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1年第08期
  • “党的光辉照我心”纪念建党90周年全国有奖征文活动
  • 为隆重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由中共海口市委宣传部、海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椰城》杂志社承办的“党的光辉照我心“有奖征文活动取得圆满成功。征文活动自2011年2月底开始,至6月30日结束,历时4个月,共收到全国各地来稿1106篇。经征文评委会对所有来稿进行初选,评出初选作品,征文领导小组邀请海南省文学界有关专家组成终审
  • 怀念一部旧电影
  • 到插党旗的地方去
  • 离建党节越近,街上插党旗的店铺就越多,再加上今年又是建党九十周年。走在大街上,一街两行,鲜艳的党旗斜插在每个店铺的两旁,迎风招展,像走进了一片霞光里。这种场面,不禁让我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1982年,我刚9岁,那年暑假,我们家乡一
  • 七月·嘉兴
  • 海南的红村
  • 人到海南,不可不看红村。沿着弯弯海岸,曲径通幽处,古雅的村落,一段段尘封的往事默默诉说历尽沧桑的巨变。被血雨腥风浸染过的赤帜上,镰刀与铁锤组合的图案依然熠熠。静听椰风,耳畔赤帜猎猎漫卷燎原星火,仿若身置井冈烽烟;望绵绵海波气吞长天,又如颠簸嘉兴南湖红船。紧握琼崖纵队老战士青筋凸起的手,一声感叹,苍凉的历史与明澈的现实陡然叠合,
  • 家有老党员
  • 父亲是在部队上入的党,已经有50年的党龄。他是抗美援朝时期的军人,从部队退伍回到地方后,当了两年村支书,又到乡中学当了几年语文老师,后到县教委工作,一步步从普通职员晋升到教委主任。父亲的官虽然做得不大,权利范围也有限,但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他也没为家里做过贡献。家人都对他颇有微词,他是非农业
  • 冯白驹,引领大军渡海作战的“探照灯”
  • 顺应潮流,力主解放全琼崖1949年的中国革命形势正如孙中山所言“浩浩荡荡“。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略性战役,国民党赖以维持其反动统治的主要军事力量基本上被消灭,犹如给东北虎当头一棒。2月至3月,解放军百万大军以排山倒海之势,胜利渡过长江。4月23日,解放南京。南京的解放标志着国民党对中国22年的统治被推翻。
  • 党员父亲普啟兴
  • 父亲去世的时候,我没能守在父亲身边。见到父亲的时候,他已经睡在寿木里了,再也不能睁开眼看我一眼。悲伤中,我看到父亲身上盖着一面鲜艳的红旗,红旗上是金黄的镰刀和铁锤图案。当时,哀伤占据了我的大脑,党旗没有引起我的注意。事后,母亲才告诉我,这面党旗是父亲临终前执意要盖给他的;早在一年前,他就拿钱给在乡政府工作的我二姐夫杨开章准备好了。
  • 方寸荧屏里的“拍岸惊涛”
  • 自己虽然只是祖国一位普通年轻人,然而,回望走过的生命历程,还是烙下了时代变迁的深深烙印。这种烙印一一数来会纷繁复杂。豹窥一斑,鼎尝一脔,还是拣最最普通的电视说起吧。小小的电视,是一滴小水珠,似乎微不足道,然而却能折射出绚丽的时代之光。电视留在我记忆里最初的印象大概是80年代中期吧,那时人太小,记不太清,只记得全村只有一家人有一台9英寸的电视,那是一个四四方方的
  • 党员老魏的秘密
  • 老魏,是我们社区里的一位老党员,他已年近7旬。因为从来没有结婚,老魏的膝下也没有子女,他一直都是独自生活。老魏年轻时曾当过兵,在铁牛岭隧道工程中整整挖了3年隧道。当老魏复员回来时,身边竟添了两根凉冰冰的拐杖,他把半截右腿永远地留在了铁牛岭上。人们只知道,老魏的那条右腿是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被滚下的岩石砸断的。
  • 接过神秘的党员证
  • 深秋时节,地里的庄稼都收割回屋了,乡村顿然间显得沉寂、悠闲。这天,天空阴沉、闷闷的,要下雨的样子,似乎感受不到空气的流通。我至今还觉得,大自然的这种征兆,是在为一个生命走完最后一段征程而布景——爷爷是在那天傍晚走进极乐世界的。若在往日,该是夕阳最微弱的时刻,可那天,看不到昏黄的暮色,一家人都围在爷爷的床前,守候着一位老人微弱呼吸。屋子里已点起煤油灯,可
