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1年第06期
  • 太阳
  • 太阳的第一道光线刚一闪现在东方天际时,黑夜的阴影就悄悄地往山谷和石缝中躲藏了,藏在满是露水的花边一样的野草里。沾满沉甸甸的露珠的花朵摇摇摆摆,把脸朝向太阳,太阳的光辉在露珠上闪烁着,花瓣和叶子像钻石似的闪着光芒。太阳,向您致敬,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劳动的人们醒来了,他们向田野走去,向自己的劳动
  • 国画家卢向玲
  • 卢向玲海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海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卢向玲,1970年生,海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美术学系主任,海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海南省花鸟画协会副主席、海南省书画院外聘画师、海口画院外聘画师等,美术作品《椰风》被评为2001—2002年度海南
  • 美哉万泉河
  • 万泉河是海南岛第三大河。它发源于五指山,有南北两源,南源俗称“乐会水“(经乐会境),北源俗称“定安水“(经定安境),两源在琼海“谷口咀“汇合,而后奔流直下,经石壁、椰子寨、嘉积、乐城至博鳌港入海。全长170.5公里,流域面积168平方公里,穿流琼海境81公里。旧《乐会县志》记载,古时,万泉河叫万全河。相传元武宗皇帝
  • 海南山兰酒的诱惑
  • 今春暖阳姗姗来迟,被眷顾的海南像久哭的娃娃见到了亲娘。可喜的是,她正逢农历“三月三“节,叩开了黎族阿哥的门,撩开了黎族阿妹的窗,也乐开了黎族山兰酒的花。黎族属海南所独有的一支少数民族,欢度“三月三“节类似于汉族过春节,为了庆祝山兰稻的丰
  • 博鳌如玉
  • 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年会于2011年4月14日至16日在海南博鳌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包容性发展——共同议程与全新挑战“。看到电视里播放着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年会的节目,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不久前的那次愉快的博鳌之旅。当我踏上博鳌的土地时,我看见这里的天是湛蓝湛蓝的,淡淡的
  • 万州青石溪(二章)
  • 青石溪的相思鸟特别多。这种鸟儿羽毛鲜艳,胸部是黄色,身子是绿色,色彩属于经典搭配,煞是好看。相思鸟性情温顺、好捉,在笼子里放点食,便能引得一群一群地走进去。虽然好捉,却不好养,因为相思鸟必须是夫妻生活在一处,若是乱点鸳鸯谱,拆散“有情鸟“,它们便会相思而亡。而一般人难以辨别相思鸟的雌雄,更分不清楚哪些是夫妻,故时常酿成悲剧。被关进笼子的相思鸟性情大变,烦躁不安,不吃不喝,终日呼唤伴侣,声音凄厉哀
  • 芙蓉街印象
  • 曾经认为城市和城市之间在现今这个年代已没有太大的区别了,无非是高楼林立,车流如水,甚至连街上男女穿的衣服都大同小异。但今天,当我和朋友行走在古色古香的芙蓉街上时,才发现济南自有属于它的世俗和优雅。芙蓉街是山东济南的老商业街,南起泉城路,北通府学文庙,长432米,平均路宽6米。这里的建筑比京
  • 珠海散记
  • 近日,出差到珠海,对那既熟悉又陌生的珠海,产生许多感慨:十多年前,我去过几次,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那样的熟悉。今天重游旧地,珠海变得仿佛叫人认不出来。你看:那天更蓝,水更清,草更绿,路更宽,人更自豪……皇家园林圆明新园北京圆明园被八国联军烧毁
  • 到彩云之南观鸟
