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3年第03期
  • 天下无敌
  • 楚啸天,算得上鸟城的玩角。 他的玩,与世俗的吃喝嫖赌、吹拉弹唱不搭嘎。他迷醉的是游戏。就是这小小的游戏,他玩成了角。
  • 你是谁的调味品
  • 一 唐士权没有夜生活,他以为自己的夜生活是属于别人的。为城市的某个阶层或者说某个阶级的夜生活制造一种调味品。
  • 小散户
  • 1 早上八九点钟的时侯,因为寒冷,长长的公路上空空荡荡的,路面显得格外苍白。那呼呼吹的风更是怪异,听上去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像狼嚎似的。忽然,公路上出现了一个穿军大衣的人,推着一辆幸福250摩托车在奔走。他头上热气腾腾的,一边奔走一边拿一双炯炯的大眼四处搜寻。
  • 我的过客生活
  • 在这个城市,我和琪属于"飘着一族",我们大学毕业后不愿回乡村,从不同的地方来到城市里寻梦,是在招聘广场认识的,后来合租老城区一栋旧楼四层中一居室的房子,成为了亲密无间的室友。工作一天后,我们像两只流浪猫暂时找到一个临时落脚的地方,相依为命,彼此瑟缩取暖。学工商管理的琪在一家售楼处工作,每天口干舌燥地鼓动别人买房子;我在一家幼儿园做幼师,师范院校毕业的我,做幼师还是绰绰有余。
  • 守候的村庄
  • 清丽的山野,洁白的远云,瑰丽的乡俗叠起一段清凄瑰丽的情。 (1) 杏子在梅山顶上的一块石头上坐着守候了一年半,她和丈夫一闹得不愉快就要到这里来守候。
  • 刘二
  • 刘二并非排行老二,他是家中的独子,小时候听村里人都叫他刘二,我也就叫他刘二,但我不明白像刘二那个年纪的人,每家都有兄弟姐妹,怎么偏偏他是独子,还是个光棍。大概到我十几岁时,偶然听村里一些同龄的孩子们从大人的口中得知,因为刘二很"二",所以就有人给他取绰号叫刘二。
  • 二月里,刮春风
  • 隐隐感觉有人进来,以为是伙计小三子进店搬货,我并没有在意,仍旧低头修补手中的一件残品。一声"老板娘"着实吓了我一跳。
  • 第一批送花圈的人
  • 一台小金杯擦着平坦的公路轻飘地飞,整个车身就像一条跃出水面的白鳍豚,扑面而来的黛青色公路则像一条宽广的大河。这是到乡下去,目的地是邻县一个偏僻的农村。
  • 夏日午后
  • 那个夏日午后显得特别地悠长,蝉在树枝上一声声地叫着,毫无顾忌。这应该是一天里最可以让它们放肆的时候了,这个时候的人,几乎都在沉沉午睡。父母当然也是!此刻的父母,正躺在竹床上酣睡。父亲侧着身子,汗水从全身各处冒出,在父亲的身上慢慢游走。
  • 素黑
  • 在我的记忆里,他一直穿一身素黑的衣服。黑褂子,黑裤子,黑鞋,好像除了黑,他不爱任何的色彩。在那个年代,一身黑并不酷,反而有些死气沉沉,了无生趣。
  • 怀念堂哥
  • 一个人活到一定年纪,往往会越来越看淡生死,认识到命如草木、生死荣枯本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可人毕竟又非草木,是有感情的高级动物,若自己亲近的人骤然离开,心中的哀痛之情一时竟难以排遣。堂哥守工离开我们已经四年多了,每每说起他,或想起他,他的音容笑貌一如生前,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 雨中的塔(外两章)
  • 晚秋朦胧,迷离的一泓广波,清凌凌地从天穹落了下来,形成一洼诗情画意。我站在诗的高岗上,向南,那雨中的塔,在我的眼中模糊。
  • 飞机山
  • 春节期间,我回到海南琼中的乌石去过年了,乡村的年味更烈,人气更旺,亲情更浓,好不热闹…… 从大年初三开始,我便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下午三四点之后,墟镇上的许多人都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来到镇东部去爬飞机山,另外,我在走亲访友时,也听到许多朋友在谈论爬飞机山之事。
  • 耳光(外五章)