  • 特殊党费
  • 在我的办公室放着一张制作精美、印有“中共中央组织部“鲜红大印的卡片,那是我在汶川发生大地震时上缴的1000元“特殊党费“的收据。在我20多年党龄中有关“特殊党费“的经历还有不少。其中,1985年我所在部队参加云南老山地区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涌现出的“钢铁战士“赵广来,他用青春和生命演绎出一个“特殊党费“的故事。赵广来是我们连队1984年冬从山东省邹县入伍年仅19岁的青年战
  • 母亲寻水那山中
  • 当今在不少城市和农村,普遍存在着一个大问题:缺水。安全卫生的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我的家乡在湖南芷江县的一个小山冲顶上,那里住着十来户人家,已经有了100余年历史,乡亲们喝的是雨后积在露天小池子里的水,水的质量很差,浑浊而苦涩,每到干旱少雨的季节,乡亲们为了能够获得喝的和煮饭用的一点水,总是在深夜里打着火把或手电“悄悄地“下到山腰的唯一一口水池里挑水,即便就是这样,大家用瓢一勺一勺舀上来的也是喝不得
  • 缅怀与祭奠
  • 我是清明那天,来到塔寺的。在中国的版图上,塔寺是一个针尖般大小的地方,小得不能再小。我对塔寺,也很陌生,虽离县城十多公里,但我却并不知道,这块烙着红色记忆的地方。真正知道塔寺,与8座坟墓有关,在这里,埋葬着8位烈士。他们牺牲于1948年,距今整整63年。清明总是与雨联系在一起的,也许是上天被
  • 一位老共产党员的最后遗愿
  • 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的生日。在共产党建党初期,“入党“是危险的差事,入党的目的,确实是为了寻找“光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了实现“共产主义“!可如今,不少人入党的目的,要么是为了升官发财,要么是为了追名逐利。他们为了达到“入党“的目的,只知拍马钻营,送礼送钱,完全把“入党“当成了一门交易,而一些当权者,不是任人唯亲,就是唯利是图,实在是社会的一大悲哀,也是党的一大悲哀!一些真正对党忠诚,愿意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人才,反而被拒之门外,不闻不问。
  • 荣光
  • 小时候,一听党员一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外公。诸如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这样的词,在一个单纯执拗的老人身上,带着些憨然的忠诚。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神圣一词。只觉得,选择与责任的重。外公是位老党员,平凡辛苦了一辈子,也清淡从容了一辈子。临终,依然是个无积蓄的清贫人。一本老书,一盘象棋,够他乐呵久久。对生活,无欲则心喜。对自己,严律以心安。人家有了
  • 再游哈达铺
  • 哈达铺是陇南四大名镇之一,位于岷县和宕昌之间,地处岷山东麓丘陵川坝之中,这里群峦环抱,地势开阔,青山绿水,土地肥沃,气候凉爽,曾是古代药材集散地,素有“当归之乡“之美称。哈达铺也是中国现代史上的革命历史名镇,如今红军长征旅游产业开发成为当地现存最重要的旅游资源。一个风和日历的早晨,我和朋友来到哈达铺参观了镇上红军长征纪念馆,这
  • 红色光影(组章)
  • 刘胡兰佩服你,胡兰子,小小的年纪,就深明大义。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你丝毫不畏惧,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带头贴抗日标语,站岗放哨高度警惕。好样的,儿童团团长,紧握手中的红缨枪金光熠熠。过人的胆识,机智的卧底,及时送出重要情报,协助县大队调虎离山,成功偷袭敌人老窝,并除掉贻害奸细。胡兰子,你从来不是一名小兵。更多斗争经历,助你快速成长。候补
  • 信仰