  • 生活在彩云之南,几乎每一个人都能讲述出一个与鸟有关的故事,站在这块神秘的红土高原上,无论是湛蓝的天空,还是枝繁叶茂的森林,你都可以看到鸟群翩跹,自由翱翔。孔雀是云南的省鸟,它那华丽的羽毛,五彩撒金似的大尾巴,无不给人美的享受。西双版纳是孔雀的故乡,走进那茫茫苍苍的原始森林,总有绿孔雀自由自在的或漫步,或点水,或亮翅,或跺步,她们那传神的
  • 探访圣地延安
  • “心口呀莫要这么厉害地跳,灰尘呀莫把我眼睛挡住了……手抓黄土我不放,紧紧儿贴在心窝上。“每当听到这首激情澎湃、耳熟能详的民歌时,我的心里总会生发出一种急切的向往,那就是什么时候能够去延安看看,看看我们新中国的发祥地,看看那一眼望不到头的黄土高原,看看毛主席和其他革命先烈曾经生活的居所,追溯那抛头颅、洒热血的峥嵘岁
  • 满族“人之初”习俗(外一篇)
  • 在辽南的满族聚居地——岫岩满族自治县生活多年,对满族的生育习俗颇感兴趣。这一“人之初“的神秘、古老习俗,折射出了满族博大精深、璀璨独特的生育文化。满族妇女在生孩子前,要抱一些干草铺在炕上,然后将婴儿生在草上,称为“落草“。这种独特的生育习俗是其民族生活习惯的一脉相承。满族的先人过的是“冬以豕膏涂身厚数分,以御风寒,夏则裸
  • 论戏曲“武功”
  • 戏曲艺术源远流长,精彩纷呈,它的艺术魅力不仅仅是唱腔、念白的婉转悦耳,舞蹈的优美动人,其独特的武功技艺,扣人心弦的翻扑跌打,更是令人赞叹不已。本文就戏曲艺术“武功“表演及“武功“学习等各方面内容结合我的教学经历,分别进行论述。武功是戏曲、舞蹈、杂技等艺术形式里经常运用的一种表现手段,也是这些艺术形式里的一门专业基本功。戏曲艺术“武功“主要以翻腾、扑跌、旋转等技巧,俗称“翻筋斗“,
  • 浅谈丑角艺术
  • 琼剧是海南省的省粹,其历史已有三百多年,是我国三百多个地方戏曲剧种的一朵奇葩,琼剧的角色行当,分有生、旦、净、末、丑(杂)。“丑“作为中国戏曲中的一个重要行当,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代就已出现,由楚国的宫廷杂剧艺术演变而来。丑角是戏剧的一种
  • 3G时代媒体传播的变革
  • “3G“或“三代“是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的简称。3G服务能够同时传送声音及数据信息。代表特征是提供高速数据业务。相对(1G)和(2G),第三代手机(3G)一般地讲,是指将无线通信与国际互联网等多媒体通信结合的新一代移动通信系统。3G与2G的主要区别是在传输声音和数据的速度上的提升,它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更好地实现无线漫游,并处理图像、音乐、视频流等多种媒体形式,
  • 森林小火车
  • 1男人去小镇,经常的事。他总是利用周末的时候去,一路的长途汽车,大概要四个多小时。车跑的都是柏油路,只有二三十米那么长的一小段沙土路。汽车就在那段沙土路上向南拐一个弯,穿一片杨树林,再径直地驶往那个小镇。小镇的名字十分的好记,叫大杨树。特点也好记,不管是石头房子还是木头房子,都坐落在山脚下。分布有些星罗棋布,也有些散乱,但唯独的一个特点便是房
  • 树上有只鸟,树下有个人
  • 雪下得很大,大得把世间涂成了银白,所有的生命都冻得躲避起来,蜷缩在家里,畏惧这要命的寒冷。在寂静的田野,有一棵树,这里,却有两个生命,似乎不怎么害怕这鬼天气。树上,有一只鸟,一只有漂亮羽毛的鸟,它站在树枝上,静静地,就那样站着,动也不动,有如标本,只有眼睛死死地朝树下盯着。树下,有一个人,一个平凡如
  • 秋天的信使
  • 深秋的天空,像大海一样湛蓝,好像用秋雨洗刷过。朵朵白云犹如扬帆起航的轻舟,慢悠悠地漂浮着,真是秋高气爽啊!小草已枯黄,小路上有许多披着金灿灿的披风、穿着红艳艳的棉袄的信使舞蹈着,为我们传达着秋的信息。这些美丽的信使是谁?就是那多彩多样的秋叶。漫步幽静的小道,习习的秋风带着秋叶的气息拂过面颊。弯腰拾起
  • 树上瓜棚
  • 路翎这小子鬼精,知道他的人都这样说。初春,天气乍暖还寒,小河对岸秋菊家的瓜地还没睡醒,路翎地里的西瓜已开始爬秧。有人不相信,跑到他的地里去看,只见地里白茫茫一片,太阳一照闪光耀眼,很是壮观。他告诉来人这是地膜,能提高地温,保持水分,灭草云云。有人弯腰透过地膜看到那鲜绿的瓜苗,就很有感触地
  • 燕子叫哥(外一篇)
