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1年第11期
  • 《渔村黄昏》(油画)
  • 大栓的信仰
  • 他们都叫我大栓,“大栓,看这里,走过来,对,就这样,慢慢地走。“我就这样走进了镜头,其实镜头是什么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黑洞洞的机器背后有个人在看着我,他们都叫他导演。我的主人老栓在一旁,也看着我,我看见他的眼睛里都是笑。他的手里有一把花花绿绿的纸,人们管那些纸叫钱。钱是什么?钱对我来说,不顶用。我只知道面朝黄土背朝天,白天拉车,犁地,晚上,会有
  • 鼠人
  • 0戏台上的热闹抵不过演员卸妆后的寂寞,帷幕后的真相让前台上的风光黯然失色。狱墙上不知是谁留下了这么一行歪歪扭扭的字,巡查的狱警惊见:狱室已空。
  • 远去的冬天
  • 他她其实已经不年轻,细细的皱纹已经布满眼睛周围。脸上还有些许的小红疙瘩,使潮红的脸颊显得更加的红。你像一朵桃花,绽放在我的怀里。他发出诗人一般的赞美。一朵烂桃花。她头也不抬地补充。
  • 边屿
  • 金老太焦虑地站在洞头的路边,不停地向不远的公路上张望着。今天是金家老幺一家从汉城回洞里秋夕团聚的日子。金老太今天一天都在焦虑中度过的。是喜还是急,自己都不清楚。就像是一团棉花堵在心中。上不得上,下不得下。几分钟
  • 保险柜里的秘密
  • 丈夫去世得很突然,是得心肌梗死去世的。死在他的奔驰车里。当秘书把丈夫的尸体交给石榴时,秘书泣不成声,对石榴说:董事长是累死的啊!他太敬业了,惜时如金,两天就签定了三个合作项目。他把事业看得比命还重,他的最后一口气流出的是浓浓的心血啊!
  • 狗在江湖
  • 1我爷爷那个年代,长白山下各家养的是那种又傻又笨的土狗,它们都长着狼一样细瘦的身材,没有名字,所有的狗都听得懂同样的召唤的口哨,或者干脆被唤做“狗仔狗仔“。没有多余的粮食喂狗,它们需要自己谋食。因
  • 窗口边的月桃花
  • 午后日头斜斜披挂,到处都占满它黏人的光影。即将被九月分割的夏,似乎还沉浸在好梦里不肯醒来。冒着高温脚步在两座大学间移动游走,淌汗的体内却一派宁谧安适。两年来乐观就仅剩这么点好处了。彷佛无视于潮来潮往的时空更迭,面对令人骇痛的情
  • 混乱
  • 玫子从来就没有想到过会和这个女人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见面。眼前这个跪在地上低泣的女人,面色苍白头发稀少,早已看不见了年轻的神采。玫子厌恶地皱起了眉头,她不愿意再多看一眼这个女人,索性转过身去,隔着磨沙玻璃上面的透明处,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儿正胆怯地坐在另一
  • 当女人成了神
  • 是谁赐予她漂亮。饱满的嘴唇,挺拔的鼻梁,瘦小的脸颊,还有乌黑笔直能在太阳下闪绿光的黑发。当然,单独的一切都不稀罕,独独搭配到她的面孔,精妙绝伦。脸蛋好,脖子依然漂亮,更别提完美的肩膀,绝佳的身材。你要想在她身上挑出一个毛病,那就是上天太不公平,将一切美好的可能全放置到了她的身上。甚至不经意之间晒成小麦色的肌肤,也契时尚。倘若换成整容费,全身上下
  • 酒殇
  • 酒鬼二十多岁,天生爱喝酒,方圆几十里,没人能陪他喝醉。酒鬼天天喝酒,顿顿离不开酒,爹娘拿他没办法。正好赶上开放,爹娘就帮酒鬼,在县城车站,开了小酒馆。酒鬼经营酒,亲自去酿造厂进货,生意还不错。
  • 小小说四题
  • 首付秀原本没有买房子的打算,那天,走在街上,有人把一张卖房的宣传单递到她手中,她看了宣传单,心就动了。“你们的楼盘在哪里?“秀问。发宣传单的小姑娘见秀感兴趣,便非常殷勤带着秀拐进一个小区,这是新装修的精品小
  • 乡间流浪艺人
  • 恍惚多少年过去,其间的经历一言难尽。所谓的许多家国大事,渐渐模糊了,甚至淡忘了。而有一幅画面,业已遥远的画面,镶嵌在记忆深处的画面,却不时走出陈旧的原木画框,渐渐清晰起来,愈来愈生动——长长的林荫道,爬满墨绿的草皮,中间两道
  • 乡愁
  • S,你幽幽来信,说我已不似候鸟,也不再张狂漂泊,你的城你所居住的青石小街,早被向晚的寂寞所沽,日子多像错误的诗,时光悄如过客流逝。是的,这是一个举世迁徙、移民、游牧的时代,对旧地的惆怅,或是对远方的向往,都可能成为一种乡愁。S,说来你许是不信,翻过张让的《也许有一个地方》后,我的乡愁竟压缩成档,只浓缩在此地,然后宅了。
