加索。
  • 庄子一棵孤独的树
  • 一直以来.总有一棵孤独而坚韧的树扎根在我心中。哦,是庄子,我心中的庄子,孤独而不悲观,淡泊而不沉沦的庄子,自然、洒脱、多情、脆弱的庄子。
  • 文学随想
  • 文学的事情。现在大约很不好说。 不好说的原因也多。像以前所谓的“文人相轻”(曹丕语)。自文学出生,便有很大的分歧,即使辩了几千年,也没有见到有什么“人道”的共同。那么现今,怕是更不好说了。在这里,我写这小文,不是要批驳什么,不过是谈谈感受。我想,在文学界一个人写感想,还是能被容纳的,何况我也还没有进入这“界”。
  • 行走(外一篇)
  • 安妮说:“因为爱,我们行走;因为爱,我们拒绝行走。” 三毛的爱情.行走在疯狂的撒哈拉沙漠,浪漫凄美;余秋雨的文字,行走在异域风情、历史隧道,惊世骇俗。或许.你会在行走中找到一个安详的归宿。从此不再匆忙。
  • 延伸
  • 一个人,走得很远。 其实那时我还小,不知道一个人可以走多远。不过是那些熟悉或陌生的乡镇。途经一座座落寞的村庄。白色的猫在飞奔而来的卡车前尖叫着冲过马路,一个人领着我,说要带我离开。
  • 凡生命之苦尽予收容
  • 我是在街道上遇到他的,他正拿着一个麻布袋,利索地从垃圾箱里寻着他所需要的东两。老实说,他的名字我早从报纸上听说过,出于好奇心的驱使,我决定一路尾随。
  • 女三轮车夫
  • 今年“五一”前一天,我到周日出差。一下车,我就被一大帮过分热情的摩托三轮车夫围得水泄不通。 “老板到哪去?我送你。”“老板,我的车便宜。”……
  • 有毒的故乡
  • 若有人把乡愁比作一缕清风或者一枚红叶之类.我统统不赞同。不仅仅是因为清风红叶的轻薄,想来这些都是美好的感觉,不厚重只占了其一的缘由。我倒是以为,故乡.毒染过我们的思想和脚步。所以,乡愁、除了有些沉重,还该带些批判色彩才让我觉得妥当。
  • 生命的诗行
  • 绷紧了。绷直了。 传递力、意志,一根绳子,像生命的动脉,鼓涨激情之潮。 仰天,一声血性的呐喊怒放!
  • 童心世界 诗意栖居
  • 我不知那该是几月。是因为我的出现。那纵情的火。才从远处一直扑过来。不容推辞。瞬间把我燃成花朵。
  • 雪落在春天
    [佳作传观]
    (张步伐)
    覃宇的诗(覃宇)
    高原散韵(周训超)
    [心灵镜像]
    印象:冬至过后的故乡(流竹)
    丝路意象(贾双跃)
    高粱红了(暮槿)
    词人素描(李玉辉)
    我背负着故乡前行(赖佳庆)
    我的废墟(外三章)(半人马)
    漂流(外二章)(王晓东)
    [抒情词典]
    朱江的诗(朱江)
    致M(范希波)
    七弦琴(外三首)(西北步子)
    梦想中的村庄(外一首)(李八仙)
    [操场]
    无法割舍的感觉(赵粟锋)
    我要发言
    画语录
    名家轶事
    文化辞典
    古代诗人(不悔)
    快乐池塘
    寄语笔端
    名人名言
    [情感漂流]
    像烟火一样袅袅升起(陶小敏)
    无言的等待(犹永均)
    真爱就像礁石(青春波)
    冲动的惩罚(谢善庆)
    暖心(熊畅)
    飞鸟(文清)
    [亲情家园]
    倒下的柏树(蒋波)
    乡村炊烟(周仕华)
    炸米花(倪哲)
    父亲的心(张昊)
    岁月悠悠腊肉香(陈勇钊)
    [阅读人生]
    阿克梅派之尘
    庄子一棵孤独的树(谌帮)
    文学随想(李越)
    行走(外一篇)(陈重子佳)
    延伸(星子)
    [校园内外]
    凡生命之苦尽予收容(邓博文)
    女三轮车夫(钱超)
    [精瑞评点]
    有毒的故乡(何晓欢)
    生命的诗行(鸣铎)
    童心世界 诗意栖居
    《散文诗:下半月.校园文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