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1年第02期
  • 爱鸟
  • 时至隆冬,北国已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地处天涯的海南却是一派春意盎然,草木葱绿,鲜花盛开,阳光和熙,一批又一批候鸟到我们海南过冬,繁衍生息,充
  • 万锐油画作品
  • 万锐:女,湖南长沙市人,英国利物浦JMU大学研究生,国际认证艺术品鉴赏师。出生书香世家,自幼习书法艺术,中学时期书法获得湖南省一等奖。曾创光子创意广告有限公司,任设计总监,并在业余时间坚持十多年的各类艺
  • 椰城漫步
  • 我曾游历湘西边陲,在茶峒街旁吊脚楼边欣赏过山城秋色;我曾漫游六朝古都,在石头城边秦淮河畔静观金陵皇气。神州大地山河壮丽,每一座城市都有各自风姿。有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有的风光
  • 走近椰岛
  • 轻柔的、潮湿的、带碘味的海风,在纵横交错的马路浪子似的游来荡去,风姿绰约的椰树,在道旁撑起华盖满目阴翳,此刻正在海风的吹拂下任性地张狂,沙沙沙的细语应和着海韵的悠扬。
  • 万宁卵石角
  • 万宁市有个卵石角——哦,其实这卵石角不叫卵石角,大花角才是此地的实际名字。据说海南被中央批准建设国际旅游岛后,这里便成为这座城市规划开发的旅游景点了。为此,在进城参加培训班学习
  • 美不过文昌
  • 海南,那水晶般的美丽和哀愁
  • 海南,长夏无冬。当北国风光被千里冰封的时候,海南在光影交织、海涛逐岸、椰林簇拥的热带情调里,凸显着别致的美丽。暖风和煦的海滨浴场里,蓝天白云下,依然是色彩缤纷,人潮涌动。
  • 琼剧热椰城
  • 清晨,晨雾缭绕,鸟鸣莺舞。人民公园早已热闹非凡了,喜爱运动的人们已三五成群在跑步、打太极拳、跳舞唱歌……在这成千上万的运动人群中,有三五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搬运着笨重的行李,放在地上打开,好
  • 四种方式亲近美丽的宝岛台湾
  • 如今对内地的游客来说,到宝岛台湾旅游已不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了,作为旅游者,如果你很快就有机会踏上这座小岛,可以以下面4种方式饱览这座美丽的宝岛。
  • 厦门回眸
  • 光阴如梭,来厦门进修一年期满了。这一年的时间里,漫步大街小巷,领略碧海黄沙,进出大小餐厅,对这座海滨城市,由陌生到熟悉,由熟悉而感到亲切,心里把它当作自己的第二居住地。一年了,
  • 我运动 我健康
  •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社会生活多元化,人们观念变了,工作效率高了,生活方式变了,爱运动讲健康的人多了。不信,你到休闲广场、绿色公园、运动场看看,那里可是充满青春、充满魅力、充满快乐、充满健康的场所……
  • 矶头
  • 矶头是块石头,一块生根于石钟山临江崖壁,悬空突出的天然巨石。查字典,矶指水边突出的小石山。由此分析,这块石头叫矶头,那所依之矶就是指石钟山了。从长江和鄱阳湖交汇处乘舟眺望,据江湖之
  • 腊八粥
  • 少时曾是金庸先生的拥趸,对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是若痴若狂,其中对《侠客行》里的一个情节印象尤为深刻:江湖中的武林高手陆续接到侠客岛的传令,到岛上喝一碗腊八粥,却
  • 卓尔山风情
  • 走进祁连山,便走进了美丽的祁连——青藏高原的“牧区江南“。望不尽的连绵山川,五彩缤纷的民族帐篷像飞落的大雁,一座座相连的山峰,串成了中国最美丽草原上
  • 想起灶王糖
  • 三姨托人捎来一些礼物,打开一看,惊异地发现,里面竟有两包灶王糖。大概有很多年没有看到了,没想到今天还有卖的。被我们小时侯称作“大块糖“的东西,随着儿时关于小年的记忆一起走来。
  • 年文化
  • 年,是一个厚重的话题,既是中华民族几千年传统文化的体现,也是中华民族最醒目的文化符号,它是亲情、伦理的载体,也承载着对未来生活企盼及理想的文
