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1年第03期
  • 山乡雪趣
  • 春节,我回到湖南老家乡下过年,亲身感受到一次南方大雪的滋味:今年的雪下得神奇,也很疯狂;南方大雪飘飘,北国雪少干旱……清晨早起,打开窗门,啊,我家的小山村突然下雪了,而且是昨夜积蓄起来的厚厚的雪,房子白了,树木白了,道路白了,田野白了,整个山村变成了银白色的世界。南方的雪,总是那样的不期而遇,一片片不大不小的雪花儿,不断在空中上下地飘着、飞着、旋着……
  • 长寿之岛非自诩 海南古来多寿星
  • 鸡窠小儿九代祖百岁老汉为儿孙长寿之岛非自诩海南古来多寿星海南:古来郡邑多老人琼崖乃福地,郡邑多老人。关于海南百岁寿星的传说和记载见之于各种典籍。早在西晋时期,嵇含就在《南方草木状》中对海南“寿百馀岁者“的饮食进行过考究;宋人王象之
  • 海南民谚解(之四)
  • 包鲁:笨蛋。放闲:一个人在单位里不被领导重视和重用。醒目:睡觉时睡得很浅,稍微有一些微小的动静就会醒过来。搅水罗:故意搅局。会右人:爱刁难人。好猜过:好喜欢、好疼爱。
  • 从气候看海南人
  • 海南人更顺从天道海南冬暖夏凉,干旱的时候极少。看似暴虐的台风,给房屋、树木带来一定损毁,也给海南人带来丰沛的雨水。海南人对台风既恨又爱,台风多了防不胜防,房屋倒塌,树木被拦腰折断,街道上全是水流,香蕉和蔬菜经常全军覆没,好多东西都
  • 玉带滩
  • 我不知多少次去踏访闻名遐迩的玉带滩了,而每一次踏上这条沙滩,我都有一种血液贲张的冲动。它太美了,它魅力无穷,它令我神思翩翩。玉带滩之美,美在它的地形地貌。它位于博鳌水城东部,是一条自然形成的地形狭长的沙滩半岛。它北起沙美海滩,延伸2.5公里至博鳌港外侧,成为万泉河入海口南边沙梁的终端。它横亘在南海与万
  • 小游文昌
  • 春节过后,我和朋友们一起,到人民共和国国母诞辰地、著名侨乡文昌市小游,领略那富甲天下之福地之风采。铜鼓岭佛光初春南国,大地复苏,春暖花开,百鸟齐鸣。海南更是春来早,勤劳的海南人民早已在田间春耕了。我们坐在高速行驶的骄车里,
  • 关于举办“健康岛杯” 纪念建党90周年有奖征文的启事
  • 为隆重纪念建党成立90周年,海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椰城》杂志社和海南健康岛文化传媒联合举办“健康岛杯“有奖征文活动。
  • 萨满面具
  • 萨满教曾是古代北方各民族继承通古斯人敬仰多神,共同信奉的原始宗教。当时,萨满教信众们崇尚“万物有灵“,把变化莫测的自然现象、万代繁衍的生物都赋予了一种主观意识,将虚拟的信仰与实际生活联系起来,形成普遍的自然崇拜,于是他们创造出了“萨满面具“,用刻意改变自我的面目和属性,以不同的服饰、舞蹈、表演、道具等,把祈望、困惑、反抗、奋
  • 彝家妹子
  • 到过彝寨的人,无一不被千里彝山宏伟壮观的自然风光所震撼,被自然古朴的民风民俗所吸引。同样也被彝家妹子身上透出的风情万种气质所疑惑。面对雄奇秀丽的大自然,生命被赤裸裸地剥了出来。彝寨优点再多也没有彝家妹子的优点多,彝寨无论如何美丽也没有彝家妹子美丽。千里彝山藏得住鳞次栉比的彝寨,却无法藏住彝家妹子
  • 卡塔尔——沙漠中的“世界首富之国”
