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2年第04期
  • 花鸟画
  • 你是我的黑社会
  • 一网名,乱室佳人。26岁属虎的。家住怒江,傈僳族。22岁走出大山到深圳打工。因为长得黑,大家都叫我黑妞或黑社会。嘻嘻,叫我黑妞姑奶奶我也没意见。黑妞第一次对我介绍自己虽然很笼统,可我能感觉出她是个率真的女孩。
  • 夜遇
  • 天气进入十月,高庄开始慢慢地萎缩下来,像一个垂危的老人,挣扎着回瞥这个世界最后一眼。村头的小溪不再欢唱,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就跑不动了,把一个难堪的河床推在了高庄人的面前。野地里,最后一丝绿意也畏怯地慢慢躲起来,两条大灰狗肆无忌惮地从一块麦地跑到另一块麦地,它们也许以为这
  • 美丽星空
  • 市广播电台有一档“情感星空“节目,每天夜里10到12点,女主持人星空都会用她柔和而甜美的声音,通过电话有条有理地分析解答听众的各种情感问题:初恋困惑、夫妻矛盾、婆媳关系、第三者插足……这节目一播就是5年,成了市广播电台的名牌节目,当然也成为电台的重要创收节
  • 夜奔
  • 梦每次从梦里醒来,我都有几分怔忪,看铜镜中的自己,如梦似醒。这个梦,不知做了多少回。第一次梦见时,我才八岁。那年,爹爹还没去。醒来即撅着小嘴去寻爹爹,爹爹说梦都是反的啊,有人拿簪子刺你,就是没刺,
  • 球赛
  • “阻止他,不要让他越过半场,是那样,3号,你做得对,我们热爱你!“总经理热情的喊叫差点被观众的掌声所淹没。自从球队来到幽城,总经理刘天成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激动。今晚是总决赛的第6场,号称生死之战,江宁队胜了3场,如果红船队赢不下这场比赛,那么总冠军只有拱手相让了。那
  • 枪毙
  • 话说1939年春天里的一个绝早,东方还没发白,新四军某部的雷团长就被门外传来的一阵嘈杂声吵醒了,不等他下床上前把门完全打开,警卫员身后就冲出一个头发雪白的老大娘,“扑通“一声扑倒在他的脚下,用双手紧紧抱住他的双腿,嚎啕大哭道:“长官,你要为我作主,你要为我作主呀!“
  • 日子(外一篇)
  • 次仁央宗和她男人结婚20年了,日子过得就像开了花的芝麻一节比一节高,就像放了糖的糌粑格外香甜。20年来,他们连嘴都没有拌过,更不要说打架了。他们刚刚迈进中年的人生门栏,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男人突然失踪了。次仁央宗动员所有相好的亲朋好友,到她男人平时
  • 冬天里的白莲花
  • 游苗子的心灵始终停留在冬天。南方的冬天感觉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太冷,这里没有下过雪,雨却是不少,时不时纷纷扬扬地飘下一些,游苗子感觉那就是自己的情绪,连绵不断的,阳光的照耀想来都是奢侈的。这样想着,她的心情更加压抑了。站在窗口,对面同层的楼层的灯依旧亮着,他
  • 小小说四题
  • 送灯亚福从不参与村里的送灯活动。黄家庄入宅和结婚有送灯的习俗,请上有双老健全下有男丁的男人,买来一对煤油灯盛满油,点亮后,送到主人家。主人夫妇要成双成对在门口接灯,一起接过灯后,恭恭敬敬把灯请到堂屋。伴灯的还有红包,在堂屋的供桌上,先放红包,再把
  • 举办“喜迎党的十八大,歌颂椰城我的家”“海南颂”朗诵诗(词)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营造良好舆论氛围,紧紧抓住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重大机遇,建设人民幸福家园,打造“宜居、宜业、宜学、宜游“最精最美省会城
  • 几乎是一首悲歌
  • 在我四岁的时候奶奶就患类风湿关节炎。关节炎发作的时候疼痛得特别厉害,有一次她把舌头都咬破了,满嘴流出鲜血来。我十岁那年,奶奶的手脚都变了形。手掌往上翘着像个月牙,几根脚趾头像树藤一样缠在一起。我十二岁的时候奶奶病重告急,奄奄一息地
  • 安坐在腊月的清寂里
  • 腊月。一个人的夜晚,清冷,寂寞,薄凉。这个腊月,时阴时晴的天总是灰蒙蒙的。想起一个月前到海南去,那里的天,那里的大海,那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蓝,像水漂洗过了一样的蓝。我喜爱蓝色,也喜爱那些清冽如玉的水。曾听海南本地的导游说,那里的男人大多很懒散,也很会善待自己和养尊处优。我想,这种懒
  • 家事
  • 从记事起,我就没能叫过一声“父亲“。纵是万般思念父亲,终是无法提笔写父亲,大概是离世二十八年的父亲留给自己的唯一模糊音影的缘故罢,在心底。闲时总是忆起父亲,梦里总见到父亲,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渴盼的就是父亲能突然出现在我的面
  • 哭泣的巴丹吉林
  • 残阳如血。迷失的狼群,已经失去狰狞的面孔和勇者的锋芒。一望无垠的荒漠之上,只有始终如一的,不生植被的荒原,以及苍茫的苍穹中一直炙烤着荒原的太阳。漫漶的风暴,马不停蹄地向前赶着。像一股饥饿的鬼魅,已经顾不上吓唬善良的孩子,迷惑俊朗的书生。倒在地上枯黄的胡杨树,死而不
  • 狼山有座骆宾王墓
  • 去南通游狼山,是冲着范仲淹的《狼山观海诗》去的,是冲着佛教“八大名山“之一去的,是冲着著名画家范曾的十八高僧彩色瓷砖画像去的。不期刚踏进狼山旅游度假区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亭台楼阁,不是花草古树,也不是怪石奇峰,而是一座花岗石的三门牌坊。正中一座牌坊镌
  • 海南——你是缪斯的窗口(朗诵诗)
  • 赤壁(外二首)
  • 郊外的秋天(外一首)
  • 走近草原雨
  • 别后
  • 我做噩梦了,我惊醒了,坐在床上张皇四顾。周围一片死寂,室友们仍在安睡。我坠在深深的黑暗中,想起了刚才的梦。梦里是一片纯白色,那种能发出光来的纯白。除了白色,什么都看不到,我在原地无法动弹发不出声音,甚至看不见自己。是否虚无本身就是恐惧,一种难以名状的害怕像水攀上纸张的蔓延一
  • 热辣辣的佤山风情
  • 提起佤山,我就想起根据小说《七进佤山》改编的老电影《孔雀飞进阿佤山》,想起传唱了半个世纪的《阿佤人民唱新歌》:“村村寨寨哎打起鼓敲起锣/阿佤唱新歌/共产党光辉照边疆/山笑水笑人欢乐/社会主义好哎架起幸福桥/哎道路越走越宽阔越宽阔。“
  • 在心中画一抹蓝
  • 曾经不只一次有过这种冲动:想打包行李,一个人,一个箱子,在某个微亮不亮的黎明独自去旅行。不用说那熟悉的家的周围还是静悄悄的,也许刚走到小区门口碰到了喝酒唱K彻夜才归的醉大叔,也许街上已出现默默清扫的背影……总之,当坐在车上的我看着后窗的一切在晨曦中变得越来
  • 蔚蓝之蓝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