  • 时光中的孩子
  • 一我上前轻轻地敲了敲门。穿过岁月的走廊,门铃声在我童年和那些静寂的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着,一直回响着。没有人来开门。我等待着,脚步声由远而近,穿过长长的走廊,
  • 一个人的土路
  • 黄家寨是离镇上比较偏僻的一个村,离县城更不屑说了。黄家寨像镇这个棋盘上丢弃的一个棋子。没人关心黄家寨,外边也极少被人提及。但这并不是说这个村子就不存在了。麻雀再小,五脏六腑也是健全
  • 主角阿庆
  • 岭南村的鲁恍,别瞅那字认识他,他不认识字,可是个地地道道的戏迷。那几年,乡村精神食粮匮乏,村上的老少爷们就找“茬儿“,自娱自乐,排演节目。
  • 小说二题
  • 丑姐丑姐是村里惟一没有出嫁过的女人。之所以没能结婚,是因为她长得奇丑。村里一些无聊的年轻人每逢起誓的时候总是说:“谁要是骗人,赶明儿就让你娶丑姐。“村里的小捣蛋们,
  • 乡村剃头匠(外四篇)
  • 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没有美发师、理发师之类的名词,一概称之为:剃头匠。剃头也没有什么讲究,小孩子光头,大一点的小平头,成年人要不是中分,要不偏分,最时尚的就是把头发用火夹子
  • 旧日时光
  • 旧日时光可以在旧日的相片上找到痕迹。我特别着迷于旧日的照片,从一岁或者一岁还不到时被母亲抱着照的第一张黑白相片开始,似乎每一张相片背后都能捕捉到一个能被记忆
  • 石磨三章
  • 石磨固守在老家院子的角落。像我抽着大炮烟的爷爷蹲踞在屋檐下,守着一大段发黄的日月。石磨笨拙。沉重。瘦骨嶙峋。两爿磨片紧紧地咬合,像缄默的嘴唇。
  • 马列福的诗
  • “猫子”素描
  • 听惯了她的雅号,听熟了她的故事,而又历久弥新。我总以为,她就是一本书,一本翰墨酣畅的书。每每在我凝滞愁烦之时,翻它几页,心里总能透出一星亮光,一
  • 为一棵树寻找伴侣
  • 渤海的南端是莱州湾,莱州湾的南岸是一望无际荒无人烟的滩涂,当地和胶东半岛的人习惯称之为北海滩涂。如今,我们的车子就疾驶在这片滩涂上。坐在车上,远望,路是一条
  • 乡村腊月
  • 进入腊月,那些曾经将村庄笼罩在一片葱茏中的树木繁华落尽。一个个村落显露在原野上,像庄子里那些沉默寡言的汉子,刚从农事里走出,穿着那件还未来得及抖落尘土的衣衫,
  • 对门的老庆
  • 多年前,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我家与老庆家同住一个院子里。老庆死了后,我却常常都能遇见到“他“。晚饭后,我走出家门,就能一眼瞧见同一个院落的对门人家。
  • 春联姻缘
  •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高中毕业后成了回乡知识青年。那时候,农村里文化人少,我的毛笔字写得又很棒,我俨然成了村里的大知识分子。每当过年时,来找我写春联的络绎不绝。
  • 诗词歌赋里的除夕
  • “凡去旧更新皆曰除“,除夕“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所以旧岁的最后一天称“岁除“,俗称“大年夜“。除夕自古以来就是民间最为热闹、隆重的节日之一。吴自牧《梦粱
  • 地名漫谈
  • 俗话说:人无姓名不知张三李四,地方无名不知东西南北。人本无名,是父母师长给起的,地方本无名,由人叫习惯了便成了名,如张庄、李庄、王庄等,也有是由有权的
  • 孝亲尊师
  • 这些天写了好些“孝亲尊师“送人,在给人讲解的时候出来了许多一二三,应一位朋友的要求,我把这些写出来。其实这些话没有一句是我自己说的,如果是我说的,
  • 王安石的“风流债”
  • 在当代某些热衷于搞权色交易的官员眼里,北宋宰相王安石绝对是个“另类“,他不仅家中红旗不倒,外面也从未彩旗飘飘。到头来还是他的夫人过意不去,亲自张罗为
  • 皇帝名字也搞怪
  • 从秦始皇嬴政“称帝“到窃国大盗袁世凯“驾崩“,中国历史上一共出了408位皇帝。在这些皇帝中,有很多人的名字起得相当搞怪,生造字、冷僻字常常让人“畏名如虎“——皇帝们,连起名都追求“与众不同“、“超人一等“呢!
