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椰城》 > 2013年第07期
  • 白云蓝天
  • 白云是谁?白云是条狗。春天,中午。白云躺在村长家的院门口,半闭着眼睛,懒懒地晒着太阳。院子里开了一桌麻将,哗啦哗啦的洗牌声响起,村长又在大声喊着,白云,白云!白云就知道,准是村长又和了一把。村长打麻将有个习惯,只要一胡牌,就会喊着白云的名字,好像这样子喊了就会有好手气。但是现在,
  • 迎春
  • 雪,已经很深了。可天上的雪还在慢慢地下着。这样的天气,吃着火锅,喝点酒,说说笑笑,下点雪是最好不过的了。因天空这样缓缓飘落的白雪给人的感觉已不是寒冷,更多的倒是在布置一种轻柔的抒情背景,尤其是对于这些坐定在临街饭馆大玻璃窗后面的人来说。
  • 寻找证据
  • 小青跟小米结婚五年了。五年以前,平安无事。五年之后,突然风起云涌……那天早上,小米夹着黑公文包上班去了。小青不上班,还躺在床上睡懒觉,睡到十点多钟,开始起床,先抻了一下懒腰,然后穿毛衣,将一只胳膊伸进毛衣袖子里,接着伸另一只胳膊,事情就发生了……
  • 火车站
  • 这是一个不大的县城火车站,环视一周就能囊括全貌。车站大楼仅有两层高,底层从左向右依次挂着火车站饭店、候车室、行李托运处的牌子。站前广场的中央,七八个农民模样的人正坐在花坛边缘的水泥台上闲聊着,
  • 太阳心
  • 温秀英从华峰派出所出来,匆匆向镇上的农业银行储蓄所走,身后一辆摩托车“呼”地一声窜过去,溅起的泥土落了她满脸满身,而后影子一样消失了。“华一社区的马清丽家是我们这次帮扶的十户重点之一,要尽快落实。”刚才会上派出所所长的话再次在温秀英耳边响了起来。其实,
  • 证婚人
  • 儿子结婚,做老子的宋福元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证婚人。为此,宋福元愁得几天几夜都没有好生安睡,脑子里日夜盘桓着的是那个证婚人。这个证婚人,至关重要,他当是宋福元儿子的这场婚礼中所有亲朋好友中最有权威、最能为宋福元撑门面的人。
  • 小小说三题
  • 生命的三维 贾云斌总经理患晚期肝癌,生命垂危。这一天,正好是他五十一周岁的生日。几个与其一起打拼、建立起这个地产企业王国的哥儿们,相约结伴前往医院探视。在生命的末段,在医院豪华的单人病房里,面对着几个面带哀色的部下,又适逢他的生日,
  • 党员二憨
  • 一 据说二憨在队伍上就入了党,退伍回乡快两个月了,也没见他参加过党员生活。村支书找到二憨说:“二憨,快把你的组织关系转回来,我们也好给你派点儿事,年纪轻轻的,在队伍上摸爬滚打过,还怕在村里挑担子呀?”二憨却支支吾吾地说:“咋搞的呢,不是说关系随人走的么,
  • 情“商”
  • 秦中华在美国深造,唐艳丽事无巨细地打点富华公司大小事宜。原本只是财务总监的她,为了家族企业正常发展,为老公扛起了总经理的重担。当女强人不容易,白天疲惫不堪,夜里寂寞难耐。
  • 情孽
  • 莲重重地坐下来,双肘撑在桌上,慢慢地开始吃早餐。那包子花卷,已经不再温热,但莲懒得再把它们热一下,宁可将就一顿。家里静悄悄的,只有莲沉默不语地吃东西发出的微微响声。坐对面的男人忽然“呜呜哦哦”地说起话来。莲抬头看着他。男人不断地发出声音,
  • 时光中的流年
  • 老屋情思 在乡下,上了年纪的物什都有着古朴、沧桑的美,譬如碾子、老树,譬如老宅、老屋。老屋总是安静地守在村庄的最后面,像守着那些逝去的岁月。新盖的楼房早已沿着公路一字排开,新的砖头和楼板,新的水泥和白墙,新的东西总给人一种喜悦、
  • 旺火
  • 过年的时候,儿男子孙都回到了母亲身边,母亲平时住的两间平房被快乐的气氛鼓胀成了快要破裂的气球,满屋子都碰撞着说笑声。看母亲不像八十多岁的人,很忙乱地给孩子们做着吃喝,孩子们怕累着老人就不住地说,您别做了,休息休息吧,做多了也吃不了。母亲说做少了不行,人多,
  • 相逢在春天
  • 杨飞独自一人坐在报社的办公室,舒心地品着茶,看着报纸。这样的时光于他不是常有的。他负责《青春热线》版的采访和编辑任务。如今,青少年的问题可多呢,每天都有杂七杂八的事等着他去做。虽然他是名牌大学新闻系毕业的,但他丝毫不敢懈怠;因为要想得到领导的赏识,
  • 我的外婆
  • 2011年春节,虽然人在广州,但依然觉得寒冷。年初一,老家来的电话一大早打到床头,三姨哽咽说:“外婆可能不行了,让你爸妈抓紧回来。”守岁的疲倦瞬时风吹云散,我虽听得真切,但潜意识里抗拒这个事实。毕竟,两个月前回老家的时候,
  • 山区妈妈的人生哲学