  • 如果要问当今世界上哪个国家最富?许多人马上就会想到美国、日本或瑞士,其实最有钱的是中东沙漠小国卡塔尔,美国《金融杂志》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卡塔尔201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高达90149美元,雄居全球第一!近日它又因奇迹般地获得了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引起人们关注。来到这个神秘小国,就如同钻进了阿里巴巴的藏宝洞一般,这里到处闪耀着金色的奢华光芒,令人大开眼界。
  • 异域享沙疗
  • 在埃及开医馆的表姐邀请我去旅游,要让我这个有关节炎的人体验一种特殊的“沙疗“。听表姐说,“沙疗“即沙漠疗法,就是把身体埋在高温的沙子里,顶着烈日,借着热沙出一身汗,换来通体舒畅。高温的沙子对风湿、关节炎等颇有疗效,对高血压也有一定的辅助疗效。
  • 诗文学翻译与批评
  • 引言诗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语言,文学的桂冠。诗,是人类个体生命存在的另一种形式,其价值取向,无法用金钱衡量,只要是有人类存在的地方,就会有诗的存在。诗,不管是它的风姿,还是它的灵魂神态,都是那么美丽诱人;诗,作为情感的载体,千百年来行走在人类心灵世界,叙述着人间的喜怒哀乐,倾诉着人间的悲欢离合。
  • 爱情是四季的太阳
  • 一父母先后过早地离开了雨蓉,雨蓉就这样陷入了孤独,她不愿空守老人留下的旧屋,便在市区选了一处热闹地带开了间蛋糕房。每年夏天,店里的生意进入淡季,她才躲去老屋休假,并且习惯黄昏时分在阳台上闲坐,看小区院落里繁华锦簇,绿树葱茂,头顶是碧空如洗,仿佛一片悬置的大海。雨蓉就
  • 真爱不等
  • 一夜里10点多钟,金达公司的“月底结算“已近尾声,一些做完手头工作的员工开始陆陆续续离开办公楼回家休息。山歌刚跨出大楼没几步,身后便传来哒哒哒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他回头一瞅,原来是业务部的晓霞碎步跟了上来。晓霞朝他莞尔一笑,问他顺利不?山歌说还可
  • 打鸣的石磨
  • 1天真冷,冬至又到了,结了冰的河,不能放鸭子,连水草也睡着了。一窝鸡,在架子上,缩着头,翅膀也不扑棱。天麻麻亮,星星还没有下班,月亮快走到西头,冬青披衣,起身,麻利地收拾自个,把凌乱的头发挽个髻,像一个小小的草包,堆在后脑勺。
  • 穿越时空,那沧海桑田的继续
  • 缘份这东西到底世界上有没有,还是根本就是一个玩笑?秋天过去,迎来了冬天的第一个节日,元旦。公司里照旧先聚餐后联欢。平时的西宁是让男同事可亲而不可近的。虽不冷若冰霜,但是在她的微笑中,有一股静如处子的从容,让人的信心降到最低。联欢后
  • 爱情是把花雨伞
  • 元城的夏季多雨,淅淅沥沥没完没了,弄得人的心情都开始发霉了。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女人才忙完报表。女人看看窗外,雨没有停的意思,就拿起一把花雨伞,转身走的时候,发现男人还在。女人说你怎么也没走?男人说,我这不是也加班啊。女人说你没带伞?男人笑笑,上班来得急,忘带了。
  • 故乡的麦穰垛
  • 麦穰垛就像一个个忠诚的卫士,守候在村庄各个寂寥的角落。再冷再漫长的冬季,只要有麦穰垛在,就什么也不用怕。那时,家里养了一只母羊。我对鸡啊、狗啊、猫啊、猪啊等动物向来不感兴趣,唯独那只羊例外。每天放学后,作业不写我也要牵着它出去溜达溜达。说是牵着羊出去放,根本就用不到绳子,我把那绳
  • 冬的心灵
  • 奔涌的澜沧江,从雪山深处一路走来,不知疲倦,不畏艰险。夜里,河水的声音便会大胆地在耳畔哗哗作响,那连接成珠链的时间便会被轻轻地敲碎,一滴一滴地渗透到我的心底,仿佛告诉我一个关于寂寞的种子开始在心田里疯长的消息,如同在一个季节丰饶的田野里,疯长成枝枝蔓蔓的水草,水草丛中衍生出好多昆虫在杂草里跳跃鸣唱。
