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2年第05期
  • 吴开英作品欣赏
  • 撕碎的芳华
  • (一)晨光从半掩的纱窗爬进来,刚好伏在歪着的半张脸上,那脸褪尽了血色,苍白如纸,不带一丝怨恨或幸福,只剩下两道深深的泪印和一堆令人撕心裂肺的冰冷。她的双眼紧闭着,嘴上的唇干得褶皱,那膏红大片大片脱落,掉在灰白的褥单上。
  • 组织部长
  • “咱们组工干部第一,要做到公道正派;第二要任人唯贤;第三“,郭顺峰部长提高嗓门说:“这一段乡镇即将换届,是特殊时期,我们每一位同志都要严格要求自己,管好自己的嘴……“这是郭顺峰调任A县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不到半年时间,也记不清这是他主持召开的第几次部务会议上讲的话了。
  • 那些年,我们一起被浪漫的事
  • 女孩的浪漫心事,你能有多少种想象,她们就能给你多少种可能。老妈做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在情人节把我带到这个世上来,当然这也要感谢我那浪漫的老爸。情人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知道自己已经不小了。不知谁家飘出赵咏华的《最浪漫的事》:“……我
  • 谁是你的新娘
  • 惠坐到座位上,这才发现邻座的那张脸,一张苍白、好像和太阳无缘的脸。惠目光在邻座身上停了一下,便惶惶地收回了。惠不知怎么了,心怦怦地跳,脸颊也热了起来。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充溢着心田,惠还从来没有这么感觉过。惠想起一见钟情
  • 小说二题
  • 贞操保险刘姣没想到赵志明会不辞而别。她和赵志明已坠入情网,她认为无论从经济收入还是发展前途,赵志明离开北岳歌舞团是不明智之举。但是不管她是没想到,还是出乎意料,反正赵志明走了,留给刘姣的是一个令她困惑的大“?“
  • 夜来香(外一篇)
  • 我与秋哥是好朋友,经常爱在一起玩麻将、打拖拉机。秋哥在麻将场上认识了一个江西妹子,后来竟发展成为情人。江西妹子比秋哥小一轮,秋哥把她包养起来。我最讨厌甚至憎恨二奶,认为她们是一切家庭悲剧的始作俑者,
  • 跳河者
  • 神奇的布尔哈通河穿越小城市中心逶迤而来,浩浩渺渺间,又仓促地流向了迷离的远方。只见小桥流水,岸边苍松翠柏,在云雾的遮掩之下更显得苍苍茫茫,宛然一幅天然水墨山水画,淋漓尽致的,引人产生无限的遐思。河边发生的一个个美丽而凄迷的爱情故事,就像这清清的河
  • 仇恨
  • 我今年15岁,读初三。我不喜欢说话,甚至讨厌和人交流。这与我的家庭有关。我的父母都是下岗工人,虽然他们现在有了工作,但在我看来那是极不体面的工作,比起我的许多同学的父母来,父母简直是让我无法启齿的下等人。我曾偷偷地看过母亲拖着病痛的腰扫大街的情形,她
  • 没脸
  • 我现在越来越怕看别人的脸了,因为从他们呈现眼前的这张脸上,不能准确地判断他们的心迹,为此常产生惴惴不安的感觉。有时我想,要是人没有脸就好了,不必考虑他们的脸色怎么样,直接根据他们话语表达的意思行事就可以了。
  • 举办“喜迎党的十八大,歌颂椰城我的家”“海南颂”朗诵诗(词)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营造良好舆论氛围,紧紧抓住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重大机遇,建设人民幸福家园,打造“宜居、宜业、宜学、宜游“最精最美省会城市,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海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椰城杂志社联合举办“喜迎党
  • 听父亲的话
  • 父亲老了,老了的父亲坐在沙发前,唤来读大学的儿子,说,儿子,我给你讲个我以前的事儿吧。讲的是他年轻时的一个事儿,那时的他,血气方刚,好打抱不平。一次,他在车上遭遇一个小偷,小偷从一个老太太身上掏出了一个钱包,刚准备往口袋里塞。他看见了,立马拉住了小偷的手。小偷慌了,情急之下就掏出了一
  • 人可以这样活着——谨以此文纪念我的同学华