  • 1 在故乡,妈妈随便挖出一根鱼腥草,红红的半圆形叶片,白白的节状块根,妈妈在衣服上擦擦,就放进我的嘴里,我咀嚼着,很好的味道。风和日丽的日子,我们背着竹篓,去采集野葱,野葱圆圆的脑袋,瘦瘦的身材,让我老想起“小萝卜头”,剥去葱头上的皮,放进嘴里,辣辣的、脆脆的,
  • 宁要臭脚
  • 天上的乌鸦最坏,地上红儿(我的乳名)最乖。父亲给我这么高的评价,不管他处于什么目的,对于年幼且不懂事的我来说,满肚子如同灌了蜂蜜,兴奋了我的整个童年,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飘到天上。父亲如此高的“褒奖”,无形中也把自强的种子播进了我的血统。为长期享有父亲心中的“地上红儿最乖”,
  • 此生只为与你遇见
  • 从我记事起,便知道您是个普通的铁路寻道员,终日只会沿着几组弯弯曲曲的铁路线敲敲打打,根本无暇照管我。所以,自幼起我便一直与上了年纪的奶奶相依为命着。
  • 霸王岭采风记
  • 为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1周年,贯彻落实“十八”关于文化大发展的相关精神,以文化强市,文化兴市为宗旨,海口市文联组织所属“八大”协会的艺术家们于5月22日-24日到昌江霸王岭和儋州松涛水库进行了文艺采风活动。
  • 武夷三日
  • 第三日 我想用一半的雨淹没一半的晴 一半安一半不安 一半你一半他 没有保险的话语涂上黄颜色,再多心些 就是强行忍住的红眼圈 纸是白的但已皱了 它们这样评价笔:多此一举。
  • 北京,春风辞
  • 1 一嘴风沙 我认识了北京的春风 2013年3月9日 潘家园旧书摊前 狂风一下就蒙住了我的眼睛 我饱含热泪 咬紧牙关 捂住心头的疼 在北京,拥抱我的 第一缕春风 竟是我眼中 一粒粒沙子 2
  • 三月的北京(组诗)
  • 北京啊,我的日子开始分行 在北京 我不想用形容词 我更喜欢用动词 摸一摸我的脉搏 摸一摸我的心脏 它比平日跳得更有节奏 我要重新学习写诗 删除不满,远离仇恨 让北京的阳光走进我的诗里 我的日子开始分行 爱,
  • 等你老了(外一篇)
  • 返校前的那个早上,我从带着温暖香气的被子里稍稍把脸露出来了一些,感受着房内微凉的空气,心里突然生出了许多不舍。一想到接下来的离去,我便恨不得这个假期再延长两个月。
  • 一行诗文,只是红拂泪
  • “人问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行一里江湖,吟一句诗赋。在不能倚春向暖的江南四月,阳光恰如青春,一道永难抹去的伤痕。我不知自己疲倦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会憨态嫣然多久,在懵然如一夜篝火的日子里,伴着三月花开枝头,也随着四月花落脚下。呆久了的丘陵平原生活,
  • 乐观爷爷
  • 他真的老了。不只是那头上冒出的丝丝白发和日渐佝偻的背影,他脸上再也抹不平的皱纹与不再稳健的走姿也在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他真的老了。而他仿佛一直不曾发觉。他二十几岁去当兵,可后来不知为何原因退出了队伍,回了乡,娶了妻,至于为什么退出队伍,
  • 一年好景君须记
  • 我的小菱姐,就要嫁人了。我的小菱姐,她是有旱莲草一样轻盈的身段,是有百合花一般素雅的容颜。她在她的家乡生活了二十余载,在她的母亲身边陪伴了许多年,如今,她就要嫁人了。我的伯伯共有三个女儿,小菱姐居第二,
  • 《渔满水乡》(中国画)
  • 行书条幅
  • [小说风潮]
    白云蓝天(王先佑)
    迎春(寒郁)
    寻找证据(李红锋)
    火车站(邵茹波)
    太阳心(辛夷)
    证婚人(汤雄)
    小小说三题(陆小华)
    党员二憨(庞灼)
    情“商”(卢波锦)
    情孽(吕燕)
    [风·南海]
    时光中的流年(叶青檀)
    旺火(黄静泉)
    相逢在春天(夏泽奎)
    我的外婆(鲍磊)
    山区妈妈的人生哲学(俞传美)
    宁要臭脚(钱海)
    此生只为与你遇见(孟祥菊)
    霸王岭采风记(曹晨)
    [天涯放歌]
    武夷三日(安琪)
    北京,春风辞(徐必常)
    三月的北京(组诗)(乐冰)
    [青春文苑]
    等你老了(外一篇)(蒹葭)
    一行诗文,只是红拂泪(后天男孩)
    乐观爷爷(刘瑞雪)
    一年好景君须记(王栋)

    《渔满水乡》(中国画)(杜立军)
    行书条幅(戴文)
    《椰城》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