  • 在旅途
  • 爱人又上路了,有如以往。习惯睡懒觉的他起了个大早,开门时的冷风刺疼了我的头。此时,我还睡在暖和的被窝,和我们的女儿一道。爱人上路前匆匆和我们母女话别,“等着我回来“,“陶儿再睡一会“。他万般无奈,但还是出发了。出发前才知道他没有在面条里放鸡蛋,他说“没有几个鸡蛋了。留给陶陶吃。“爱人总是想到我,
  • 寻找远去的蔚蓝
  • 渐渐漠然,你是否还抬起过头仔细地看着蔚蓝的天空而发出一声赞叹。那种蔚蓝很梦幻,很让人遐想,但无法触及。我觉得它很美,但不真实。与周围环境相比,完全是截然不同的感觉。如果长久地注视着天空,会以为自己在做梦,但这梦不能过
  • 梨花(外二首)
  • 时间灰烬
  • 一山村冬夜,万籁俱寂。矮屋内,油灯橘黄色的晕光,由黑暗恣意包围。角落里魆黑的物什,清冷沉默。我坐在灯下。老木桌已陈年。褶皱的书和作业本摊着,昏光依偎,字迹慵懒发呆。窗外,鸡栏里,众鸡紧挨取暖。
  • 青海:从循化到贵德
  • 飘曳的长发
  • 阳光像个滥情的妓女,啃着男孩的脸。男孩揉揉痒痒的脸蛋,说,我们去逛街吧!女孩扑闪着大眼睛,樱唇轻启:好呀!走在春风里,穿过校园南墙外的那爿油菜花地,男孩和女孩都觉得,彼此好像都犁在香里,吸的是香,呼的也是香,仿佛,空气里浸满了香。男孩和女孩特高兴,彼此说说笑笑着。
  • 那年回老家看姥姥
  • 母亲临终前一再嘱咐我们:“一定要常回家看你姥姥,别告诉她我的事儿,她这么大年纪了受不了这个打击……“母亲没有说完就昏迷过去,再也没有醒来。母亲离去了,带着莫大的遗憾,她放心不下她的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一再叮嘱每年去上两趟老家看看你姥姥,我牢记母亲的叮嘱,每年都回几趟老家看望她老人家,买些像蜂蜜、香油之类
  • 如今说来都是错——叹陆游与唐婉
  • 少年时,最早读到陆游的词,应该算是《卜算子·咏梅》了。咏梅的诗很多,最爱是这一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很为他诗中所表达的傲然风骨倾倒。而得知陆游和唐婉之间凄美的爱情,又是好些年后的事情了。陆游和唐婉算是少年夫妻,青梅竹马,又恩爱甚笃。年少的我很不明
  • 情人节是情人的节
  • 情人节,应该就是恋人节。没有步入婚姻殿堂的未婚男女,相互间送朵花或礼物,表达爱慕之情,浪漫浪漫,是颇有情调的事。
  • “颜筋柳骨”的柳公权
  • 柳公权是唐朝著名书法家,在历史上享有盛名,他的书法称为“柳体“。柳公权最著名书法作品莫过于声名远播的《玄秘塔碑》了。《玄秘塔碑》书写并刻于唐朝会昌元年(841年),此碑为楷书,总共有二十八行,每行五十四字,原碑下半截每行磨灭了两个字,即使是旧拓,也不能窥见原来碑刻的全
  • 忽闻地产商被惯成哲学家
  • 近日读到一篇评论,说“中国房地产商楞被惯成了哲学家“,点击率相当高。中国并不多产哲学家,国人惯一惯就能惯出一大群哲学家来,此低投入高产出,当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但这显然不符合事实。通阅雄文,作者一方面认为,目前中国有许多房地产商,也被培养出了哲学气质,至少是创造了很多颇具哲理的语言。另一方面,地产商被惯
  • 身近文学品自高
