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2年第10期
  • 《云山叠翠图》
  • 老板娘的泰戈尔
  • 在我们漳河镇,所有的小吃店,数韩毓秀的生意最好;所有的老板娘,也只有韩毓秀读泰戈尔的诗。每天早晨,各种大大小小的车辆载着三教九流,前赴后继地奔向那里。这样一来,原本狭窄的街道就更显拥挤了。本来,堵塞是件让人很恼火的事情,可是从瓦罐里袅袅飘出来的诱人香味,顽强地钻进了行人的鼻孔,稀释了人们烦躁不安的情
  • 从低处起飞
  • 甲[独白]如果我说,姐姐,我看见一辆汽车在向我驶来的那一刻,哗地一声张开了篷松的翅膀,生出了透明的羽翼,你也许会说——我在做梦。不是的!姐姐,那是真的,那一刻并非幻象,而是现实。子[叙事]他一米八的个头,头上戴一顶缝缀着红布五角星的长檐帽,脑后扎一个马尾巴,从帽尾孔里穿出,两鬓有络腮胡子,眉宇间锁着一丝抑郁
  • 流水的经过是我的故乡
  • “将手插进流水/可以带着体温回到故乡“死了,吴雨?自杀,诗人?绝望,绯闻?杭淠湾,下龙爪?——这是关于青城女诗人吴雨之死,最新传闻的有关简论、标签、摘要。“杭淠湾下龙爪,潭,深无测,暗湍无终……“这段文字是袁石以前看过地方志后,伴着每年在杭淠湾下龙爪处失踪的亡人数字递增而强记的。
  • 明天,你在哪里?
  • 诱惑!不折不扣一个桃红色诱惑!可我最终没有因为其中的危险因素而抗拒诱惑。春风拂面而来,我无可救药地一身酥软。我被她牵引,不知将走进一个怎样的圈套?天阴沉沉,巷道越来越阴暗狭窄,时而有警惕的雨丝叩打我迟疑的额。我设想了种种可能:或许,路边咚地蹿出一个手持棍棒的人,一棒将我击晕;或许有五六个壮汉将我按到墙上,
  • 一支艳艳的口红
  • 1她叫英子,是一个细细白白的女人。找到我的私人侦探所,是在一个雨天。她一身红色旗袍,裹着一个活色生香的身子,很轻盈地进来,带着一袭玫瑰花的香味。灰色的天气,阴沉的冷雨,被她一衬托,我阴沉的心顿时软软地舒畅起来。她看着我亮亮的眼光,微微一笑,眼睛水汪汪的,放射着一种诱惑的妖媚,没等我请,就坐下,然后,拿出一张照片,让我给查查这个人。
  • 说谎的孩子
  • 1我在公园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哭。我并不认识她,只是对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哭有一种心疼的感觉。我递给她手纸,她没有接,而是站起来走开了。她穿着白色的裙子,在傍晚的夕阳中显得朦朦胧胧。我是喜欢去公园的,下了班就去走走。一个人的生活确实枯燥,没有朋友,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因此我想接近她,做一个见了面谈上几句话的朋友。
  • 神眼
  • 正午,太阳越发粗暴地释放着炽热,天空蓝蓝的找不出一丝云彩,街上的生命也都被烤回了家,只有那座尚未完工的建筑物在小街的尽头,淋着热辣辣的阳光。他,骑着辆破三轮车荡了过来。街拐角处有家简陋的杂货店,隔窗望去,胖胖的老板娘正打着昏沉沉的瞌睡。四下瞧了瞧,他放心大胆地把车停在一堆电
  • 蒋寒小小说三题
  • 白眼狼白眼狼不是狼。是一个人,叫唐有才。唐有才有没有才,他那每月诱人的高薪足以说明。唐有才每月的收入,相当于一般公职人员一年甚至几年的收入。可这是唐有才的收入,不是余大发的收入,所以余大发恨唐有才。不,是余大发的女人恨,骂他纯粹是一个白眼狼。白眼狼的意思是:知恩不报的人。
  • 寻宝
  • 攀着奇异山石爬了几华里山路,天创和开悟来到了鸡嘴岭的半山腰。“创哥,一路上的畸形怪石,没有一个是赚大钱的宝吗?“开悟好奇地问。因为天创从深圳回来过年,跟着乡亲们讲过深圳发展的故事,也涉足过珠宝生意。大年初五天创邀他一起去爬山寻宝。“是宝要不了,不是宝丢不了,不长眼界要满山跑。“天创诡秘地回答他。
  • 二哥
  • 一一直不敢提笔写二哥。提笔便是熬心了,便是心碎了,二哥生前幕幕浮现于脑海时,眼泪总会不争气地淌出眼眶。二哥命短,如果还活着,到明年苦楝花开的季节,二哥该是不惑之龄了。如是,在诸多匆匆步履于现世的人中,该有一个是二哥的背影。乡下,儿子和女儿古来皆有分开排行的习惯。算下来,二哥确切的排行当是老三,属凌家三子。父亲婚后曾初得一子,这便是仅限于
  • 柳毅山,布景和人物
