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6年第01期
  • 士兵的“双创”(组诗)
  • 半碗白米饭寻到幸福半边天(散文)
  • <正>踏进阳春三月,行走在山水田野间,到处都是绿油油的,这时候带着妻子和孩子一起踏青呼吸着来自大自然新鲜空气,看到孩子在田野间快乐奔跑的身影,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生活好幸福啊!很多人总是在不断追求幸福,其实幸福的生活就在我们身边,只有用一颗平常心和简单的眼光去看待周围的一切,到处都可以
  • 父爱是一只抽屉(外二题)(散文)
  • <正>中午在家,嗓子发炎了,伸手去开药柜。那柜子有些年头了,抽屉拉了一下照例没动,照例又狠狠拉了一下,这回动静很大——咣当一声,满满一箱药栽在地上,一个药瓶当即炸出了花,一把白色药片儿滴溜溜在地上打旋,整个楼梯和我在明晃晃的中午打了个寒颤。把药扒拉到一边,那抽屉变了形儿,努力把它们凑到一起,却像两个干过架的人,不是一个腮帮子长,就
  • 故交(小说)
  • <正>一缕凄婉的二胡声像流水一样从街边传来。一群人围成了一个人堆,这美妙的音乐就从这中间传出来的。尽管这种不管不顾的声音确实不令人讨厌,但我要赶着去上班,想一走了之。又一想,还是不能走,我想知道在这个弹丸小城里,能把《二泉映月》拉得如此好的人是不是也是一个瞎子。一个几乎谢顶成光头的人,半闭着眼,双手并用,
  • 香气弥漫
  • <正>1吴晓东经常陷入那段充满诗意的回忆之中。那是二十四年前的夏天,酷热而寂静的午后,夏蝉栖息于梧桐树间,一阵蝉鸣偶尔从半空中划过,四周复又变得寂静起来。他是学校教导处的主任,管理着学校大大小小鸡毛蒜皮的事情。这天他从办公室里间的休息室睡眼惺忪地走出来,脸上还残留着丝丝睡意,耳边便响起了一阵节制的敲门声,仔细听着敲门声,沿着声音的纹路,他
  • 飘荡的耳朵
  • <正>耳朵在初恋告吹的那天,踉跄着回家抱起家里的一瓶老白干"咕咚,咕咚"灌了个瓶底朝天,然后倒在床上啊唷皇天地喊着心痛,折腾了一个晚上,差点要了小命。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与小菊的又一场恋情在不久后的某一天就将开始。其实耳朵与邻村那个女孩子告吹的理由很简单,他与那个女孩相恋了数月后,那个女孩就带他从打工的城市回家见父母,见了一次后,女孩告诉他,父母不
  • 泪痣
  • <正>几十平米的房间里堆满了画布、颜料和已经画好的油画,参差不齐的摆放让人都得小心翼翼地走过其中,生怕踩着什么。房间里唯一让人感觉比较顺心的就是明亮通透的落地窗,盛着晌午的日光赋予整个空间温暖的色调。背靠着落地窗的女子手中拿着画笔,仔细地在画布上涂抹着,有时觉得不合适,就用纤长的手指蘸上颜料,在上面勾勒出满意的弧度。
  • 妈妈
  • <正>一孩子是过了满月抱回来的。女人家里穷得连买油盐的钱都没有,进城去伺候一个坐月子的。那个男人从劳务市场领她出来,七拐八拐来到一处小单元楼。男人吩咐道,好好地侍候着,工钱只会多不会少,别的事情就尽量少过问。但女人看得出来,坐月子的是一位姑娘,一位二十刚出头的漂亮姑娘,因为漂亮而破格提前做了妈妈。那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自然不大像也未必就是她的老公。
  • 开往冬天的火车
  • <正>当我的青春时光如同一只快活轻巧的小鸟,趁我不经意的时候爬上我的生命列车的时候,我全然没有发觉那就是我此生最宝贵的青春来临了,因为人生的车轮一直是碾滚于滚滚红尘中声势浩大的呼啸着向前飞奔的,所以我无法重复体验人生中的任何阶段,就算有过失败的经验,也不容我重新活过生命中的某一阶段。失去的,只能是永远的失去了,人生的步履是不容往复的。