  • 实在不敢自我标榜是做文学的。虽然业余写了一些,时不时的也在这报那刊发出了一些,也在某市作协挂了个虚职,但我觉得离文学还有不少距离,谈不上“做“。要是说“做“了,那样未免有些像庄子望洋向若而叹。但也不能说我是在“玩“文学,我对“玩“的理解总有玩世不恭的贬义。然而,就这个不少距离而言,也并非“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的“远“。因为多多少少我与文学早就有了若即若离之气象。
  • 两人逃亦有我师也
  • “五十步笑一百步“这个成语是孟夫子发明的——有一天梁惠王向他发牢骚:老百姓怎么都跑了?我算是对老百姓好的了,其他诸侯王哪有我这样给老百姓赈粮的,你说是吧?孟同学于是讲了这个故事——大王您不是喜欢打仗吗?假如两位士兵临阵逃跑,逃了五十步的笑逃了一百步的,对不对?梁老板说,不对,性质都一样。孟同学笑弯了腰(我猜的):对,那位逃了五十步的就是您了,您虽对
  • 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妈妈
  • 铭心是被亲生父母遗弃的,那时候她两岁半,隐约记得父母的影像。为了要一个男孩传宗接代,她的父母辗转千里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把她丢在公园里。好心人把她送进了儿童福利院。后来一位姓丁的女教师收养了她。丁老师的丈夫在一起交通事故中丧生,唯一的儿子留学美国而后定居在那里了。也许是为了排遣寂寞,她从福利院领养了她。
  • 父亲
  • 这几天生病在家,躺在床上想起父亲。父亲于三年前的三月份过世了。走之前,他的妻打电话给我。我和外婆赶去医院里看他,外婆一直都是喜欢父亲的。父亲见我很激动,已经说不出话来,着急地舞着手。他的妻明白他的意思,忙去买纸和笔来给他写字给我。可是,他写的字只是一堆连笔划都算不上的线条。我不清楚
  • 色彩女人
  • 女人的颜色越鲜艳,包括她们的眼睛、皮肤与服装,就显得越美丽,越迷人!这本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然而很多女人却并不明白,特别是在城乡交界处那些原本朴实,如今却随着经济迅猛发展而逐渐迷失理想与好高骛远的女子。她们用灰色、黑色、白色来伪装自己,故作神秘与深沉,想要给人稳重与厚实的感觉,实则显得十分稚嫩。
  • 男人的苦衷有谁知
  • 有人曾对不回家的男人做过一次抽样调查,其中,正面回答对家庭已经疲倦,想出来透透空气,不排除有情人(或性伙伴)但并不想真离婚的占45%;否定自己有外遇,经常不回家是因为工作或事业的占30%;受不了老婆的唠叨或管制,时而出逃减压的占5%;使用冷暴力——希望用不回家而达到离婚目的的占15%;另有5%是有其它隐情,比如瞒着家人逃债在外、老婆太“伟哥“老公应接不暇躲出家门等等……
  • 做一个精致的女人
  • 做一个精致的女人,不一定与金钱有关,但一定与品位有关。不一定有花容月貌,但一定气质非凡。无论她处在哪个年龄段,她都会好好地“烹饪“自己。无论何时何地见到她,总能让人赏心悦目,一定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 书法家蔡扬翼
  • 蔡扬翼,男,43岁,万宁人,现任海师大教育科学学院党总支副书记。系省高校思政教研会理事,中国硬协会员,省硬协副秘书长,省诗书画家学会副秘书长,中国书法研究院艺委会会员,省书协会员,市书协理事,省诗社会员。
  • 画家吴源
  • 吴源,男,原籍琼海。居海口。先后毕业于琼海加积中学,琼海师范学校,广东韶关学院美术学院。主要从事美术教育、美工及艺术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