  • 昨天,因为小孩子学习的问题,我就轻轻地掴过小孩子一个袖珍型的小耳光。 早晨上班,无意翻看到报纸上一则消息:说有100多名小孩子成群结队,游行到首相官邸,要求当局禁止家长以掌掴的方式惩罚孩子。
  • 穿越的颜回
  • 不幸又遭遇堵车的盛大场景,而今的城市,堵车是正常,不堵则非常。道路上人和车挤得满满当当密密麻麻,自行车、摩托车已被逼上了人行道横冲直撞,一辆辆汽车摩肩擦踵,像蹒跚学步的孩子深一脚浅一脚磕磕绊绊地前行,早已失却了风驰电掣的威风与功能,尖锐的喇叭声此起彼伏,一声比一声火大,一声比一声气急败坏,车中人皆一副焦躁不安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就连路旁的行人也并不超脱自在,都是一副行色匆匆疲惫倦怠的模样。
  • 钓鱼岛三人说
  • 历史上中国人对于钓鱼岛的主权意识,不仅见证于官方文献,也渗透在文化和商业活动中,且看一看三位历史名人与钓鱼岛结下的不解之缘。
  • 梦回乡土(组诗)
  • 用一颗心把一盏灯点亮 在九月的下游 秋天的雾正从故乡的河埠头上升起 黑色的夜涌着碎银般清亮的波涛 一长两短的汽笛带着乡音
  • 春天的声音(组诗)
  • 遥望春天 思念如雪 这些散落又密集的花瓣 用越积越厚的高度 将我的思绪一点点堆砌
  • 海口万绿园(外五首)
  • 草萋树绿海连天,浪静风清遍地荫。 空碧鸥翔花斗艳,悠扬旋律乐游人。
  • 流年殇
  • 常道流年如花,却不知流年也如剑,总是刺伤人心。 想起年少无知的轻狂,已经不再后悔,只是轻叹。轻叹那些旖旎光年中,早已不留残骸的单纯。
  • 青春的岁月里你不要一直地等
  • 年少的时候总是低眉信手轻拢慢捻地细数昨日,真的等到长大了以后,即使是对着歌舞升平的夜宴上的妖娆丽艳,过去的年华一时也再不敢仔细端详。种种幽微的难处,不知该拿什么去承受。
  • 冬日暖阳,我只取一瓢饮
  • 一 不知为什么,我对天气总是很敏感。之所以敏感,除了我涉世未深,多半是因为生活的单调。有时我真羡慕那些笃定或淡定的人,不管天气如何变化,他们的生活总是像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我们时常会谈到天气如何如何,譬如今天是夏至,明天是小雪,或者大后天又是冬至了。如果说这些说法不过是纸上谈兵,或者茶余饭后的谈资,说不定生活真的是一清二白的呢?
  • 向一条死亡的大路告别
  • 我永远忘不了父亲说过的那句话:"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但别误入‘死亡’之路。" 而今,我意气风发地背着行囊,手里攥着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心怀喜悦与自信地站在城市繁华匆忙的站台等待承载我寻求梦想的汽车。我望见父亲在前方竖起大拇指,冲我微笑,冲我挥手……
  • 《惊蛰》中国画
  • 行草楹联
  • [小说风潮]
    天下无敌(砖子车军)
    你是谁的调味品(杭东)
    小散户(顺来)
    我的过客生活(盛丽秀)
    守候的村庄(阴济军)
    刘二(孙庆丰)
    二月里,刮春风(王东梅)
    第一批送花圈的人(徐宁)
    [风·南海]
    夏日午后(李玉辉)
    素黑(朱敏)
    怀念堂哥(于守军)
    雨中的塔(外两章)(祝宝玉)
    飞机山(钟南平)
    耳光(外五章)(庞灼)
    穿越的颜回(王艾荟)
    钓鱼岛三人说(丁锐)
    [天涯放歌]
    梦回乡土(组诗)(徐泽)
    春天的声音(组诗)(邵光智)
    海口万绿园(外五首)(韩贵畴)
    [青春文苑]
    流年殇(邢龙杰)
    青春的岁月里你不要一直地等(颓小废)
    冬日暖阳,我只取一瓢饮(陈亮)
    向一条死亡的大路告别(顾启淋)

    《惊蛰》中国画(卢向玲)
    行草楹联(冯伟)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