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2年第02期
  • 春色满院
  • 父亲终于和那个叫赵兰花的妇人结婚了。清冷了许久的小院又热闹了。这事,本来肖丽是竭力反对的。但那段时间父亲的身体常出毛病。肖丽每天上完班就去接孩子,做好饭再往医院里送,紧张得就像是打仗,搞得她有些吃不消。那天,她回家给父亲取东西,推开门,看到满院子的花草如同病中
  • 凹陷的胸脯
  • 1早晨,陈亮骑着自行车往单位走,感觉后脖颈里凉嗖嗖的,想着,不到十月,天就这样冷了。到了单位后,他把自行车放到车棚里,不等把自行车停好,就用手捂在胸口上。不知为啥,他的胸脯老是疼,胸口像缺了一块肉或骨头,空空的、虚虚的,他常常不由得将手放到胸口上,好像手可以填补胸口的这一块空缺。
  • 爱情顺水漂流
  • 1我坐在咖啡馆里,静静等待吴语和李莺的到来。这家叫“今生缘“的咖啡馆二十年前就存在了,当时曾是县城时尚的风向标。咖啡馆与县城一中一河之隔。河的名字叫红河,其实只是一条人工河,十
  • 小镇美人
  • 一那天上午,我们正在学校打篮球。叶子明从大门外跑进来,老远就大喊大叫道:“特大新闻,弟兄们,特大新闻。“叶子明是个咋咋呼呼的人。大概今天打球没约他,他就故意来搅局。我们都懒得搭理他,继续打球。他急了,冲进场子抢到球,使劲往地上一摔,球一下子蹦得老高,没法打了。
  • 拉链
  • 火车不时鸣笛,跨过桥梁、山岗、河流,不时停下,吞吐掉一些蚂蚁似的人群,又呜咽着向远方驶去。所有经过的地方,声音消失得很快,而车头冒出的烟雾向身后拖出一条长长的线,像一个逗号,在空气中弥漫又消散,消散又弥漫。
  • 乡下来的女人
  • 认识乡下女人,是在市内的小河边。那天,他去河边散步。天很冷,虽然没有风,寒气犹如无形的锋芒,疯狂地刺在他的脸上,像针扎一样疼痛。他刚走上河边,看见一个女人趴在河边的栏杆上。栏杆很低,女人弓着腰,头垂在河里,身子一晃一晃,似乎瞬间,就要掉进去。
  • 小小说二篇
  • 卢荟发现卢荟写诗是在高中,那时,我正暗恋卢荟的姐姐卢苇。暗恋卢苇,是我深藏在心里最大的秘密。我开始用写爱情诗的方式来表达心中的爱。每写完一首诗,我都感到莫大的幸福和有成就感,虽然卢苇读不到,但我确信她能体会到——心有灵犀一点通嘛。为此,我乐此不疲,孜孜不倦,奋笔疾书,甚
  • 茶王
  • 清风镇的人,都知道老萧有两只奇特的手。他的手,大,粗糙,结着厚厚的茧,两手摊开来,像两只焦焦黄黄、粘满土的耙子。当他的手抚摸孩子细嫩的皮肤时,孩子会“哇“的一声吓跑开去。清风镇的地形,高低错落,老萧的家,在一个高高的台子上,远
  • 对门
  •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小郭和小胡就住对门,而且两人在同一家工厂上班,各有一个属猴的八岁小男孩,两个小孩又在同一个学校上同一个班,因此两家就走得很近,关系亲密。城市里看着熙熙攘攘,但关起门来就是自家
  • 怀念柯岩阿姨
  • 2011年12月13日上午八点多,我正在医院看病时,哭得不行的母亲打来电话,告诉我她从报纸上看到了柯岩阿姨去世的消息。当我坐在从医院赶往鲁迅文学院去上班的公共汽车上望着车窗外嘈杂的街景上面一片阴霾的天空,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淌了下来。我恨自己都已经是58岁的人
  • 旅痕·雨水魂
  • 天涯孤旅的日子里,总是时不时地与雨水不期而遇。我不知道其他人面对雨水有着怎样的喜忧,而我,总会滋生出几许惆怅,莫名地绕缠心头。更多的时候,我习惯闭上眼,吸一口长气,然后慢悠悠地呼出,在躯体肢解松软的刹那,心也润湿安
  • 母亲的手在宁静里
  • 我的母亲死于帕金森综合症。这是一种没有什么办法治愈的病症。无法治愈,也就是说被判了死刑了,只不过尚有些期限罢了。最初发现母亲患了这种病,是从她的手开始的。母亲的手骨骼粗大,手掌肥厚,是那种典型的家庭主妇的手。当我们发现母亲的手有些抖的时候,其实她的手已经颤抖得相
  • 埋葬住的村庄
  • 彝人古镇是楚雄倾力打造出的一个集商用、休闲和旅游于一体的仿古村镇,是展示中国彝族民居文化、服饰文化、饮食文化等等的彝族文化大观园。由于它是建设在我们村庄一带,埋葬住了我们村庄以及周围几个村庄的许多庄稼地,埋葬住了一条我很熟悉的、连接着我美好童年的河流龙川江,所以我一直对
  • 永远的梁兄
  • 梁兄身材魁梧,头发平头;他乐观,待人接物和蔼可亲。梁兄原先是咱小镇的党委书记,我认识他,是当时他经常和村干部一块儿到我们村中来做工作,或者检查农田水利,或者上门动员计划生育对象响应国家政策去做节育手术。很多人都把梁兄叫梁兄,我也就这么叫着,叫多了便很自然很亲切,即便是镇里的干部多数人也这么自自然然地称他“梁兄“,人们都
  • 举办“喜迎党的十八大,歌颂椰城我的家”“海南颂”朗诵诗(词)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营造良好舆论氛围,紧紧抓住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重大机遇,建设人民幸福家园,打造“宜居、宜业、宜学、宜游“最精最美省会城市,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海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椰城杂志社联合举办“喜迎党
  • 老海口:灰黄而又辉煌的记忆
  • 五指山之歌(朗诵诗)
  • 在甘南(外三首)
  • 坐在窗下
  •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 一风轻轻地吹过湛蓝的天空,一朵朵流云静静地翻卷着。在晨光的映照下,一会儿汇聚成一张张笑脸,一忽儿散开成一大片雪白的羊群。修芸站在操场上,微微仰首,半眯着眼望天。看满天悠然舒卷的云朵,从头顶缓缓走过。仿佛他的手,一如既
  • 一棵柳树越来越老(外一首)
  • 如水的时光
  • 毕业那年,我被分配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的孤独感像黑云一样袅袅而又滚滚地压来。那时候年轻,正是激情澎湃、血气方刚的年龄,工作之余就侍弄文学,创作一些诗歌,自费订阅了很多文学刊物,并组织了一个文学团体,还时不时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