  • 燕子小时候,是强子的跟屁虫。她梳着两只羊角辫,胖乎乎的脸蛋上一边一个小酒窝儿,撵在强子屁股后头,翘起小嘴唇“哥哥,哥哥“地唤个不停,由于发音不清,“哥哥“喊成了“朵朵“。强子最爱逗妹妹喊“朵朵“了。有一次小燕子病了,强子瞒了爹娘,跑到很远的林场里偷来几个杜梨给她解馋。看妹妹因为馋杜梨
  • 离别(外一首)
  • 一座村庄的守望
  • 题引:唐高祖李渊二十子李元祥后裔武阳王李皎江嫡系靖王李远公,因逃避皇宫政变,避难翰林崎,至今已有一千一百多年历史。翰林崎离大田县城有6公里,山势险峻,道路崎岖,总人口有628人,但常住人口不足百余人,青年人都在外从业。
  • 挣扎在婚前的阵地上
  • 在河南境内,春秋战国时期,有个古老的国度,它叫邶,《诗经·匏有苦叶》:“匏有苦叶,济有深涉。深则厉,浅则揭。有弥济盈,有雉鸣。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雝雝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须我友。“记载了一段传奇而浪漫的爱情故事,让我期盼、感叹、回味。
  • 米(三章)
  • 其实,最神灵的,米才是。二祖父边舒舒服服地太阳底下孵着日头,一边向我和堂兄阿炳传授算卦和驱邪法术。祖父排行老五,二祖父是祖父的亲哥哥。因为早年眼睛被戳瞎,为了谋生,二祖父学了算命和收吓以及卜卦等唬人的玩意。我不知道用“法术“这个词汇是否恰当。二祖父起先不肯教我,耐不住祖父的从旁说道,才心有不甘地收
  • 陶然亭的春天
  • 陶然亭公园在我的记忆中几乎快要模糊得只剩下了名字,想必别人不会如此。不过进了公园的北门,热闹还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显然那些搀扶着老伴散步其中、坐在长凳上放着风筝或是旁若无人地写着地书的老人们并没有选择忘记这个公园。在我的记忆中唯一留有
  • 王征珂的诗
  • 黄书恺的诗
  • 河岸手记
  • 站在河岸上的那个雨天什么时候开始听萧贺硕。我不过伸出一个指头,第二个指头便跟着倒下了。最后,一个手掌都没能爬起来。很不习惯在听某人的歌时写下对他的感想。就像如若的谈吐只是自我无趣的消遣,无用而尽兴。听快节奏的曲子可以以更慢的
  • 二叔的婚礼
  • 我的爷爷弟兄六人,爷爷排行老六,人称“汪六先生“。爷爷是个书呆子,每日里读书写字,除了吃饭睡觉,其他一概不闻不问,真正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据说连麦苗和韭菜也分辨不清。爷
  • 石头的爱情
  • 这是一座山。这是《诗经》里的一座山,是那句“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里的山。山很高,高得耸入云霄。地面上的人只看见山腰莫测的云雾如玉带缭绕;只看见绝涧陡壁、劲石嶙峋间暮雪皑皑;只看见寒松翳翳少
  • 锢露匠
  • “从小学了个锢露匠,锔锅、锔碗、锔大缸,走街串巷干活忙啊,今天来到了你们庄……“不知怎的,那首婉转中透着沧桑的民间小调——《锢露担》和那“咿咿呀呀“拉过来又拉过去的胡琴声,总不时的透着说不尽的苍凉跃入我的记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有一个远房的爷爷,光棍一人,以操锢露为生,风里来雨里去,走村串巷的
  • 追随
  • 父亲解放前是靠卖烧炭泥巴为生的,这是母亲告诉我的。父亲建国后多次要求入党,也是母亲告诉我的。母亲说,你爹那时已经是生产队长了,大会小会经常受到领导的表扬,他也觉得自己应该够资格入党了。所以,遇着乡上开会,就去
  • 听说毛主席
  • 古代“棋迷”中的那些牛人
  • 古代“棋迷“中有许多牛人,很值得一说。首先值得一说的“棋迷“中的牛人是三国时期的魏国人阮籍。阮籍为人洒脱而放纵,是“竹林七贤“之一。所谓“竹林七贤“,指的是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这七个人,他们哥七个常聚在竹林之下,肆意酣畅,高歌纵酒。“竹林七贤“这个组合中的七个人,爱好相近,经历相近。“竹林七贤“中,
  • 古往今来话蚕桑