  • 中午,走出乡村饭馆的时候,天空忽然下起了雨。北方的乡村,雨点总是先从黛色的青瓦开始,滴答滴答,滴滴答答,就像一个匆匆回家的汉子密集而紧凑的脚步,然后,雨丝落在绿的叶上,沙沙有声,携着一缕一缕的清爽,犹如一个丁香一样的好姑娘一出场,空气也微微有些异样。许多美丽的故事,都发生在雨季。细雨催促着
  • 南建州:胜国流传亦可哀
  • 在中国的古代史上,海南偏居一隅,和中原的政治、文化、经济的交流稀少,远离朝代变更而起的诸多争战,正所谓山高皇帝远,但是在海南,却有一段和帝王直接关联的历史记载在正史之内,元朝的政治纷争,让历史上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县志区域——定安,赫然升格州建制。这就是元至治元年发生在海南的故事
  • 眉心的爱
  • 每个女人都爱美,可她却在两眉之间留下了伤疤。母爱无畏,她用近乎自残的方式宣告着对儿子最深沉的疼惜。因为爱,一道伤疤反而成为美丽的注释,从此世间万千风华,不及眉间一痕。她叫王麦荣,今年43岁,是三门峡灵宝县西阎乡西邱村一位农民。时间回溯到一年前,儿子小军在玩耍时突然喊肚子痛,王麦荣起初并不在意。可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儿
  • 举办“喜迎党的十八大,歌颂椰城我的家”“海南颂”朗诵诗(词)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营造良好舆论氛围,紧紧抓住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重大机遇,建设人民幸福家园,打造“宜居、宜业、宜学、宜游“最精最美省会城市,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海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椰城杂志社联合举办“喜迎党的十八大,歌颂椰城我的家““海南颂“朗诵诗(词)全国有奖征文活动。
  • 寻找满薇
  • 我在寻找一个叫满薇的女人。那个阳光暖暖的午后,我窝在躺椅里,望着不远处鲜花盛开的花坛,望着几只蝴蝶翩翩飞过,我的泪水忽然如潮水般涌出。我知道,这都是因为满薇这个女人引起的。所以说,我要找到满薇,当面跟她聊聊。我问了好几个熟识的朋友,我说:你认识满薇吗?他们都摇头,说不认识。
  • 时间,回旋
  • 从一首怀旧的老歌开始,恬淡的,舒缓的,安静的,温暖的,绵长的,斑驳的。我在歌声中如此清晰地醒着,以某种极其柔软的状态接近记忆。我有点陶醉了,如同一个人坐在湖边的小木屋外,看着斜阳徐徐落山,感受清风拂面,背景是风景秀丽的郊外,碧水蓝天,到处生意葱茏,芬芳遍野。我感受到了幸福与欢喜,感激生命中这样一个如此美妙、
  • 海口的名片(朗诵诗)
  • 一度诗歌
  • 美丽的坝上风光(诗三首)
  • 灼热
  • 这天是周六,一大早我就急匆匆去找月月。到她家楼下,往上一看,见月月正站在阳台栏杆上。不好,月月要跳楼!月月!我大叫一声。月月的身体抖一下,摔了下去。我跑上楼,见屋门开着,赶紧冲进去,去阳台那儿找月月。月月正坐在地板上揉手腕。我紧张地问,伤到哪儿了没?你为什么要跳楼啊!有什么事儿想不开啊!想不开跟我说,干嘛跟小命儿过不去呢!
  • 奶奶
  • 听老人们说,那年的洪水,来得特别突然,也来得特别猛。半夜,洪水来的时候,奶奶正坐在院子里生爷爷的气。奶奶听着轰隆隆的水声,惊了一下,忙跑到河边一看,洪水咆哮着铺天盖地从上游冲了下来。奶奶惊呆了,反应过来,跑回屋,朝天大吼了一声:涨水了,然后跌跌撞撞地就往旁边的杏树上爬。奶奶是一个爬树的高手。奶奶以前并不喜欢爬树。近
  • 漫游庐山(外四首)
  • 你是天涯 我是海角
  •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白居易《琵琶行》人生在世,也许你在天涯,我在海角,用什么名字命名我们的名字也是一种多余的,比如春天里一片叶,大海里一滴水,梦幻里一个梦,用何命名呢?如果你是天涯,那我是海角,也可以那么命名,谁规定了这样不能呢?白居易诗歌里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也是你我的写照吧!因此,以文记之,珍藏它的回忆摆了。
  • 该怎么表达我的内心(外三首)
  • 行书条幅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