  • 快乐都去哪了
  • <正>总编这阵子对报纸的销量逐季下滑很上火,他无视当下全民不看书的大气象,反而责怪我们记者不用心。每天我漫无目标地在街上溜达,希望抓到警察打人或者城管欺负人之类的镜头,但是没有,我什么也没遇到。其实,那种东西即便是写出来,老百姓早不爱看了,都已经产生审美疲劳了,再看下去,不出神经病才怪。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去采访精神病院啊,看看那
  • 小小说二题
  • <正>驼背他,看上去长得有点急。看老,因为谢顶;不老,因为履历表上正年轻。这次组织上下派他到县里做县委书记锻炼,兼市委常委。官场上得势还是失势,从级别上最能体现。更何况,他任职之县乃大县。从官站公布的简历上看,他做秘书的时间较长。县长秘书、市长秘书、市委书记秘书,最高做到市委秘书长。秘书长也就是大秘而已。上任之初,他有点不适应。原先都是他陪着领导,现在是秘书陪着他。有几次,车停下来,他先急着跳下
  • 穿越合欢树的月亮
  • <正>林站在窗前,窗外的合欢树上那轮明月正慢慢地向西漂移。林的脸上微微泛起一丝笑意。前妻终于找到了一个可靠的男人,结婚了,女儿也有了一个安定的家。虽然林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到前妻的家里看望女儿,再也吃不到前妻亲手烧的排骨,再也品尝不到前妻亲手酿制的葡萄酒了,可是,林的心也终于踏实了。
  • 等待春天
  • <正>冬眠冬天,喜欢带着沉默的思绪冬眠,让红尘在纸上休养生息。季节在盲音上行走,而我和一只小鸟将翅膀交给倦怠的心。这两天的天气干冷,身子薄敌不过寒潮便成了病痛的俘虏。都说人生病时最脆弱不过,真的感到疲惫和力不从心,会感到时间在挤压内心的脆弱。这小小
  • 与死亡最近的距离
  • <正>看到爷爷可怜相,我有点高兴。不是妈妈让我去医院看他,我是绝对不会跨进医院半步的。我不懂,妈妈怎么不知道记恨?爷爷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她都忘了么?人就是这么个东西,感情会变的,我感觉妈妈已经不再恨爷爷了。想想爷爷真不是东西。我怎么也爱他不起来,在我的记忆里,他没有疼过我,一次也没有感觉到。爷爷的心脏病很严重,我到医院去的时候他已经
  • 牡露风韵:一朵美丽爱情在传奇
  • <正>牡露,以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养在深闺中。峡谷的流韵,藏住了你的秀丽。弯曲逼仄的山路,不经意间,泄露了你古老、散漫的神秘。一路的山风,充当了传播你神秘的使者。尽管外面的世界很喧闹,但你的内心仍旧保持静谧:峡谷、瀑布、风雨桥、河流、山峦依然以固有的姿态装饰着牡露的原始。山水恒远,时光安逸。一路抖落的风尘,不小心掉进牡露的爱河往事
  • 故乡炊烟,牵引我思乡的脚步
  • <正>从湖南乡下老家过完节返蓉,有战友、兄弟相询:回家一趟,是什么让你最动情、最难忘怀?我答,动情和难忘怀的东西多了去了,像母亲的腊肉、父亲的坟垠、姐姐的叮咛、乡情的淳朴……但再一个"最"字相问,颇让人思之又思,我最终的回答是故乡的炊烟——农家出来的子弟,不论他走得多远、走得多久都不会忘记故乡那一缕炊烟。炊烟,是故乡的情、故乡的生命、故乡的灵魂,它古老、圣洁、神奇、美妙。
  • 光阴磨
  • <正>听到一个词儿:磨镜;很古旧,还衍生了别的意思。以铜镜照面,那都是啥年代的事儿了?可是,古时的镜子,就是拿一块一块铜,人工打磨,一直磨到光亮可鉴,才成镜子的。磨镜,还不是最飚的,据李白说,他亲眼见过有老婆婆拿着一根铁棒子要磨成针!此遇见,当是史上最传奇的一个邂逅。要么老婆婆是仙,要么那孩子会成仙。
