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2年第06期
  • 赵夜白作品选
  • 胭脂女孩
  • 姚镇的人只要提起胭脂就会不约而同发出一阵啧叹,包括男人在内。胭脂在姚镇出名是在12岁那年。那年胭脂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爱说爱笑的孩子。胭脂家在我家隔壁,我和胭脂同龄,她有事没事就会找我,我有事没事自然也会去找她,慢慢地胭脂和我成了好朋友。
  • 醉红
  • 这是春天的一个下午。四周里春雨下出一遭的蓝雾。三红看着一滴雨落在屋檐下的茅草上,然后几滴拥在一起,抱成一团,沿着茅管滴下,在地面上开一朵花。一只蜜蜂在忙碌,不断从泥巴墙上的洞里忙进忙出。三红折根茅草插进,蜜蜂被慌慌张张地赶了出来。三红笑了,喊四红,来吃蜂蜜。四红正趴在土墙上支楞耳朵,
  • 行走的玻璃球
  • 窗外,天虽没亮起来,隐隐约约的也能感觉快亮了。小玉见老王撑起胳膊要起来,急忙把手伸出来,死死吊在老王的脖子上,不许他起来,也不让他抽烟。新买的楼房第一天入住她赖着不想起那么早,也不让老王早起。天渐渐亮了起来,老王说,要是起来一出门捡一
  • 捡钱
  • 捡钱是好事,但好事也出意外。天蒙蒙亮,鸡叫时分就爬起来忙着做发粑的柳妈,将蒸好的热气腾腾的发粑装进木桶中,用盖子盖好,搬到三轮车拖斗上。擦把汗,她去卫生间解场尿,来到车前拢拢头发,一使劲,将车推走了。柳妈四十来岁,身子壮壮实实的,模样如路边的杨树般平常。她家原是种田的,土地被征用后,不能往土坷垃中使劲了,她就卖菜。她身上肉多,可少脑子,
  • 平头书记
  • 盛夏的海南,天气似乎很反常,马路两旁的树叶一丝不动,空气中散发出沉闷的炽热,街道上的柏油路被晒得滚烫。据说,这是海南自有气象记录以来,气温最高、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在A县医院住院部一间单间里,县委书记李光平正躺在病床上打吊瓶。这是他到A县任职以来第一次病倒了,患重感冒一直未见
  • 都市奇缘
  • 韩雪她和她男朋友阿明,抱着实现百万富翁的梦想,来到梅都市打工,意外发现这里还是个玉雕之乡。因为韩雪是个非常喜欢玉制首饰的人,来到梅都市之后,他们虽然没有实现自己的梦想,三年下来,却收藏了不少玉制饰物,特别是她在地摊上花50元买的一只碧玉镯,谁看了都以为是真品,这让韩雪非常高兴。
  • 喜新厌旧(外一题)
  • 今年二十八岁的黄巧英,是岷山脚下柳湾村农民。7年前,她和同村比她大四岁的吴义平结为夫妻。小俩口虽说日子过得有点清贫,但他们省吃俭用,生活得也很幸福。很快,他们夫妻俩相继生下了两个孩子,取名叫“大妹“和“小妹“。但不久,
  • 举办“喜迎党的十八大,歌颂椰城我的家”“海南颂”朗诵诗(词)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营造良好舆论氛围,紧紧抓住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重大机遇,建设人民幸福家园,打造“宜居、宜业、宜学、宜游“最精最美省会城市,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海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椰城杂志社联合举办“喜迎党
  • 减肥密室
  • 嘴大吃四方?嘴大吃四方!这句简短的问答式,是谁发明的?不知道。除了不知道,有没有别的答案?对不起,除了不知道,还是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多未知之谜。且把“嘴大吃四方?嘴大吃四方!这句简短的问答式,是谁发明的?“当作一个小小的未知之谜吧。不妥,不妥。化繁为简,且把“嘴大吃四方“当作一顶其大无比的帽子吧。
  • 散文四篇
  • 碾转,碾进岁月的记忆每到麦黄时节,伴着布谷鸟的鸣叫和苦楝花的绽放,乡下就会有一种独具风味和时令特色的小吃——我不知道应该叫它“碾转“呢还是“捻馔“。但我知道,它的诞生,是缘于饥饿。
  • 有一种亲情叫牵挂(外一篇)
  •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就不会后悔。时间能倒流吗?不可以,所以我后悔;如果人没有了感情,我就不会祝福母亲,人没有感情吗?不可能,所以我会祝福;如果世上没有母亲,我就没有机会记录这些文字,世上没有母亲吗?不可能,所以我会记录这些——
  • 爱在左,感恩在右
  • 这是十一月某天早晨。夫君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之后对我绽开了笑脸:感恩节快乐!我此时正气不打一处来,儿子昨晚咳了一宿,今个儿全蔫了,我也是一夜未拢眼,感什么恩,见鬼去吧!我几近吼了起来。
  • 那空的山与灵的水
  • 除了思想、情感、想象之外,青海行给我的诗意及诗境的高度决定了我散文诗写作的高度。——题记之一:青海湖里的一条小鱼像一块蓝天掉在草原的深处,她平静地躺在那里。有风吹过,浪涛掀起,飞鸟、白云,都随波荡漾。
  • 海南颂
  • 虞美人.今日海南吟诗作赋阳光岛,我是爱情鸟。参横斗转笑云烟,丽日晴烘锦绣唱蓝天,乐无边。倚声嬉水初三爱,曼舞欢歌踩。穹林遥望碧重重,黎母心花怒放太仓中,梦腾空。注:倚声(官方称调声)、嬉水、三月三皆为海南民间情人节。
  • 六连岭赞
  • 妈妈多给我一双眼睛
  • 低语的乡村(组诗)
  • 春天,并不遥远(组诗)
  • 蜡烛(外一首)
  • Dangerous
  • 黑猫的心一下子凝结成一块千年寒冰。“郁闷!“黑猫对着手机低咕了一声,于教授正在热情洋溢地讲述西方哲学与希腊爱情。“怎么会有一个未接电话呢?“黑猫努力回忆起最近一次看手机是在昨晚的K-BOX。
  • 逆光之旅
  • 钟声敲响新的一年的黎明。告别了狂抑一夜的沉寂,此刻不绝于耳畔的是外面此起彼伏,高低错落的爆竹声,夹杂着人们的欢呼声隔窗入户,无头苍蝇似的横冲直撞。黎明,尤其是新年的黎明的到来,更让人觉得快慰,仿佛它的到来将使黑暗的顽疾得以根除。第
  • 怀念有信的日子
  • 一天,心血来潮的我清理旧物时,突然翻出一摞泛黄的信笺,这些都是十几年前朋友们的来信,我再次拆开,一封封细读,思绪翩然,往事如昨。那时候,没有现在如此发达的通讯设备,与远方朋友交流的主要方式是写信。
  • 喜欢是青春的一个注解
  • 时光是一匹不知疲倦的骏马。一转眼,二十年跑了过去。国庆节,我们班搞了个高中毕业二十周年同学聚会。凑巧的是,同在1991年毕业的我们那一届四个班,都在国庆节来了个毕业二十周年聚会。也许,是二十年的时光既久远又短暂,既漫长又倏忽,叫人有种心痛般的珍惜,所以才那么不约而同。想一想,短短的一生又有几个二十?
  • 洛齐作品选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