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2年第07期
  • 薛靖宏作品选
  • 唐甜的米镇
  • 1唐甜发现米贵有心事,每次做那事时,唐甜刚有感觉,米贵却不行了。刚嫁给米贵时,米贵真馋,每晚都要。唐甜就让米贵悠着点,伤身。嘴上这么劝,可也管不住自己的身体,搂着米贵,下身就有了感觉。
  • 与末妻对话
  • 苏玉燕打来电话,要请储玉伟吃饭,主题是聊聊。储玉伟说,吃饭可以,你请客,我买单。苏玉燕说,我的银行卡上有五百多万了,你够这个数字吗?你要是够,你就买单,我巴不得呢。储玉伟顿时蔫了。
  • 寻找晓月
  • 怎么也想不到,我的幸福让一个人毁掉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我和这个女人一点关系也没有,连一面之缘都没有,于刚也不认识她。但她却在我们毫无防范的情况下闯入了我们的生活,影响了我们。如果能预知这一切,说什么也我也不会和于刚去县城。
  • 瓦罐
  • 瓦罐三岁那年,他娘去城里卖菜,结果被一伙流氓纠缠。危难之际,一位老爷出手相救,他娘感激不尽,后来便做了老爷家的佣人。老爷是个面团一样白净和气的人,说话也轻声笑语,只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再后来,他娘有了身孕,老爷家很快就传出
  • 举办“喜迎党的十八大,歌颂椰城我的家”“海南颂”朗诵诗(词)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营造良好舆论氛围,紧紧抓住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重大机遇,建设人民幸福家园,打造“宜居、宜业、宜学、宜游“最精最美省会城
  • 我的合租部下
  • 吕老板把手往这边一指,我差点让含在嘴里的半口饭噎着。都是我毛楞楞的没说清楚,怎么是个男的?招聘到这座小城市后,我与婷婷合租下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屋,两年来,与婷婷与房主都相处得很好,房主挺够意思,两年多没涨房租。可是,婷婷
  • 拯救
  • 下班的时候,阿炳打来电话说,让我到他的城南音像店去一下。我犹豫了,从我这到他的城南音像店几乎绕城大半,下班这当儿车流人河,我蹬自行车就得大半小时呢。我说,有什么事就在电话里说吧?
  • 徇私
  • 林一凡的办公室在医院大楼的一角,而且是在六楼。六层的门诊楼,喧闹而嘈乱,唯独六楼冷冷清清。林一凡穿了白大褂,鼻子上架一副眼镜,悠闲地看报纸。因为冷清,他的手术室就在隔壁,除非大的手术,他是不用去医院手术室的。
  • 胆小的王三
  • 王三是一个非常胆小怕事的人。在单位,他总是低眉顺眼,看着领导的眼色行事。就是平常与同事相处时,也不敢大声说话。别人要问他对工作和领导有什么意见,他也是含含糊糊的,憋了半天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一个字:“好“,也不敢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同
  • 泥土质地的灯盏
  • 在梦里,我手脚绵软,瘫在老家的天井里,像一个雨后的泥坯,感受着皮肤和血管里无声无息的碎裂。母亲坐在椅子上。她的肌肉萎缩,已经扩展到了呼吸肌。口齿不清的她,目光是温热的,她眼睛里流露的尽是疼爱,仿佛她不是病人,是一棵低矮的
  • 女人花
  • 兰姨,本名桂兰。从前的女人中,名字中嵌缀着花花草草的绝非少见,一点新意也无。但是,我不得不说,它是动听耐读的。可以想象这样一幅画面:一个早起的年轻农人,顶着满枝满朵的露水赶往山野,衬着曦光,一下又一下,挥舞着镢头。一声清亮的啼哭惊动四野。他猛然扔下镢头,一溜
  • 明朝南京礼部尚书的村庄——海南历史文化名村龙梅走笔
  • 我在王兰标先生的陪同下,来到龙梅村。龙梅村坐落在文笔峰(俗称尖岭)脚下往北延伸约3公里处的平缓的坡脊上。它位于定安县中部雷鸣镇北部,北距定安县城10公里。它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是海南历史文化名村。
  • 日久师生成兄弟
  • 初识张存学先生的时候,正是文学格外挺健特别吃香的年代。存学先生的课堂,无论语言、文选还是写作,都注入了浓郁的文学元素,从而使刚步入杏坛不久的他,成了很受欢迎的教师。此时存学先生年轻帅气,英俊洒脱,一身深蓝色的确良衣裤,属于最大众最时髦的服饰,他面目白净,黑发如漆,
  • 读画
  • 《晨辉》是一幅中国画——青黛的山峦,夹着一条闪闪发亮的溪水,山尖是一抹晨曦。那一抹晨曦在它照射到山峦的一刹那激活了沉睡的鸟群,它们因此而鸣,因此而飞翔。晨辉发亮,晨辉灿烂,晨辉在黛青的山峰上欢笑起来——作者并没有
  • 村庄怀抱的青春
  • 安静是这些村庄的剪影。树枝虽在摇曳,可是有山土做伴,它的摇曳不是叹息也不是呐喊,只是固守天地间的一种自然规律;河流虽在流淌,但这种流淌是生命过往的痕迹,与恣意的表现和任何人为因素无关;农居则显示出了古来就有的状态,
  • 名城撒播海南岛(朗诵散文诗)
  • 三沙之恋
  • 海南,童话里的家园
  • 搬运
  • 庞清明诗歌
  • 和氏璧的独白
  • 也许,当今没谁不知道和氏璧的,可是,你知道我的出身吗?知道我名字的来历吗?知道我曲折的经历吗?……那么,请你听听我的诉说吧,那泣血的诉说——而今,回想起来那一切,我依然禁不住泪流满面:
  • 狩猎灵魂
  • 这是一片美丽的森林,从外面看只能见到茂密树木,越往里走越是开阔美丽,人们通常都不靠近这森林,因为它像迷宫一样,明明每次都从同一个地方进来,却见到不一样的风景,也从来都找不到出去的路。我走进这片森林,为寻找一个朋友——祁,他住在这森林里,这一段时
  • 桃之夭夭
  • 读师范的时候,总爱在阳春三月,一人悄悄走上古黄河畔,赏三春绿柳,踏青青嫩草,苦闷的心情便随之开朗。而在这时于有意无意总能瞥见河畔人家的院内探出几枝桃花,其光灼灼,其色艳艳,于片片绿叶间摇曳生姿。便偷
  • 生命的绿色(外三首)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