  • 华是我的同学,大学同学。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高考制度恢复后不久,我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考上了同一个专业,我们被分在了同一个班。虽说是在同一个班,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华和大家比较陌生,因为他是走读生,每天早上来,中午在学校吃饭,晚上放学后再回去;第二天早上又来,晚上再回去,天天如此。
  • 生死一痛间,此生未完成(外一篇)
  • 在我以前工作的那家单位,办公室主任是一位中年男人,他是部队的转业干部,由于有明显的写作方面的才华,曾在一些杂志刊物上发表过文章,所以被领导相中做了“大内总管“。他个子高高瘦瘦,脸孔黝黑,皮肤呈古铜色,看起来很阳光很健康,他是典型的不喝酒不抽烟不跳舞的“三不“
  • 心灵细语(四篇)
  • 如水生活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位智者舀起一瓢水,问一人:“这水是什么形状?“那人摇头:“水哪有什么形状?“智者不答,只是把水倒入杯子,那人说道:“我知道了,水的形状像杯子。“智者摇头,轻轻端起杯子,把水倒入一个盛满沙土的盆。清清的水便一下子融入沙土,不见了。那人恍然。这个平常的
  • 感恩母亲
  • 母亲的SOS用了六年的手机,终于罢工了。那天一大早,我和妻子就一起去选购新手机。我这人不喜欢追求潮流,手机能接打电话、收发短信就行。于是,我让导购员拿出一款最便宜的。对方伸手摸起“半块砖“,说这是一部老年人专用的手机,虽然价格低,但却不太适合我。
  • 爸爸,你别走
  •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我们对父亲的无尽哀思,犹如清明雨,绵绵不绝。(一)为减轻父亲养家的压力,我出生时,母亲就把我包好,准备放置路边,听天由命。父亲干完农活回家,在他的劝说下,母亲才把我留下来。
  • 家族人物写真(之一)
  • 爷爷爷爷的胡须很长很长,像我对他的回忆。胡须长在他脸上,宛如山兰稻,生长于旱地。山兰从土地里发芽,胡须从他心上抽穗。爷爷的脸是一块方田,不种庄稼,却能收获大米、食盐……小时候,我爱爬在爷爷背上,骑水牛。爷爷的背,是古老的乡村,月光一样温柔。
  • 光大古国精神
  • 出生在海南的吴开英深深地热爱着这个海岛,是这片热土把他培养成书法艺术家。家乡给了他很多创作的源泉,而他也给海南很多学校、博物馆提题。他的创作为海南的文化增添了一道瑰丽的风采。勤于学习以法为度
  • 七一抒怀(外两首)
  • 东方啊,我爱你
  • 艾子诗歌
  • 垂泪江南(组诗)
  • 诗三首
  • 又见丁香花开
  • 偌大的校园里,微风拂过,阵阵丁香味的馨香传来,弥漫在醉人的四月。老槐树下,宿舍楼前,琴子拿着两个饭盒,站在槐树下。干净的衣裙在微风中摇曳着,风吹起了她的发,她习惯性地撩了撩刘海,明亮的眼睛不停地盯着左前方。一个欢快的身影匆匆忙忙地赶来。
  • 大学,一路走去
  • 步入大学,一切都开始了全新的蜕变。不少人认为,高考的失利,是在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种差距会在四年之后让大家感觉已经不在一个世界里了。但事在人为,不是进了高等学府就等于进了保险箱,读了研究生也不一定会变成栋梁。
  • 月夜 乡念
  • 一轮处女般纯净的满月刚刚升到中天,给浅蓝色的夜空布下一圈圈华美的光晕……寂静的月华的闪动给夜色增添了某种神秘而凄凉的色彩。校园里空无一人——静静地站在阳台上,漫无目的地数着那迷失了双眼的朦胧的灯盏,一点一点地闪动着,看得不
  • 定格的往事
  • 时光蔓延,会不会还记得那几声蝉鸣,那些许事,本来的事,关于他们的事,原原本本,含笑带泪的故事。“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木落汉川夜,西湖悬玉钩“,这就是西湖。西湖,也许注定了她备受关注,于是,不管是什么原因,他来了,于是故事开始了……
  • 书籍与动漫
  • 书籍如儒学,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一直被父母置于“正统“地位;动漫如春雨,随血液传遍全身,是我即使离经叛道也要捍卫的。关于两者,我和父母的斗争刚刚偃旗息鼓,伴着高考,而他们却要练练嘴皮子。书籍(睥睨后辈):毛泽东因读我,经纶之外,
  • 古韵绍兴
  • 一叶舟,一把伞,矮纸斜行。拨开河面的薄雾,枕着悠悠桨声,把一串串涟漪留在身后,满载一舟闲逸,我要寻觅那藏匿在小桥流水中的江南古韵。会稽山下,若耶溪旁。雨丝轻柔,微风翻转着亘古弥新的美丽传说,故事的主角大禹,依旧保持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