  • 在我的印象里,父亲先是一个党员,然后才是一个父亲。我曾为此和父亲闹过长达多年的矛盾,一直觉得父亲作为一个党员是无所愧对的,但作为一个父亲却是不称职的。多年后,当我长大成人,细心去回味他们那一代人的信仰,慢慢才理解了父亲。父亲其实没读过一年书,识得的为数不多的字全是靠他看毛主席语录自学来的。父亲几乎能背整本的毛主席语录,正因此,那些火红的年代父
  • 爷爷年谱
  • 1921年3月11日,爷爷生于黄河入海口大坝底下一个名叫临河的小村庄。后四个月又一十二天,中国共产党悄然诞生于嘉兴南湖的一条游船上。九十年后,此处已繁衍千户,人口万余。出产一种甜瓜,号“临河蜜“,为当地特产。爷爷归来,旧迹已踪影全无。1927年,爷爷时年七岁。他的父亲夜读报纸,闷坐房中两日,毅然投笔从戎。散了家里的学馆,奔赴济南。从此杳无音讯。至今流传下来的唯有一册《陆游诗选》,繁体竖排。
  • 收藏在书柜里的镰
  • 镰就安然地躺在我的书柜里。当初,在搬家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巧合,竟让镰与书放在了一起。这种文与武的并列,会让人产生很多的错觉,该是书香的拓展,还是思农的继承,说实话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我所能清楚的一点就是,这种真实的存在,印证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书与镰在我的心里是有着同等位置的。这是一把上好的镰。其钢口、火候、把柄,以及使用的程度都在最佳状态。当我的爷爷准备铸造这把镰的时候,是倾其所能的,选择的材料都
  • 菱花开时,心潮澎湃
  • 听汤昭智、蔚东填词谱曲、曹芙嘉演唱的《南湖菱花开》,像身入唐诗宋词的画境,让人的心魂不由自主地随着曲意游走,浑然没了自己。南湖菱花开,清清灵灵,灵灵清清,随风摇曳的细腰,不胜凉风的娇羞。它开在黄昏里,却灿若星辰。因为南湖上驶来一艘红船,红船里正开会的中国共产党,将化身为一盏明灯,指引着深陷苦难的中国人民走出黑暗,一起揭开斗争的序曲,改写时代的华章。
  • 七月,我歌唱祖国
  • 红色交响
  • 一篇墓志铭
  • 辉煌的历程(组诗)
  • 温暖
  • 旗帜和口号(外一首)
  • 心中的富有
  • 勇士,火点
  • 深圳老支书的春天
  • 钢铁或者祖国(外一首)
  • 党啊,90岁的党——
  • 一个大党与一条小船
  • 我参加了捍卫国门的战斗
  • 我于1937年出生在湖南省祁东县的一个贫农之家。解放后,我们家分得了土地,分得了房,生活也一天天好起来。我十分感谢党,拥护新社会。所以我17岁那一年,当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野战军54军到我们县来招兵时,我就积极报名要求参军。由于我出身贫农,加上有点文化,身体也好,我如愿以偿。
  • 抗战时出版第一部《毛泽东选集》
  • 稍微上一点年纪的人,比较熟悉的《毛泽东选集》恐怕是分别于20世纪50年代初和60年代初出版的第一版一至四卷《毛泽东选集》。之后,1991年7月1日,《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第二版又正式出版发行。鲜为人知的是,其实建国前还出版过第一部《毛泽东选集》,这部“毛选“出版于抗日战争中太行山上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在省级地图上都找不见的河北省阜平县马兰村,编辑出版人是邓拓。
  • 新四军老战士的新传奇
  • 阳春三月,笔者登上红安县华家河镇熊河村迎架山,十八个山包二十五个山洼的松杉林,撑出一片绿色的天。一位身材魁梧的白发老人手持锄头,正在树林边缘的一块荒草坡上哼哼哈哈地开荒,挖树坑,吊树槽。头上的汗水顺银白色的胡须往下滴……他就是“老愚公“熊厚继。41年前,这里只有石头和杂草,是这位87岁的新四军老战士让光秃变成“宝库山“,他41年如一日,累计造林500亩,为村集体创造财富200余万元,自己却还是一贫如洗。2006年,熊厚继老人被评为黄冈市“十大人物“。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