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2年第08期
  • 2012年第9届亚非国际当代艺术展
  • 2012年第9届亚非国际当代艺术展自7月1日于浙江水乡名镇西塘首展,之后在新疆乌鲁木齐7坊街国际艺术集聚区成功举办,原定于7月20曰结束的展览被延期至于7月28日圆满结束,期间亚非国际论坛还分别在新疆乌鲁木齐、
  • 毁灭
  • 省换届工作考察组已经在X县开展工作四天了。通过第一轮的民主推荐、民意测评之后,进入县级领导班子考察人员的范围缩小到二十四人,在这二十四人当中,还要进行第二轮的民主推荐。这次参加第二轮推荐的人员只限于县四套班子成员、县委委员和县纪委常委。在这次推荐中,按照二比一的要求,需确定十二名人选。经过激烈的角逐,这十二
  • 爱情只是一把锁
  • 安小若,是个美丽、水灵的河南姑娘,当有人说,“咦,河南的姑娘也这么漂亮啊?“安小若会斜着白眼,很平静地说:“哪儿都有漂亮的和不漂亮的,没什么稀奇的。“其实在那个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好,跟她来打工的这个地方差不多,只是因为别人都出来了,她也就出来了。
  • 就让你胡思乱想
  • 每天,张华都要工作到深夜,并不是工作非做不可,而是他想做。老板可能也知道了他每天工作到深夜,今天,老板下班回家的时候,特意到他的办公室转了转,闲话几句,临走,老板拍拍张华的肩膀,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别太累了!有时间去找一份新的工作吧!说完,好像不忍心再看
  • 刀疤男回来了
  • 刀疤男的脸上有一道疤痕,将他的脸一分为二。但疤痕并不影响容貌,反倒使刀疤男更具男人的魅力,英俊的脸多了一点杀气,谁也招惹不得。刀疤男年轻时,帅气,很讨女孩子喜欢。她老婆小楠就是在他脸上有了刀疤后,真正喜欢上他的。刀疤男骨子里就有一种不服输的精神。那时,
  • 门卫
  • 赵二是我们单位退休职工赵锦绣的宝贝儿子,要是现在还活着的话,应该有四十七八了吧。赵锦绣年轻时候一表人才,年岁大了依然风采不减当年,高高大大腰直板板的,不胖也不瘦,脸上挂着笑,眉宇间总有那么一股逼人的英气,这
  • 途经一场暧昧的劫掠
  • 如我所猜测的那样,下一站抵达的时候,她果真没有下车,依然站在门口,被人推来撞去不知疼痛和疲倦。我坐在靠门的那个位置上,有那么一个片刻,我很想混迹人群,走到她的身边,拉她过来坐下,听她说一说关于出走的故事,或者什么也不说,就这样,守候一朵寂寞的花,淡淡地开放。
  • 与灵魂对话
  • 唐多令半夜醉醺醺回家,打开门,发现卧室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你是谁?“唐多令一怔,难道是老婆在报复我?他在外面包了几个女人,不知老婆怎么知道了,吵着要跟他离婚,一气之下她回到了娘家。难道是她故意带男人回来气他?唐多令又瞅了瞅床上,好在床上没见老婆身影,难道老婆躲了起来?他就打开柜子寻找。
  • 对面邻家忽然间安静下来,我有些不习惯。向来对面天天闹腾得四邻不安,高跟鞋将楼梯弄得吱吱响,嬉皮男人的口哨声将寂夜翻腾得极其恐怖。而在夜半又常常有声声尖叫把睡梦中的我惊醒。可是,这段时间对面是怎么了呢?