  • 小时候爱养蚕,外面一见桑枝绽出绿芽,回家赶紧用棉花包蚕籽,贴在胸口孵,睡觉也不离身。刚孵出的蚕宝宝又黑又小,蚂蚁似的,所以又称“蚁蚕“。蚂蚁给人以张牙舞爪的感觉,蚕则是温良的,只会趴在桑叶上默默地吃。蚕长大变白后,模样更可爱,荀子《蚕赋》说:“此夫身女好而头马首“,身体柔软婉转,如女性之躯;头则似马首——精妙地描绘出蚕的优雅形态。蚕的历史悠久,轩
  • 微博式孤独
  •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库切曾说过:“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假设这个判定是正确的话,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呢?试想在茫茫的大海中,每个人的周围都是深不见底的水域,水域里藏匿着从未见过的怪物,谁也无法轻易逾越自己的港湾,到达别人的心灵孤岛。
  • 趣谈大师的惧内
  • 何谓惧内?说白了就是怕老婆。男人惧内,都含有不和女人一般见识的潜意识,男人在家中竖起这“惧内“的“免战牌“,是因为所有的男人都知道,家是最无法说理的地方。大师中也有人惧内,而且他们还从不掩饰自己的惧内,不少饶有风趣的故事一直流传至今。国学大师刘师培也被人戏称为“惧内泰斗“。刘师培其貌不扬,老婆
  • 白饺子,黑饺子
  • 小时候,除了大年夜,一年到头很少吃饺子。但在我们兄妹三人过生日时,母亲总会想法设法包一顿饺子吃。那时由于白面很少,饺子分白面的和黑面的两种,黑面饺子一般用掺了地瓜面的面粉包,又粗又涩。有一年冬天,我得了很严重的肺
  • 吝啬表达爱的父亲
  • 父亲是一个老式男人,对于感情的表达是吝啬和惜言的,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对于“爱“这个字,父亲是不是有障碍。小时候去同学家里玩,看见同学的父亲和女儿之间像朋友甚至像同辈那样表达喜怒哀乐和沟通,心里羡慕得不行。假期,想和同学一起去旅行,同学只要勾住父亲的脖子撒
  • 母亲的土偏方
  • 我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发育生长的时候遇上了“大食堂“和三年自然灾害,由于缺乏营养,常年小病不断,每当我头疼脑热时,母亲就会说:“上火了,没事,过两天就好!“说得多了我便知道“上火了“不是什么大病,只要从母亲嘴里听到这三个字,心里
  • 我给情敌当保姆
  • 老公去南方考察,要两个月才回来,我打算利用这段时间写完原来构思的中篇。刚要动笔,收到一封寄自本市的、没有署名的信,说他是我的热心读者,非常非常喜欢我写的故事,一直希冀着为我做些什么。说他发现我老公毛大勇在外贸路锦绣大厦建了个新家,包了个年轻漂亮的“二奶“叫金敏,还说金敏近日在江城都市报上发了则招
  • 隐私交换,幸福为重
  • 初恋男友刑满释放了还是晚春初夏,天气过早地炎热,我和老公4月开始便不在家烧饭了。周末,正跟老公在外面吃烧烤,忽然接到了高中同学瑶瑶的电话:“听说键子提前回来了,向我要了你的电话号码,他联系你没?“我不知所云:“从哪儿回来了?“瑶瑶尖叫:“你不知道啊,他几年前因为抢劫被判刑了呀!“刚刚入口的啤酒全喷了出来。
  • 书法家王海钰
  • 王海钰海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海南省妇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王海钰,女,汉族,1980年生,海南屯昌县人。现为海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海南省妇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海南省刻字研究会理事。供职于海南省委宣传部文艺处。书法作品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第三届妇女书法篆刻展“、“中日女书法家邀请展“;省书协主办的“省第六、七、八届书法展“等。荣获“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