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2年第11期
  • 赵夕作品欣赏
  • 午夜列车
  • 是最后一班地铁了。羽抬手看了看表,分针和时针即将咬合在一起。他刚走出安检通道,一阵闪光连带轰鸣,列车驶入站台,停稳,继而响起催促似的哨笛。匆匆下了台阶,羽开始大步跑起来。在跑的过程中他还不时埋怨自己先前看表的动作过分优雅。但是,紧急之下羽犯了个错误,他不是跑向就近的车门,而是往无人上下的那个跑去。他总是在情急中作出错误抉择,为此,他
  • 小河流淌
  • 1志坚在河边架好了渔竿。水面平静得像面镜子,阳光铺在上面,亮得刺眼。扑通一声,一块石头从志坚头上飞过,落在他前面的水面,激起一片水花后沉入了水底。水面上的阳光也被振荡了,漾出层层的波飘荡开去。一片清静的世界被打破。志坚有点恼羞成怒。鱼儿不上钩不算是坏事,对钓者来讲,面对一汪清水,就是在净化心灵。水
  • 颜色
  • 一原定计划,星期天下午去给小三置毛衣,尚春也想置一件毛衣,尚春有好几年没有置毛衣了。翠银说,是啊,你也应该置一件毛衣穿穿了,那么辛苦,连自己穿的都顾不上。尚春说,行!翠银生了好几年的病了,尚春想的是早点把翠银的病治好,所以尚春顾不上自己的吃穿。尚春把翠银送到洪水市军医院去检查了,可是检查出来的结果总是很
  • 挡不住的同事情怀
  • 李大文与夏云,同一年转业到海口交警支队。原来有相似的经历,现在又经常一起工作、训练和执勤,不久他们就相亲相爱了。A假扮夫妻他们入警训练完成后,支队就新招一批协警,支队看他们都是转业干部,就指定李大文负责协警训练,夏云协助他管理女协警。李大文第一次上课时,他的开场白是这样说的:“能
  • 车祸
  • 晚饭后,石明有散步的习惯。他信“饭后百步走,要活九十九“的俗语,为健康。黄昏,夕阳给山城的天空抹上一层霞光万丈的色彩。河岸散步的人群,三三两两,男女老少。依偎在岸边香樟树下的青年男女在寻梦。山间一层薄雾,被黄昏的阳光拥抱了,分不出身来,也许被霞光陶醉了,在霞光中披上五彩。河对岸的箫声仿佛来自久远的夜郎古国,幽
  • 小小说四题
  • 孝道张老师身体不好。张老师身体本来就瘦弱,随着年岁高,头痛脑热也要又打针又吃药,折腾好一阵才好。张老师越发瘦弱了,身体单薄得像张纸,走路脚步很虚,一阵风也能把他吹得晃几晃。站在讲台上讲课,感到很吃力。儿子柱子看在眼里,说:“爸,要不咱办理病退吧,好好休息,干吃力,咱不干了行吗?“
  • 世象二题
  • 香莲诉苦香莲终日以泪洗面。陈世美的离去,仿佛抽走了她的心,使她仅剩一个躯壳。有时香莲会望着他们的婚纱照出神。照片上的陈世美仪表堂堂,浓眉大眼,甚至有一丝正气屹立在脸上。这让香莲更加不明白,怎么说,这样的人也不会背叛啊?不该见异思迁与省长女儿扯上关系。特别是他还那么绝情,居然不念孩子,说撒手就撒手,使这个家一下陷入空前绝境。
  • 病历
  • 1病,这个女巫般的字眼,犹如一个惯于隐身术的魔法师,潜藏在暗影深处,却又经常张牙舞爪、咆哮而出。时而像一个少年,步履轻盈,时而又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年,步履蹒跚。失望、期盼、绝望、死亡与阴影是它的孪生兄弟,循环往复,它们纠缠交织在一起,五味杂陈。
  • 举办“喜迎党的十八大,歌颂椰城我的家”“海南颂”朗诵诗(词)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营造良好舆论氛围,紧紧抓住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重大机遇,建设人民幸福家园,打造“宜居、宜业、宜学、宜游“最精最美省会城市,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海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椰城杂志社联合举办“喜迎党