  • 回到我们出发的地方——写在母亲去逝六周年
  • 某一天的中午,我突然做了一个梦。梦中离奇,许多死了的人与活着的人在一起,都在一个熟悉的村庄生活。接着,我回到那个村庄,回到错综复杂的人们中间,突然嚎啕大哭。哭的时候,我埋头坐在屋子外的一个土包下,捂着眼睛,尽量不出声音。因为我发现头顶,母亲就坐在那里,我得不让她听见。
  • 小海
  • 小海是我们班的班长,是鲁西南人。小海矮矮的,胖胖的,一双眼睛大大的,平头,额头前面总是喜欢留一缕长点儿的头发,用小海的话说,这样有男人气质。他有一个特点,爱开玩笑,当在井上干完活没事或荒原上下瓢泼大雨的时候,他就在值班房里开玩笑,他开的玩笑能开成
  • 罂粟的田野
  • 《罂粟的田野》是印象派画家莫奈的名作之一,天空下,罂粟花开得热烈而又张扬,艳丽得令人眩晕。远处是宁静的乡村、茂密的树丛,画面中白色的房子、碧绿的树木与火红的花朵带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 没有比这更感动
  • 初二辍学是我意料之中的事。一个贫困的家庭,两个老实、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三个都在读书又尚幼的孩子。我不想这所有的压力和重担,过早地把父母的双肩压弯,所以整个学期我都在构思,辍学后该去哪儿安身立命。尽管我的学习成绩优异,深得老师和同学喜欢,可也改
  • 举办“喜迎党的十八大,歌颂椰城我的家”“海南颂”朗诵诗(词)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营造良好舆论氛围,紧紧抓住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重大机遇,建设人民幸福家园,打造“宜居、宜业、宜学、宜游“最精最美省会城市,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海
  • 西沙行
  • 记得那是五月的海南,阳光灿烂,晴空万里。海口市文艺家采风团一行10人,一大早从三亚某军用机场搭乘飞机直飞我们向往已久的美丽西沙。那一次,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去看西沙。那飞机不大,搭乘四五十人,我有幸坐在靠窗的位置,飞机飞得很低,好像是沿着海平面低飞,
  • 我的高考情结
  • 说起高考,你一定很熟悉,也许你也曾经拥有过,它已经成为大家共同关心的话题,但对于出生在六十年代初、成长在“文革“时期的我来说,它不但陌生,而且难之又难。每当高考来临之际,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想到我那段迂迴曲折的求学之路和艰苦难忘的四次高考经历,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 端雅爽劲,宽博淳厚——中国十大杰出书画家吴云汉先生书法鉴赏
  • 书法的门外人——我,最害怕有人将书法神秘化。譬如:有人将作品说成晋法,唐法,神品,逸品;将风格说成“龙跳天门,虎外凤阁“,“古不乖时,今不同弊“;将用笔运笔说成“折钗股,屋漏痕“,“带燥方润,将浓遂枯“。等等,诸多奇怪的比喻或论述,虽给予人们想象空间不小,却“发天
  • 白沙门阳光月亮的六点半
  • 白沙门不是白沙津,即使是白沙津,在离海岸线几百米处,只有一艘沉睡的轮船。我和你,就这样,如同冥想般坐在海岸线的这一头,编造着这艘轮船的故事,过去、现在和未来。因为,光就着我们的视野望去,它静如处子,却也雄浑伟岸,雌雄同体。
  • 梦中的红树林(外二首)
  • 青海诗卷(组诗)
  • 大西北放歌
  • 让心成为一片海
  • 1新到的教官复姓东方。趴趴鼻,月牙眼。细高瘦长。仿佛一阵风吹过来,立马他就会晃三晃。我们第十八中学高一(三)班的同学们,大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精萃“,而且均是“特长班“出身。个个身怀绝技。这令校长大人十分头疼。这不,刚开学,就弄了这么根“苇子“来教训我们。
  • 高捷文的“锦囊妙计”
  • 一学校外面的小吃店里,陈晓雯一副荆轲赴秦的果敢神态,悲壮而坚定地对高捷文说道:“从今天起,我要把全部精力用在学习上,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我的目标由三本上升为一本!““哦?我没听错吧。“高捷文故意瞪大了眼睛像外星人一般盯着陈晓雯,然后凑近陈晓雯道:“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 不想起床
  • 每天,在大家洗漱完毕的时候,心仪总是躺在被窝里,睁着眼睛,看着我们一个个的离开宿舍。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会在走之前把她从被窝里拽出来,后来渐渐的习以为常。不想起床,那样的话,所有的绝望都不会醒。
  • 洛齐作品选登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