  • 阳光在瓦上弹唱
  • 那天,在鳌江。我站在五楼的走廊上,太阳暖暖地照过来,把寒冷留在了室内,真有小阳春的感觉。面前是几排库房,大概两层楼高,屋顶是黑色的小瓦,鲤鱼鳞一样整
  • 网络流行语中的民生变化——解析2010年网络流行语
  • 2010年即将在网友们的各种欢笑与无奈中悄然逝去。在互联网日益普及的今天,网络流行语已逐渐形成一种全新的文化现象,记录着社会和民生中的点点滴滴。
  • 张弛有度是正道
  • 在区上听小学英语教研课。六所小学,每所学校都要出一节课。同事王姐上的是三年级的。三年级的孩子刚开始上英语,兴趣高昂,那澎湃的热情足以将老师掩埋。然
  • 上赶的不是好买卖
  • 周末的一天,我和老王到市场逛了一圈。刚走进集市,老王遇到了一个大学女同学,两人在一家门市旁聊得挺投机。我想,我可不给你当电灯泡了,你们就尽情地聊吧,我就信步往前走了一小段路程,正好一个花贩在卖花。
  • 一碗鱼糕面
  • 业余时间,我在岳父开的小吃店打杂。那天早晨,店里来了一对父子。父亲是个盲人,脸上密布着重重皱纹,一双灰白无神的眼睛茫然地直视着前方。他身边的青年小心
  • 寒冬之爱
  • 秋叶落入冬天,被北风一卷,便带出了肃瑟和清寒。因为怕冷,她一直对冬天没多大好感,冬天的干冷只会让她处于一种无所适从的状态。没下岗前,也就是她还在上班的时候,家里经
  • 母亲的心事
  • 自从结婚的那一刻起,我便明显感觉到母亲眼神中淡淡的忧伤。她是不情愿我嫁给夫家的。丈夫长我5岁,工作还可以,是个铁路小职员,好歹也是个“铁饭碗“,50
  • 女人必须破灭的六个爱情梦
  • 女人,真正势利,真正现实的,能有几个呢?更多的情况是,她和她的母亲、她的祖母一样,一辈子对男人,对婚姻抱着永远过高的期待、永远过美的幻想,直到头破血流还不知
  • 爱她,就请为她散布芬芳
  • 他喜欢她清纯的容颜,喜欢她动听的歌喉,因为可以每天看到她,他的生命充满了阳光。她在一个酒吧唱歌,他是她忠实的歌迷。他是在很偶然的机会听到她的歌声的,银铃般的歌声在他的心湖
  • 最疼的人
  • 几个姐妹聚在一起,谈天说地,聊到了母亲最疼谁的话题。结果我发现,大多数母亲最疼爱的,竟是子女中相对弱势的那个人!不少动物在繁殖后代时,都有着一条残酷的定律,就是一胎中只
  • 书法家徐德恩
  • 徐德恩海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海口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徐德恩,男,1924年出生,广东湛江人,仟海南电信局工程师,系海南省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海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海口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