  • 别样的风情
  • 表姨是我外公妹妹也就是我姑婆的女儿,跟我妈算是闺蜜,所以经常来我们家走动走动。表姨,这人用老辈人的话来说,是个人尖尖。人尖尖的表姨,瘦瘦的,长得一副乖巧漂亮的样子,对人总是依依顺顺的,全家人都喜欢她。就是这样一个人,遇到了老辈人眼里的浪荡子——我
  • 苍老的坚韧
  • 苍老对于有些人而言,也许是让人恐慌的事情,但对于另一些人,苍老却是青松一样苍劲的坚韧。这种苍老的坚韧,甚至比豆寇年华的激情初恋更浪漫、抒情,更加气贯长虹,气势如泰山而意味深长。
  • 纸上风月
  • 许多年来,你的目光一直不知疲倦地在纸页上行走。你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儿童走到少年和青年,现在你伫立在中年的高地上,虽然你的目光不像以前那么纯真与热烈了,但你执着的目光无法停留。仿佛一停留下来,你守望的目光就会黯淡,你激越的心灵就会沉寂,你奔流的热血就会失去
  • 核算人生
  • 人生是一种自我经营过程。要经营就要讲核算,人生是离不开加减乘除的。人生需要用加法。人生在世,总是要追求一些东西,追求什么是人的自由,所谓人各有志,只要不违法,手段正当不损害别人,符合道德伦理,追求任何东西都是合理的。比如,有的人勤奋工作,奋力拼搏为的是升职,有
  • 另一种阅读
  • 常常没有来由地想坐一趟火车:只是为了坐——没有目的,没有方向,更无所谓远近。独自行走于飘着小雨的站台,抑或是披满晚霞的流光,于清扬的薄雾里,听由远而近咔嚓咔嚓铁轨的律动,迎来又送去一串一串长长的孤单,心里会忽然产生许多不能安静的感动。
  • 缱绻秋晨品书香
  • 向来,我有晨读习惯。最喜在清秋之晨,慵懒地倚着缱绻风光,沉湎于书籍迷宫,撷取瓣瓣心香,让思绪追逐天高云淡,任由时间从指尖无声地逝去。秋之晨,微霞初醺,凉风习习。此时之风,走过春的温存和夏的热烈,一头扎进秋之帷帐,顿时锋
  • 秋天的诗篇(组诗)
  • 秋天的辞章(组诗)
  • 记得我们有约(组诗)
  • 如果没有周杰伦我就是一个植物
  • 记得小时候,家徒四壁。父母结婚时唯一的嫁妆就是一台17寸的木质收音机,没有屏幕。简直就是一个木头箱子,打开它也就只有支支吾吾3个电台。所以我几乎是从来不听的。只记得在那样艰苦的环境里爸爸一直哼唱的那首《童年》来祭奠他当年未实现的大学梦。还有小学时我们副班长教唱的一首《星星点灯》。然后一直持续到初中我
  • 爱在旅途上
  • 走在人生旅途上,总有一些人和事,不经意间,让自己深深地感动。(一)游平遥古城时,我与随行的同学租了一辆环城旅游车,车主是古城人,40多岁,体魄瘦高,皮肤黝黑,不停地介绍平遥古城的旅游、饮食特色,古城衙门,票号,镖局,平遥牛肉……
  • 高权诗歌两首
  • 痛并快乐的旅途
  • 都说,青春是一道明媚的伤。我们,都在自己的步迹里,痛并快乐地走过一季又一季的征途。被禁锢在这个喧嚣的小城,我想去远足。一度渴望背一个并不沉重的旅行包,到一个蓝天碧水的地方,让阳光把我融化。
  • 给母亲洗脚
  • 星期五放学时,我给全班同学布置了一项特殊的“家庭作业“——利用周末为母亲洗一次脚,并要求大家今后坚持不懈形成习惯,每周末都要如此。我想通过这种方式,使同学们常怀感恩之心,从小养成孝敬父母、知恩图
  • 隶书条幅
  • 《渔村黄昏》(油画)(周建宏)
    大栓的信仰(陈艳)
    鼠人(许侃)
    远去的冬天(贾云芹)
    边屿(陈刚华)
    保险柜里的秘密(孙传侠)
    狗在江湖(卢海娟)
    窗口边的月桃花(诗秀)
    混乱(林丽)
    当女人成了神(湖花不叹)
    酒殇(宋云霄)
    小小说四题(黄大刚)
    乡间流浪艺人(静子)
    乡愁(吕传彬)
    别样的风情(窦志星)
    苍老的坚韧(张光明)
    纸上风月(西风)
    核算人生(牟丕志)
    另一种阅读(吴旦)
    缱绻秋晨品书香(李捷)
    秋天的诗篇(组诗)(包容冰)
    秋天的辞章(组诗)(姜了)
    记得我们有约(组诗)(李豫黔)
    如果没有周杰伦我就是一个植物(韩非子)
    爱在旅途上(周会开)
    高权诗歌两首(高权)
    痛并快乐的旅途(韩刚建)
    给母亲洗脚(张明源)
    隶书条幅(陈振玉)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