  • 疼痛和仰望
  • 一、四面八方的眼睛四面八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眼睛:三角形的眼睛,方形的眼睛,锥子般尖尖的眼睛,灰尘般又小又脏的眼睛……这些眼睛飘浮在空中,埋伏在草丛里,爬在电线杆上,甚至吸附于自行车的轮胎,或者不露痕迹地贴在室内的墙壁上。你的一举一动,乃至喉结滚动一下都逃不出它们的视线。这些视线编织成了
  • 残桥
  • 南渡江铁桥简介南渡江铁桥位于海口市东南方向,连接城郊的南渡江江面上。这座“老铁桥“也叫“鬼子铁桥“,它是南渡江上的第一座大桥,也是海南的第一座大桥,而且还是当时广东省的第一座大桥。1939年2月10日凌晨,日本陆军板田支队和日本海军第五舰队共1万多人,在飞机、军舰的掩
  • 五爷
  • 五爷好茶。但五爷的茶少有人享受得起,五爷的茶酽而多味。五爷说闲茶闷酒那是瞎说哩,闲了闷了喝茶,不闲不闷照样喝茶。茶是一个人的。五爷不喝龙井、绿茶、铁观音诸如此类的茶叶。五爷喝的茶叶是五爷自制的,有苹果叶,竹叶,白果叶,苦苦芽的叶子和嫩芽,嫩荷叶,被五爷随便撕扯成条或者块。
  • 一株麦穗的尖锐和辽阔
  • 接到高考录取通知书,我兴奋地向正在田里收割麦子的父亲报喜去了。田里的麦子一片金黄,像铺上了一层金色的地毯。一阵风吹来,田里的麦穗仿佛笑弯了腰,也在为我点头祝贺呢。我挥舞着殷红的录取通知书,激动地向父亲高声地呼喊着。父亲直起了腰,脸上露出笑眯眯的笑容。他将汗渍渍的双手在身上擦了擦,接过录取
  • 刘索拉与她的《女贞汤》
  • 一、反思的力度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小说《你别无选择》特立独行的黑色幽默,离经叛道的激烈反抗,让我牢牢地记住了“刘索拉“这个名字,并开始了对她的关注。她是中国当代文坛极富思想、才情和鲜明个性的作家。《女贞汤》是她近年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虽然写的是一个四千年后的传奇故事,一个子
  • 海角天涯(组诗)
  • 椰城(朗诵诗)
  • 春天的祷词(组诗)
  • 触动神经的文字(组诗)
  • 天上掉下个哥哥来
  • 1爸爸领回来一个男孩,对十三岁的暖暖说:“从今天起,他就是你的哥哥了,他的名字叫顾清。暖暖,明天我单位有个重要的会,你带着哥哥一块儿上学,对了,小清在五班,在你隔壁的教室,记住了没?“暖暖从眼角的余光中看了一眼这个又瘦又瘦还是瘦的男孩,一声不吭进了自己的卧室。
  • 总有一些美丽留驻心间
  • 那年,毕业分配使我去了一个遥远的城市。暑期返乡时,在姥姥家,我少年时代住过的小屋耳房的门楣夹缝间,无意中看到一张被虫蛀的白色纸张露出了蒙尘的一角,掏出一看,是写在一页作业纸上的诗句。遂蓦然惊醒,心跳加快,脸颊顿时就绯红了。回想往事,那是当年的我上初中时,写给班里的文体委员:一个歌喉亮丽长相很美的女孩的。是一首因为羞涩赧颜
  • 大风吹落父亲的草帽
  • 廿年前,父亲和我一人骑着一辆自行车到县城去。这次去县城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为我买一双新皮鞋。那年的暑假里,十九岁的我,刚刚师范毕业。再过几天就打算去单位报到去。我的就业对父母来说,是天大的喜事。四个孩子中,我是最早考上学,又分配工作的一个。也许是初次体验,父母都乐得什么似的。先是商量着给我买了一辆崭新的
  • 青春的脚步
  •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