  • 在黎明之前(散文诗四章)
  • <正>在黎明之前,我和星星一样,眨着眼睛,等待朝霞升起,把黑暗清空。在我的身上也有一种光,但是无法照明,从感情上说,它足够温暖,可惜,除了遥远的星星之外,无人把这种热,视为女人生命的内核。黎明还没有升起,黑暗还在遮蔽世界,我相信有人会在此时继续收获快乐,有人还在裸体打鼾,有人会轻轻叹息,肥胖的夜晚竟然让性感骨瘦如柴。
  • 李艳琼的诗
  • 山中(外二首)
  • 桃花劫(外二首)
  • 诗八首
  • 诗三首
  • 怀念桃花
  • <正>桃花不语,小城却已春意盎然,蜜蜂和蝴蝶并排立着,从一朵桃花到另一朵桃花,摘走多余的花粉,留足秋天的收成,就这样,一切在十里芬芳中静静酝酿。树下的沙子在长,到秋天就会变成石头,紧紧靠着,不说话。温暖是持久的,阳光透过树枝树叶,落在石头上,就像春风落在桃花上,暖。一定不要以游客的身份路过这里,要做桃源的主人,亲吻每一朵桃花,给它们起一个温暖的名字。在春
  • L小姐
  • <正>L小姐有很多很多裙子很多很多的高跟鞋,是我还没有遇见过的多。浅青色淡紫色粉白色荧光黄,五厘米八厘米十厘米十二厘米。所以她叫自己卓美丽。走路的时候高跟鞋会让她高出一个头,裙子里跑满寂寞的风,裙摆扬起风来,踏过的没有一丝温暖,像过期的火车票,过期的爱人。过期就是过期,过期就要作废。每一条裙子每一双鞋子,哪怕要穿到脚趾发肿
  • 一生相伴的铃声
  • <正>离上课还有几分钟,这时校园响起了预备铃声。"上课时间快要到了,请同学们迅速回到教室准备上课。"优雅的一曲火柴盒舞曲回荡在热闹非凡的校园里,霎时间躁动的校园恢复往日的宁静。我独自站在走廊前,瞩目青青的校园、湛蓝的天空掠过人字形的雁阵,耳畔悦耳的铃声将我的思绪悄然带回到记忆中的学生时代。记忆中的铃声是刺耳的,有时简直让人扫兴、厌烦甚至难受,那是一种铁块撞击出来的声音。读小学时学校的钟其实就是挂在树上的一个大铁块,历经着风雨
  • 轰轰烈烈爱一场
  • <正>我怔住了,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脑袋里一片空白。天空哭丧着脸,把廉价的雨水没心没肺地向大地倾泻着。课堂上,看着老师嘴巴一上一下的,发出我听不见的音符,只觉得脑袋里有一个数字在轰鸣:82,82,82……身为语文课代表的我,在高三期末的语文考试居然只考了82分!我素以王牌科自居的学科居然考得这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专栏]
    士兵的“双创”(组诗)(佘正斌)
    半碗白米饭寻到幸福半边天(散文)(桂孝树)
    父爱是一只抽屉(外二题)(散文)(武稚)
    故交(小说)(袁胜敏)
    [小说风潮]
    香气弥漫(周齐林)
    飘荡的耳朵(何世平)
    泪痣(章欣鑫)
    妈妈(王有国)
    开往冬天的火车(胡春华)
    快乐都去哪了(符浩勇)
    小小说二题(苗红军)
    穿越合欢树的月亮(缪金培)
    [风·南海]
    等待春天(陈奕娟)
    与死亡最近的距离(徐长顺)
    牡露风韵:一朵美丽爱情在传奇(侯发亮)
    故乡炊烟,牵引我思乡的脚步(唐雪元)
    光阴磨(苦茶)
    在黎明之前(散文诗四章)(林永梅)
    [天涯放歌]
    李艳琼的诗(李艳琼)
    山中(外二首)(刘东宏)
    桃花劫(外二首)(清岚)
    诗八首(念山)
    诗三首(郑朝波)
    [青春文苑]
    怀念桃花(葛小明)
    L小姐(卓俊丽)
    一生相伴的铃声(李训刚)
    轰轰烈烈爱一场(罗蘅)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