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房间(短篇小说)
  • 我的房间,大约十二个平方。从靠近阳台门的一对老式沙发旁走出去,阳台上到处是绿色的植物。啊,我说“到处”这个概念肯定是不准确的,因为我的视线被控制在房间进门处的大床上。我枕着比常人高出一倍的枕头,身体由北向南,在床上摆出一条直线。由于身体不能移动,它从八岁开始就不能再移动。当时我的母亲和我在一辆公共汽车上。我还记得那天下午,
  • 作家是世界的情人
  • 无疑,在新时期的文学中,王蒙被公认为是最具创新、最有激情、最富有想象力、最勇于探索的作家 王蒙早期的作品,因批评了官僚主义而不同凡响,
  • 文学的悖论
  • 大家好! 来到长沙,来到著名的毛泽东文学院,我感受到了在座的朋友对于文学的热情。我非常的惭愧,因为我怕不能够达到大家所希望的。我在这儿你们叫讲座也可以,叫谈天,北京人说聊天也可以。
  • 天凉了
  • 上路 汽车在川道里走走停停,川道两边是伸入云霄的旱塬,抬头望去,云层就在塬上游走,那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马文不知道,他也想象不出,他曾经几次站在镇子后面的山头上眺望过旱塬,可他什么也没眺见,旱塬在他视野所及处总是岿然不动。
  • 岑寂的花园(小说)
  • 这些房屋好像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连同它们旁边的澄明的湖水与树林。是无端出生的私生子?过去这里只有烂泥塘,有歪歪扭扭、东倒西歪的芦苇,有因为水太多被泡得半死不活,又因为水充足,一部分树冠长得特别茂盛的垂柳。听说过去这烂泥里能够突然出生许多青蛙和甲鱼。按照中国的文化传统,应该想象烂泥才是青蛙与甲鱼的母体。据说这里的青蛙与甲鱼间具有特别与众不同的血缘,以致这里的青蛙常常呆木无声,失语与性冷淡。而甲鱼会突然发出鼓噪——维权、示威与抗议。
  • 众说纷纭话王蒙
  • 作家眼中的王蒙 铁凝(中国作协主席):王蒙是一个丰富的、复杂的人,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影响是综合性的,不单是小说方面,还有诗歌散文,比较文学以及古典文学研究,表现在齐头并进的多个方面及前沿地带。他作为前辈给我的突出感觉是学习,这看上去是一个简单的词,但其实不然。贾平凹在一个场合说过:我是一个农民。王蒙就说如果任何人都给自己一个定义的话,我想我自己是一个学生,这句话对我的印象特别深刻,让我对他充满敬意,因为这绝不是虚假的谦虚。这要比他说自己是一个学者来得真切。历经苦难后永不言败的激情、活力、情感、智慧、燃烧,这些词用在他身上并不过分,这些都是令人感佩的。
  • 寻求政治与感情之间的“最大公约数”——对话王蒙
  • 围绕王蒙先生的众多对话和媒体采访,我们精心从中撷取精华,汇成这篇“对话王蒙”,以飨读者。一并感谢为这篇文章提供资源的各媒体和记者。
  • 仪式
  • 还是那条长长直直的小街,小街向南,南的终点开始下坡,坡底是一条河。过了河,又上坡,那是另一个故事。这里我要讲的不是这个。
  • 我的先生王蒙:乐观得不可救药
  • 何其芳为王蒙起名 和王蒙初识时,他自我介绍,他是“蒙古”那个蒙字。后来知道“蒙”字有三种读音。第一声“蒙人”的“蒙”,欺骗的意思;第二声,读“萌”,意在幼稚无知;第三声,“蒙古”的“蒙”,还指美德。按王蒙的个性,他会选择第二声,他喜欢说,大智无谋,计谋太多的人没人相信,宁肯相信“幼稚无知”。
  • 王蒙晚年小说变异
  • 王蒙的小说不以细节戏剧性、影视剧改编率高见长,而以小说艺术形式变异的活跃著称。即使是改编成了电影的他的最早的《青春万岁》,也不同于“个人命运始末”式的传统长篇小说,较为类似法捷耶夫的《青年近卫军》那种“铁流”式(绥拉菲莫维奇的同名小说,或称“集体奔赴”式)。他复出(从新疆归来)之后,由《布礼》、《蝴蝶》牵头,转向了常说的意识流,即由小说艺术表现的客体性向作家主体性的转移。王蒙此后小说的艺术形式,在多种多样的同时,又都体现了这种转移。
  • 案结事了
  • 卢中强想到高俊这个名字的时候,谢梅给他夹了一筷子菜。菜还没到嘴里,手机就响起来了。卢中强刚刚松弛的神经一下又紧张起来,当警察的就怕下班手机响,一响弄不好就被拽回单位。他叹了口气,故意拖沓几秒去接,等吃完了这口菜才拿起电话,有些自欺欺人。
  • 我的二十一条人际准则及其他
  • 在人际关系上,我有几条基本准则: 1、不相信那些动辄汇报谁谁谁在骂你的人。 2、不相信那些一见了你就夸奖歌颂个没完没了的人。
  • 荒原
  • 黑云堆积在城市的上空,像是坚硬的铅块。风从星罗密布的街道吹来,越吹越大,最后刮得逆风的人们只好弓起身子,像一只只大虾那样缓慢地移动。而顺风的人像一颗颗鼓胀的气球一样,速度比平常快了好几倍。
