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1年第07期
  • 西北偏东
  • 阴历九月,天气渐凉,人们出气都能呵出白雾来了。大雁相互打着招呼,成群结队地越过人们头顶,奔赴温暖的南方。关中平原此时进入了一年中的大忙季,田野上人声鼎沸,牛欢马叫,热腾腾的人气抵消了深秋初冬的寒意。
  • 父亲的自行车
  • 一那年春天,父亲去了一趟省城。他兜里揣着一百多块钱,那是母亲让他买窗帘的,可是,窗帘没买成,他一时心血来潮,买了一辆自行车,一路晃荡着骑了回来。
  • 守望南洋
  • 一秀芬在望穿秋水的等待中虚度了女人最黄金的年华。当她有大把的闲暇对着镜子细看面容的变化时,百感交集。再瞧被荒芜了近二十来年的身子,绝望空前。渐白的青丝、细密的皱纹、松弛的皮肉,都是被时间和老公林超合谋摧残的结果,老公的无音信让她过着比寡妇都不如的生活,愤慨疾迅在心里滋生,然后蹿上脑门。
  • 符浩勇小说三篇
  • 守望春燕在村小学里当教师,有时孩子们静下来在教室里写字,她就会望着窗外远处的出山的坳口发呆,想象着丈夫在山外打工的生活。前年,县上把柏油路延伸进了村里,通往镇上的路好走了许多,但还是难得见到外边城里的人来。倒是村子里的人拼了命地往外走。
  • 妈妈,领我去找河
  • 有一种香是这样的,它不晦不昧,似有似无,不染阳光的沉滞,在山间植被的薄暗里不粘红尘,似有森森细细的湿,空气在其中潜隐地流过,虽绵细无力,却真真地沁人,那就是水香。我是受年幼儿子的蛊惑,去山中找河。儿子说,妈,你什么时候领我去找河?
  • 海瑞与海南
  • 作家张承志来海南,发现海瑞是回族人,兴高采烈,认为只有他们一伙儿才有那种粘稠的血性。这话当然不无道理,但在我看来,大陆上中原大地人多着呢,怎么海瑞就出在孤悬海处的海南岛呢?细细想一想,海瑞还真的要出在海南的。
  • 印象与片断
  • 琼台书院1988年我第一次来海南时,曾在朋友帮助下在琼台书院——如今琼台师范学校住过几天,在一个带天井的小院子里,两层楼,楼梯是木栏杆、朱红色的。青瓦白壁,高墙深院,还有亭子,天色总是刚好带点暗淡,院子
  • 孔见诗二首
  • 品茶(外三首)
  • 为爱而生(组诗)
  • 海岛:一些印象,一些细节
  • 在筠园雨水不大,只是轻轻划落,像萤火,更似生命。一滴滴的清晰可数,有点儿粘稠。我想,这大概就是那种近似于中国南方黑瓦屋檐下滚动如珠的细雨吧,不影响路上的行者,也不影
  • 为了完美的相逢抑或相别
  • 1认真想想从少年到中年这些年的路,关于相识、相知到误解和沉默,许多人就那样从身边或者身体里走过去了。我知道,有时候,一切的相逢便注定了机缘。许多事,并非人所能左右。所有好的起因,并不一定能够有一个好的结局。
  • 生命中最后的倾情
  • 她看见他的时候,生命的时日已经无多。她得的是一种恶性肿瘤,医生告诉她,生命,最多也就三个月。对着镜子,看着自己依然美丽的脸,不禁黯然泪下,上天太残酷,她才二十岁,甚至,还没有好好地恋爱过一回。
  • 赎罪的父亲
  • 瘦老汉弯着腰,背着袋子沿着河岸走来了。他的步子虽有些轻快,但不时地咳嗽着,实在是让人怜悯。不一会儿,他便蹲坐在一丛麻杆旁边,用小镰刀割起了麻杆,塞进袋子里。附近的人家都晓得他一大早就来这里。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