  • 王蒙的喜欢
  • 王蒙喜欢的一位长者 造化安排万物,常常有一些优美的巧合——我这里指的是夏衍和王蒙的忘年交。
  • 著作年表
  • 1955年:在《人民文学》杂志上发表短篇小说《小豆儿》。这是第一次正式发表作品; 1956年:发表短篇小说《春节》、《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冬雨》;
  • 暗流
  • 1 屋子里光线很暗,似乎并未照见李青松要找的东西。李青松摸黑来到窗前,从桌子上取来一把一尺来长的木棍,复又回身,从床底下拉出被五花大绑的“张承重”,将他拖到屋子的一角。双手扶着左右摇晃的张承重,等他站稳,把手电照在他的脸上,这样来回晃动了几次,朝着他的脸抽了一连三个响亮的巴掌。李青松将巴掌扇了出去之后,就感到手掌麻麻的痛感,和手掌周围传出的被打的声音。
  • 正是在安静中坚持的时候……(题记) 火,或许在水里余音袅袅, 红色倒影,会不会是血? 我们不说话; 东长安街附近胡同有人写诗……
  • 浅水龟
  • 每次和他们说我家住“浅水公馆”的时候,他们都以为我家住别墅。其实不是的。我爸我妈没那么高调。或者,就算他们有那么高调,别墅他们也买不起。他们两口子在北京就是普通老百姓,虽说他们自己不这么想。“浅水公馆”位于五环和六环之间,距离那个著名的经济适用房片区不到三公里。我们家本来是住在那个经济适用房里面的,2005年他们抽了筋,把那个房子卖了,换成现在这个,并一直到现在还在还着这个房子的债。他们一边还着债,一边还特兴奋,
  • 德庆的遗言
  • 咳咳咳咳咳,一连串的咳嗽声,打破了这个夜的沉寂。德庆只感觉从气管到咽喉,一阵阵火烧火燎,那种枝蔓牵连的力量,似乎要把两片肺叶都连根拔起。
  • 光影魅色中, 谁在弹拨心灵之弦? 惊回首, 流萤入梦,月光如雪。 ——题记
  • 进攻动物园
  • 在当代日本作家群中,村上春树无疑是最受读者欢迎的作家之一。其作品大都脍炙人口,不仅在日本、中国,即使在审美挑剔的欧美文坛,村上春树的作品号召力也罕有人及。其主要作品《挪威的森林》《寻羊冒险记》《奇鸟形状录》《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舞!舞!舞!》等,都是以最快的速度被译介到世界各地,被称为“还没有像村上春树这样作品被如此彻底翻译成英文的日本现代作家”。
  • 另一种死法
  •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时刻,在满洲国的一个日本军官发出了最后的命令。 日本兽医早晨六点钟以前醒来。新京动物园里的大多数动物都已经醒了。开着的窗户外传来它们的叫声,吹进来混合着动物气味的微风。凭着这些,他不用朝窗户外面看就知道天气了。这是他在满洲国这地方必做的几件事:他会听一听,呼吸呼吸清晨的空气,这样就为每个新的一天做好了准备。
  • 年轻的巨人,波浪上的泡沫(三则)
  • 自我解体者齐奥朗 齐奥朗的本质是趋向于决绝的对抗。拒绝必然的,反对因循守旧的……僭越成为他主要的表达,背弃那些属于别人和过去的……
  • 与屠格涅夫的对话
  • 一 伊凡·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先生,我是你的异国读者。我在古老的东方,在东半球的中国,在千年黄河的南岸,在中原大地省会城市郑州的一个小区里,在夜色包围我的书房里,我找出你留给我们的文字。它们被收在一本本的书里,那是你的著作,是多年来翻译到古老中国的世界文学。感谢你,亲爱的先生,作为19世纪俄国享誉世界的作家,现实主义艺术大师,你的文章给我们带来过太多的精神享受。谢谢你,尽管你现在远在天堂。
  • 旧时光
  • 水墨事 Duc hantal在邮件里说要一幅墨字,我想到了南海城中轴线上的千灯湖一带,树木、湖水与绿地,逸散出淡淡水墨气息。住在南海,偷闲时喜欢去购书中心翻书。坐公交车到千灯湖站,再缓慢步行,目的地似乎不是书店,眼光总是着意于湖水和草木混合而成的画面感里。
  • 非常爱(组诗)
  • 身体学 身体是我们的 我们是圣洁的 当窗帘 割断尘世的霓虹 当你
  • 写在纸的另一面(组诗)
  • 记录者的境遇 是的,一个疯子的梦 无论叫它历史 还是现实 记在石头上 还是纸上
  • 单眼皮枪手——给塔可夫斯基
  • “天边胆小如鼠的星光。” 我们谈论你直到很晚,裸体灯泡 在时间黑洞,摇曳它情色迷黄
  • 村上春树【日本】(1949-).
  • 石黑一雄【日本】(1954-)
  • 《文学界:原创版》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